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修真小说 > 封神问道行 > 第1017章 对不起,佛祖,我是个神仙
    ,最快更新封神问道行最新章节!

    万寿山,灵山阵营内。

    无天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他叫来陆川是准备跟这个内奸摊牌了,他不打算再跟着小子玩了,再玩下去没什么意思。

    可是谁知道他还没开口,他的本命至宝元神黑莲就被孔雀大明王和杨戬打破,让他也受到牵连受了重创。

    “本座没事。”

    无天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如果说上次轮回隧道他是演戏的话,那么此刻他是弄假成真了。

    好在他刚才没摊牌,这小子不知道他其实已经暴露了。

    现在他受了重伤必须先稳住这家伙。

    无天道:“先下去吧!”

    “是!”陆川道。

    无天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他的余威足以震住这小子。

    只要给他一时半刻喘息之机这个内奸就不足为虑了。

    正当无天思索时,突然,他瞳孔一缩,只见陆川朝着地上散落的五颗舍利子走去,并伸出了手。

    “做什么?”无天沉声道。

    只要他不表现出来,那么他就足以震慑住这个小子。

    说实话,他这次受的伤极为严重,他元神的不灭是与那黑莲融为一体,故名元神黑莲,他们一荣俱荣,但同样的一损俱损。

    本来就凭区区两个大罗想破坏黑莲这极品先天灵宝,还是差远了,但是他与黑莲曾被如来逼的扎根过孔雀大明王的体内,汲取过养分。

    如来是尊其为母,可对他而言真的就如母子,二者就这样有了联系。

    这也是为什么孔雀大明王能坏他至宝甚至伤害到他的缘故。

    “替佛祖捡起舍利子啊。”

    陆川诧异道,这几颗舍利他进来时就飘在无天身边,无天似乎正在参悟舍利的玄妙。

    说完他捡起了地上的舍利。

    无天镇定道:“给我。”

    “是!”

    陆川老实的朝无天走来递出舍利,可是又突然停下望着舍利子,皱眉道:“佛祖,想不想听属下给您讲一个故事?”

    无天沉声道:“什么?”

    陆川笑道:“有个人叫帝释天,服了凤血,活了千年,于人间已无敌,可惜他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到处浪。”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这些舍利是真是假?”

    玲珑塔世界内,陆川问燃灯的虚影。

    他虽然已确定这无天十有八九是被破了元神黑莲,遭受重创,但也不敢确定这些舍利是真是假。

    燃灯微一感应欣喜,大喜道:“是真的!”

    无天皱眉道:“然后呢?”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人,叫断浪。”

    陆川的笑容更炽盛了,手掌一翻看向无天笑道:“感谢佛祖送来的五颗舍利子,属下就笑纳了。”

    “……”

    无天脸上先是惊诧接着震怒:“黑莲,要背叛本座吗?”

    陆川淡淡道:“佛祖不是已经知道属下是奸细了吗?”

    当初那些年无天没有发现他是个卧底,正常,毕竟两界间有结界化成的界壁,无天的真身又未至。

    可当无天进来三界后,他都准备跑路了,可他甚至与无天真身见了面无天都没有发现异常。

    没发现异常?

    那就不正常了!

    别的不说,他一直是以先天灵宝的气息遮掩道行的,否则他的大罗修为无天这样的绝顶大能一眼就看穿。

    但是有先天灵宝了就是画蛇添足,当然他也想好了就这个先天灵宝给无天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是,

    可是,

    可是无天从没问过他身上先天灵宝来历。

    为什么?

    要知道刚开始他都是用化身带着皂雕旗在无天手下做事的,为的就是怕解释不够,无天对他下杀手。

    可是无天从没有为难过他,这都让陆川怀疑眼前这个无天是不是个假祖境的大能了。

    无天当然不可能是一个假的祖境大能。

    不过陆川也脑补了一个解释,那就是无天够强,自认为可以掌握一切,所以不在乎手下的出身,只要手下够忠心,有能力。

    直到后来,当无天派他去镇守天庭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对了。

    当时又要找舍利子又要抓灵童,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无天怎么偏偏把他给扔在天庭了,他自认为还是比黑袍等人能力要强的。

    当然,那次姑且可以看做是稳住天庭同样重要。

    再到后来那次轮回隧道,陆川吃不准无天是在试探他还是真受伤,但抛开立场来说他是相当钦佩无天的,所以那一次也就没有趁人之危。

    而当这次他营救灵童的计划被长生大帝粉碎时,陆川就知道他一直没有猜错,无天并没有信任过他,否则没必要将长生大帝的行踪都不告诉他。

    从那时候起,他便知道自己多半暴露了。

    至于为什么无天屡次没有杀他,陆川不清楚,反正每次他去找无天或者无天召见他时他用的都是化身带一件先天灵宝的操作。

    万一无天弄死他呢?

    “……”

    无天脸色一阵变化,最终阴沉下来。

    陆川叹息道:“对不起,佛祖,我是一个神仙。”

    “是……真武吧!”

    无天死死盯着陆川轻声说道。

    陆川微微一笑,单手竖掌一礼:“天界真武,见过,无天佛祖。”

    “没想到我找了这么久,却藏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无天叹息道,以前在魔界时他并未发现不对。

    不过当他真身驾临此界时他一眼就看出这家伙不对,本想结果这家伙,但是一想到这些年陆川为他做的贡献那是黑袍这帮家伙无论如何都做不来的。

    他起了爱才之心,所以留下了陆川,实际上他无天自进入三界以来还真就没有滥杀无辜过一个人。

    甚至没有杀过一个人。

    留下陆川,一来他是爱才,所以想潜移默化影响陆川,让陆川明白他要做的事和他的理念,被他感化,所以讲故事传他的大自在天魔真经都是如此。

    他对陆川并没有恶意。

    二来也想通过陆川这根线将他背后的势力连根拔起,他相信能派出这样人的势力,放在三界绝不会是小势力。

    当然,他也没有放弃试探过陆川。

    可以这么说,陆川这个卧底这些年就像是他手中的蚂蚱,早已暴露,并且只要他一个不高兴就会一巴掌拍死。

    只是上次轮回隧道试探时陆川没有趁机向他下手,这让他很高兴,所以传了陆川半卷天魔真经。

    本来这一切都很顺利。

    而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猜陆川的身份到底是谁,是三界的哪方神圣。

    可惜这些年陆川十分老实,并没有什么与他势力接头的行动,所以比较难猜。

    只是当上次灵山的蒙界被人轻车熟路的进入,拿走了蒙界三颗舍利的时候,他一下就知道肯定是内奸干的,而内奸除了黑莲没别人了。

    这让他很愤怒。

    他本以为自己感化了这个卧底,还将天魔真经传了,没想到这家伙还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与他不是一条心。

    这让他萌发了杀意,可是想到陆川的才能以及为他办的事他又犹豫了,故此,才引得他的善念出现。

    可是黑莲是谁呢?

    三界的神佛十有八九都被他关的关,镇压的镇压,逃在外的屈指可数,而联想到武当山的那个假真武……

    他心中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所以准备和陆川摊牌向其讨要舍利。

    看在这些年的情分上他准备给其选择的权利,但只要陆川说个不字,那就不要怪他了。

    本来他以为陆川吃的死死的,可是没想到现在真的玩翻了……

    “这些年还要多谢佛祖的照顾。”

    陆川笑着目光一闪:“佛祖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啊!”

    实际上他也是来和无天摊牌的,这无天本性不坏,信守承诺,行事有时候比他这个神仙都正大光明。

    他没想跑,就算谈判破裂了无天也不会杀他,这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对手。

    “呵!”

    无天自嘲一笑,笑陆川,更笑自己,本来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中,没想到玩翻了。

    顿了顿,无天道:“所以将本座比作故事中的帝释天,而是断浪么?”

    “不,佛祖的故事是经历,而我的故事就是故事。”

    陆川说道:“佛祖不是什么帝释天,我也不是断浪,抛开立场来看,我还是很敬重的佛祖的行事与为人,我真武也不屑趁人之危,换做佛祖相信也不会。”

    这番说的正气凛然,看的无天眉头一挑:“这么说还挺懂我。”

    “侍主自然不能不懂主。”

    陆川笑道:“这么多年多少也懂了一点了。”

    “对,我也有一些了解。”

    无天也笑了:“我发现和本座是同一种人,因为聪慧,所以也容易因一念之差陷入偏执,如果不是身份……我想我们能成为不错的朋友。”

    “我们不早就是朋友了吗?”

    陆川笑容和煦,无天一怔继而大笑:“不错,不错。”

    “道友,您和三界真的就没有和解的可能了么?”

    陆川换了口气和称呼正色问道:“如今三界秩序失衡,众生皆苦,这场大乱不能再继续下去了,道友。”

    无天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说道:“天庭那边我并不在意,但我和佛门绝无和解可能。”

    “看来这一战在所难免了!”

    陆川叹息道:“虽然真武不愿趁人之危,但也急需这几颗舍利子便拿走了,就当这些年为道友做事的酬劳。

    三个月后,三十三年之期到来,为避免伤到无辜,到时我与佛祖单独一战决定三界的未来,如何?”

    “真武,就连玉帝如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在是在找死吗?”

    无天说道:“何必如此固执,我已知为人,要是与我联手,我掌灵山,治三界,有何不好?”

    “告辞!”

    陆川脸上带着笑,心中p!

    佛祖,跟长生大帝是不是也这么开空头支票的?

    再说了玉帝是我老丈人,还是马上回来的那种,我敢反吗?

    “舍利子酬劳?”

    看着离开的陆川无天心中很无语,真特么贵啊。

    但是论单打独斗他还没怕过谁。

    真武是不是飘了,玉帝如来都不敢跟我打谁给的自信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