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这样放她走了?她可是陆平的女儿啊,她至少值陆平手上所有陈老爷子的骨头。”

    “切!为什麽所有人都将陈老爷子的骨头当作衡量标准,这个世界究竟怎麼了?”面对老男人无良的质问,我无辜的耸了耸肩膀。

    一旁的守护女拨开水蜜桃,温柔的喂进我嘴中。生活真是一如天空的蔚蓝般晴朗舒服,至於我的心情究竟怎样,我也不想考究那麼多了。

    老女人林芷颜照利用平淡的语气调侃我,被李孟月一瞪后,没敢在作声。

    杨俊飞大肆的叹气:“我说,小夜啊,作人可没你这麽耿直的。说放就放,你是不是爱上他家的女儿了?真喜欢,你发一句话,我明天就把地球挖空,将陆平找出来替你提亲,估计他是千万个愿意的。我们就吃点亏,只要他手上全部陈老爷子的骨头当嫁妆……”

    侦探社的空气顿时冷了下来,老男人感觉皮肤上爬满了鸡皮疙瘩,也学着林芷颜那样噤声。守护女扬了扬满头的乌黑秀发,冷哼一声,继续替我剥水蜜桃的皮。

    杨俊飞打了个冷颤,他越看越觉得李梦月剥皮的手法用在剥自己身上的皮也实用。

    这次的鸽城之行,注定了只会剩下不完美的报告,甚至还会遗留许多未解的疑惑。

    至今我不明白,为什麽陆平会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毫无防备的丢到鸽城一个人去读大学,什麽人也没派去保护她。又或者,她身旁其实是有保护者的,只是因为我的出现,保护者隐蔽起来?陆平这家伙,是想看我究竟会采取什麼行动吗?如果真如我猜测的一样,他拿自己的亲生女儿当筹码,那这家伙的低级趣味还真是非同一般的恶劣。

    谢倩雯的势力杨俊飞之后查了很久,完全的一无所知。他对这隐蔽在黑暗里的未知因素焦头烂额,他不知道什麼时候,那个女人的势力会害得他全盘皆输,所以更加的小心翼翼。

    毕竟谢倩雯知道的东西,她的资讯收集情况以及对陆平势力的了解程度,远远地在我们的水平线以上太多,太多!我在侦探社里,一边喝老男人珍藏的昂贵红酒,一边心不在焉的写著报告简要,就连文字都因为心情的原因变得凌乱不堪和陈词枯燥。

    鸽城新城区,是砍伐了森林后建造成的城市。

    一直以来,当地人传言,森林中有一棵神树,那棵树足足生长了一万年。市长一声令下,神树被砍伐了,森林也被砍伐了。

    直到半年前,鹿筱筱来了,她在鸽城新城区的中心广场的草地上弄丢自己的吊饰。

    那个吊饰阴差阳错的掉入了地底,来到了没有挖掘出来,已经逐渐腐烂的神树根部,洞或许是兔子还是蛇打出来的。总之借用藏在吊饰里,鹿筱筱老妈骨灰的力量,神树活了过来,并且因那个吊饰而得到了神奇的力量,开始展开了对砍伐它的人类的报复。

    报复?或许吧,说不定也只是为了在人类膨胀的夹缝中争夺生存的空间而已。

    生物的基因决定了一切,每个物种都有复制自己让种族延续的本能。那些细嫩的芽,就是神树播撒出去的种子,确切的说,那更像是人类世界宣称的克隆体。

    变异的神树在复活过程中滋长了许多的异常现象,人类的失踪,是被它隐晦的当成了养分;昆虫的习性凌乱,是因为感受到了环境的异样。

    新城区的地下被神树挖空,它的根须在城市广场的下方向四面八方蔓延。它们顺着管道,悄悄在无数家庭的地板下盘根交错的狩猎,聪明的令人难以置信,甚至在比较强有力的根须上方,落单的人被根部强行拖入地底深处……

    这在一次引起了我深深的思考。

    究竟陈老爷子的骨头有着何种强大的神秘力量?他生前真的是人类吗?不信鬼神的我,很难理解。如果借用鹿筱筱这位电波女的思考模式,其实,陈老爷子是来自天鹅座阿尔法星球的外星人?唉,抱歉,请当我是在开玩笑!随带一提,其实我一直都搞错了一件事。

    鹿筱筱嘴里常常念叨着的“母星味道”根本就是我先入为主的大错特错。她,应该是在说,自己闻到了“母亲”的味道。可是后知后觉的我,至今才想清楚。

    但就算提前知道了前因后果,自己又能怎样呢?乱糟糟的报告,就连自己也看不下去了,於是我的手指按上消除键,将以上的那段话全部删除。

    心绪依然不太平静,就算离开鸽城许久后,仍旧忘不掉当时的那段经历。

    那天从九楼一直掉到地底,是鹿筱筱救了我吧?身为陆平的女儿,至少会有些保命的、拥有特殊用途的东西。唉,从什麼时候开始,自己的人生从此充满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真希望偶尔能经历一些正常点的日常生活。

    唉,鹿筱筱,对不起。

    我像是想纾解内心的郁闷似的,抬头向窗外望去。

    外界的景象一如我的眼睛看到的,绿树成荫,花朵簇拥,奼紫嫣红。美丽的花朵在盛开,绿色的植物舒展着枝叶。有许多卖花女在远处的广场提著篮子、推著推车,对情侣游客推销著手中说可以增进爱情的神奇花朵。

    没人在乎,花朵其实是植物的生殖器官,没人在乎。

    神树吞噬了鸽城的新城区,对整个世界而言,只是个案而已。就算现在它被保存著,也没有任何教育意义。

    或许会有那麽一天,植物们突然进化出了感情外流的能力。到那时候,人类会不会再也没办法鱼肉植物了呢?我不想知道。

    毕竟我也只ib.是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外加带着形而上学思维的自私鬼罢了。在我的生活哩,环境保护,实在太过遥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