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异界当牧师 > 316.老熟人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加洛‘嗅’到了一缕特别的气息。

    有点像是邪神的气息,但却更加的狂暴和混乱。

    这缕气息非常微弱,并且只出现了短短的一瞬间,还不到一秒,如果不是他刚才正好处在心情宁静的状态下,很可能就会忽略掉。

    而气息传来的方向,也就是他正注视着的那片高空。

    并不是云上或者高空之中,而是源自一处特别的空间。

    这世界存在很多不同于现世的特殊空间,比如说巫妖的亡者国度,维萨的神国,封印邪神的牢笼,还有龙族的老巢等等,都在这种特殊空间之中。

    它们依附于现世,又独立于现世,以普通的物理手段无法到达,得依靠特别的手段才行。

    而加洛所注视的那片空无一物的高空,很可能就存在一个肉眼不可见的‘入口’。

    即使用了洞察神术也看不见,因为这样的入口直到它打开之前,本质上是不存在于现世的,连具体的位置都无法确定。

    那里面躲在一尊狡猾的敌人。

    在稍微思考了一阵后,加洛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长剑,扬起背后的羽翼,身后的天使光环也随之发亮。

    他手中的长剑也迅速展开变化,变得足有几百米长。

    加洛挥舞着长剑,朝着自己预估的空间入口处探了过去。

    这动作看起来有点像是举着竹竿往一个洞里试探一般,他打算采取这种方式去一探究竟,至少要找出那个入口的具体位置。

    这种举动其实有着不小的风险,谁也不知道入口打开后,会从里面冒出个什么牛鬼神蛇出来。

    所以他另一只手则在无罪之城的上空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启动了城市的叹息之壁,以防万一。

    小心!谨慎!

    当他手中那柄几百米的长剑伸出去之后,在空中左右横挥着,一点一点的探查着那片区域,寻找那入口的位置。

    探着探着,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手头的剑猛然再度伸长。

    可伸长出去的剑尖,却突然凭空消失不见了,像是被什么东西切断了一般。

    半身天使隐藏在面甲下的脸色猛然一凝。

    他找到了那个入口,并且探查到了里面躲藏着的东西。

    稍微犹豫一番后,加洛发动了权能的力量,手中长剑随之一记横挥。

    天空中被切开了一条黑色的口子,有一个奇怪的东西从里面跳了出来。

    那东西看起来像是田间搭着破布的稻草人,没有脚和腿,身上延伸出很多又细又长的节肢状触手,看着像是一根根树杈一般,在空中胡乱挥舞着。

    椭圆形的脑袋上看不见五官,只有一大片复杂混乱的绿色纹路,普通人稍微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头晕脑胀,耳边也会想起一些能让人坠入疯狂的低沉呓语。

    这奇怪玩意的胸口被加洛竹竿一般的长剑洞穿,被高高挂在空中,似乎已经失去了生命力,一动不动的,在半空中随风飘摇,看着倒真像个猎奇的稻草人了。

    邪神造物?

    加洛对这种东西并不算陌生,当年还在当天使之王的时候,出手收拾过不少这玩意。

    但眼前的这一尊,却有点不一样。

    这东西,看起来有点像是某个曾经被我揍过的家伙?

    他连忙搜索了一番当年的记忆,回想起来当年的某位邪神。

    司掌着一部分‘破坏’权柄的邪神布里奇斯!

    这家伙的本体是一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海怪,很可能是龙族的死敌,海怪利维坦的某位祖先。

    祂原本的形象,应该是一头类似巨大章鱼的触手怪,就是魔法少女最喜欢那种款式。

    这货之所以能给加洛留下些许印象,倒不是说祂有多么厉害,而是祂的味道不错……

    祂身上那些章鱼触须一样的腕足,切下来,以圣焰灼烤净化后,很香很有嚼劲,口感极佳,比普通的章鱼须鱿鱼须可口多了,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但一定要经由加洛出手净化之后才能吃。

    所以加洛那时一直没杀祂,而是有事没事就去找祂,切下鲜嫩的部分,然后给信徒们改善下伙食,甚至还给弥雅都献祭过一份。

    真·老‘熟’人了

    其实严格来说,这货不算是那种典型性的邪神,破坏这种权柄,本就是相对中性的,祂当年也并没有做多少恶事。

    也是没机会去作恶,被天使之王一直惦记着,躲都来不及,怎么敢到处张扬?

    而祂之所以会被封印,主要还是当年站错队了。

    上古诸神混战时,这货和某位已经记不起名字的正神争夺着‘破坏’权柄,两神斗了个旗鼓相当,直到加洛陨落时,都没能分出胜负。

    还有加洛引领的奇怪风潮,导致其他正神也总是觊觎着祂的身体,想要烤来尝尝看……

    混战时,祂理所当然的只能去邪神阵营了,有点被逼无奈的感觉。

    最后自然是布里奇斯惨遭封印,而那位连名字都没有的正神,显然已经陨落在对抗星神的战争中,连存在都被抹去了。

    在加洛原本的计划中,这位老‘熟’人属于那种可以争取过来的对象。

    可惜眼前的这个稻草人,除了还带着些许布里奇斯的气息之外,和祂完全不像,背后那些树枝一般的触手,应该就是枯萎之后的腕足,显然是不能吃了。

    祂身上那层破布一样的黑色物质,以及头部繁杂邪异的纹路,以前也是没有的。

    而且祂身上除了原本的气息之外,还带着很多混乱和狂暴的气息,很像是星神容器。

    究竟是谁把我的老‘熟’人变成了这样?

    把祂藏在这处空间里,是打算干什么?偷袭无罪之城?

    加洛正感到疑惑的时候,耳边突然听见一个极其虚弱的声音:

    “王……杀……了……我……”

    加洛还未来得及回答,布里奇斯的最后一缕意识便消散了。

    接着,稻草人头部那些繁杂纹路突然亮起,散发出些微绿光。

    原本已经不动弹的身体,也猛然迸发出一股邪异的威压,身上那些干枯的触手,也挥舞起起来,主动缠住了插入胸前的剑刃。

    原本银亮的剑刃,被那些干枯触手一碰到,竟是迅速被染成了一片片的黑色,遭到了污染。

    这货身上,竟是带着几分‘侵蚀’的力量?

    原本的老‘熟’人,是没有这种力量的,‘侵蚀’的权柄被另一位邪神把持着。

    现在看来,祂原本的‘破坏’权柄消失了,身上被换成了另一种权柄的力量。

    这情况非常的诡异……

    加洛也来不及多想,当即散去了手中的长剑,将其重新变回正常长度。

    接着,他双翼上一根根利剑般的翎羽纷纷竖起,朝着稻草人射出一根根白色光柱。

    “全弹发射!”

    那一道道白色光柱在空中变成了一根根锁链,将稻草人的身躯紧紧缠住,固定在了半空中。

    加洛另一只手则对着无罪之城城墙上的几座高塔点了点,口中朗声说道:

    “连我的建筑在战斗中都比你有用!”

    叹息之壁的能量被瞬间聚集到那几座高塔上,再从塔尖射出一股股又粗又亮的白色光柱,聚集在稻草人身上。

    稻草人的身躯在这股冲击下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随即便灰飞烟灭了。

    而它身上那一缕‘侵蚀’的力量,也被加洛顺势回收。

    这是非常重要的线索,得仔细研究一下。

    整个交战的过程非常短暂,下面的民众们都还没搞清楚状况,敌人便被加洛歼灭了。

    他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该不该欢呼。

    加洛想了想,还是开口安抚了一句:

    “已经没事了。”

    这下,民众们才纷纷开口欢呼,顶礼膜拜。

    除了负责维护叹息之壁的后勤人员,他们此刻已是欲哭无泪,甚至还想骂娘。

    就刚才那一下,叹息之壁的能量又被用光了,又得重新修葺。

    这个号称世上最强的防护屏障,短短半年时间已经坏掉好几次了,而且每次都不是被敌人破坏的,全是被天使大人玩坏的……

    也算是至今都没被敌人破坏过吧?

    加洛解除了半身天使形态,身形陡然缩小,非常低调的回到教堂里。

    莉莉安萝像只树袋熊一样趴在他背上,已经睡着了。

    她的耐久力不太行,才稍微活动一下就累了,和阿米娅没法比。

    莉莉安萝果然是不如阿米娅好用。

    加洛把她摘了下来,然后递给了赶来的阿米娅,让她把莉莉安萝送回房间休息。

    接着,他让幽兰先把孤儿院的孩子们送回去,自己则和老主教走进图书馆,着手研究此事。

    “权柄被剥夺?身体被制作成了傀儡?很有可能是星神容器?”

    老主教听了加洛的描述,脸色变了好几次。

    这种事,其实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畴了,很难给出什么看法和建议。

    “不出意外的话,是厄阿斯做的,祂在牢笼里的活动范围,比我预料得要大。”

    “祂很可能在牢笼里夺取了其他邪神的力量,甚至能控制牢笼的入口了。”

    加洛也皱着眉头说道,脸上完全没有因为轻松战胜对手而感到开心。

    关押邪神的牢笼,是当年那些获胜的正神动用各自的权柄共同建立起来,并加以封印。

    随着对抗星神时正神的逐一陨落,权柄自然也随之遗失,连带着让牢笼的封印减弱,被厄阿斯逐渐控制也算是预料之中的事。

    当初建立牢笼的正神们大概也没想到自己陨落得那么快,也没想到手持三记权柄的厄阿斯能利用子嗣,在牢笼里坚持那么久。

    “牢笼里封印着不少邪神,在长时间的关押之下,大多已经失去了权柄,意识消亡,只留下一具空壳。”

    “可即使是空壳,也自带神祇的气息和威压,是一种非常好用的工具,同时还有着转变成星神容器的可能,非常难缠。”

    “厄阿斯很可能效仿了第一次邪神入侵事件,制作出了这种怪物。”

    加洛又继续说道,脸上的神情格外凝重。

    这种邪神傀儡的战斗力,在他面前自然不值一提,可用来碾压普通人,却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它还能携带权柄的力量,甚至随时能引发星神降临,一般的天使也不是它的对手。

    厄阿斯能让这尊傀儡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无罪之城的上空,自然也能让它出现在其他地方,比如圣城坎宁和亚楠城。

    祂这一次的行动,大概率是没想着真能得手,既是一次试探,也是一种警告。

    我厄阿斯虽然打不过你,但我有办法恶心你和威胁你!

    更恶心的是,祂已经能控制牢笼入口了,那祂的本体随时都有机会脱困而出。

    维萨教国那边的邪教徒只需要一次神降仪式,应该就能让祂出来。

    情况确实非常棘手。

    不过,厄阿斯并没有采取更进一步行动,说明祂控制的这种傀儡或许并不多?

    也可能是祂对牢笼的掌控还没到特别过分的地步,开辟入口对祂来说也不是啥轻松的事。

    而且祂忌惮着加洛,本体应该暂时还不敢出来,甚至都不敢大张旗鼓的搞事,害怕重蹈维萨的覆辙。

    这头狡猾的老母猪!

    “得想办法重塑牢笼才行,把祂彻底封死在里面。”

    这是加洛目前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那……需要我帮你什么吗?”

    老主教连忙问道。

    “您能帮我找一座神国吗?”

    加洛问道。

    老主教:“???”

    牢笼本质上也是一座特别的神国,以权柄之力建立,所以加强封印的最好办法,自然是在外面重新建立一座新的牢笼。

    可这个东西,想要建立起来却颇为麻烦,哪怕动用权能的力量也一样,加洛虽然知道具体的办法和手段,但恐怕没那么多时间。

    厄阿斯也不会坐以待毙,肯定会想办法挣扎。

    而他手中虽然有着维萨的神国,但那还是太小了一点,而且如果用在这种地方的话,也会影响到后继的大局。

    至于那些还未陨落的正神,也不能跑去剥夺祂们的神国……

    事情真的有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