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就是一把剪刀,将人生剪成一段一段的,等人想回忆了,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似乎自己二十多年的生活,也没什麼好值得回忆的。

    夜了。推开窗,夜里的微风很凉爽。家对面是某中学的教学楼,静屹在蓝墨色的夜空下,没有星星,只有两间办公室还亮著灯。其实,婷有些郁闷,这个爱看腐文的宅女很气恼,为什麼对面不是男生宿舍楼?

    今天就是大考结束的日子,晚上的学校静悄悄的。

    想当初她高中毕业后,也是一副的兴奋开心和惶恐,总觉得天大地大,自己就快成为世界的精英了。

    可是精英这个称号哪有那麼容易得到?眨眼间,大学四年过去,婷走入了社会,在一个小公司里上班,朝九晚五,经常加班。或许除了工作,就只剩下宅了,她没有男友,不喜欢旅游,不爱饭局和应酬。就连这间只有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也是老爸老妈看不下去了,为她上班方便而买的。

    这里位置很好,属於鸽城市最高的建筑物。9楼,和西京中学一墙之隔,可以俯瞰中学的操场和教学楼。

    看着充满青春活力的年轻男孩来来去去浪费光阴,她全身就充满了力量,似乎就连自己被社会玷污的腐朽心灵都得到救赎了似的。虽然,她也不过才二十四而已。

    说起来,婷最近有些苦恼,因为不久前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她发现自家的地板上出现了奇怪的隆起。

    刚发现时是在一个礼拜前,她回家,踢掉高跟鞋往舒服的沙发上走。猛地,脚底被什麽尖尖的东西刺了一下。被刺到的地方正好是脚心,婷痛的眼泪汪汪的抱著脚到处跳,殷红的血流出了几滴,并不是很严重。

    婷用OK绷将伤口处理好,然后趴在地上找罪魁祸首。很快,一个不大的隆起就出现在了视线里。

    就在沙发不远处,那个隆起彷佛是微型的火山口,最中央有着直径不到两毫米的黑漆漆的洞。洞口附近有些发红,应该是自己的血染的。

    婷看了许久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女孩子对这种事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处理能力,只是有些奇怪,这个隆起究竟是怎麼回事?看幅度和顶端的洞并没有很锋利,可刚刚踩上去时怎麼会被刺伤?

    她找来一根针往洞口里探了探,只是深入了不到一厘米就没办法再往里刺入了,似乎洞口就只有这麼浅。

    婷有些愤愤然。

    什麽破品质,还声称终生保固咧!她的家里用的是一点二厘米厚的强化木地板,据说不会被虫蛀,也不会变型,可这才用了一年不到,就开始有隆起了,简直是逼自己去投诉!

    上班真的很累,她望了望窗外的夜色,随便煮了碗番茄面下肚,然后就将这件事丢到了脑后。

    等到第二天下班后,晚上九点,婷推开门,她居然惊讶的发现,地板上的隆起如同传染病似的,多了好几个,每个都是几乎相同的大小,相同的形状,看得人觉得很恶心。

    就彷佛是木地板上长的肿瘤,又像是月球粗糙的表面,总之令人十分的不舒服。

    明天一定要给地板公司打电话。

    她气愤的将这件事写到了日程里,结果后面几天公司不断加班,害得她连抽空打电话的时间也没有。

    就这样过了一个礼拜,木地板上的隆起已经多到了无处下脚的程度,在每一块板子上,几乎都有一两个,那微微的隆起、黑漆漆的小洞,实在是令人瞠目结舌。

    每次回家,她都觉得自己踩在一只癞蛤蟆的皮肤上,不知道那些微小的孔洞会不会因为挤压而喷出致命的毒液。

    今天是礼拜六,婷终於拨通了地板公司的电话。客服那边也很纳闷,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问题,并承诺第二天一早派工人来检查和更换有损坏的地方。

    第二天是礼拜日。早晨十点,工人准时来了,更换好衣服的婷打开门。地板工人是个男性,四十多岁,脸黑漆漆的有些苍老。

    “你好,谢小姐。我是公司派来的203号检修员。”

    工人递给她一张名片。

    婷挠了挠头,现在这个社会,就连检修工都有名片了。唉,看来自己混的真的很差。

    检修工刚进门就吓了一跳,他结结巴巴的有些不知所措,“这怎麼搞的?”

    满地板的隆起确实有些骇人,检修工爬到地上,用手轻轻地敲了敲木地板,然后皱了皱眉头:“这些隆起像是有什麼东西在下边转动,钻出来的孔。”

    “会不会是因为受潮的原因?”

    婷问。

    “不可能,本公司的木地板经久耐用,就算泡在水里几年也不会变型。”

    检修工义正言辞的为自己的公司打广告,“而且,您这里是九楼,哪来的潮气?”

    “也对!”

    婷点了点头,“那你认为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就不清楚了,我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恐怕需要撬开看看才知道。”

    婷想了想,“那,有没有可能是虫患呢?最近不是常常闹白蚁什麼的!”

    “谢小姐,这绝对不可能!”

    检修工笑着说,小声的咕哝道,“强化木地板都99lib?是处理过的木屑和工业胶混合的,没听说过哪种虫子会爱吃。”

    “唉,平时工作已经够累了,买个地板装也不让我安心,你们公司可要给我负责弄好喔。”

    婷放弃猜测原因了,她懒得浪费脑细胞。

    “这当然。不过您家受损面积有些大,估计要换百分之七十。”

    检修工若有所指,“如果是自然损坏,本公司是免费的。但是撬开后有人为损害迹象,谢小姐恐怕要加点钱了。”

    “你的意思是本小姐故意找你们寻开心了?”

    婷火气冒了上来,“请问,我要怎麼弄才能将地板弄成这样?”

    “我不是这个意思。”

    检修工连忙摆手。毕竟地板的情况实在太诡异的,他工龄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破坏的如此怪异的场景。

    “最好不是这个意思,否则当心我投诉你。”

    婷扬了扬手里的名片,穿好鞋,挎着包包就准备出门溜达。跟陌生人同处一室,作为标准宅女的她实在有些不习惯,“几点能弄好?”

    “下午五点吧。”

    检修工看了看表。

    “那我五点过回来,到时候希望能看到乾乾净净的地板。”

    婷甩甩头离开了。

    检修工撇撇嘴,这位姑奶奶的性格实在不敢恭维,以后怎麽嫁的出去喔。他从包里拿出工具,准备将门附近的受损地板撬开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强化木地板被撬开后,露出了塑胶层,那层本来应该白生生的塑胶现在已经漆黑一片,而且十分潮湿。检修工将其剪掉,地面便露了出来。

    他定睛一看,顿时倒抽了口冷气。只见水泥地面布满了坑坑洼洼的小洞,就如同被千万只蛀虫啃噬过一般,看得人不寒而栗。

    这是怎麽回事?遭白蚁了!也不对啊,从没听说过白蚁会咬水泥的。

    检修工想不通,於是用工具敲了敲地面。突然,他似乎看到有什麼东西在七翘八拱的孔洞里窜来窜去。

    然后,某些东西猛地窜了出来。他哀嚎一声,用力的捂住双眼,血水从手指缝隙里不断流了出来,滴落在地面上,最后被地板上无数的孔洞所吸收的一乾二净。

    哀嚎开始加大,到达一个高峰后顿时衰弱下来。没过多久,屋子里的检修工便消失了,了无踪迹。

    屋子地面乾乾净净的,除了那些无数诡异的隆起外,似乎一切都在趋於正常。

    下午五点半,婷回家了。

    门好好的关闭着,家里空无一人,检修工看来已经回家了。

    谢婷将包包丢到沙发上,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地板的表面,隆起部分消失的乾乾净净,平整的赏心悦目。

    她没在意,也没注意到,地板平整是平整了,可板子上密密麻麻的黑孔却并没有消失,只是深色的木地板,确实很难看出端倪。

    可高兴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绕过沙发,赫然出现了一个露出地面的大洞。撬开的木板乱七八糟的堆在周围。

    “真是没有责任心的家伙,明天一定要投诉他!”自言自语完毕,她随意的泡了碗杯面填肚子,然后抱着电脑窝在床上看八卦。等到十点半时,睡意涌了上来,这才随意的将电脑一丢,沉沉入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婷被自己的尿意给骚扰醒了。她睡意窘然的下床去厕所,可赤裸的脚底刚一接触到地板,就被好几个尖锐的东西给刺破了皮肤。

    她睡到麻木的神经过了好几秒才感觉到痛意,不由得惨叫了一声,抱着脚在原地乱跳。可这一跳使的她的处境更加凄惨了,没有受伤的左脚被无数尖锐的东西刺了进去,甚至能.?感觉到温暖的液体正在从身体内往外流,那肯定是血,她自己的血!

    婷彷佛整个人都站立在针山上,她一边哭一边不知所措的打开灯,顿时随著光芒的亮起,一个令人倒吸冷气的诡异场景映在了她的视网膜上。

    只见房间的地板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隆起。

    隆起的中央位置,从那个小黑洞中,有一节乌黑的尖锐的东西冒了出来,血液沾在上边,立刻就被瞬间吸收掉,彷佛,那些尖锐的东西在喝水一般,甚至还贪婪的摇动著,从小黑洞里挤出来,往她的位置迅速延伸。

    婷瞪大了眼睛,她似乎听到地板下有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她的视线里充斥满了从无数黑洞中探出的,只有头发丝细的乌黑物体。

    还没来得及惨叫,她已经被紧紧地缠绕住,再也无法发出声音。她感觉力量在远离自己,她的血肉甚至内脏,都在麻木中被某些东西侵入。她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下去,直到生命的彻底沦陷……

    夜,还是安静的夜。除了楼下的人感觉天花板发出了些许稍微怪异的声音外,就再也没有人注意到,这栋楼的九楼,已经有一个女孩诡异的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