狗狗书籍网 > 科幻小说 > 果核启示录 > 第58章 约会里猜不透的少女心事晴雨表
    对于贾森来说,诺丁亚尔这样可能比他都大的老妖怪是他不可能接受的女婿人选。

    事实上任何人他都大概无法接受。

    因为不同于平克詹姆斯他们对响虎分走雅可可渐进式的接受,贾森从来都没有想过需要与任何人分享努诺依荔。

    只是随着女儿的长大,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可避免的降临到他的面前。

    贾森统统反对,但反对的力度却是不一样的。

    譬如努诺依荔第一段青涩的恋情中那个名为夏恒的小子,但反对的形式大抵是强行以装聋作哑的方式掩耳盗铃,维持眼不见心不烦的状态罢了。

    毕竟那小子人品家教乃至家世都挺好,年龄也与努诺依荔相当,可惜应该是在壳阳最后那场浩劫总没了。

    当时虽然一想起就心烦,这会儿再想起来,贾森却有些遗憾,遗憾是因为,现在的这个对象在他看来夏恒更糟。

    即使夏恒没有消逝在壳阳最后的那场浩劫中,并与他们一起来到了双贤城,努诺依荔大概也未必会回头。

    对于她这样的性格来说,大抵是不会纠结于旧情事,毕竟她对于世界还有无数的好奇,一心期盼着见识更多的不同风景,心境远未至苍老与陈旧到悼念青涩与单纯的境地。

    因为她在现在期待展开的这段恋情中,依旧青涩与单纯。

    贾森不这么看,贾森固执的无视这段情感中其实更主动的一方是努诺依荔,坚持认为这是一段老妖怪怪蜀黍诱骗小女孩的范本式案例。

    贾森纠结的就是诺丁亚尔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时间,这在果核社会中是一种极为保守偏激的态度。

    正常的主流观念里,基本上成年后年龄就成为一种无关紧要的属性,毕竟你不去调整的话样貌能一直维持在你刚成年的模样。

    但贾森并不在乎人类社会中绝对在意以及终焉区大多数居民也非常在意的人类与虚无的身份差别问题,就是跟搭错了线一样固执的在乎着诺丁亚尔的年龄。

    他似乎忘记了当年他和努诺依荔的母亲发生恋情时,他的年岁也数倍于那个女人。

    或许他并没有忘记,毕竟那段恋情中他动机其实并不那么纯粹,更多的是为了能拥有一个孩子而接近的对方。

    所以在他这里看来,年岁的差异意味着经历与阅历的不对等,意味着对方几乎可以轻易把弄努诺依荔于股掌之间,这是贾森不可以接受的状况。

    诺丁亚尔因此退却了,毕竟他还是很在意贾森的态度的,对于恋爱这样的事情他没有经验,所以有些患得患失中接受了贾森关于他们不合适的判断。

    父女俩因此大吵了数次,终于在剧烈的摩擦中达成了某种默契。

    努诺依荔不再在贾森面前提起诺丁亚尔,但却在贾森看不见的地方依旧想方设法痴缠着诺丁亚尔。

    诺丁亚尔还兼任着训练部战技组与机体战术组的一些工作,这两个组与努诺依荔工作的武装机体组办公的地点就在一处,他们碰面的机会太多。

    对于少女火辣的攻势,诺丁亚尔在吃不消的同时略有些虚荣,这是他以往连续夺得王座赛冠军时都不曾有过的一种情绪。

    他却始终温和且坚定的谨守着朋友的分寸与立场,从来不曾表示过接受。

    他其实是一个温和温柔但却意志坚定的家伙,既然做出了决定,就不曾想过去改变什么。

    只是内心有没有变化,会不会其实就算表达拒绝也很在意少女的感受与想法?这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譬如在前线阵地从熟人口中获知努诺依荔转正的消息时,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和雅可可都不在,两个最好的朋友都没办法帮她庆祝,努诺依荔肯定会觉得遗憾吧?

    他将自己定义为努诺依荔“最好的朋友”之一的角色,并认为这个很有想法的小女孩有足够的资本成为与自己平等相处的好朋友,这是否是一种通过某种方式释放自己已经压抑不住了的对努诺依荔特别且特殊的好感的方式,我们同样也不得而知。

    想到努诺依荔可能因此遗憾,他就会有些心塞,也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他把心头的这股子火气发泄到了进犯的果核军方部队身上,从而创造了小队全歼对方中队的奇迹战绩,并因此特许获得了全小队的额外假期。

    回到双贤城梦境的第一时间,他就发送了指向声讯数据流通知努诺依荔,通知她自己在这家有奇怪招牌的“哨兵酒吧”门前等她,来帮她庆祝一下转正之喜。

    这是某次努诺依荔拉着他逛街的时候特别指给他看过,并为此乐不可支的一处地方。

    大抵这家老板对于哨子与哨兵之间的联系存在某种不符常识的联想,譬如以为哨兵就是口里含着哨子的兵士。

    这类奇怪的认知在虚无中并不罕见,因为是缺乏显性记忆部分的主体思维程序,又长期脱离真正的人类文化而长期从事着各类体力劳作,他们对某些生活常识贫乏的可怕。

    很多虚无终其一生,未必有机会知道哨子是什么,就这一点来说哨兵酒吧的经营者已经算得上渊博了。

    坟堆大街的底层,基本都是核心决议会下属的亡者虚无们与在梦境系统中有过长时间生活经历比较有见识的虚无们主导开设的各类底商。

    很多有意租赁的虚无对于经商有兴趣,却完全不了解在梦境系统中开设这些奇怪的店铺有何意义,并为他们不能开设各种机体零件店与各类充能店维修店之类的店铺颇有意见。

    所以双贤城决议会下属的商务组,还需要带领着这群虚无体验一遍这些虚拟物件,然后手把手教会这些虚无老板们如何定价与经营。

    通过这样的节奏,以这群率先体验过自己售卖的产品与服务,并且对其带来的感受大为满意的虚无老板们为种子,再以他们大力向自己朋友的推荐为契机,各种人类社会中常见的日用商品与服务,才开始在很多首次开始体验梦境系统的虚无中流传与流行开来,并进一步形成了双贤城以坟堆大街为核心的繁华商业消费形态。

    而这群自觉比其他大多数虚无提前体验了某些妙不可言的事务的虚无老板们,用他们所原本匮乏领域的常识与知识起的店名与做的招牌,显然就会有很多荒谬诡异之处,所以努诺依荔每每行走在坟堆大街上,即使什么都不买,经常也会被逗得笑到前仰后翻。

    换成一个过分敏感的虚无,可能会认为这种笑声是曾经身为人类的家伙们带着优越感居高临下对他们的贬低与嘲讽。

    可诺丁亚尔并不这样认为,他知道努诺依荔未必了解这些荒谬诡异的招牌背后真正的故事,不过误以为这是种另类奇特的创意与创想而已,并不带丝毫的恶意。

    更何况,他喜欢看努诺依荔的笑容,干净、爽朗且纯粹的快乐,每每大笑的时候似乎有一种无形无声犹如清淡花香一般的东西进入他心里,让他跟着觉得愉悦。

    他并不知道,在那种时刻他望向努诺依荔的眼神里,往往是近乎实质般浓稠的宠溺。

    他之所以把见面的地点定在这里,一方面是不希望惊动训练部太多的人,否则回到栓现成的他必定成为人群中的主角,努诺依荔反而会被挤开到角落里去了。

    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块招牌似乎触动了努诺依荔某种奇特的萌点,就算看过再多次,也会忍不住抿嘴窃笑。

    就如同华夏国内大都对污妖王费小哥的一剪梅在欧美火爆原因的一脸懵,萌点这种东西,无论是在不同群体间,还是不同个体间,都完全无法交流。

    但对诺丁亚尔来说,探究萌点没什么意义,他只要记住努诺依荔看见这块招牌就会特别快乐就是了。

    “如果这么想会让你觉得开心的话……”诺丁亚尔含笑看着努诺依荔微微翘着鼻子装随意,眼角却偷偷看他的样子答道:“那就这么认为吧,的确有这样想过。”

    “哇?你说真的?”努诺依荔的矜持顿时烟消云散,她吃惊的瞪圆了眼睛扑过去抱住诺丁亚尔的一直胳膊,不停的在原地蹦跳着开心到飞起:“这么厉害的事情居然是为我做的?说出去谁也不会信吧?真的么真的么?”

    “一点点!”诺丁亚尔举起手被努诺依荔抱住的那只手,略退后一步不动声色的伪装成为了把手举到努诺依荔眼前,实则是为了拉开与努诺依荔之间过于亲近让他觉得有些心跳加速的不安的距离。

    他压缩着拇指与食指之间的留空,以形容那种程度之小:“之前听说你转正了,有些遗憾不能帮你庆祝。刚好有那样的机会,然后又觉得有些累了,就想着做得彻底一点没准儿能换个特许假期。”

    “结果……”他摊开手在努诺依荔面前展示自己的存在以表现自己计划的意外成功:“就真的做到了。”

    努诺依荔对自己从全部原因变成部分原因毫不在意,因为聪慧如她当然听得出来,想帮自己庆祝的心理在这其中所起的作用才不是如诺丁亚尔所说的那么一点点而已呢。

    而且在这段关系中,一直是她擅自在诺丁亚尔面前反复描述他很在意自己,而对方却总是带着种有些好笑味道的表情反驳她。

    这一次,至少她没有彻底反驳,而是部分承认了,这就是成果不是吗?

    她将双手如同祈祷一般合握在胸前,身体微微前倾,眼睛闪闪发亮的盯着诺丁亚尔:“说说,说说详细经过,我要听。”

    虽然从知道事情的第一时间,她就紧张的打听过全过程,可是从当事人口中叙述的过程,肯定会有其他人的转述里并不包含的诸多细节。

    “一会儿慢慢再说,这次是帮你庆祝又不是帮我庆祝,先说说,你想要什么礼物?”诺丁亚尔又露出那种无奈中带着点好笑的神色,用手指点了点努诺依荔的额头。

    “哼!”努诺依荔不满的再次翘起了鼻子:“礼物的话,不是应该你先买好送给我的吗?”

    诺丁亚尔神色间有些困惑:“哦?有这样的说法吗?那万一买到你不喜欢的礼物怎么办?”

    “嗯!”努诺依荔理所应当的点点头:“我才不会说你买什么我都喜欢呢。因为推测我会喜欢什么礼物所花的心思与心意,也是构成礼物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啊!你以为花些贤币完成购买就是礼物了吗?”

    诺丁亚尔闻言开始偏着头进行认真的思索,但片刻后他不得不放弃了努力,对于小女生应该会喜欢且适合作为礼物的物品,他实在毫无头绪。

    “真的想不来呃,要不你帮我想想?这样礼物虽然打了个折扣,我想别的方法补偿你可好?”

    “哼,你就是太不关注我了才会毫无头绪的。”努诺依荔控诉道。

    其实在她心中,诺丁亚尔会愿意在这样的时刻想办法专程争取到一个假期,并且记得给她庆祝,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可是诺丁亚尔这样虽然性格温柔,却基本没怎么跟女孩子打过交道的家伙,如果她不用一些如此这般的小诡计,又怎么能逐渐加重他心里对自己的注意和在意呢?

    虽然只有过一次青涩恋情的经验,但女孩子往往都是无师自通的恋爱心理大师,更别提在各类恋爱剧中吸收的丰富养分,那一刻努诺依荔在自己心里偷笑得如同一个成功偷腥的小狐狸。

    “是在下的错。”诺丁亚尔从善如流诚恳道歉,接着试探性的对伪装生气的小女生问道:“要不,我们一起到前面的街市逛一逛找一找?”

    平白去想他的确没有办法,但如果根据努诺依荔的眼神变化去推测她喜欢的东西,他还是有一点点信心的。

    偷腥成功的小狐狸当然知道,接下来逛街的过程中这位笨大叔必然全程目光都会停留在自己身上,所以故意做出你既然诚心诚意那我就大人大量给你一次机会的勉为其难的模样点了点头。

    并排走向街巷的前方的时候,她突然有一些害羞,所以习惯性的伸手去抓自己肩头一侧的头发,随即开始大惊失色。

    “努诺依荔,你太没有出息啦!”小女生开始在心头怒吼着责备自己。

    因为到这一刻她才发现,一收到声讯消息就忙着跟主管上司打了声招呼跑来的她,根本忘了收拾自己。

    此时她手中抓的,是为了防止垂下来的头发干扰到工作而随手编出来披在双肩略显潦草的两只蓬松麻花辫中的一只。

    而此时她双眼上框的还有一副协助凝聚视线而戴的硕大黑框眼镜。

    努诺依荔都快哭出来了,她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看起来既邋遢又丑陋,完全没有展现出自己青春美少女的魅力,所以辛苦骗来的关注,不会最后却为自己减分吧?

    这一刻,如果不是为了怕下一次见面尴尬,她几乎忍不住马上转身逃走。

    诺丁亚尔敏锐的察觉了身侧小女生的情绪变化,但仔细回想却始终觉得刚刚装生气到现在真沮丧之间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一时想开口说些什么安慰与缓和一下对方的情绪,却不得要领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沉默的陪在紧紧攥着自己的一条辫子耷拉着脑袋的小女生身边。

    “哟,这不是诺丁亚尔吗?这么巧刚听说你的英勇事迹,就正好遇见你。”一个有些不知趣的声音却在旁边响起。

    sogo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