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夜不语诡秘档案501·森灵 > 第三章 搅动的大自然
    大自然中的一切,其实都是相对对立的,一如国际关系中只有永远的利益。

    虽然这句话常常被人误用,毕竟人们将石油、矿石、天然气当成“利益”却忘记安全才是一个国家最大的“利益”如果把国际关系理解为“弱肉强食”或者“丛林社会”那麼就只剩下无意议的歪曲和阴谋论。

    而人类社会相对於地球而言,已经超过了“弱肉强食”的生存极限,为了自己的嗜好,而肆意破坏以及毁灭另外物种的生存权利,并且毫不在意。

    好吧,大道理谁都会说,但是真正在乎的,又有几个呢?我也只不过是个伪善者而已,拿起报章杂志看到每天有多少个物种消失的新闻,又或是热带雨林以每小时多少平方公里的速度减少的报导之后,最多气愤个几秒钟,便会毫无自觉的丢到脑后。

    可大自然的神秘,又有谁清楚呢?如果非要列举对世界环境抱着改善态度的人类排行榜,我肯定会是排到最末端的,因为自己焦头烂额的事情实在太多,还考虑不到地球如此高层次的意识世界。

    只是当我整个人埋入白蚁堆里时,脑袋有好几十秒的空白,恶心的蠕动在身旁刺激着我的皮肤的触感极限。心里稍微有一丝后悔,早知道就抛下那小妮子了,干嘛还要跟著她一起受罪呢?大自然真是神奇啊,白蚁们完全没有攻击我,任我穿过巢穴。

    我在视线被遮盖的情况下,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没几步后,地面通道就一直斜着向下,心里盘算著,肯定早已经穿过了停车场第三层的墙壁,来到了大楼外的某个地方。

    大约走了三千步,也就是两千四百公尺左右,皮肤上蠕动的感觉才完全消失,眼前依然是黑暗,什麼也看不到,鼻子里呼吸进去的空气只剩下浑浊。

    如此多的白蚁,彷佛整个鸽城的所有白蚁都聚集在了这个停车场下方,而自己现在置身的位置,似乎颇为空旷。

    我掏出手机,调出了手电筒功能,立刻有一道白光刺穿了黑暗,将周围稍微照亮了一点。

    周围果然很宽阔,自己站在一个土洞口前,至於洞顶和左右前四个方向,自己手里的光束根本就照射不到尽头。这个土洞是如此的庞大,简直如同隐藏在鸽城下方的另一个世界。

    我原地不动的站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全身发冷,如此空旷的地方实在是令自己不知所措,甚至滋生出一种无力感,虽然那种无力感的由来完全莫名其妙。

    手机在这里没有丝毫信号,拿出老男人的侦探社配给的精密GPS,还是搜寻不到任何一颗卫星。

    这鬼地方,毫无理由的,就是给我一种十分邪门的感觉。

    打了个冷颤,我叫了鹿筱筱的名字几声,声音远远地传播了出去,完全没有回声,可想而知这个空间到底大到了何种程度。

    那位电波女丝毫没有回应,不知跑去了哪里。

    再次用手电筒向四周扫了扫,光芒刺到不远处就再也看不清景物了,自己背后的土洞在这个洞穴里显得十分渺小,一旦离开,估计也很难找到这个入口。我在地上找了块石头,用力的在洞口刮上了记号,以便确定位置。

    洞壁刮出来的土有些潮湿,而且带着整整的腥臭味,令人十分不舒服。我随意的捏了一把在手里揉了揉,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古怪的地方。

    “鹿筱筱,听得到吗?听到了给我‘吱’一声!”我不死心的再次大吼。

    “吱。”

    有个很小的声音从右侧方向传过来,我转头一看,鹿筱筱居然像是幽灵似的飘了过来。她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责备道:“你干嘛跑进来?”“有母星的味道。”

    她用手指了只右边。

    “别管母星了,这地方让我觉得很危险。”

    我算是个好奇心泛滥的动物,在这种未知的环境里,自己的好奇心居然会被压抑著,而且还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可想而知,自觉带来的危险感究竟有多浓烈。

    这死脑筋的女孩十分固执,她想要挣脱我的手:“母星!母星!”“你这小妮子,到底听得懂人话不?叫你别管什麽‘母星’了。”

    我拖着她的手,使劲儿的带她往回去的路走。她的力气十分大,哭丧著脸不愿回去。

    就在这时,一股天摇地动猛地传播了过来。整个天地都在摇晃,轰隆隆的声响不断从脚底冒出,惊骇的我俩一时间全愣住了。

    震动持续了一秒钟便趋於平静,我跟她大眼瞪小眼,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摇晃将头顶的泥土弄下来了几块,但是并没有造成致命的危害。

    “地震?”我疑惑的自言自语,随即便否决了。

    这世界上没有地震会如此奇怪,持续时间一秒而已,强度又至少达到了六级。地壳运动绝不会产生这样怪异的地震,但如果不是地震的话,又会是什麼呢?是什麼力量庞大到能够让大地颤动?我百思不得其解。

    “母星翻身了。”

    鹿筱筱喃喃道。

    “你的母星不是阿尔法星球吗?怎麽会在地球上翻身?”我讽刺了她一句。

    女孩淡淡的看着我,吐出了三个字:“你不懂。”

    “切。”

    我还是第一次被人“称赞”为“不懂”实在是很不习惯,只好从鼻腔里喷出一口气表示自己的愤慨和尴尬。

    “我的母星,天鹅座阿尔法星球,不是意识层面低微渺小的你能够了解的。”

    电波女似乎第一次说这麼长的句子,微微有些喘息,“它无所不在。”

    我越听越觉得女孩说得像是某个传销组织,居然提及了意识层面,而且还无所不在,太考验人的大脑逻辑理解能力了。

    正想吐槽,就听到不远处的入口方向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

    “又震动了?”我疑惑的说,但总觉得和刚才的震动不太一样。入口那小小的洞传来一波又一波的震颤,里边还伴随著震耳欲聋的声音,像是什麼在拍动翅膀。

    等自己听明白后,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我猛扑向毫无察觉的鹿筱筱,将她死命的按倒在身体下。女孩没有反抗,只是迷茫的看著我的脸。

    我俩的眼睛只相距了几公分,嘴唇几乎要碰到了一起。双方的呼吸没有阻扰的对喷在对方脸上,鼻子微微有些发痒,没想到这小妮子的味道还挺不错,有种悠悠的处子香味。

    如此危险的状况下,还能想这个方面的问题,自己也有些对自己无语。

    女孩将脸微微偏了偏,就在这时,震耳欲聋的声音更加强烈了,甚至影响到周围的浑浊空气也震动起来,无数个振翅的声响刺激著耳膜,让我的脑袋一片眩晕。

    紧接着,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女孩瞪大眼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将她压得更紧,身体尽量紧贴著地面,恨不得整个人都陷进去。

    只见无数的白蚁从洞穴入口出飞进了这个庞大的空间,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在驱赶著它们。

    难道是刚刚的“地震”引起了白蚁群的骚动?我思忖着,只感觉整个鸽城都是一个大谜城。无数白蚁群的突然聚合;这个莫名其妙的巨大地洞;刚刚的地震;最近半年来的人口失踪现象。

    一切的一切,都彷佛是某种前兆一般,实在是令人费解。

    巨大的白蚁群犹如乌云似的铺天盖地,从狭小的洞口不断地涌出,就像瀑布在流泻著庞大水流似的,粗大的带状虫子群飞入这个地洞后,径直朝著深处飞去。

    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不安的气氛,它们,似乎在惶恐的逃命。我为自己的感觉而自嘲,白蚁也有恐惧感吗?是什麼令它们恐惧?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白蚁群才消失殆尽,出入口最后只剩下少量的虫子离开。

    我又等了几分钟,等再也没白蚁出现后,这才小心翼翼的爬起来。打开手机,用白色光束照了照地面,满地都是恶心的虫尸,一直顺著白蚁离开的轨迹,绵延到看不见的尽头。

    “它们在,恐惧。”

    有个恬淡的声音突如其来的说,是鹿筱筱。她眼眸流转,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我低头看了她一眼,“你也这麼觉得?”“嗯,空气里,全都是惶恐与不安。”

    女孩用力的吸了口浊气,“母星在蠢蠢欲动。”

    我撇撇嘴,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口沫和精力,便直接的转移了话题,“你还想在地上躺多久?不冷吗?!”鹿筱筱这才惊觉自己依然还躺在地上,她脸上少有的泛出一丝红晕。但我很有自知之明,绝对不是因为本人的原因,也不是因为尴尬。至於她为什麼会脸红,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虫子。”

    她站起身后,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在自己的身上摸了摸,满手都是白蚁尸体。只好用力的抖了抖,将大部分虫尸都抖掉,“回去吧。”

    “嗯。”

    虽然眼中还有一丝留恋,可鹿筱筱终究没有再坚持。她往黑漆漆的深处看了眼,然后跟在我身后走进了来时的洞口。由於没有白蚁的阻碍,这次通过十分顺畅,也终於能够看到洞里的情况。

    这个洞大??约有五公尺多的直径,高三公尺,明显不是人类修筑出来的,也不像是天然形成。我调查了一下洞壁,只见上边有著很凹凸不平的表面,像是被大量的虫子撕咬过。

    脑子中划过那些白蚁的影子,我随即摇了摇头。亚洲的白蚁,特别是鸽城都属於亚种,口器只适合啃咬木头,要是它们真能将如此大又深邃的洞穴通道给咬出来,实在是世界奇闻,肯定都能颠覆生物学界的常识了。

    我俩在微弱的手机光芒下一直向前,总算在半个小时后才走出去。幽暗的地下停车场第三层,一个硕大洞口空荡荡的留在车库墙壁上。这个人迹罕至的位置,不知道那些白蚁已经待了多长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刚刚的“地震”估计滞留的时间会更长。

    白蚁们选择在这个地方扎堆,根本就像在躲避某些东西。难道它们是有预感到了什麼吗?大凡天灾,小生物通常都会失常。这一次,鸽城的生物失常,究竟事什麼的预兆呢?我不得而知,我根本猜测不到。

    社区的管委会很不尽责任,至少地下室那麽大的洞口,那麽多白蚁,居然根本没有发现过。如果不是第二层出现女性被杀害事件,我想我也不知道自己所住地域的地下不知道多深的地方,会有那麼大的一块洞穴。

    那个死在二层停车场的女孩,她的死因,我突然有些感兴趣起来。

    拖着鹿筱筱走到地面,我俩兴致全无,也没出去的力气了。回了住所,坐在沙发上,一翻开报纸,我就看到了鸽城晚报上用大标题写著:“鸽城近半年来频发生物扰民事件,今天又出一例。”

    是个专题稿。我揉了揉脑袋,心有所感的仔细读了一遍。

    门前碎石路上,成群的千足虫蠕动着,在早晨阳光照射前从路上爬过,然后爬上门窗、钻进门缝,甚至钻进人的被窝……当你遭遇这样的“虫潮”时,会是怎样的感觉?鸽城近郊的居民,近日就遭遇了罕见“虫潮”并於昨日集中爆发。一种多脚、酷似蜈蚣,被居民称为“千足虫”的虫子向民房大举推进,厅堂的墙角、杂货铺的柜台、厨房的灶台甚至睡觉的床,都遭这种虫子“光顾”甚至有虫子“攻克”了三楼住家。

    现场令人触目惊心,阴凉处“千足虫”成堆。

    这些虫子尽管已经被晒死,但还是给刚赶过去采访的记者一个下马威。有居民说,一大早太阳刚升起来那会儿,整条路上都是这种虫成群过路的情景,远看黑压压一片,很多人看了发怵,都不敢靠近。

    虫子们争先恐后爬过碎石路,大部分都躲过了阳光,而留下的尸体,则是那些来不及逃过阳光照射,被晒死在路上的虫子。

    一些住在一楼的居民家中,尽管已喷过药、清扫过数次,但堆积蠕动的虫群看起来仍令人触目惊心。

    这种居民所称的“千足虫”确实酷似蜈蚣,有几十只脚,体长二公分左右,通体灰黑夹黄,头部有两个触角,爬行速度较快。在墙角边,成百上千的虫子上下爬动,一两公尺高的窗台处,四处钻动的虫子正被一户人家用喷剂追剿。

    记者在居民们的带领下,挨着查看了各户的“虫灾”情况。居民们谈虫色变,对突然来袭的虫群表现出极大的厌恶感,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据一位受访者提及,其实十多天前就零星出现这种虫子,不过当时数量很少,随后越来越多。昨早开门时,才发现虫灾突然爆发,如同“大兵压境”让路边三十多户居民措手不及。

    从虫子“占领”的地带看,几乎都是阴凉处,或者潮湿有水的地方。居民展开攻防大战,可“千足虫”来势汹汹,似乎源源不断。

    居民们忙着撒石灰,试图阻挡仍在屋里爬的虫子。街面上的商家更是一大早开门时,就发现卷帘门缝处一堆虫子在爬,虫子早已大举入侵,不但墙根、墙面上有,连货架上也有。

    一上午,商家们就顾不上关系,大多无奈的忙着到处围剿虫子,但杀了一堆又一堆后,仍有虫子从周边而来。

    商家们找来石灰粉,在门口设置隔离区;用扫帚扫、药剂喷甚至点火烧,不断攻入的虫子被消灭,但他们似乎源源不断,数也数不清,弄得全家人筋疲力尽。

    有的住在六楼的居民也发现床上居然有虫,吓得很多人赶紧掀被子,觉都不敢睡了。

    记者采访后得知,这些千足虫大多是对面那片森林中爬出来,并且迅速壮大的,他们似乎特别怕阳光,也不愿意靠近任何植物,所以都往民房背阳的地方爬,还有水管、水缸等靠水的地方。

    记者随即采访了几位生物学专家,专家称,这种居民所说的“千足虫”并不是蜈蚣,它叫草鞋虫,学名叫蚰蜓。它触角长、毒颚大,行动敏捷,喜欢生活在阴暗潮湿处。

    至於草鞋虫突然爆发成灾的原因,专家说可能跟最近气温升高有关。最近送灌溉水,碎石路边的河沟在一定气温下,形成了蚰蜓快速繁殖的条件,它们进而爬进民房,对居民生活造成干扰,但这种虫本身不会对作物和人产生危害。

    另外据说,最近半年来,生物扰民事件频有发生。

    前几日,鸽城南郊一个千人社区中就出现了大量的白蚁。

    似乎一夜之间,白蚁便汹涌来袭!密密麻麻的白蚁从橱柜里、瓷砖缝里钻出,满屋飞舞,成群白蚁“霸占”厨房,害得居民连饭都没法煮。

    “到处都是,饭都没法煮了!”记者来到此社区的一户人家中,住户住在一楼,一家人正挤在厨房里清扫白蚁尸体,橱柜里、瓷砖上,一堆堆密密麻麻的白蚁尸体,看得人寒毛直立。

    住户说,几天前,厨房的自来水管旁就出现了很多小蛆虫,当时不知道是什麼幼虫,她就买来杀虫剂喷,可隔一会蛆虫又会出现,杀也杀不尽。

    前几日白天家中没人,傍晚回到家中,一推开厨房门,住户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地板上、天花板上,密密麻麻蠕动著黑色的小虫,小虫长得像蚂蚁,却又生了一对翅膀,有的在空中横冲直撞,有的不时从天花板上掉下来。

    认出是白蚁后,他们立刻买来了杀虫剂,朝着白蚁猛喷,虽然成片的白蚁倒下,但总有更多的不知从什麼地方爬出来。

    下午五时,两人就开始在厨房里向白蚁“开战”忙了两个多小时,清扫了成片的白蚁尸体,两人累得腰酸背痛。

    住户说,房子住了四五年了,虽然是一楼,但家里通风、采光好,一点也不潮湿,白蚁在厨房里成群出现,这在从前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前日上午,刚杀死的白蚁还没清理乾净,厨房里又蚁患成灾了。束手无策的住户只好打消防队的电话求救。消防队在厨房里四处喷射专门的杀虫药剂,又搭起了梯子,将天花板一块块拆下,可直到最后也没有发现白蚁的巢穴。

    望着地上成堆的白蚁尸体,住户还是很担心,不知道接下来几天,厨房里还会不会遭遇蚁灾。给白蚁防治研究所打去电话,得到的答覆却是:预约上门除害的人太多,至少要排到下月的周一。

    记者致电白蚁防治研究所,该所接线员提到,最近鸽城的白蚁灾害突然性的集体爆发,而且位於爆发点的住户家中无一例外的找不到任何白蚁巢穴,实在是令人费解。

    记者随后获知,针对近来鸽城白蚁的“异常活跃”鸽城市白蚁防治研究所也有些头痛,每年的四五月,气温升高,就是白蚁的分飞繁殖期,即白蚁长出翅膀,大量群飞出来,建立新的种群。

    而白蚁平时都隐藏在木质材料等各种隐蔽角落,只是没飞出来,我们看不到而已。

    白蚁最喜欢木头、书籍、衣服等含有木质纤维素的物质,隐藏在砖木结构、木结构内部啃噬,对建筑的危害特别大。鸽城地处西郊,气候终年温暖,四季如春,但并非很适宜白蚁生存繁衍,也并不是白蚁为害严重的地区。

    今天的白蚁灾患爆发的具体原因,还有带进一步的研究。本报将会继续予以关注。

    对於,鸽城近半年来生物扰民事件,这两个案例也只是比较典型而已,林林总总来说,本报就陆续报导过十九则不同的新闻,鸽城的居民最近也因此人心浮躁。

    鸽城究竟是因为绿化率太高,所以不是小生物生存,还是别有其他原因,才会引起如此多的小生物在人类世界里做出反常举动呢?截止发稿时间,本社突然接到爆料,据称鸽城前不久蠢蠢欲动的白蚁就在几天前突然消失不见了。

    整个鸽城似乎一只也没有再见到过,就彷佛一夜间统统丢弃巢穴离开了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