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夜不语诡秘档案501·森灵 > 第十二章 命悬一线
    我可耻的晕了,什麽时候晕的,为什麼会晕?脑袋很痛,手臂沉甸甸的,用左手摸了摸,是一个柔软女孩的触感,不用多想,肯定是鹿筱筱。

    我没有死?奇怪了,怎麽会得救呢,明明从如此高的地方摔下来。而且地面,我用手摸了摸,只有冰冷潮湿的泥土,根本没任何的缓冲物。

    还是说,其实我已经死了?紧贴着女孩的温暖,让我也温暖起来,舒服的温度在不断告诉我,自己还活葀的事实。周围并不算黑暗,至少从远处隐隐传来了可以稍微照亮四周的光线。

    我撑起身体,看到了血肉模糊的李医生和摔得支离破碎的吴丽。她俩死得很惨,惨得我不惊而悚,虽然搞不懂为什麼,但差一点自己就步入了她俩的后尘。

    鹿筱筱均匀的呼吸着空气,她的胸脯一起一伏,证明自己活得很好,而谢倩雯显然也没有死翘翘,她躺在地上,睫毛微微发抖,然后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她迷惑的问。

    “应该是个地底洞穴。”

    我打量着四周,这地方很熟悉,不久前才因为白蚁的原因来过。只是没想到会以如此刺激的方式再来一次。

    “呜,痛。”

    鹿筱筱也醒了。她在空气里闻了闻,然后猛的松开了我的手,激动地喊道:“母星的味道。”

    “好了,知道你母星是天鹅座阿尔法星球,别闹了,谁知道附近有没有危险。”

    我对她的大叫大嚷有些不满。

    “母星。”

    她用手指了指光线的来处。

    我乱糟糟的,没去理会。没想到,这女孩竟然不管不顾的乾脆自己跑掉了,而且速度还不是一般的快。

    “喂,别乱跑!”我惊呼道。

    谢倩雯立刻追过去。我挠了挠头,只好迈开脚步也跑起来。真不知道她俩究竟是吃什麼长大的,跑起来就算是身为男性的我也自愧不如。

    绕过一个拐角,有个根本看不透高度和宽度的偌大空间呈现在眼前。光线更充足了,就在光线的正中央位置,有一株巨大的树木生长著。

    是榆树,一株大到难以置信的榆树。曾经有成语形容独树成林,只是这句成语绝对难以描述那棵树的庞大。

    远远的望去,轻易便能感受到树的博大精深。它的树冠足足三公里宽,高度无法估计。在头顶,一个巨大的空洞贯穿了地底洞穴,位置应该是鸽城的新城市广场,也就是那个黑色龙卷风形成的地方。

    “我们要想办法,将这棵树弄死。否则,整个新鸽城还存活的人都会死。”

    谢倩雯看著这棵巨大的树木,眼神十分冰冷。

    这棵树令我想到了两年前,那时,我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看到了一棵比眼前的树略小的庞大植物,而我也因此认识了黎诺依。(详细故事请见《夜不语诡秘档案301——夺命校舍》)我轻轻的摇了摇头,“为什麽要杀了它?只要逃出去就好,其他的让别人来解决吧。”

    谢倩雯瞪了我一眼,“你什麼意思?”“我的意思是,这棵树只是可怜的想要生存下去,是人类擅自夺去了它的生存空间。要我动手弄死它,我个人认为多此一举,它的生存范围估计也就整个鸽城新城区,影响不到其他城市。”

    “唷,有点意思。”

    谢倩雯眯着眼,冷哼道:“它杀了那麼多人,把无辜人类当肥料,这些你也不管?”“关我屁事,我只要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活着就行!硬要扯的话,我承认我比大多数人更自私,虽然这种性格不讨喜,不过这就是我,没人能改变。”

    我也冷哼道。

    谢倩雯被哽了一下,咬牙切齿道:“你是完完全全的反人类主义者。”

    “抱歉,你想多了,我不是,况且,我也不认为这棵树的生长能够带给人类太多烦恼,只不过是让出了本属於它的地盘而已。”

    我耸了耸肩膀,拉了拉鹿筱筱就想离开。

    可鹿筱筱躲开了我的手,喃喃道:“有母星的味道。”

    “又来了。”

    我脑袋都有些发大。如此危险的境地,这小妮子还发神经辐射电波!一股大力气传过来,推得我险些扑倒在地。鹿筱筱居然挣脱了我,一边喊,一边飞快的朝巨树跑去,耳朵里根本不听我急切的呼唤。

    “靠,想死也别那麽急,总之要投胎也没办法插位。”

    我骂骂咧咧的手摸索着,将侦探社配发的枪抓在了手中。虽然对於现下的情况,一支小小的手枪实在没任何作用,可聊胜於无了,至少还能壮胆。

    谢倩雯看着鹿筱筱越来越靠近大树的身影,似乎在踌躇,而我已经追著她跑了过去。

    大树的根须几乎已经顺着头顶的洞穴,流窜到了地面世界,去捕食比泥土更有营养的东西,例如人类。它对洞穴里的反应反而很迟钝,所以鹿筱筱顺利的跑到了主干,在某个树洞里迅速的掏出了一样东西。

    那东西,似乎是个本该挂在脖子上的项鍊,十分黝黑,很不起眼。

    “呼,抓住你了!”我的肺部剧烈的一收一缩,呼吸著周围的空气。

    好不容易才将鹿筱筱给再次抱住,身体有些无力的躺在潮湿的泥土上,喘息着粗气。一旁的鹿筱筱却精神奕奕地玩著手里的吊饰,她的眼神流露出一种复杂的感情色彩。

    追上来的谢倩雯也学我躺在地上,她用异样的眼神打量四周,然后诡异的笑了笑。她的视线最后凝固在了鹿筱筱手里的吊饰上,笑意更加满溢起来。

    本来显得精疲力尽的她突然爆起,以惊人的速度伸出手,然后把吊饰抢了过来。猛地变得空手的鹿筱筱大吃一惊,用充满敌意的眼睛望过去。她动了,绝对的出乎意料,鹿筱筱的动作敏捷的让我难以置信。

    一套眼花缭乱的拳法轰击向谢倩雯。这女人微笑着躲开,然后顺势将其绊倒在地上。她的脚用力踩住鹿筱筱的脸,免得她乱挣扎,然后望向了我。

    惊人的一幕虽然让我有些头脑发乱,可多年来的经验却令自己很快便恢复了冷静。我坐起身,没有傻得尝试去救鹿筱筱,而是用平淡的视线回看谢倩雯,看似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可暗地里还是想要将枪口隐晦的对准她。

    谢?.倩雯笑得很灿烂,她大有深意的说:“这种情况下,你认为枪有用吗?”“你究竟是什麽人?”我沉声问。

    “我是谁不重要。你为什麽不先问问我的目的?”她的嘴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表情里满是戏谑。

    “你的目的还不明显吗,不是就是手里的吊饰?”我冷哼一声,“现在至少证明了一点,你肯并不是鹿筱筱家族派来保护她的。”

    “废话,都说夜不语你人聪明,看来也不过如此。”

    她嘲讽道,“这个随随便便的藉口,没想到你真的笨到相信了。”

    “我的智商不用你来评价。”

    我瞪了她一眼。

    “呵呵,嘴还真不是一般的硬,我倒想看看你还能硬多久。”

    她放开鹿筱筱向我走过来,然后轻轻的朝我踹了一脚。

    就这看似轻巧的一脚,让我的胸口承受了难以抗御的能量,我整个人如破布般飞了起来,足足滑了五公尺远。心脏遭受冲击,痛得几乎快要停歇了。枪也被远远的踢开,整个状况实在是令人绝望。

    “唷,身体素质真差。”

    谢倩雯笑嘻嘻的脸彷如魔鬼,“我接近她确实是为了这吊饰,没想到居然没在这女人身上,被她笨手笨脚的掉进了洞里。想知道谜底吧?你知道我手里的吊饰中装著些什麼吗?”我强忍住痛,朝她的手看了一眼,配饰很古朴,但绝对是仿冒品。

    样式仿照唐朝时期,造型也多有臆想的地方,不论怎麽看都很不显眼,也不值钱,可听这女人的话,难道吊饰是故意做得不起眼,其实它是一种容易?突然,我心里一惊,难道树的变异是里边的内容物造成的?难道,其中装的是陈老爷子的某段骨头?“错了。”

    谢倩雯居然猜到了我的想法,“不是陈老爷子那位老帅哥的骨头,而是鹿筱筱她老妈的骨灰。”

    “鹿筱筱她妈,骨灰?”我的脑袋有些不够用,如果真是如此,那鹿筱筱她老妈生前一定是个人物,更或者跟陈老爷子类似的存在。否则为什麼她的骨灰居然能让树变异成现在的模样?“别猜了,她老妈生前是个普通人。很普通,就连死亡也很普通。只是死后,有人特意将她的骨灰和陈老爷子大量的骨头盛放在一起,并以某种方法将陈老爷子骨头里的神秘力量传递到这些骨灰里。虽然,至今我也搞不懂那人为什麼这麼..做!”谢倩雯又猜中我的想法,她耐心的解释著,越是解释,越令我有种不安的感觉。

    虽然她透露的资讯足够让人震惊,可我最担心的还是她满带笑意的嘴中溜出的冷漠感。或许,解开谜底后,就是我的死期了吧,我不由自主的如此想著,可没来由的,却丝毫没有恐惧的感觉。

    “看来你已经猜到,等我唠叨完后就准备搞定你。”

    谢倩雯惬意的点头,“你总算明了点。不错,你是个威胁,杀了你对我今后的行动会轻松很多。啊,对了,要不要猜猜,这位电波女的老爸是谁?”“猜不到。”

    我摇头。

    “提示,想想她的姓。”

    谢倩雯因为我的不合作而稍微有些不满。

    “她姓鹿。我不认识其他姓鹿的人。”

    我继续摇头,心里隐隐有个猜测,可却拼命不愿意承认。这种心理,自己都难以理解。

    “看来,其实你已经猜到了,对吧。”

    谢倩雯笑得飞一般开心,“不错。她就是你的宿敌,陆平的女儿,亲生的喔。那老家伙害怕自己的女儿受到仇家的伤害,送到学校时,故意给她给了姓。陆筱筱,鹿筱筱,切,想像力真够贫瘠的。”

    也许是听到了父亲的名字,鹿筱筱拼命想抬起头。不过刚徒劳的抬起,就被谢倩雯一脚踩了回去:“别看这女孩长的水灵水灵,一副漂亮无害的模样,估计她的年龄跟你老妈有得比了。”

    “果然如此吗?”我苦笑一声,没想到自己照顾了那个老敌人的女儿接近十天,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只是对鹿筱筱,我一丁点都恨不起来,就算她的年龄真的跟我老妈有得比。

    陆平的女儿,唉,嘴里苦涩的味道更浓了。

    “你的表情泰让我失望了,我还以为你会更激烈更郁闷咧。”

    谢倩雯不无失望。

    这家伙,是不是反派电影看多了已经中毒了,扮演的反派角色显然有些不伦不类。

    在生死存亡面前,我居然还有心思吐槽,真是佩服自己的神经大条。

    “还是谈谈你的身分吧,既然都要杀我了,能不能像三流的电影一般,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让我死个明白?”没想到还有一个跟陆平不同势力的存在,而且是我从来没有发觉过的。就算是死,我也不冤,谁让我的思维局限在跟陆平的较量上,反而忽略了其他呢?这个程咬金的势力究竟强大到什麽程度,我不得而知,可似乎他们对陆平很感兴趣。可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理论,对我与他们之间并不适用。

    我能隐隐猜测到,这些人的目标也是陈老爷子的尸骨。

    陆平手里的尸骨最多,至於我跟老男人杨俊飞收集到的数量是否能排上名号,这一点倒是很难揣测,但明显,谢倩雯的势力布局得很精湛,而且根本没有将我们看在眼里。完全的被藐视了,估计老男人杨俊飞知道后,心高气傲的他会气到吐血吧。

    谢倩雯显然对我的镇定很失望,“我可没电影里的人那麼笨,况且,对我而言,你跟陆平更像是反派角色。”

    这女人的嘴真不是一般的硬,看来她是想要我当个糊涂鬼了。

    我也懒得再装下去,忍痛站起来,直视她的眼睛:“几年前,偷挖夜家祖坟的勾当,是你们干的吧?”(详细故事请见《夜不语诡秘档案303——人骨农场》)“这都被你猜出来了,不错,是我派人干的。”

    也出乎意料,谢倩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我冷笑片刻,果然如此,当时我就猜测很有可能并非陆平势力的人,而是别有可能。因为那次的手段和手法不向自己这位死敌的行为,没想到真的猜中了。只是他们去夜家的祖坟干嘛,难道夜家其实也跟陈老爷子的骨头有牵连?说起来,还有一个情况跟谢倩雯组织的行为模式类似,那次,令我刻骨铭心,永生难忘。一想到这里,我的声音就不由自主的低沉了下来,喉咙甚至开始发颤,“不知道你对雅心这个名字,还有没有记忆?”“哦,她啊,记得,还很熟悉。”

    谢倩雯蛮不在乎的说,“你跟她也交过手?”“交手谈不上,不过她倒是让我刻骨铭心的很。”

    我的声音充满了恨意,眼神也凶狠起来,“告诉我,她在哪?”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雅心,是她杀死了周芷婷,这辈子我的第一个女人,一个令我刻骨铭心的女人。(详细故事请见《夜不语诡秘档案403——地狱阴蜂》)许久前的记忆回流进了脑海,令我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红晕,愤怒在心里积攅,越来越多。

    “你没找她报酬的机会了。”

    谢倩雯明显不打算告诉我,她似乎也不再想浪费时间,“好了,绑架了陆平的女儿,顺手还拿到了他老婆的骨灰,这次的收获可真不错,值很多骨头。”

    “说起来,我浪费了许多时间去接近这小妮子,可她不知为何对我天生就怀著戒心。哼哼,都说野兽的自觉很灵敏,鹿筱筱看来也不遑多让。至於你!”她顿了顿:“如果你家守护女在这里,估计我是逃不掉的。不过谁叫你傻,老是不爱带她出门。所以,永别了!”说完,她就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向我走过来。

    我一边后退,一边却也跟着笑了,“你真的很不了解我。”

    “什麽意思?”谢倩雯一边接近我,一边皱了皱眉头。

    “我这人虽然也不算聪明到惨绝人寰,可猜疑心倒是有的。别傻了,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你的话?”对於谢倩雯,我一直都没有好感。直觉告诉我,她很不可信,所以我也留了一手。

    谢倩闻像是感觉到了什麽,脚步顿时停了下来。从洞的入口处,有种惊人的杀气由远至近,就算这个偌大如整整一个城市的洞穴,也被杀气塞满,赤裸的威胁气息让人无法喘息。

    她大吃一惊,从头冷到了脚底。

    “杀我需要多少时间?杀了我后,你真的能逃得掉吗?”我戏谑的笑著。

    “哼,没想到你居然通知了你的守护女。究竟甚麽时候通知的,居然一点端倪也没有!算了,跟你说话也只是中了你的奸计,浪费时间而已。饶你一命!”她露出失算的表情,然后惊慌失措的抓住鹿筱筱的后脑勺就逃窜而去。

    我总算松了口气,双脚瘫软的坐倒在地上。刚才的十分钟,生死存亡被人一手掌握的感觉实在不好受。还好直觉救了我,如果不是本能的觉得谢倩雯有问题,我根本不会叫守护女远远的从加拿大感到鸽城来。

    从死地逃脱,害怕感才油然而生。我依靠在扭曲的树根边,耐心等待著。十多分钟后,李梦月才赶到我身旁。

    她的手里倒是提着一个物体,我定睛一看,居然是鹿筱筱。

    “没事?”守护女看我好手好脚,焦急的脸上终於露出了安心的感情色彩。

    “胸口有点痛。”

    我诉苦道。

    她连忙丢下鹿筱筱,用洁白的小手轻轻抚摸着。我笑起来,用手揉了揉她乌黑的长发。守护女不解的抬头望我,她搞不清楚我究竟是怎麼了,居然会主动摸她。

    “病了?”她担心的问。

    “那个女人怎麽了?”我岔开了话题。

    “打成重伤,不过,逃了,她逃跑的方式有些奇特。不好追。”

    守护女淡淡道。只是我很清楚,如果不是她在担心我,谢倩雯绝没有逃掉的可能。

    “她是谁?”突然,守护女的声音蕴含起了怒火。只见鹿筱筱自己爬起身后,习惯性的拉住了我的衣摆。

    一个三无女,一个电波女,两人对视著,互不相让。

    我叹了口气,想着该怎麽处理鹿筱筱,可想来想去也没有解决方案,最后只好开口道:“放她走吧。”

    “嗯。”

    李梦月对我的话从来就没有任何异议。她强硬的将鹿筱筱从我身旁拉开,然后朝外丢。

    “夜,夜。”

    鹿筱筱焦急的望着我,被谢倩雯打伤的脸上还犹自留著殷红的血。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她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或许这世界没有对错,可惜,我们本不该有牵扯的。”

    我像是想把胸口的闷气全部吐出来,只是闷气太多,只能不断叹息。我从兜里掏出一张卫生纸,递到她手里,然后侧过脸不再看她。

    “夜。”

    鹿筱筱拼命的叫着我的名,我强忍著不作回应。

    女孩似乎明白了些什麽,她的脸上种植着痛苦,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后,最终拖著伤痕累累的身体,转身离开了。

    我偷偷回头,看着她有些凄厉的背影,心里一直在苦笑。造化弄人,不知道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更高级的存在。他们是不是太无聊了,一直在以玩弄我为乐?自己居然跟敌人的女儿生活了一段时间,还差点产生感情。抬头望了望黑漆漆的洞顶,那望不到尽头的黑暗一如我现在的心情。

    我让守护女扶着我,缓缓的离开这里,不久后也开车远离了鸽城。至於那棵大树,故意留在了洞底让它自生自灭。不过显然,鹿筱筱老妈的骨灰赋予了它新生,就算离开了那个吊饰,也只不过是不再活动而已,命还是延续了下来。

    不得不说,植物的生命力果然顽强到难以理解。

    直到现在,鸽城的新城区依然是绿幽幽的一片森林,不过鸽城,再也没有死过人。大树在得到了生存空间后,似乎陷入了沉睡。也因为这片突如其来的森林,鸽城再次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混乱后,旅游人潮开始回流,新的生态鸽城形成了。

    而大多数的旅客,以看到那片奇迹森林为乐。

    算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吧,不过这些人或许永远也不知道,他们眼中的美丽森林,其实是吞噬了成千上万人而形成。

    没人知道,也不会再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