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科幻小说 > 疑路寻踪 > 第11章 旧案之十一
    当时负责调查此案的泉城市公安局刑侦队队长熊虎对崔仁民说。

    “不管你承不承认你母亲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但因为你有五个人失去了生命,迎接你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崔仁民在看守所里,哈哈哈地笑了一场。

    他说:警官,你就别诈我了,那天,我其实根本就没有到过我母亲家。

    那个女人,在我小的时候,她每次将我关在卫生间里将我往死里打的时候,我就想拿刀砍了她。后来,我大了,长高了,每当她拿着棍子想要动手的时候,我就狠狠地盯着她,拿一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眼神盯着她,她就没敢动手。我那个眼神是想说,只要你动手,动手我就还击。

    有一次,她到底没有忍住,举了棍子就朝我呼来,但那根棍子被我抓住了,那一天,我将她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我放了狠话:“这是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要再动手的话,那么这个棍子就会随时随地往你身上招呼。”

    那之后,她再也没有动过手。我们两个人在那个家里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她其实在我父亲当初和别的女人好上了的时候,就已经有心理疾病了,我只是稍加引导,她就成天要死要活的,倒是达成了我的心愿。

    她死的那天,我其实在那栋楼对面的马路边上,从那里,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站在阳台上,盯着楼下的世界。

    保姆不在,我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我说:“你是不是想和别的母亲一样,想要一个特别温暖的儿子,一个能嘘寒问暖的儿子,一个特别听话的儿子?我告诉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

    你活着是不是特别痛苦,深爱的丈夫跟了别的女人,唯一的儿子又特别恨自己。

    我告诉你,想要摆脱那些痛苦,很简单,放下电话,从那里跳下来,一切就都结束了。”

    哈哈,她这一种抑郁到骨髓的抑郁症患者,当然经不得我如此一番引导。她果然听话地放下手机。

    她那天穿着一件红得乍眼的衣服,我挂了电话,看着她一跃而下,那一朵红仿佛开着一抹血红色的花,美丽而又心酸。

    我在心里默念,那些年,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今天终于还回来了。

    崔仁民被判了刑,关进了监狱里。

    熊虎问过崔仁民,如果不是警方找到了他,他还会不会继续物色对象施以心理暗示。

    当时的崔仁民并没有回答,只是还给了熊虎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

    春阳市公安局案情分析会。

    这五起因为一个心理医生的心理暗示造成的杀人案,摆上了台面。

    云海坚持认为,最近发生的四起案件跟崔仁民的案件有关联。

    他说,心理咨询中的“安慰剂效应”就是俗话说的心理安慰作用,利用的是暗示的力量。

    比如一个失眠的人求助心理咨询师,心理咨询师给了他一盒有助睡眠的神药,那人服用后果然不再失眠。

    事实上,那只是一盒维生素,而那个失眠者只是受到良性暗示、精神放松,所以治愈了失眠问题。

    这个就是崔仁民采取的心理暗示,只是他的心理暗示不是积极正面的,而是一种消极的恶性的暗示。

    关于心理暗示真的能杀人的说法。

    萧默以前看过一篇报道,美国一个很真实的测试,一个人犯了罪被处以死刑。死刑是割腕流血致死,但是在行刑者割完了以后,有人在旁边放了一盆水,让水流一滴一滴的往下掉,犯人以为是自己的手腕在不停的滴血,认为自己死定了,所以他很快就死了。其实他的手腕的伤口早就愈合了,不过是给自己下的一个必死的心理暗示而已。

    可是,崔仁民一直在监狱里关着,他总不能像神仙一样,隔着千山万水也能给别人心理暗示吧!

    关于这么特别的犯罪问题,大家还都特别好奇。

    特别是亚男,她说:“心理暗示真的有那么神奇吗?这个崔仁民真的有那么厉害吗?说得我倒想会一会这位大神,我倒想看一看,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齐南嘿嘿一笑:“你就不怕他将你给催眠了,让你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

    亚男道:“一看你就是思想开了小差,人家都说了,心理暗示需具备三个条件,首要的条件就是暗示的对象有心理方面的问题,才能趁虚而入。而我,健康得很。退一步来说,我没有仇人,如果真的被暗示了,我第一个就找你,谁让你成天总爱跟我抬杠来着。”

    一旁的马黑牛开起了玩笑:“人家疯子都不会承认自己是疯子,你有没有心理方面的问题,有可能自己都不晓得。我怀疑你成天将自己整得跟个假小子一样,怕不是也是一种心理疾病。”

    这一帮人表示赞同,但扯得有点远了。

    但也有表示怀疑,这个人就是向来很理性的孙浩然。

    他说:“如果心理医生都这么厉害的话,随便给个心理暗示,病人就可以出来杀人,这社会不安定因素就多了去了。”

    云海瞥了他一眼:“兄弟,这是真实的案例,不是弄虚作假。厉害的心理医生多得很,但跟崔仁民一样变态的心理医生那是极少数,所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萧默有疑问:“云海,我想知道你认为这几起案件与崔仁民关联的原因,心理医生多了去了,我相信心理暗示应该不是什么特别高深的学问。在我看来,心里暗示应该就是我们常见的催眠术而已。这个人就不能是除崔仁民以外的任何人吗?”

    云海慢条斯理:“说实话,其实我并没有根据,全靠直觉来的。我在泉城监狱时见过崔仁民一次。这家伙狡猾得很,他什么也不肯透露,但他的眼神透着一股神秘感,让人琢磨不透,临走的时候,他的笑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

    萧默:“我在想,这个被催眠的人会不会是跟崔仁民一同关在监狱里的人?后来刑满释放了?”

    云海:“在我去见崔仁民之前,我也是有跟你同样的想法的,但我去了之后才知道。因为他的身份特殊,而监狱里犯人又是鱼龙混杂,属于特殊群体,所以警方考虑其危险性,将其单独关押的。所以,他平时除了接触狱警之外,没有与外界接触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