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冷妃嫁到王爷掌控不住 > 第346章 差事办好
    秋实恍然大悟地说道:“哦!奴婢懂了!王妃只是以此为借口,好将月舞收进府里来罢了!一来,可以膈应张家的小姐。二来,王妃也可以自行其事。”

    钟玗琪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正是如此!”

    秋实还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说道:“可……王妃要如何将月舞,以王爷纳妾的名义,收进府里来呢?”

    钟玗琪说道:“这就是我要想的问题。”

    秋实喃喃说道:“年纪大,又是二婚,还不是有背景的人,这如何能进瑞王府嘛!”

    这时,春华说道:“诶!奴婢倒是想到了一个好法子!”

    钟玗琪看向春华。

    秋实急不可待地说道:“什么法子?你快说!”

    春华说道:“奴婢常听别人说起,‘卖身葬父’的故事。这一般人家,谁卖身葬父啊?还不是因为家里穷,又没有亲人了,这才要卖身葬父了。这样一来的话,倒可以免了月舞身份背景的问题。”

    春华:“王妃将月舞买进府里来,却发现月舞长得好看,又会跳舞,故而有心让月舞给王爷做妾。”

    钟玗琪想了想,这个法子倒是可行,还省了很多事情。

    秋实说道:“可月舞嫁过人的事情,要如何解释?”

    春华说道:“这还不好说嘛!月舞无所出,便被夫家给休了。月舞的家境不好,只因有些姿色,便被人收去做了妾。如今,月舞年纪大了些,又无子女,便被打发出府了。”

    秋实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妥!若是她入别的府中为妾,又遭主家嫌弃,主母还不把她卖了换银子啊?”

    春华皱了皱眉,说道:“这倒也是!”

    钟玗琪说道:“为何一定要是做妾呢?嫁个寻常人家不就好了?月舞门户低,不愿与人为妾,只能嫁给一般人家做正室夫人了。只因她无所出,这才被休出了门。”

    钟玗琪:“也不能直接说她是无所出,要说她是被人陷害了,喝了药,导致不能生育。月舞以前喝过绝育汤,这个是可以诊断出来的。如此一来,这个说法倒是过得去。”

    春华笑着说道:“还是王妃的心思妙!”

    秋实说道:“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月舞长得好看,年纪也不是很大,若是她要卖身葬父的话,还不得大把的人去买啊?因此,月舞要把价格开得高一点,王妃也要及时在场,好把人给‘买’下来。”

    钟玗琪说道:“秋实考虑得是!如此一来,还有什么纰漏之处吗?”

    春华和秋实又冥思苦想起来。

    过了好一阵,秋实对钟玗琪说道:“月舞进府的事情倒是解决了,但是,要如何进宫,这才是难上加难吧?”

    春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秋实的意思。

    钟玗琪说道:“只要让皇上见着了月舞,我想,还是有机会的。下个月端午节,宫里肯定会安排宴席。到时候,我叫月舞在泰安殿中献舞。让她穿上王爷送我的那件红袍,会更加衬得她身姿曼妙。至于皇上是否上心,也只能赌一赌了。这次不行,还有下次。”

    秋实皱着眉头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春华也点了点头。

    钟玗琪对秋实说道:“秋实,你跟金天楠的关系好,你去跟他说一声,叫他到时候把月舞送到冯妙手那里去。你要嘱咐金天楠,不许他向别人走露消息,任何人都不行!”

    秋实红着脸点了点头,说道:“奴婢知道了!”

    想了想,钟玗琪又对秋实说道:“到时候,你和金天楠一道去大牢。我怕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你也好处理了。”

    秋实的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来,说道:“奴婢知道了!”

    钟玗琪笑了笑,知道让秋实和金天楠一道去办此事,会更加妥当。

    又过了两日,钟玗琪使秋实带着一些酒菜,在金天楠的护卫下去到大牢,以月舞生辰为由,进去给月舞送些酒菜。

    狱卒早两日已经见过秋实和金天楠了,而金天楠又给狱卒使了银子,狱卒这回也没有多问,就请秋实和金天楠进去。

    金天楠没有进去,而是守在门口,只秋实进去了。

    秋实来到月舞的牢房门口,将食盒里面的酒菜放进牢里,说道:“今日是姑娘的生辰,我家主子差我来给姑娘送些好酒菜来。”

    月舞走了过来,说道:“烦请姑娘回府后,替我多谢你家主子!”

    秋实说道:“姑娘在这里,可还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月舞说道:“都已经是阶下囚了,还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

    “我家主子之前跟姑娘留了话,不知姑娘考虑得如何了?”

    “既然是你家主子的一片好心,我又怎好辜负她的一片好意呢?可!”

    秋实笑了笑,说道:“我不便在此地久留,这里的差事办好了,这便回府去向我家主子交差了。”

    月舞微微一笑,说道:“姑娘慢走!劳烦姑娘了!”

    “姑娘客气了!”

    说完,秋实提着食盒径自离去。

    附近的一些犯人见了,又小声嘀咕道:“没想到,瑞王妃居然与这等人来往!”

    有人说道:“瑞王妃如此得瑞王爷宠爱,还不是从她身上学的本事?”

    又有人说道:“快别说了吧!敢嚼瑞王妃的舌根子,你们都嫌命长了吧?”

    牢里一时安静下来。

    月舞听着别人的嘀咕,嘴角只露出淡淡的笑意来。

    垂眸思索了一会,月舞说道:“今日是我的生辰,幸而还有人记得,给我送了些酒菜来。我在这里这么久,也给大家带来麻烦了。只是,生活所迫,我不得不这样。这里的酒菜不多,我也不好吃独食。若是诸位不嫌弃的话,也请诸位一道吃一些吧!”

    那些犯人瞪着月舞,却又看着月舞牢里的酒菜直咽口水。

    月舞叫来狱卒,笑着说道:“爷,今日是奴家的生辰,与这些人待了这么久,奴家想请他们吃些好的。这些酒菜,是贵人府里来的。本来奴家是想请他们一道吃的,可这未免也太少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