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都市小说 > 抱头,蹲下!(GL) > 第1章 入警
    直到进了派出所那一刻,诺一一心中的伟大念头也没有断。

    争当中国第一女刑警,为自己争光,为国争光,破大案,为民除害!

    “慢点走啊,前方五百米在挖地基,有个坑,要是掉进去填点土就可以升天了。”接诺一一的是所里的安政委,他人看着挺温柔,似乎把诺一一拉到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也有点过意不去,时不时的来几个冷笑话,刺激一下少女枯萎的内心。他笑着解释:“咱们所刚刚建立了两年,在城乡结合部附近,行了,也别耷拉着脸了,宿舍条件什么都不错,可是新建的哦。”

    诺一一跟在安政委身后,既然政委都这么说了,她只能收起沮丧的心情,认真的看着派出所的外围景观,感叹:“在北京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咱们所的确算够大了。”

    “不错,好眼力!”安政委冲诺一一竖起了大拇指,诺一一笑了笑,问:“这么大的地方乡里给咱们所批下来挺不容易吧?”

    “嗨。”安政委扶了一下眼睛,“还好,以前咱这是一片坟地,村里一直空着没用,我和所长看着不错,咱就要过来了。”

    坟、坟地……看着不错?

    诺一一看着安政委那张柔和的脸,她下意识的捂住胸口,政委和所长是怎么看着坟地不错的,诺一一觉得自己的心凉的怎么也捂不热了。

    到了所里,大家都很烦忙,诺一一被政委直接带到了所长办公室,所长姓张,看样子应该有四十多岁,稍微有点秃顶,人一看见就是特别聪明的那种,他的眼睛笑眯眯的扫过诺一一,诺一一尽量保持着笑容。

    “技术侦察专业的?本科出身,来派出所有些可惜,全当镀金吧。”

    诺一一点了点头,继续努力保持着微笑,来坟地镀金,这金子镀的也够*了。

    “嗯,想做什么内勤工作?是户籍还是业务口?业务口政委给介绍了吗?”

    张所长是个雷厉风行的干活派,所里正缺人,尤其是缺女民警,难得局里给派了个人,这还是他协调了很久给政治处特意要的素质好一点的,对于诺一一,他还是给予一定期望的。

    诺一一看着张所,说:“我想干外勤,社区也可以。”

    “外勤?”不仅是张所,安政委也诧异了,诺一一用力的点了点头,眼里充满了对美好未来的神往:“既然来这里了,我就不怕吃苦,我希望能把自己的专业知识用上。”

    张所看着诺一一有些好笑的,女孩子第一次来派出所就要求干累死人的外勤也是第一回。看诺一一长得清秀文静的模样还真没想到,安政委倒是有点紧张,他觉得自己看人的第一印象很准,诺一一绝对是个可造之材,就拿她听到所建在坟地后那一成不变的表情也能看出高深的心理素质,一旦不干内勤,他政委也就跟诺一一没什么具体业务沟通了,未免有些可惜。他挽留的看着诺一一,希望她可以回心转意。张所长则是挺开心,女孩子干外勤虽然累,但正是因为物以稀为贵,只要干的不错,以后推一个典型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诺一一在两位所领导炯炯的注视中,用力的点了点头,“我决定了!”

    ******

    诺一一的英勇举动很快就引起了全所人的注视,大家有看笑话的,有瞠目的,有佩服的,总之议论纷纷。

    张所长还是对诺一一照顾有加,说是把所里最有资格的社区民警分给她做师父。

    诺一一站在办公室面前,紧张的等待着师父的到来。她正在脑海里勾画出一幅一身藏蓝警服,精神抖擞身材魁梧的中年帅哥模样图纸。不到一分钟的功夫,一个神色疲惫,面容苍白,警服的裤子穿的锃亮的看起来有四十多岁残破的就像是从坟里爬出来的老民警走了出来。

    “诺一一吗?”

    诺一一点了点头,眼里带着一丝紧张,她发自内心的认为这一定不是她师父。

    “走吧,从今以后我就是师父了,我叫赵宇,管我叫赵哥或者师父都可以。”

    “哦、哦……”

    诺一一觉得生活的惨淡已经让她内心深处那颗伟大的刑警梦染上了一层灰尘。

    俩人边走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虽然在这个看脸的时代诺一一对师父的第一印象很“痛苦”,但好赖聊了一会,赵宇人还不错,稍微熟悉一些,赵宇用看一头被门夹了脑袋的驴一样的眼神看着诺一一,“一一啊,怎么想着干外勤了,不知道女民警当外勤很危险吗?”

    “很危险吗?”诺一一裹了裹衣服,说:“我没多想,师父,真有那么可怕吗?”

    一看诺一一这幅胆战心惊可怜的小模样,赵宇觉得他还是应该安抚一下,摇摇头:“还行,就前两年出了两档子事儿,弄得基本上没有女的爱当外勤。”

    “都什么事儿啊?”

    诺一一紧张的看着赵宇,赵宇笑了笑,说:“现在知道害怕了?嗨,还好了,就是一个女片警下社区的时候让人给强/暴了。”

    诺一一噎住一般愣了半天,问:“那另一起呢?”

    赵宇又是一笑,露出白花花的牙,很渗人的看了诺一一一眼,“让人给杀了,凌迟,一刀一刀的。”

    诺一一:……

    俩人正聊着,班里的陈警长走了过来,他长得高大威武,轮廓很深,是那种典型的很有男人味的帅哥:“哟,新来了一个小妹妹啊,长得真可爱。”

    诺一一冲他甜甜一笑,陈警长很是开心的模样:“怎么样,分咱们班了吧?今晚哥带去吃烤全羊喝蛇血去啊,冲一冲所里的煞气!”

    诺一一:……

    诺一一觉得她的心一再受创伤,在这个她第一个工作的地方,她居然感觉不到一点点“善意”,大家是不是都有点……太凶残了?

    “对了,分宿舍的时候政委给说了吗?们宿舍那个姓刘的姑娘是刑警借调咱们这的,以前是法医,嗯……自己注意点。”

    说完,赵宇给诺一一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走了。诺一一脑门上都是问号?注意点,为什么?难道不好相处吗?

    正纳闷的琢磨着,诺一一把宿舍门推开了,她的行李还在楼下警区,她想先看看宿舍环境。

    “呀!就是传说中那个非要当外勤即将成为我可爱室友的诺一一吧!好,我是刘白玉,可以叫我白白。”

    在诺一一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她的手已经被刘白玉捏起放进了自己的手里,她笑眯眯的打量着诺一一。清爽利落的马尾,秀美粉唇,带着一丝惊愕的大眼睛,还有那白皙的小脸,真是太可爱了。

    “、好——”诺一一被刘白玉的热情给弄的有点懵,但整体还是很开心的。刘白玉不是传统意义的美女,她是那种美的张扬的类型,所里规定头发是不能散着的,可能是刚从法医借调过来还不习惯,她散着一头卷发,狭长的美眸泛着兴奋的光芒,身材高挑纤细,是个火辣的美女。

    “行李搬上来了吗?我陪去拿吧。”

    刘白玉的热情还在延续,诺一一便也不再推辞的点了点头,她在刑警学院的时候就知道,公安这种地方都是重人情味的,毕竟算是每天厮混在一起,以后也许会如亲姐妹那般熟悉,既然是早晚的事,现在也就别拧巴了。

    刘白玉帮着诺一一抗行李的时候,楼道里有刚办完案子的年轻民警,年轻人气氛好,大家在一块开个玩笑什么的也很正常。所里好不容易来了个美女,有人看到诺一一免不得吹个口哨。

    诺一一的脸有点热,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刘白玉,就看见刘白玉扭头看着那男民警,“怎么着,嘴不想要了?用不用姐用高超的技术给割下沾着血写一封忏悔书寄给女朋友?”

    “嘁,嫉妒什么?人家又没冲抛媚眼。”

    “人家?怎么着,改太监了?我的刀子不介意下移。”

    诺一一一直在旁边装木乃伊,显然,今天经历的这一切已经超乎她预期的想象。她想象中大家不都应该一本正经的铁面无私的为人民服务吗?朋友之间见到也是点一点头,谈一谈工作的吗?

    “走吧,一一,不用理他们,一群色/狼。”

    刘白玉安慰性的冲诺一一的笑了笑,诺一一有点尴尬的点了点头。俩人抬着行李上了楼,诺一一很熟练的低头弯腰开始收拾,刘白玉从旁边拿过来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递给了她,“垃圾什么的装这里吧。”

    “哦,谢谢!”诺一一感激的冲刘白玉笑了笑,她觉得师父有点不靠谱,人家刘白玉明明和善可爱像个大姐姐一般,干嘛让她注意一些。

    “好大的袋子,特意买的?”诺一一把垃圾一股脑的扔了进去,刘白玉正在梳头发,她温柔的笑了笑:“嗨,哪儿啊,这不是我们队里人送我来的时候直接从宽库房拿了点装尸袋吗?我特意留了两个,方便吧。”

    诺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