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异界当牧师 > 320.我们法师怎么你了?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祈求者表现得非常努力。

    各种魔法变戏法一般的快速释放,从身上拿出一件又一件普通人眼中的极品神装,更是不停的动用空间传送,四处乱窜,可以说是绞尽脑汁,竭尽力了。

    然而那道深远的目光,一直牢牢的钉在他身上,从未挪开过半分,无论他施展镜像、幻术,还是缩小、隐身,亦或是各种屏障,都无法阻挡这道视线。

    祈求者意识到,这一次,自己应该是逃不掉了……

    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一处藏宝库遭到了窃贼入侵。

    那是他最大,也最隐秘的一座藏宝库,世上只有他自己知道具体的位置,并且那里并不处于现世,而是他动用空间魔法搭建起来的一个独立空间,除了传送之外,无法进出。

    可那窃贼却在不知道空间坐标的情况下,堂而皇之的‘走’了进去,在他宝库里四处游逛起来。

    宝库里本来留有很多以防万一的布置,能让半神级法师都讨不到好处,这是祈求者的预防措施。

    可眼下,那些强力的结界和陷阱仿佛统统失效了一波,没有半点反应,仿佛那位窃贼才是这里的真正主人一般。

    祈求者稍微犹豫了片刻,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发动了空间传送,也来到了这座宝库。

    虽然是他名下最大的宝库,但装潢布置却非常简朴,里面堆放着很多书架一样的陈列柜,上面的玻璃橱窗里放着一件又一件珍稀的收藏品。

    而那位窃贼,面相年轻英俊,这会正大咧咧的坐在一张王座样式的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根明晃晃的金镯子,身后飘着一只毛茸茸的奇怪布偶,双眼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面前的祈求者。

    “祈求者?”

    窃贼开口问道。

    “加洛?”

    祈求者反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从身上散出了一阵威压。

    那股威压明明很淡,但在祈求者眼中却仿佛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重重的压在自己身上,而面前这位英俊的年轻人,正坐在那山巅的王座之上。

    祈求者当即感到一股强烈的窒息感,膝盖一软,作势便想下跪。

    他最为地上最强半神都有这样的反应,如果换成普通人,恐怕会被这缕威压直接碾碎!

    恐怖如斯!

    还好这股威压转瞬即逝,并没有逼着祈求者真的下跪。

    祈求者稍微松了口气,额角不知不觉的渗出一缕冷汗,心里更是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他的心里同时也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戴冠的天使之王,加洛!

    随即,他感到了一阵后悔和后怕。

    最开始与背信者合作的时候,对方提及了‘加洛’这个名头,并说那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天使,如果能得到这个名字,便能得到天使级别的强悍力量。

    按背信者的说法,他本应是‘加洛’的继承者,但后面出现了一点点意外,让他错过了这个机会。

    所以他转投了厄阿斯的怀抱,并盘算着能借助厄阿斯的力量,夺回这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于是他以一缕天使的圣洁神力为报酬,邀请了祈求者入局。

    按照背信者的计划,他先要让‘加洛’苏醒,然后自己在维萨教国那边完成夺权,从牢笼中救出厄阿斯,为祂打造一座地上神国,以此取悦邪神,让祂帮忙夺回‘加洛’这个名字。

    整个计划和思路听上去环环相扣,毫无破绽,厄阿斯那边也是欣然应允,还将背信者收拢为自己的第333位子嗣,并赐予了他那个能蛊惑人心的邪恶神术。

    这成功说服了祈求者,让他拿出了那顶权冠,送去了‘神秘宝藏’商会进行拍卖。

    计划原本进展得非常顺利,背信者算无遗策,一切进展掌握,成功颠覆了维萨政权,让教国陷入内乱。

    可当祈求者直面加洛的时候,他才知道己方之前犯了一个非常严重且致命的错误。

    他们大大的低估了加洛的力量!

    他,或者说祂?根本就是不是什么普通的天使,这是一位比神祇还要恐怖的存在!

    依靠厄阿斯去抢夺这个头衔?别开玩笑了,厄阿斯怎么可能是这位天使之王的对手?

    祈求者毕竟是老半神了,对位格这方面的情况非常敏感,通过刚才那一缕威压,已经大概猜到了加洛究竟应该是何等的实力。

    背信者之前显然也不知道这个,否则他干不出这种玩火**的蠢事。

    他被骗了,从始至终都被他信仰过的那位女神弥雅欺骗着,根本没有告诉他关于‘加洛’的真相。

    可笑的背信者,一条可怜虫而已。

    难怪这段时间都没有联络自己,想必是惧怕这位天使之王,不知道躲去什么地方了吧?

    祈求者心里有些幸灾乐祸,但很快又紧张了起来,因为自己也算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

    但很显然,他误会了女神弥雅,也误会了背信者。

    背信者还没背叛的时候,加洛还处于恢复期,概念和存在层面上的损伤尚未恢复,只能留下‘加洛’这个名字,其他的像天使之王啥的,因为伤势,在概念上并不存在。

    所以不是弥雅不告诉他实情,而是那个时间点并不存在‘天使之王’这一概念,连他的老师,老主教都不知道,自然也就没有实情能够告诉他。

    而等到加洛重生的时候,背信者早就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逃去维萨教国了。

    所以他算不到加洛的具体实力,也不可能算得到,这与他的手段和智商无关,纯粹是概念层面的问题。

    可惜祈求者并不知道弥雅教派背后的这些事,他以阴谋论的思路去揣摩了一番加洛和弥雅的动机,将他们认定成了那种阴险狡诈残忍的存在。

    紧接着,他在脑中飞快的盘算了一番眼下的对策,心里也有点暗自庆幸。

    自己虽然与背信者勾结,但从始至终,并没有和对方爆发直接冲突。

    但自己的个别学生参与过那些破事,这位天使之王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事找上来清算的。

    那是他们的个人行为,他们已经被开除出学派了,和我祈求者没有半点关系!

    于是他非常主动的单膝跪下了,低声说道:

    “尊贵的王……请您原谅,我醉心于研究,对下面那些学生们缺乏管教,导致他们个别人冒犯了你。”

    “我会主动把他们交给您处置,并付出足够的赔偿。”

    加洛:“???”

    这货是被吓傻了还是怎么的?怎么说话都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了?

    哪些学生冒犯了自己?我怎么都没印象?

    但他脸上却是声色不显,顺着对方的话说道:

    “你自己知道就好。”

    这时,布偶拉尔扇动着短短的翅膀,飞回加洛身边,怀里抱着一坨圆圆的球状物,外表呈现出血一样的暗红色,还在微微流动着,像是某种奇怪的心脏。

    这是拉尔在一个橱窗里找到的。

    “王,这个好!”

    拉尔把那球状物交给了加洛。

    祈求者连忙低头,嘴角不由得微微抽搐了一下,心里一阵扎心的痛。

    那玩意叫恐鳌之心,出自远古魔物恐鳌,那是比诸神混战更为古老的存在,曾经也是陆地上的一方霸主。

    可惜后来绝种了,因为肉很好吃,血液更是极具营养,心脏更是天然的能量源泉,于是就被各个种族的贪婪冒险者杀光,摆上餐桌了。

    面前这颗恐鳌之心,是这世上仅剩的最后一颗了,可以算是这座宝库里最珍贵的藏品之一,是真正的无价之宝,连财大气粗的祈求者都为之感到心痛。

    可也只能心痛,敢怒不敢言,甚至还被迫装出大方的样子,咬着牙,假笑着说道:

    “王,这点小玩意,便当做是赔偿了。”

    加洛点了点头,把那恐鳌之心收回了衣袖,又道:

    “嗯……你虽然是个阴险卑鄙狡猾的法师,但还算大方,不是那么讨厌。”

    我怎么你了?我怎么就阴险卑鄙狡猾了?

    祈求者一边心疼,一边腹诽着。

    加洛则继续说道:

    “这趟找你,主要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虽然你们法师歹毒而卑劣,邪恶而奸诈,但这事我觉得你们还是有必要知道。”

    虽然这宝库不受外界环境影响,周围温度一直保持在最合适的程度,可祈求者还是浑身发抖,手脚冰凉。

    我们法师怎么就歹毒卑劣了?怎么就邪恶奸诈了?为什么要这样诋毁我们法师?你这是职业歧视!

    加洛听不见他的心声,继续说道:

    “眼下世界正处在危机之中,大概是这样的……”

    他接着便简单描述了一下现状,最后总结道。

    “……总之就是这样了,你们法师虽然是恶劣的坏人,但姑且也算是这世界的一份子,应该贡献出你们的力量。”

    祈求者仔细思考了一下加洛所说的话。

    他并不怀疑其中的真实性,因为对方没必要拿这种事来骗自己,而且自己平时也隐约有所察觉。

    他也是活了很久了,早就注意到了神明无法回应世人,而且教派还越来越少的情况。

    诸神混战后期,他还是个法师学徒,那时世间的教派可比现在要多得多,虽然其中大部分都记不起名字了,但他还记得那时候举办的宗教庆典,非常热闹,百家争鸣,天上的神祇和天使众多。

    不知不觉间,世间的正教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家了,很多还是信奉着同一位神祇。

    这显然是出了什么状况,他也曾有过这个世界是否遇见了外来的敌人,神祇出去抵御外敌这种猜想,如今倒是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

    他自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确实是事关整个世界的安危的大事。

    他一心想要迈出最后那一步,为此可以不择手段,但如果整个世界都没了,自己也无法幸免,迈出去的那一步,也将毫无意义。

    所以祈求者嘴上连忙答道:

    “我明白了,需要我做些什么?”

    “看来你还是很明智的嘛。”

    加洛笑了笑,接着说道:

    “首先,是管好你们这些邪恶的法师,不要让他们为非作歹,为虎作伥!”

    祈求者心里不由得一堵,手脚又开始发凉了。

    怎么就为非作歹了?怎么就为虎作伥了?

    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我们法师究竟要怎样你才满意?法师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呵呵,这世界如你所愿……

    “然后,我需要你们帮我打造并维持几个结界。”

    加洛继续说着,又甩了几页结界的设计图给他。

    这套结界是在叹息之壁的基础上改良来的,完舍弃了防护功能,面充当充电宝的作用。

    之前在抓住祈求者的时候,他没急着过来,而是先花了半小时功夫,把这套结界改改好,才带了过来。

    祈求者接过那些图纸看了一眼。

    以他的结界学造诣,看懂自然是不难的,但他同时也为这其中很多新颖而精妙的设计感到震惊。

    “这里这个……原来还能这样设计的吗?”

    “咦?这个材料配比……有意思!这是我之前没想到的点……”

    “这个地方,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更改,居然能影响到整个节点的运转效率?”

    仅仅只是大概的看了一遍,他都觉得自己获得了很多启发,结界学造诣有了不小幅度的增长,心头也是很服气了。

    这就是天使……哦不,是神祇的智慧吗?

    “这套结界着实精妙,王在这方面的造诣,果然是我等凡人难以企及的。”

    祈求者非常认真的恭维了一句,又跟着追问道:

    “但我不太理解的是,这套结界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额外功能?好像仅仅只是作为一个单纯的庞大能量源存在?”

    他原本以为这结界是用来抵御星神入侵的,可是看下来,并没有在其中看见任何防御向的设计,难免有些不解。

    “因为这个结界就是用来充电的啊。”

    加洛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充电?”

    “对,给天使充电。”

    祈求者顿时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仿佛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