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庶女凰后 > 第七百四十四五 三十万两的交易
    “不管这次郡王府会不会出事,婉蕙都完了。”

    桑宁面无表情,这种事她听得多了,倒是也没多在意。

    高紫悦则给众人都倒了酒,随后笑着看向了慕容慧。

    “怎么瞧着你笑的这么瘆得慌?”

    见她这般,慕容慧忍不住吐槽道。

    “殿下的又一位堂姐要倒霉了,可喜可贺。”

    一口干掉杯中的果酒,高紫悦的脸色微红,笑道。

    “高姑娘慎言,这可是在雨花楼!”

    黄嬷嬷吓得脸都白了,虽说这是事实,到底不该这样大剌剌的说出来。

    其他人听了之后,也嬷嬷的将杯中酒一口干了。

    “殿下,今日还有另外一个好消息,婉仪郡主的婚期已经定了,明年三月初三。”

    清月还不忘此时,提及婉仪郡主,让慕容慧多乐呵一会儿。

    “明年她才十四,尚未及笄呢,凌老太妃这般太不规矩了。”

    慕容慧都不由得惊了,从前可是听说过凌老太妃很在意嫡庶之分。

    对待婉仪郡主这样的嫡出孙女,还是有些关照的。

    如今不曾想,竟如此狠心。

    皇室之中的女儿完可以多留几年的,十七岁出嫁的也大有人在,如今瞧着凌老太妃的样子,似乎迫不及待了。

    “殿下,奴婢与你说这些,是绝对这是个机会,婉仪和凌王妃在凌王府经营多年。”

    清月没有继续说,但意思很明显了。

    凌王妃若是向要翻身,就必须得和慕容铠联手,不然她的下场,绝不会比慕容铠的生母好。

    “你竟这个想法告诉堂兄便是,剩下的事他自己会去做的。”

    经过这么多事,慕容慧也算看出来了,这位堂兄绝对是个心机深沉的人,寻常事一点就透。

    几人休息了片刻,便都回雨花楼去了。

    大概是因为事情平息下来的缘故,慕容慧一直悬着的心也跟着落下了。

    转天一早,她去牡丹阁请安时,便知晓了林映雪和慕容君对于婉蕙一家的惩治方式。

    婉蕙的父亲的爵位降了几等,如今成了国公。

    郡王府被贬为国公府,这样的落差可是相当大的。

    而婉蕙也被她父亲惩罚了,据说是兰国那边一位皇子已经到了适龄年纪,这次便让婉蕙仍以郡主的身份嫁过去。

    “看来这个郡王,不是慎国公,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婉蕙郡主了。”

    高紫悦拍了拍胸脯,一脸的惊恐。

    她突然发现,慕容慧的这几位堂姐的父亲,一个比一个心狠。

    慕容慧听到之后,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桑宁,发现她竟半点反应都没有。

    “她都要成你嫂子了,你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徐晴的八卦心思有上来了,忙凑到桑宁身边问道。

    “我和那位兄长并不熟悉,何况那位兄长并不掌权,因为这个和亲就真的只是象征性的。”

    桑宁平静的说完,便看向慕容慧,淡淡道:“罢了,这对慧儿也是好事,婉蕙郡主经此一事,必定会恨上慧儿,她丈夫不掌权,慧儿也可更放心些。”

    桑宁的眼神之中透出几分柔情,她来容国之后,慕容慧一直真心待她,因为她自然也希望慕容慧能事事顺遂。

    “婉蕙心高气傲,这下怕是要哭死了,不过她也只有嫁到别国去一条路了,毕竟谁都知晓她在容国有个身份不高的相好的。”

    高紫悦满脸促狭,笑着看向徐晴:“徐姐姐,跟我做一份豆汁奶油卷,我就告诉你,婉蕙郡主的相好是谁。”

    “高姑娘慎言,这些不是你们小孩子该讲的话题。”

    黄嬷嬷一阵头疼,她心中不禁盘算着,既然宫中就只有慕容慧一个人正经的公主,能不能多给她配两个伴读。

    毕竟皇子都是四个伴读的,公主再加两个也不算过分。

    “殿下,摆个席面如何,我也凑一份。”

    见徐晴点了点头,高紫悦愈发高兴,眼中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她完没理会黄嬷嬷,对于这样的呵斥她早习惯了。

    慕容慧想了一下,便点头道:“再过两日便是慕容安的生日,到时候咱们借着这个机会也摆一桌席面便是。”

    高紫悦一听,便点了点头道:“我回去想想该送什么礼,大皇子的脾气可不好,我真真怕送了什么不相宜的东西惹他发火。”

    慕容慧几人听过了她的话之后,便不由得对视了一眼,知晓高紫悦这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不过她这秉性,能学的谨慎些也是好事,因此慕容慧只提醒高紫悦,今日慕容安比较喜欢书画,便没再多说了。

    高紫悦慎重的点头,几人便也都聊到这里,各自忙各自的事去了。

    慕容安过生日的当日,果然和慕容慧想的那般,热闹的异常。

    毕竟慕容安是嫡长子,帝后二人又恩爱和睦,一个妃妾都没有。

    不出意外,日后的皇帝就是慕容安了,在这般情况下,朝中的大臣皇室的皇亲,自然都上赶着巴结慕容安。

    对于慕容安的性子,这样的生日宴她宁可不过,毕竟这实在太累了。

    慕容慧略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匆匆你离开了,回答雨花楼和高紫悦她们又摆了一桌。

    “我刚才抽空去看了一下大皇子送的礼品,那真真是丰厚呀,都快将客厅给沾满了。”

    高紫悦一脸的惊讶,值钱她还在忐忑,送的东西会不会惹的慕容安不高型。

    如今看来大可不必,慕容安收到的礼物多到拆不过来,根本不会注意她送的礼。

    “这才哪到哪,日后这样的事情只会愈演愈烈。”

    桑宁笑了笑,带着一种过来人的语调淡淡道。

    高紫悦扑闪着眼睛看了她一眼,显然是没明白桑宁的意思。

    徐晴也深以为然,她虽没经历过前朝的皇子斗争时期。

    但也从长辈的只言片语之中,了解了个大概。

    “咱们甭管那么多,自己先乐呵再说。”

    慕容慧倒是完不在意这些,即便皇子之间有什么争斗,那也是前朝的事,和她并无关系。

    几人乐乐呵呵的过了一个下午,临到晚上时,席面散了,黄嬷嬷才黑着脸走了进来。

    “殿下,婉仪郡主来了,她想见你一面。”

    黄嬷嬷一脸的为难,从前她可是知晓婉仪郡主是怎么难为慕容慧的。

    如今日子稍微过的轻松一些了,也不知道婉仪郡主到底哪根筋搭的不对。

    她竟然私自离开凌王府,还跑到行宫之中来了。

    慕容慧先是一愣,随后起身道:“你们去玩吧,我去去就回。”

    起身走出小花厅之后,便见一个大白天还披着连帽的黑披风,站在她院子里的人。

    这人的身量似乎比以前高了一些,看样子这些日子她也有些变化。

    慕容慧走过去,没有吭声,而是平静的站在原地,等着婉仪郡主说话。

    她就不信婉仪郡主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见她一面而已。

    “你想让慕容铠那个下贱胚子,成为世子,你还真是痴心妄想。”

    她的语气依旧像从前那般桀骜,只是底气没有原来足了。

    “这事得凌王妃说了算吧。你倒是可以远嫁,从此离开是非之地,凌王妃却不能。你乐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母,身为正室却要被妃妾压一头。”

    慕容慧的眼神之中透出几分笑意,她算是明白宛仪郡主来干什么了。

    婉仪郡主来这里是为了替凌王妃谈条件的。

    婉仪郡主猛的转头,她很想吼上一句:“还不都是你害的。”

    不过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强忍着怒气说道:“我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吧,咱们也别兜圈子了,你让我娘重新掌管凌王府,我娘自然会过继慕容铠为嫡子。”

    “若到时你们说话不算数呢?”

    慕容慧可不觉得这对母女是省油的灯,因此完不相信她这般毫无诚意的承诺。

    “那你想怎么样?”

    婉仪郡主强忍着怒气,攥紧拳头冷声道。

    “三十万两银子做抵押。”

    慕容慧平静的看着婉仪郡主,眼神之中透出了几分促狭的神色。

    反正如今最糟心的是他们母女两个,而不是她。

    “只是抵押,又不是给我三十万两,等凌王妃过继完慕容铠,我便将银两归还。”

    见婉仪郡主满脸涨红,慕容慧才淡淡道。

    “你还真是狮子大张口,我们一下子凑不齐那么多银子。”

    婉仪郡主如今在凌王府的地位一落千丈,若是真的凑三十万两银子,必定要将她的嫁妆都给填进去。

    “堂姐,我知晓这三十万两之中,必定包含你的嫁妆。”

    慕容慧显然看出了她的心思,笑着说道。

    婉仪郡主顿时气的说不出话来,半天她才说:“你就是个狐狸精!”

    “何时能将那三十万两银子凑齐,我再帮你们。”

    见她这般平静,婉仪郡主被气笑了,冷冰冰道:“慕容慧,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看看你会有什么下场!”

    “多谢堂姐惦念。”

    慕容慧面无表情,对于这样的冷嘲热讽,她早就习惯了。

    等回到雨花楼之后,慕容慧便冲着高紫悦问道:“悦儿,你若是有三十万两银子,打算用来做什么赚钱?”

    高紫悦正忙着啃鸭掌,听了慕容慧的话之后,险些将自己噎到。

    “殿下,你哪来那么多银子?”

    徐晴的八卦之火也燃了起来,忙凑过来问道。

    “这件事暂时不方便告诉你们,等时候再说。悦儿,要尽量想一些稳妥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