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修真小说 > 香初上舞·终上 > 第五章 九月寒砧催木叶
    兵刃交加之声来源于朱仙镇口,玉崔嵬和圣香赶到的时候,眼前已是一片狼藉。容隐、聿修、铜头陀、“祁连四友”、清和道长等等和另一群形形色色的江湖人斗在一起,那群人里也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少也都是一脸正气。两人赶到的时候只听容隐正在冷冷地道:“我已再三说过,玉崔嵬即使罪恶滔天,杀人无数,大明山一事他确在救人,并无侮辱之意。各位前辈执意追杀,是否要白某与众位当面为敌?”

    打成一团的人群里,诸葛智也冷冷地道:“我等追杀玉崔嵬,本为江湖除恶,大明山发生何事老夫不知。‘鬼面人妖’淫荡好色,‘白发’贤侄也说他罪恶滔天,我等众人为江湖除害,有何不可?贤侄与我等为敌,是否也被那人妖迷惑,受他指使?”

    此言一出,铜头陀哇哇大叫:“老头你胡说八道!你明明就是要杀人灭口……”

    “莽和尚,”另外有人冷笑,“你被人愚弄,全然不知善恶是非,阻拦我等为江湖除害,对你有何好处?”

    铜头陀气得挥起月牙铲乱砸乱打,只听诸葛智身后另有人道:“这恶和尚也不是出身正道,‘白发’、‘天眼’虽说名声响亮,皆悉来历不明,谁知是不是‘鬼面人妖’裙下之客?说不定也是秉烛寺出来的恶徒之后,才如此隐藏行踪,讳莫如深!”

    容隐、聿修闻言都是眉心微蹙,果然薛卫明也是个莽性子,闻言大骂:“胡说胡说!谁不知‘白发’、‘天眼’二人少年英雄,侠义过人!出身师承绝非秉烛寺。”此言一出,诸葛智立刻拿到话柄,微微冷笑看着容隐、聿修,“两位英雄年少,绝非出身秉烛寺,不知师承如何?不如当众说清,以免大家误会,如何?”容隐出身当朝枢密院枢密使,聿修曾为大宋御史台御史中丞,两人一人诈死一人辞官,岂可当众说出?聿修辞官而去倒也罢了,容隐诈死乃是欺君大罪,却是绝不可说。诸葛智此话一出,两人沉默,倒似当真出身秉烛寺一般。

    薛卫明与铜头陀都是一呆,不解为何事到如今两人仍然不肯说出师承出身,正在这诸葛智暗自冷笑得意,容隐、聿修沉默之际,有人一声轻笑,“这两位大老板手下锦楼十座美女如云,岂是我秉烛寺可比?难怪诸葛前辈不识,我来给众位介绍介绍。”

    众人纷纷住手回头——说话的人妖娆妩媚笑得花枝乱颤,不是玉崔嵬是谁?倒是大家都诧异:容隐、聿修在这里拼死拦路不让人追上他的行踪,他却自己回来了?

    只见玉崔嵬笑吟吟地往诸葛智面前走去,指了指容隐,“这位是洛阳城‘白袖珠’的大老板容老板。”说着他对聿修抛了个媚眼,“这位是汴京‘百桃堂’大老板聿大老板。诸葛前辈尽可与两位亲热亲热。”

    “白袖珠?”铜头陀茫然问薛卫明,“那是什么?”

    薛卫明咳嗽一声,“那是洛阳第一大妓院……”铜头陀瞪大眼睛,惊诧万分地看着容隐,喃喃地道:“***……”

    圣香在玉崔嵬身后,听他这么介绍容隐、聿修的“出身”,一边捂嘴笑到肚子痛。容隐、聿修倒是表情淡然,不以为忤。诸葛智心里悻然,玉崔嵬之言他也只信三分,“刷”地拔剑出鞘,“玉崔嵬,你淫荡好色,杀人无数,今日恶贯满盈,老夫等人替天行道,以手中三尺青锋取你项上人头!”他一声令下,手下男男女女应声而上,容隐、聿修闻声招架,刹那间在玉崔嵬身周两边人手兵刃对峙,一触即发。

    “等一下!”圣香挡在玉崔嵬身前,面对诸葛智的长剑,扬眉大声说:“统统住手!”

    数柄长剑瞬间指到了圣香颈项胸口几处要害,诸葛智才捋须道:“年轻人为美色迷惑,实属难免,看在你年幼无知,老夫不责怪于你,还不退下!”

    圣香充耳不闻他的教诲,提气振声道:“各位英雄好汉给我听着!施棋阁等十一门派追杀玉崔嵬,以诸葛前辈所言纯为江湖除害,与他们大明山脱困一事无关!”他突然一口气说出这些,众人顿了一顿都觉诧异,只听他换了一口气继续说:“各位门下高徒弟子,听这几位江湖前辈所言,将他们从大明山救出之玉姓少年绝非‘鬼面人妖’玉崔嵬,乃是另有其人。”说到这里十一门派里不少人点头,对本门前辈笃信有加,圣香再提一口气沉声道:“玉崔嵬究竟是否救助众位前辈脱险,各位前辈是否自觉受辱要杀人灭口——”他闭目一睁,睁目如刀,语势凌厉强硬,“只有囚禁各位前辈的莫言山庄刘妓最清楚!究竟是谁从她手里救人——除了刘妓无人能取信诸位。我以一月为限,生擒刘妓为证,各位可愿容我一月,使此事大白于天下?”

    诸葛智口齿一动,刚想说话,圣香提气说话。嵩息未定,怒瞪他一眼,“你闭嘴!”他按着胸口喘气,方才情绪激动,今夜身心劳瘁,再次引发心脏宿疾。

    诸葛智被他一喝一怔,还未来得及开口反驳,容隐已然淡淡地接下去:“各位前辈立身正派出身名门,想必比我等更加愿意查明真相,何况生擒刘妓,我等也自会交给各位前辈处置。”

    话说到这份上,诸葛智饶是一肚子不以为然,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哼了一声:“我怎知生擒刘妓是真是假?”

    他身后的老者也冷冷地道:“要是各位逃入秉烛寺再躲个十年八年,我等还是真没有办法。”

    “如此,以命抵命如何?”遥遥的地方有人慢慢地说,随即一件东西“啪啦”一声跌在诸葛智身前,雪地里红丝耀眼,青铜赫然,乃是一块符配。

    此人开口说话,圣香蓦然抬头,“则宁你……”

    距离众人四丈之外一人站着,容颜清贵苍白,掷出那东西之后脸色淡漠,竟是浑不在乎一般。

    诸葛智凝视着那块符配,只见它仅是双配之一半,铜铸雕为虎形,上面隐约刻着四个篆体,突然脱口而出:“虎符……”

    这两字脱口而出,众人皆悉变色,认出这位年轻人正是在大明山遣散众老的朝廷官员,不知怎地如此雪夜竟然出现在荒郊野外。这虎符一掷,开口“以命抵命”究竟是何意思……

    “我以这遣兵虎符作抵,如果一月之后圣香不能生擒刘妓归来,你拿它去大理寺击鼓。”则宁淡淡地道,“如此你可放心?”

    安抚使遗失虎符乃是杀头大罪!诸葛智竟手心有些出汗,这年轻人兵符一掷,开口以命抵命,竟是以他自己性命前程,保玉崔嵬一月不逃,“‘鬼面人妖’竟有官家作保……嘿嘿,你竟如此信得过他……”

    则宁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明净地凝视诸葛智,那目光把诸葛智的心虚惶恐照得清楚,然后笔直逼了回去,他没说什么,掷出虎符之后对容隐淡淡一笑,看了聿修一眼,掉头就走。

    “且住!”

    喝止的是聿修,只见他眉头深蹙,“当朝大将岂可故意遗失虎符,你将两广八路官兵安危置于何地?”

    则宁充耳不闻,没有回头也没有停步,容隐冷冷地道:“聿修!”聿修终未再说什么,看则宁笔直地踏出一条雪道,登上等候多时的马车,往汴京城内去。则宁曾为深爱之人于战场临阵脱逃,为圣香弃符又算什么?在他而言,情义重逾江山。聿修不是不知则宁重情,但亲眼见他弃符而去,再次将他身家性命付诸一掷,仍忍不住喝止。

    圣香喘息地看着则宁踏出的那一条雪道……他的朋友,他有许多朋友,即使他舍弃他们,他们也不曾舍弃他……

    玉崔嵬此时出奇地安静,没有说话,笔直地站在当地一动不动。

    诸葛智把当朝虎符握在手心,心惊胆战的感觉依然清晰,既有这虎符在手,他已无话可说。围剿玉崔嵬的十一门派相视几眼,缓缓退开,几位元老走到远处交谈。

    容隐一拍圣香的肩膀,几人退回己方阵容,铜头陀几人都松了口气。

    圣香满身是雪,虽说满身是雪,他却更像刚被从水里捞起来。发鬓是湿的,额头是湿的,手心是湿的,身前背后都是湿的。容隐点了他几处穴道,突然冷冷地问:“听说丞相把你赶了出来?”

    闻言玉崔嵬一震,圣香边喘边笑,“嗯……”

    容隐没有再问,聿修却开口道:“如此大事,你为何不说?”他的目光虽然冷静,却是深含愠怒,早已嘱咐过如有需要必要开口,圣香却还是一个人走了。

    圣香还在喘气,白了聿修一眼,不高兴地说:“我干吗要告诉你?本少爷……”话说到这里骤然中止,他按着胸口突然说不出来,连喘气声都没有了。

    容隐大吃一惊,猛地拉起他的脉门,在这刹那之间圣香的心跳骤停,整个身体内气血流转全悉中止,竟就像个死人一样。容隐握拳猛然在他胸口一击,圣香应手惊醒,“你干吗打我?”他转了口气过来,心跳恢复,瞪了容隐一眼,“好痛,你知不知道?”

    容隐和聿修相视一眼,都是心情沉重,玉崔嵬悄然退出两步,看着圣香。

    方才如果不是容隐及时发现不对,稍微多耽搁一会儿,圣香当真会气绝而逝,他自己却不知道。他的病情如此严重,岐阳却不知身在何处,以如此身体,莫说生擒刘妓,他能安然无恙活到什么时候都是未知数……

    “丞相……实不该让他下江湖……”聿修不善说话,素来极少主动开口,突然说出这一句,短短一言之内,实是黯然无限。

    圣香……从小到大都最怕死了,如果他没有江湖奔波没有殚精竭虑,以他怕死怕苦懒惰爱玩的性子,绝不可能把自己弄到真的……无法负荷的这一步。

    他不是大侠,他想要一些简单快乐的东西,他希望上从太宗皇帝下到身边的小云、泰伯人人都好,人人都平安健康吉祥,他不管身边这些人是否伤害过或者伤害着他……他也并非对每个人用以深情,只是以他寂然的慈悲,平均地期待人人都好。他为此努力为此牺牲为此殚精竭虑,甚至为此愤怒为此激动,可是他终究不是神……

    他、终究、不是神。

    “聿修,上天入地,把岐阳给我找出来!”容隐终于森然开口,以极度愤怒的声音冲破了他自己二十多年来的稳定深沉,“还有通微、降灵,无论是神是鬼,统统都给我找出来见人!”

    “容容你生的什么气……”圣香坐在地上看容隐隐忍多时的怒火爆发,缩了缩脖子还真有点害怕。通微、降灵都是和圣香在开封一起长大的朋友,通微善异术,降灵更是另一个死而复生的人,容隐与这二人交情都不算深厚,此时怒言开口,却是已然控制不住情绪。岐阳身为大宋御医,口口声声担保圣香的心疾并不严重,如今病情恶化至此,容隐怎能不怒?

    “一月之内。”聿修淡淡地道,“一月之内,我和试眉必不令你失望。”

    容隐冷笑一声,他尚在愤怒,转过头去看雪景,一言不发。

    玉崔嵬站在两步之外,看着他们的担忧愤怒,一动不动,站着就像被雪夜冰封的石塑。

    谁也不知道,江湖传说任性歹毒的玉崔嵬,在此时此刻,下了平生第一个不会改变的决定,他第一次自省人生自此,有些事不可不做,不可做不到!

    很快聚集在雪地上的许多人渐渐散去,既然约定一月之后,许多人本是远道赶来,此时便告辞而去。

    另一边诸葛智为首的近百来人也缓缓撤走,几辆马车从树林中出来,容隐、聿修、圣香和玉崔嵬登上马车,往南而去。

    容隐与聿修的目的地为容隐的住所梨花溪,从开封到梨花溪约莫要走一天路程。但在马车上圣香开始生病,他开始发烧,可能是受了除夕雪夜的风寒,发烧过后身体极度虚弱,脸色苍白。他还是很怕死,容隐沿路请大夫看过,说他受劳碌风寒,身心俱伤,大病一场是必然,加之心疾恶化,不知熬不熬得过这场大病。圣香被众人数落得噤若寒蝉,乖乖在马车里养病,一句话不敢多说。

    这天傍晚,马车停靠在梨花溪容隐住所,圣香爬上容隐和姑射的床睡觉去也,空留下几个人满眼忧虑。施试眉寄信聿修,说有种奇药称“麻妃”,能起死回生,不知对圣吞有无帮助。“麻妃”、“麻贤‘,乃是同一种药物的局部,传说女子濒死,以”麻贤’,为主,“麻妃”作引,无论何病足以起死回生;若是男子濒死,以“麻妃”为主,“麻贤”作引,亦可起死回生。此药听说乐山宝藏中有,如此必在唐天书手中,但容隐和聿修都觉祭血会青竹红墙被姜臣明夷为平地并掳走李夫人,碧落宫掳走李侍御,那如果药留在青竹红墙,必在这两方一方手中。

    传说中的奇药,能救圣香吗?如果能,它在哪里?

    这日大家看着圣香,都有无穷无尽的担忧恐惧。

    闻人暖被辅平、辅汉掳上马车,点了穴道,往洛水赶去。

    等这一日她清醒过来,人已经在碧落宫中。宛郁月旦端着一碗药汤,旁边站着晓秋,晓秋正在给她喂药,也是满脸担忧,见她醒来终于松了口气,“阿弥陀佛,总算醒了。”

    宛郁月旦伸手往闻人暖脸颊上摸去,她醒来的第一感觉是凄凉:月旦是越发看不见了。随后是痛苦,她毕竟还是没有理由留在圣香身边。微笑了一下,她柔声说:“我好了。”

    “辅平点了你穴道,结果昏迷了两天。”宛郁月旦轻声说,“阿暖,不舒服要说。”

    闻人暖点了点头。自从他说出“因为你爱他”五个字以后,闻人暖觉得自己已经看不穿这个人了……

    他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更加过分或者更加暖昧不明的言词,只是很温柔地关心了下她,放下碗便起身走了出去。晓秋悄声说小月这两天都坐在这里等她醒,话说到一半,门外有个人影一晃,闻人暖一怔,“那是谁?”

    那是个个子高挑容颜秀美的女子,晓秋似乎很不屑地哼了一声,“阿暖你还没见过吧?那是小月从外面带回来的女人……听说是秋寒哥的女人,却整天跟在小月后面,水性杨花!”

    闻人暖与宛郁月旦差不多同时出门游历,本是一路,却在路上错过了。于是宛郁月旦与毕秋寒在一起遇到了圣香,闻人暖却和唐儿四处游荡,到最后乘船到了大明山。宛郁月旦因为毕秋寒被杀,带着李双鲤提前回宫,闻人暖却直到此时方才回宫,自然不知道李双鲤是谁。听到她“整天跟在小月后面”,她情不自禁地微微一笑,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却是想笑。晓秋忿忿不平地捶她,“笑什么笑?小月要是被她抢走了,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谁要和她抢了……”闻人暖笑了起来,“我把月旦送你,我不要。”

    “你胡说什么……”晓秋爬到她床上和她滚在一起笑。

    宛郁月旦走出闻人暖的房间,李双鲤跟在他身后。顿了一顿,他微笑问:“李姑娘有事吗?”

    李双鲤脸上一红,连忙摇头,“我……我……”

    她低头弄她的衣角,宛郁月旦却已经走开,她吃了一惊抬头想要挽留,却不知该说些什么,眼圈一红,十分委屈。

    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晓秋和闻人暖透过窗户看见,在房里窃笑,李双鲤低头慢慢走开。

    “我觉得她很可怜的。”闻人暖哧哧地笑,“好害羞的姑娘。”

    “我不喜欢她,长得漂亮又怎样?秋寒哥死了,她除了哭只会吃白饭。”晓秋哼了一声,“还听说是碧大哥抓来的那个什么李侍御的妹妹,谁知道她跟着小月留在咱们这里是、不是想要救人?依我看就是应该把她也关起来……”

    闻人暖“扑哧”笑了,“让你做宫主定是个暴君,可怕、可十白,我还是离你远点安全……”

    “死阿暖!”何晓秋叫了起来,抓住她的头发,“快告诉我,出去外面看到什么了?有没什么奇遇?遇见什么白衣公子没?”

    “白衣公子吗?没有见到。”闻人暖笑道,“遇见了很多老头子。”

    “唐儿呢?”何晓秋问。

    闻人暖仍在微笑,“唐儿死啦。”

    何晓秋蓦然怔住,“什么?”

    “唐儿死啦。”闻人暖慢慢地说,“晓秋,我遇见了一些……永远没办法忘记的事呢……”

    “唐儿怎么死了?”何晓秋脸色苍白。

    “被屈指良砍死啦,”闻人暖幽幽地道,“就像秋寒哥一样,被屈指良……杀死了……”她轻轻地说,“我——恨那个屈大侠……他太残忍、太残忍……”

    “小月一定会给他们报仇的!”何晓秋握住她的手,牢牢握住,语气坚定充满信念,“小月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你要相信他!绝对!”

    闻人暖露出一个虚浮的微笑,“嗯,我相信……”她相信宛郁月旦一定会给毕秋寒和唐儿报仇,一定会!可是她在其中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姐妹一个唐儿,她遇见了毫不容情的杀戮,遇见了绝不放弃的挣扎,遇见了毫无保留的收容,遇见了一种……特别澄澈的拯救,遇见了一种特别任性小我的大爱……她遇见了圣香。

    然后失去了她自己,和她所有的闲适懒散,所有的。

    宛郁月旦走出黄蝶村,在太清村半路上收到一封辅平飞鸽寄回的消息,上面寥寥几字,说到圣香病重,似乎只有“麻妃”能治。身旁的闻人壑读信给他听,读完了,宛郁月旦问:“种下去的‘麻贤’如何了?”

    闻人壑回答说正在结子。

    原来“麻贤”、“麻妃”是一种叫做“帝麻”药物的根茎和果实,唐天书夹在书里状若树叶的东西正是“帝麻”的叶子,这种药物养于水中种下地里会发芽生长,最后长出救人性命的“麻贤”、“麻妃”。

    但一株“帝麻”只得救一人,其叶不经过百年不能发芽生长。闻人壑读完信忍不住说:“宫主,此药关系重大,暖儿她……”

    宛郁月旦撕破了那封信,“我知道……”

    一株“帝麻”只得救一人,闻人暖与圣香……他要救谁?

    对于从不出错的宛郁月旦,答案似乎是毋庸置疑的。

    “我想——会一会姜臣明,还有他座下李陵宴和屈指良……”宛郁月旦转了话题,“这是我如今在想的事。”

    他渐渐成为一方霸主,不久之前和圣香玩耍吃饭喝酒的往事,仿佛于他都已忘却了。

    闻人壑觉得欣慰,宛郁月旦定能将碧落宫带到从所未有的高度,成就前所未有的事业。

    另一方面,梨花溪。

    “十年磨一剑,霜刀未曾试……十年焉在东,十年焉在西,心为磨剑石,剔透一剑知……今日把拟君,谁为不平事?为善者以赞之,为乱者以逐之,为谣者以辟之,为恶者以惩之。十年磨一剑,霜刀未曾试。今日把拟君,谁为不平事……”

    玉崔嵬拨着容夫人姑射的乌木琴,在窗外乱弹琴。

    圣香的房中,圣香垫着被褥坐在床上,聿修这日不在,着手联络岐阳几人去了。容隐充耳不闻窗外玉崔嵬乱弹琴,缓缓地道:“姜臣明自大明山兵退,必不能走远,定是躲在大明山附近。”

    “大明山往西都是大山,入了蜀地要出兵中原很难。”圣香高烧未退,笑了笑,“诸葛亮死掉的故事告诉大家,躲到祁连山后面是不对的。”诸葛孔明六出祁连最终兵败的众多原因之一是蜀地环山,军队越山而出攻打中原,到达的时候已是强弩之末,粮草不继体力不支,岂能得胜?这道理姜臣明怎能不知?因此圣香料他不会傻得躲入四川。

    容隐颔首,“李陵宴的诗能说明一点。”他转过身来面对圣香,“‘刘家院落满庭芳,姜花水圃映画梁。’姜臣明所住的地方开有姜花,此花生长流水之畔,气候温暖之处。”

    圣香瞪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不是小宴凑的?”

    容隐不理他,只淡淡地道:“而姜臣明既然有上万残兵,要能进退自如,自不可能躲在十分偏僻的小溪小河之旁,要移动万余兵士,川贵之地丘陵、树林、水道众多,不宜骑马,只宜坐船。”顿了一顿,他缓缓地说:“所以——该有一条大河。”

    “大明山附近大河很多。”圣香叹了口气,暂时不和他计较“如果‘姜花’两个字是李陵宴凑的怎么办”这种问题,“但是往西是四川和好多大山,往南是大海,姜臣明应该往大明山北或者往东的一些地方走。”

    “‘刘家院落满庭芳,姜花水圃映画梁。’”容隐语气微微沉了下来,“我猜测——”容隐很少说出“猜测”二字,圣香眉梢微扬,只听他沉声道:“姜臣明如今所处之地,有庭院画梁,又该是一处富庶人家。”

    圣香“哗”的一声叫了起来,笑道:“那就说明——”

    容隐眼眸深处有点笑,接口森然道:“不外乎马平、桂林、零陵、曲江四地之一!”

    “先从零陵着手!”圣香笑意盎然。

    原来自大明山红水河一带,虽说水脉不计其数,但能行大船的河道不多,都为红水河支流。在此极南蛮荒之地要找到有“庭院画梁”的府邸,必在县城繁华之地,而有大河经过且有繁华县城的地方不过马平、桂林、零陵、曲江,此外不是太远就是无河。且这四地之中,马平、曲江虽说有大河经过,但马平之河只能往西,曲江之河顺流只能入海。只有桂林、零陵二地从红水河支流接湘江,如果姜臣明躲在这条道上,倒可以从湘江到洞庭入长江然后转运河直入大宋腹地。桂林、零陵二地之中,自是零陵偏僻,因此圣香笑说从零陵着手,查姜臣明是否躲在那里。

    “但如果小宴的诗是他凑的呢?”圣香瞪眼。

    容隐冷笑,“事到如今,也只能赌一把。”

    圣香拉开脸皮对他做鬼脸,“赢了我请你吃饭。”

    容隐不答,静了一会儿他缓缓转了个话题:“你爹……”

    圣香的眼眸动了一下,“怎么?”

    “皇上请你爹出武胜军节度,为讨幽蓟。”容隐道,“这几日就动身了。”

    圣香静默了一会儿,“那就是——罢相——”

    容隐“嘿”了一声,不置可否,“你爹兼检校太尉、侍中,位列三公五省,仍是一品贵员。只不过出朝离位,明升暗贬而已。”

    圣香没说什么,只是笑笑,“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容隐的手落在他肩上,“以你爹的功勋地位,皇上能做的,不过如此而已,放心吧。”

    圣香还是笑笑,“爹当年也做过很多傻事,皇上真要他死,也不是没有借口……皇上还是……讲情面的。”

    容隐凝视着他,缓缓地道:“你能这样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圣香吐了吐舌头,本想笑得更灿烂些,最终没有,倚在枕上淡笑,微略扯了一扯他锦绣华贵的衣袖,没再说什么。

    离开丞相府……那地方虽然未必最令圣香开心,但离开了那里,他很容易……遍体鳞伤……那是他的家。选择离开,是希望它不因为自己而覆灭,他遗弃了家,就像离群的孤雁,提起家,那是挫肤生痛的伤。容隐肃然凝视圣香的眼瞳,那眼瞳淡笑的时候完美无瑕,甚至有些许愉悦,看不见任何痛苦。看了一阵之后,容隐岔开话题:“如无意外,明日此时我们便要启程往湖南,你……”

    “我也去。”

    容隐点了点头,希望圣香留下养病的话没有说出口。圣香于好恶之间分得很淡,但决定了的事一向执拗,不让他去,不过是让他想出更多古怪的办法达到目的而已,不如从他。

    窗外玉崔嵬还在乱弹乌木琴,姑射进来说聿修传来消息:有人在零陵转绸缎货的时候见到了零陵做珠宝生意的周老板,这周老板早年摔跤跛了一条腿,这次见到竟然行走自如,让这位朋友吓了一跳。周老板发妻早丧,这次见面娶了个新妇,年纪极轻约莫十七八岁,长得极其标致,身边还有位年轻公子生得文秀,三人十分要好,常见同进同出。施试眉说这必是姜臣明潜伏的地方,只是不知他万余残兵藏在哪里。

    她安排明日此时众人乘舟南下,嘱咐众人一切小心。

    此时的零陵周家庄却是喜气沸腾。

    假扮周老板而腿不跛的自是姜臣明,他杀了周老板给自己做了副人皮面具,只可惜他一时不察未曾量一量周老板左右两腿长短,使“周宝生”此人突然间健步如飞,十分硬朗。

    周老板的新妇自是刘妓,文秀公子当然是李陵宴。这一日周家庄灯火通明十分热闹,姜臣明居然破天荒地穿了身大红吉袍,原来是刘妓经大夫确定已然有孕在身,姜臣明老年得子,十分得意,踌躇满志,喜气洋洋。

    周家庄内锣鼓喧阗,李陵宴独自坐在房中仔细地看一串石头,那是串大小不等光彩照人的钻石,这么十五六个镶在同一条金丝上,价值不止连城,说不定连数城。他就这么饶有兴致地把玩着,在他眼里这似乎不是一串财宝,而是吸引他花费心思注意的谜题。

    他当然不是在看钻石,他在想刘妓肚子里的孩子。

    那究竟是谁的孩子?

    姜臣明的?他的?他想就算是刘妓自己也搞不清楚孩子究竟是谁的吧……烛光下,钻石光芒四射、熠熠生辉,钻石边角闪烁着少许蓝光,他拿锉子小心翼翼地给它锉锉,再看看、再锉锉,如此过了好一会儿,他张开自己的五指——那指尖上也在烛光下闪烁微微熠熠的淡蓝色光辉,他的指甲透明手指白皙煞是好看,沾着点蓝光,那好看的手指蓦地变得诡异了。

    “会主。”房门外小丫头杏杏端着杯参茶进来,见李陵宴在摆弄那钻石,脸色变了变,咬了咬嘴唇,“茶来了。”

    李陵宴端茶浅呷了一口,“坐。”他对待身边的家人侍仆都很体贴。

    杏杏坐了下来,“怀月姐说,唐大哥和冷姐姐已经找到碧落宫囚禁悲月哥和会主哥哥的地方,双鲤姐在那里能自由走动,救援的事情唐大哥正在安排,请会主放心。”

    “宛郁月旦可不是个任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活动的角色……”李陵宴微笑,“要小心啊,那孩子心狠手辣,一个不小心都能让他挫骨扬灰了。”

    “唐大哥好聪明的,听说宛郁月旦这几天都在他未婚妻房里。”杏杏说,“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病了,所以碧落宫里没人注意双鲤姐,好像他们都不大喜欢也不关心双鲤姐。”

    李陵宴笑笑,“她是个傻丫头。”

    杏杏嫣然一笑,“双鲤姐是个好人啊。对了,怀月姐一路跟踪屈指良,他竟然没有继续追杀玉崔嵬和圣香,一路车马兼程赶回来了,可能今晚或者明天早上就会赶回这里。”

    李陵宴双眼一亮,拍案一笑说:“果然!”他难得如此兴奋,一拍之后他站了起来在房里踱步,“这只疯狗终于要咬主人了,是谁把他逼回来的?”

    “听说在汴京城外屈指良和圣香说了番话,当下他就脸色大变,发疯一样赶回来了。”杏杏哧哧地笑,“怀月姐还听见圣香在那里大喊大叫什么‘他还活着吗?’,就这五个字把屈指良唬住了,否则圣香大少哪里能逃脱得了?”

    李陵宴终于大笑起来,一口一口小小地喝着参茶,“如李陵宴有知己,莫过圣香……此后就看他真看懂了那首诗没有了。”他的眼睛熠熠生辉,这一瞬亮过那钻石,喃喃地道:“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比还有另一个人能和你想到一块去更让人兴奋……‘他还活着吗’哈哈哈哈……”

    杏杏忍不住问:“‘他还活着吗?’这句话很重要?”

    李陵宴陡然收敛起愉快的表情,再次变得谨慎低调,缓缓地说:“你只要耐心看下去,就知道这句话究竟多有意思……”他眼里的光彩慢慢地暗下来,“天书回来了,你去再端一杯参茶。”

    杏杏美目俏俏地流盼,对李陵宴投以柔情一睇,应声退下。

    她退下之后片刻,唐天书推门而入,他的“秋水为神玉为骨”的“化骨神功”已经大成,此时并非瘫痪在床,而是早已行走自如了。进门之后李陵宴先微笑,“都听见了?”

    唐天书说话依然说得很慢:“如果不知道我在听,你怎会说得那般自在?”

    李陵宴好看的睫毛微微扬起,“‘他还活着吗?’屈指良对莲渚千里果然一片深情,事关莲渚千里安危,他便方寸大乱,来得比我想象的还快。”言罢他细细地锉了锉手中的钻石,似乎他突然变成雕琢宝石的玉匠,没有什么比手中的钻石更为吸引他的注意。

    唐天书端坐在他对面,姿态颇有中年俊朗的风采,一整衣袖,他声音和他的人仍然不大协调,拖沓柔软含含糊糊:“周家庄的仆人我已更换了不少,军屯那边设探子比想象中容易,得出的消息倒是出乎你我意料。”

    李陵宴讶然问:“莲渚千里还活着?”

    唐天书含笑,“还活着,果然就藏在汉军里头,姜臣明走到哪里都带着这个重要筹码。只是他藏得隐秘,我足足打探了三个月零八天才打听出莲渚千里由姜臣明心腹看管,藏在军屯马厩里。”

    李陵宴轻叹了声:“他竟然没有死……”

    “这人昔日赫赫有名,实在是可怜了些。”唐天书也叹了口气,“他虽然还没有死,帮他一把,也不是什么难事。”

    李陵宴眼眸一动,突然一震,“你——”

    唐天书突然用一种稀奇的语调问:“你什么时候也会对杀人觉得吃惊?”

    李陵宴叹了口气,“你已杀了他?我还想见他一见,他若未死,落入咱们手中也是件好事。”

    “你如想看,倒是容易。”唐天书含笑道,“跟我来。”

    在周家庄的马厩内,地上静静躺着一个人。

    一个死人。

    李陵宴看见的时候怔了一下,他本以为会看见一个如玉崔嵬那般艳若桃李的美人。

    但地上那人不是。

    那个人被一种银白色的锁链穿过血肉,四肢被牢牢固定在和锁链一样颜色的铁板上,衣裳褴褛,瘦骨嶙岣,连李陵宴看了都觉得有些可怜,那银白色貌若白银的东西显然有毒,这人肌肤和锁链铁板接触的地方都发黑成了一种诡异的颜色,瘦得简直就是具骷髅,人说“饿殍”大约就是这副模样。

    何况他已死了,那就是具带着皮的骷髅。

    但他并不难看。

    世上变成骷髅还不难看的人真不多,但这人是一个。

    他已没有“容貌”可言,但李陵宴仍可以感觉到这个人身上有一股清气,像春发初草、白雾起浮山泉之后那天地之间摄人的清,仿若泼上一千桶污秽在他身上,这人仍净若浮云。这样的人活着的时候真不知道是什么模样?李陵宴看了眼这骷髅,屈指良为这等人物发疯,倒也不能说全然是他的错……“你用什么杀了他?”

    唐天书说:“我不过拿出塞在他嘴里的布条,想问两句话,谁知他咬舌自尽了。”

    李陵宴想了想,“辛苦你了。”看完他施施然转身,“我们可以走了。”

    唐天书跟着他离去,竟然就把莲渚千里的尸身丢在周家庄的马厩里,不理不睬。

    这天夜里,姜臣明真有些醉了。刘妓有孕——他这么多年来有过许多女人,却从没有一个给他生下孩子。这日李陵宴与唐天书的异动他浑不知情,他用以监视李陵宴的二十名探子在这天一一失踪不见,竟而莲渚千里被杀的消息他直到现在仍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正当他喝酒喝到近乎大醉的时候,周家庄里有人大叫:“啊——杀人了,死人啊——”

    姜臣明蓦然一醒,从刘妓的软语温柔中站了起来,一种极其不对的感觉霹雳般当头而下,“谁死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手下军将冲了进来,脸色大变,吓得全身瑟瑟发抖,“那个人……那个人不见了……”

    “哪个人?”姜臣明心里明白了七八分,顿时厉声喝道,“哪个人?”

    “将军要我们严加看管的那个人……”那军将一句话为说完,周家庄的管家奔了进来,“老爷、老爷,马厩里突然有个死人,死得可怕极了……”

    姜臣明顿时如有一桶冷水与滚油同时淋下,心里一凉,完了!

    消息立刻传扬了出去,周家庄死了一个人,一个瘦得剩下骨头的男人。

    正当姜臣明找寻不到看管莲渚千里的士兵,也找不到监视李陵宴的暗探的时候,一连串雷霆霹雳般的马蹄声从周家庄门口的青石路上传来,那马蹄踏在青石板上震动的声音竟然震得全庄都静了下来。姜臣明蓦然抬头,只见一匹高头大马在院中狂蹄奔驰,踢倒花架,掀起泥土,掠起一阵狂风,马上人一声长嘶,竟比马嘶凄厉。“嚯”的一声,一柄长剑倏然已经到了姜臣明胸口,只见一人威风凛凛地站在大堂门口,怒发弩张,“他人呢?”

    刘妓与姜臣明身周众人踉跄退开,只见屈指良的剑锋牢牢压着姜臣明的胸口,厉声再问:“他人呢?”

    姜臣明顿时厉声回答:“他死了!”

    屈指良浑身一震,姜臣明垂死挣扎,吼叫道:“是李陵宴——李陵宴派人杀了他——一定是李陵宴——”一言未毕,他陡觉前心一凉,屈指良的长剑“烛房”已然贯胸而入,姜臣明惊恐至极,手足挣扎牢牢抓住屈指良,“放了我……放了我……是李陵宴,全部都是李陵宴……他……”他一句话为说完,屈指良木无表情地拔剑,鲜血溅地数尺,姜臣明骇然扑倒于地,抽搐着在地上扭动,过了一会儿气绝而死。

    屋内人一瞬间噤若寒蝉,屈指良带血的剑锋转到谁那边谁就脸色大变,只听他那变了调的野兽般的嗓音低沉地问:“李、陵、宴、呢?”

    “在客房,在客房……”有人一迭声地说。

    屈指良持剑大步出去,屋里的人吓得全不敢出声,过了好一会儿才站得起身,不约而同纷纷出逃。

    刘妓软倒在地,看着姜臣明的尸体,李陵宴……她心里一丝丝发寒,李陵宴挑拨离间借屈指良杀姜臣明,此举竟然没对她透露一个字。此人即使与她同床共枕,却从来没有……关心在意过她的死活……

    她嘴角牵起一丝苦笑,她也不甘屈居姜臣明之下,她也不爱这个老男人,可是李陵宴让他如此死,实在让她有些胆寒。李陵宴,这个人不怕死,不爱钱,不受诱惑……他难道就真的没有弱点?她不甘心,她不相信。

    剑锋上的血一滴滴溅在地上,点点圆形的血迹缀成一道蜿蜒的路途,不归路啊不归路。屈指良持剑来到客房,李陵宴正在喝茶,见他进来微微一笑,“屈大侠。”

    屈指良“嗡”的一剑架在他颈上,“你杀了他,是吗?”

    李陵宴眉目不惊,小心翼翼地拿出锦帕擦掉剑锋上的血迹,以免它弄脏他的衣裳,“究竟是谁杀了他,你不去看看?他在马厩,死得很可怜……”

    一句话未说完,屈指良倏地收剑而去,大步走向马厩。李陵宴目送他去,见他在马厩之外迟疑了很久,才慢慢走了进去。屈指良竟然也会恐惧……李陵宴不知他究竟如何深爱里面那具骷髅,看他高大的身躯没入马厩,心里居然起了一丝轻微的怜悯之意,屈指良当真可怜得很。只听里面一声比虎啸更为低沉沙哑的悲鸣,那是哭声……

    唐天书从门外走了进来与李陵宴面面相觑,两个人心里诧异:屈指良居然也会哭。

    哭声之后里头晌起了一声恍若开天辟地般的狂啸,“轰隆”一声,屈指良震裂了整个马厩,马厩里的马匹四下奔逃,周家庄哗然,一片混乱,李陵宴纵然是早有防备也是心头微凛,与唐天书相视一眼,两人拔身而起掠向庄外。

    果然屈指良狂啸之后持剑疾追,怀里抱着莲渚千里的尸体,但他丝毫不落后于唐天书和李陵宴,片刻之后三人已经奔出零陵县,直到零陵郊外。

    刘妓奔到门口目送三人的背影,望着李陵宴奔去的方向,她突然醒悟,而后全身起了一片冷汗。李陵宴恨屈指良入骨,他先借屈指良杀姜臣明,而后引他前往姜臣明的军屯,他要屈指良死于千军万马乱箭马蹄之下!

    好……可怕的李陵宴!她全身在颤抖,在姜臣明以为他收容李陵宴对他推心置腹,想要收服李陵宴的时候,李陵宴就设下了这样的杀人局!

    “公主。”她身后的苏青娥低声说,“姜臣明一死,无论今夜汉军死在屈指良手下的有多少,这支万人军就是你的了。”

    刘妓全身一震,是的,她现在是“姜夫人”,姜臣明一死,他的所有当然都是她的。这么一想,她终于挺直了背脊,深深舒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