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森永高中三年二组1 > 第九章 血色折翼下的北极星
    入场式结束之后,运动员要留下来听取比赛相关注意事项,我因为暂时没什么事,便独自一人向教室走去。

    走到教学楼下面的花坛时,我远远地便看见一个人影坐在花坛旁边的长凳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在静静地看着。

    那是一个天神一样的存在,是一个只是坐在那里便会散发出跟常人完全不一样的气场的少年。他存在的地方,光线仿佛打上了柔焦,就连空气都会流转出不一样的透明质感,花坛中不知名的花朵在他身后摇曳生姿,有着落的梧桐树叶从他的头顶上飘下,凋落在他的书本上,他拣起那片树叶,轻轻一笑,夹进书页里,这个微笑跟平常很不一样,没有了平常那种近乎完美的温暖,却带着些许让人无法忽略的忧伤。

    是明泽羽

    曾经在玻璃琴房里弹钢琴鼓励我回学校上学的明泽羽;

    在我被欺负时,在我的手心写下电话号码,对我说有事随时可以给他打电话的明泽羽;

    当我把手机借给他时,欣喜地对我说着“谢谢”的明泽羽

    我的心曾经一度因为他而柔软成一片,可是

    他心中在意的终究还是别人。

    我又想起他弹着钢琴等待罗皙妍电话时的不安,拉着罗皙妍离开时眉目中不自觉流露出来的霸道,还有站在教室门口等待罗皙妍下课时眼神中透露出来的静默的坚持

    之前他对我的温柔,也许是我误会了,他对每个人都很温柔

    心里闷闷的,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无声地噬咬着心里最柔软的部位。

    我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的眼睛不要停驻在他那个方向,然后转身打算从他的身边绕过去。

    “元彩希?”

    刚一转身就听见身后传来那个宛若云朵般柔软,又如泉水般透明的声音。我的脚步顿时僵在那里,一步也无法移动。

    “你今天很漂亮。”

    我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那个声音却已经朝我靠近,并且来到我的面前。我抬起头,看见一张如天神一般绝美的脸,还有我一直憧憬着温柔笑容,那笑容里带着淡淡的忧伤,不经意地撞进我的心里,于是刚才心中的所有难受都因为他笑容里的忧伤而瞬间烟消云散了,并且很没出息地开始担心起他来。

    他是怎么了吗/

    为什么会露出这样忧伤的表情?难道跟罗晢妍有关?

    我嗫嚅着开口:“谢谢谢!”

    然后小声地叫着他的名字:“明泽羽……”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其实我想问:明泽羽,你还好吗?为什么从罗晢妍老师回来之后,你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少了呢?还是说,你只是吝啬于把笑容给我了呢?你喜欢罗晢妍老师是吗?如果喜欢罗晢妍老师这件事让你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忧伤越来越多,那么喜欢着你的我看不到那样的笑容又该怎么办呢?

    问不出口……

    话到嘴边却怎么也没办法说出口。

    明泽羽似乎猜到了我的意思,笑着揉了揉我的头发,轻描淡写地转移话题:“你现在准备去哪里?回教室吗?”

    我本来是要回教室的,可是看到他的脸,看到他久违的笑容,不知怎么的,竟然一点都不想回教室了。于是我张口答道:“不是回教室啦是想去秘密基地里看漫画……上次我把忘在那里,也该拿回来了”

    “真是巧,我也正准备去练琴。”明泽羽朝我做了个“请”的姿势,优雅地微笑着说:“我们一起吧。”

    来到玻璃琴房时,刚好是正午时分,虽说是秋天,日光却很强烈,在灿烂阳光中,玻璃琴房仿佛璀璨的水晶镶嵌在茵茵绿树中。

    琴房外墙的玻璃用了很特殊的材质,冬天保暖,夏天则很凉快,现在这种天气,走进去更是让人觉得很惬意。

    明泽羽的白色钢琴还静静地立在花架之间,花架上摆着常绿植物,有碧绿的藤蔓缠绕在上面,美丽得仿佛身临其境。

    我坐在最旁边的花架旁,拿起上次放在这里的漫画书翻看了几页,却根本不知道漫画上讲的是什么,整个脑袋里装着的全是坐在钢琴前,静静弹着感情的额明泽羽。

    他现在弹的这首曲子我听过,是Renodia的那首《眼泪》。

    这是一首很神奇的曲子,明明是有声音的东西,却给人一种十分宁静的感觉,那种宁静,如同曲终人散后的演唱会现场,刚才的喧嚣在记忆中仿佛一场幻觉,留下的只是无边的空洞的寂寞

    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穿过他身旁的花架,在他的身上投射下一篇斑驳的光影,他在那样仿佛破碎的阳光暗影中,闭着眼睛,手指在钢琴上舞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的世界也许正在经历一场喧嚣过后的别离,透明的空气中流转的全是无声的眼泪,可是那场别离和眼泪都跟别人无关

    我愣愣地看着他绝美的侧脸,仿佛他只是轻轻地一皱眉,我便能跟随他泪流满面。

    心里的眼泪快要流成一条忧伤的小溪,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令人几乎窒息的忧伤,默默地放下漫画书,在安静的《眼泪》中慢慢走出琴房。

    琴声还在身后继续,他仿佛根本就没有留意到我的离开,暖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我却丝毫感觉不到温暖,一直走到小树林的尽头,我才终于忍不住蹲在一棵树下,哭出声来。

    明泽羽,你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弹奏出那样悲伤的曲子?

    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流露出这样让我想哭的忧伤来?

    到底为什么?

    你很悲伤吗?为什么呢?罗皙妍不是在你身边吗?

    也许是我的哭声太难听,树林里栖息的鸟儿纷纷扑棱着翅膀离开了,耳边静得仿佛能够听到落叶的“沙沙”声。就在这种静逸中,一只手突然放在了我的头顶上。

    “你是第一个被我的琴声弄哭的人。”

    柔软又透明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忧伤,静静地流淌在空气中,就像刚才的钢琴曲。

    我抬起头,透过满眼的迷蒙看见明泽羽正站在我的面前,朝我微微笑着。

    他是出来找我的吗?

    “让你也难过了”明泽羽在那样的笑容里,静静地垂下眼帘,“对不起。”

    说完,他慢慢转身,似乎是要离开了。

    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看不懂他,他的微笑,他的忧伤,他的温柔,他的安静他的一切都像是一场萦绕在白雾中的迷梦,染着不分明耳朵月光,幻化成琴声中令人泪流不止的悲伤诉说。

    “明泽羽”

    我站起身来,出声叫住他,眼泪还停留在睫毛上,看起来像落在花瓣上的露珠,“不要走,我可以讲故事给你听吗?”

    “讲故事”?明泽羽转过头看我,脸上带着些许的奇怪,但是随即涵养很好地微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明泽羽,也许这一刻你会觉得我有一点莫名其妙,但是,此时你的表情已经让我无法心安,无法看着你一个人寂寞的走掉。

    也许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全部地了解你,了解你心中的不开心,了解你藏起来不为人知的忧伤……但是我想,最起码……让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快乐的……

    喜欢着你的我,现在的心中只有一个最微小也最重大的愿望,那就是——

    我想让你快乐起来。你懂吗?明哲羽……

    “话说有一只企鹅,他的家离北极熊家特别远,要是靠走的话,得走20年才能到。有一天,企鹅在家里待着特别无聊,准备去找北极熊玩,于是他出门了,可是路程走了一半,发现自己家的煤气忘记关,这就已经走了10年了,可是煤气还是得关啊,于是企鹅又走回家去关煤气……”

    我拉着泽羽坐在树林里的长凳上,很开心地讲着我听了之后笑了好几天的冷笑话故事,一边讲还一边拣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出企鹅走路笨笨的样子。

    “关了煤气以后,企鹅再次出发去找北极熊,等于他花了40年才到了北极熊家……然后企鹅就敲门说:‘北极熊北极熊,企鹅找你玩来了!’结果北极熊开门以后你猜他说什么?”,

    讲到这里我转头神秘兮兮地问明泽羽。

    “说什么?”明哲羽好脾气地问我。

    “那个北极熊说‘我不跟你玩’,哈哈哈哈……”

    揭晓答案之后,我自己先笑得前仰后合,明泽羽却愣愣地看着我,半天才勉强笑了一下:“很好笑。”

    他那明显是不好笑的表情嘛,我撇了撇嘴涂掉地上的涂鸦,再接再厉

    “第二天北极熊想通了,又决定和企鹅一起玩了,便去追企鹅。幸好企鹅才刚走出北极熊家的院子。他们俩一起站在冰块上玩,企鹅一根一根地把身上的毛拔光了,一阵风吹来,他对北极熊说:‘好冷’。北极熊听了,也把身上的毛拔光了,转头对企鹅说:‘果然好冷’。哈哈哈哈……”

    我再一次自己笑得花枝乱颤,一转头,明泽羽正定定地看着我,琥珀一般的眼眸似月光下的天鹅湖水,柔波流转,闪着剔透的光。这样圣洁的光芒,好像把整片树林的景致都柔化了。

    斑驳的树影在我脸上跳跃,不自觉地,我的脸红了起来,连忙转过头继续讲故事。心跳得好快,连握住树枝在地上涂鸦的手也不禁有些微微颤抖。

    “企鹅回到家之后,有一天,他很好奇地问奶奶……”

    “你知道为什么企鹅只有胸前的一片是白的吗?”-

    “因为它们的手很短,每次洗澡的时候只能洗到胸前这一块……哈哈……”

    我抑制着狂跳的心脏不停地讲着,虽然这些笑话都很冷,也许在明泽羽听来一点都不好笑,甚至会觉得我很傻……可是,我真的好想让他重新快乐起来,不想再看到他忧伤的样子。我想像抹去地上的企鹅一样抹去他眸中阴郁的忧伤,我想……

    突然,我的手被握住了。

    “不要再讲了……”如水晶一般清透的声音,尾音中带着一丝不易被觉察的颤抖。

    我的心猛地一跳,却不敢回头,被握住的手感受着他指尖传来的沁凉温度,不自觉地松开了捡来涂鸦的树枝。

    啪。很轻的一声响,在我的心中激起了重重的回音。

    “不要再讲了,彩希。”明哲羽第一次这样亲昵地不带姓氏地喊我的名字,一贯柔和的声线中似乎夹杂了某些激动的情绪。

    我惊讶地回过头,却来不及看清他的表情就被一股力量带着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很开心。谢谢你,彩希,我现在很开心”明泽羽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仿佛树林中偶尔经过的风,带着静谧平和的气息婉转呢喃。

    在时间都仿若停止一般的静默中,我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声、

    砰。砰。

    一声。一声。

    与我的心跳声一起。

    在这一刻,默契地合奏。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直飞鸟从树枝上惊起,打破了这暧昧静谧的画面,我才猛地清醒过来,从明泽羽的怀里慌张地站起身,红着脸对他说了声“再见”,然后飞快地向教室跑去。

    走到教室门口时,竟然意外地看见到了尹正赫。他正皱着眉头靠在栏杆上,银色的发丝在正午的微风中轻轻飞扬。

    我从教室的窗户向内看去,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李言攸和圣辰悠都不在。那尹正赫站在这里干什么?看风景吗?还是

    正猜测这,尹正赫回过头来,一看到我立刻十分生气的冲过来,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头:“你去哪里了?刚才不是说你要先回教室吗?

    那口气好像等待了很久的丈夫,在责怪晚归的妻子

    这个想法一出,我又忍不住在心里唾弃自己:啊,呸呸,这是说呢么比喻呀,他哪有一点像个丈夫的样子,根本就是债主在等待欠债人回家。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抬头看他。

    他虽然像个债主,口气也十分不友善,但是这些丝毫不会影响他的帅气,而且他看上去似乎比上次更加器张了。银发被风吹得略微有些凌乱,显得很不羁,眉毛上挑着摆出一副十分不耐烦的样子,宝蓝色的眸子里却有一些萤火虫一样的微光在闪,似乎看到我还是有一些不开心,只不过为了掩饰着根本就为数不多的开心,而故意摆出更臭的脸。

    他一如既往地双手插在口袋里,跟我说话的时候就像是高一等的尊贵生物在跟自己的宠物说话:

    “我报了五项全能!”

    哦,这件事啊,我知道啊。江原崎交报名表那天我就知道了,他干吗还要特地跑来告诉我一遍?

    “我知道这事。”我奇怪地看着他,口气中微微有点不爽,“为什么那天我请求你参加,你都不理我,后来又报名了呢?”-

    “这个不用你管。”他活像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但是他宝蓝色的眸子中一闪而过的别扭神色出卖了他,“我有其他的事情跟你说。”

    这个家伙为什么总是一副怒气冲冲,好像天下所有人都欠他钱的样子?他难道就不能学明泽羽一样,偶尔也温柔一点这么想着,脑海中却出现了刚才在树林中,明泽羽静静地把我拥入怀中的一幕。

    咳咳我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为了掩饰我立刻将注意力转回与尹正赫的对话上来,但声音中不知不觉有了一丝无力:“什么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没想到我无力的声音再次惹到了尹正赫,他又是一巴掌排在我的头上,气呼呼地瞪我,“我在说话,认真一点听。”

    “好”我揉着被打痛的头,努力站直身体,以免在挨打。

    尹正赫这才稍微满意一点,瞪了我一眼,可是还没说话,脸就有些先红了:“明天比赛完,我要见你。”

    然后在我还在处于呆滞状态中,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飞快地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接到景圣希打来的电话,说是上午有他的游泳比赛,让我早点去学校“见证主角光耀全场的一刻”

    我跟路上遇到的韩亚依一起来到我们三年二组的看台位置,远远地就看到江原崎正坐在雷遥娜三人组虎视眈眈的目光中无奈地温书。唉,模拟考就快到了,还真是为难他,连运动会这种全校学生的“假日”都要被逼迫着学习。

    斑斑戴着个大墨镜像个大腕一样蹲坐在江原崎旁边,它的主人景圣希不知道去哪里了。

    呼,这个四次元的家伙,比赛就要开始了,他跑去哪里了?难道是为他的“四秒美学”做准备去了?我有些无聊地坐在看台上翻看着随身带来的漫画书边想着。

    直到广播里播报:“请参加男子200米自由泳比赛的运动员到游泳馆集合”我才猛地从漫画书中抬起头来,问旁边的韩亚依:“亚依,比赛快开始了,景圣希怎么还没来?”

    韩亚依看来眼旁边的斑斑,斑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趴下了-

    “会不会直接去游泳馆集合了?”

    “景圣希把斑斑放在这里的时候说要带斑斑一起比赛。”班长在旁边幽幽地说,他身边的雷遥娜和两个跟班小妹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可是都这时候他还没回来啊,要不我们带着斑斑去找找吧。”我说着,抱起斑斑,和韩亚依、江原崎一起在校园里找起来。

    找了很多地方,还是找不到景圣希的踪影。这个四次元的家伙,不是一大早打来电话说要成为今天的主角吗,怎么临时比赛却玩起了失踪?真不知道他那个跟常人大脑完全不同的脑袋里又在玩什么花样?

    “彩希,怎么会找不到景圣希呢?你说会不会是特优班的人为了不让我们赢得比赛故意搞的鬼?景圣希会不会有事啊?”韩亚依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猜测。

    “呃应该不会吧。”特优班的人虽然傲慢,但是耍阴谋诡计倒是不想他们的做法,更何况想想景圣希那个从不按理出牌的行事风格,特优班的人能在他身上搞什么鬼?

    这时候,广播里再次播报,男子200米自由泳比赛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怎么办?”我也开始着急起来、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到了规定时间还不进场的话,会被视为自动弃权的。我们班本来参加比赛的运动员就不多,自动弃权的话就更难赢过特优班了。

    “不要着急。”江原崎看着急得团团转的我和韩亚依,突然开口说:“我来代替景圣希参加比赛。”

    什么?

    江原崎要代替景圣希参加游泳比赛?虽然这是个办法,可是报名的时候写的是景圣希的名字,学校里认识景圣希的人,呃特别是女生不在少数,他要怎么骗过那些检查选手入场资格的学生会干部和老师们呢?

    “可是被老师发现的话,一样会被取消资格的。”我说去自己的担忧。

    江原崎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递给我,又看了斑斑一眼,认真地说:“事情总要试一下才知道可不可以。”

    是啊,不试一试我们也会不甘心的。

    于是我和韩亚依陪着江原崎来到选手更衣室,当他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我顿时有种错入了时空的感觉。

    那个更衣室一定是穿越时空的入口吧?不然为什么大宅男江原崎进去之后,出来的却是个无敌妖孽的美少年呢?

    从来没见过真的的人类可以长出一双略带点湖水绿清澈得让人忍不住沉沦的眼眸,可能是不适应的强光,那双眼睛微微眯起一点,带着迷蒙的烟雾感。白瓷一般的皮肤配合着惊艳的五官,竟莫名地散发出一种百转千回的妖娆气息。

    他他他不是人类吧?是哪个深山湖泊里来的精灵王子?好吧,就算是人类,至少不是江原崎吧?至少不是那个戴着眼镜窝着电脑面前的万年大宅男江原崎吧?

    看着面前的妖孽男生,我突然想起那次跟特优班打赌,江原崎被那个公主一样的女生推搡之后眼镜掉落在地上,我去扶他的时候,也看见了这样一个家伙,当时我还以为是自己看漫画看多了出现幻觉,没想到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元彩希同学我不戴眼镜很奇怪吗?你不要这样看我,说实话,不戴眼镜,我自己也觉得很没自信。”妖孽男生腼腆地笑了一下,开口说话,我这才相信站在我面前的妖孽美男就是江原崎。

    但是他的话随即让我有些哭笑不得。摘了眼睛不自信?拜托,您的近视果然够厉害,难道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长相有多妖孽吗?真的不知道这种长相每天遮在那种可以把整张脸都藏住的大眼睛后面有多糟蹋上帝的好意吗?而且啊,你的眼睛是魔法镜吧?一个人戴着眼镜和摘掉眼镜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我一个人在那里纠结不已,到最后都快哭了。

    进场的时候竟然也是意外的胜利。

    江原崎看不太清楚前方的事物,一路都是微眯着眼睛,当那个负责检查运动员身份的学生会女干部要他出示学生证,他眯着眼为难的看过去,那个女干部立刻呆在那里了,不只是那个女干部,就连一旁看台的女生也都是惊为天人的表情,一个个坐在那里做西子捧心状。

    “怎么了?怎么了?”完全搞不清楚情况的江原崎左右看了看,回头问我。

    “别管啦,趁着这些人被你的魔力变成石头,快走快走……”我慌忙将他推进场里。

    江原崎到最后也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我一路推进了比赛场地。

    接下来的比赛,我都抱着斑斑在一旁全程观看,韩亚依突然想起要去拿什么东西,提前离开了,于是她没看到江原崎在泳池里面如同真正的水之精灵一般,带着决胜意义的完美转身赢得胜利。

    而这场比赛的真正主角景圣希,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奇怪!他到底去哪里了?

    比赛结束后,会场响起轻松的音乐声,我抱着斑斑站在更衣室外面等江原崎出来,旁边有其他的参赛选手经过,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哎,男子五项全能比赛,你看了吗?”

    “我刚刚参加游泳比赛,没去看。怎么,比完了吗?很精彩吗?”

    “唉,你不去看真是太可惜了。那个银头发的家伙真是好厉害,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他打破了五项全能每一项比赛的记录,和金淳熙、李秀哲出的风头不相上下。今年的选手怎么都怎么强啊”

    “啊听你怎么说我好想看”

    那个人聊着天走远了,我这才突然想起来,昨天在教师问口,尹正赫那句霸道又带点别扭味道的话:“明天比赛完,我要见你”

    比赛完五项全能已经比赛完了啊

    我惊得差点跳起来,慌忙将斑斑塞到换好衣服从更衣室走出来的江原崎怀里,然后在他诧异的目光中,飞快地朝五项全能的比赛场地跑。

    从游泳馆到五项全能的比赛场地要经过学校的公告栏,新出的比赛结果那一栏上,清楚的写着:男子五项全能,总分第一名,三年二组尹正赫。

    他拿了第一,应该嗯,应该心情不错吧发现我忘记约定应该嗯,应该也不会太生气吧?

    我在心里暗自琢磨着,口袋的手机传来振动声,是未读信息提醒,我连忙翻开来看,愕然地发现手机里面竟然有好几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而且口气很差。

    十点十五分:喂,快点到比赛场地来!

    十点二十分:你如果敢说你忘记我昨天说的话了,你就死定了。

    十点三十分:为什么还不来?在路上生蛋吗?

    十点四十分:再不来,你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

    ……

    我一条一条翻看,没看几条就已经冒了一身冷汗,终于翻到最后一条短信,时间是是一点零八分,是游泳比赛快要结束的时间。

    这一条信息很简短,却最让我在意:

    不必来了。

    不必来了?是什么意思?

    果然生气了吗?

    看看短信,我突然觉得好内疚,便加快脚步朝五项全能的比赛场地跑去,等跑到那里时,只见一片空荡荡的场地上只剩下几个志愿者同学在打扫卫生。

    尹正赫这个家伙果然是个没耐心的人,多等一会不行吗?他说过比赛结束后要见我,又没说比赛结束后多久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强词夺理,但是,看到空荡荡的比赛场地,心里还真是有些不是滋味

    一路闷闷地走回教室,路上随处可见三五个聚在一起讨论比赛的同学,学校里充斥着一片的热烈的气氛,而我却觉得空落落的,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对尹正赫失约感到愧疚,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元彩希……你可以等一下吗?”

    刚走进教学楼,就听到楼梯口有人叫我,我回过头来,意外地看到罗晢妍正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

    刚走进教学楼,就听见楼梯口有人叫我,我回过头去,意外地看见罗皙妍正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

    也许是为了配合运动会的气氛,她今天也穿了一套红色运动装,长发在背后扎了个简单的马尾脸上脂粉未施,却依然美丽动人。我不得不承认,她身上确实有着我无法与之相比的魅力。

    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小声问:“有有事吗?罗老师。”

    “泽羽我和他的关系并不是学院里流传的那样”罗皙妍走到我面前,温柔的笑了笑,“希望你不要误会,他对我,只是依赖,对姐姐那样的依赖。”

    依赖?

    对姐姐一样的依赖,真的是这样的吗?

    我愣愣地看着罗皙妍,有些不明白她特意叫住我说这些话的意思。学校里近段时间确实有流言说明哲羽在和罗皙妍交往,可是我并不想关注这个,甚至有些刻意避免听到这些她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呢?

    “我很喜欢明泽羽,但是是姐姐对弟弟的那一种喜欢其实泽羽诗歌很孤独的小孩,平时总是一个人,很少人陪我不希望他误会什么,更无法成为他真正的依赖”罗皙妍的目光落到楼道口的窗外,那里有一片片摇曳的树影,像是触动了她的心事。

    “昨天我看到你们两个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无意间路过那里看到的你大概不知道,哲羽并不是想他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他以前他其实不会对每个人都亲近,但是我看得出来,泽羽对你跟对别人不一样,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所以,我希望在他需要的时候,你能够成为他真正的依赖。”

    在他需要的时候,成为他真正的依赖?这是什么意思?

    我更加不明白她的意思了:“罗老师,我有点听不懂您的话而且,明泽羽和你在一起,虽然我不知道他开不开心,但是他会变成另一个人,一个我完全看不懂的人,你对他很重要”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想起了那些我一度不愿想起的画面:

    玻璃琴房里,我不小心摔坏了明泽羽的手机,他突然变冷漠的神情

    教室门口,明泽羽径自拉着罗皙妍离开,陌生又霸道的背影

    罗皙妍为江原崎补习时,明泽羽在教室门外静默等待的寂寞侧影

    这一切都是因为罗皙妍

    罗皙妍将目光移到我的脸上,笑容定住,换上认真的表情,问道:“你喜欢明泽羽吗?”

    我喜欢明哲羽吗??

    听到这个问题,我猛然间愣住,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喜欢他吗?当然是喜欢的。

    明哲羽就像漫画中我最喜欢的花沐学长,温柔优雅,向天神一样的存在,在我被欺负的时候给我最温暖也是最有力的帮助,我甚至看着他的背影都会忍不住微笑,重新回到学校读书也是因为他的鼓励

    我怎么会不喜欢他呢?

    可是原本十分肯定的答案,为什么在罗皙妍面前,我竟然会有些迟疑呢?

    为什么呢?

    见我愣愣地不回答,罗皙妍突然幽幽叹了一口气,说:“那么无论哲羽是什么样的人,或者以后你可能会发现他和你想象的不太一样但是,我都希望你能够成为他真正可以依赖的人。元彩希,这只有你可以做到!”

    留下这样一句意义不明的话,罗皙妍最后看了我一眼,微笑了一下,然后走开了。

    我脑中一片混乱地回到教室。

    罗皙妍的话我没有听懂,但是她特意来对我说这样一番话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联想起昨天明泽羽那绝美忧伤的神情,还有他略有些失常的举动我的眼神不知不觉地暗淡下来。

    成为明泽羽真正依赖的人只有我可以做到吗?

    “元彩希同学”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教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温和却焦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随着声音一张放大的清秀面孔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接着我的胳膊被捏住,力道很大,疼得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你怎么在这里?少爷去哪里了?他说过比赛之后会去见你的。”

    “咳咳”我被问得头晕晕的,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才看清来人是谁,“李李言攸?”

    如果是别人,我也许会比较安静一点,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李言攸。李言攸竟然也会露出这么着急并且略带怒意的表情?要知道作为一个管家,他一直是谦和礼貌的,甚至在触碰别人的时候都会按照管家的规则带上那副随身不离的白手套,现在怎么会就这样直接冲过来抓住我的手?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紧张地看着他。

    李言攸终于放开了我的胳膊,大概也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努力稳了稳情绪,但还是很着急的样子。

    “你在这里,少爷在哪里?”

    “我我没见到他因为景圣希不见了,江原崎不得不代替他出赛,所以我一直陪着江原崎,忘记了跟尹正赫的约定,等我赶去比赛场地的时候,已经没有人了尹正赫给我发信息说不用去了,我想他应该已经走了”我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掏出手机给李言攸看。

    李言攸皱着眉头翻看我手机上的信息,当他看到最后一条时,脸色突然变了,丢下手机,拔腿就往外面跑。

    怎么了?这些信息有问题吗?还是他从信息中看出尹正赫出了什么问题?

    我也开始慌了,赶紧跟着追了出去。

    森永高中的优美风景在森永市算得上赫赫有名,若是平常,慢慢欣赏学校的风光也许会觉得很惬意,但是今天我跟在李言攸后面跑,头一次觉得校园里那些与会曲折的小路和花坛有多么碍事

    李言攸是路痴,而我又根本不知道他想要去哪里,更不知道他在以什么为依据寻找,所以只能跟着他乱跑。就在我们两个像没头苍蝇一样跑了大半个学校的时候,终于在学校侧门附近一个废弃的仓库边上看到了尹正赫。

    此时的尹正赫正背靠着墙站在仓库门口,被一群拖着铁棍的小混混团团围住,已经无路可退。那些混混示威一样地将铁棍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呲啦”声。尹正赫阴沉着脸,宝蓝色的眸警惕地盯着周围的小混混,而圣辰悠却站在小混混那一边,红色的发在阳光下分外刺眼,他扬着唇,饶有兴趣地看着尹正赫,眼角的那颗泪痣让他的神情看上去带着一丝怜悯。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平素总是很在尹正赫身后的圣辰悠会站在尹正赫的对面?而且那群小混混对他似乎也没有敌意,难道

    “少爷!”我来不及多想,李言攸已经惊呼一声径直朝尹正赫走了过去,我跟在他后面,还没等踏进那些混混的包围圈,就见尹正赫瞪着我大吼一声:“走开,这里没你的事。”

    然后他又对匆忙赶到他身边的李言攸和站在对面悠然自得的圣辰悠说:“这种麻烦的事情,你们不用参与,带她一起离开,这里我会解决。”

    李言攸的脚步顿了一下,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那群混混中的一个留着短寸金毛的男生突然冷笑了一下,举起铁棒朝尹正赫指了过去:“尹正赫,你少嚣张!就算之前打架我们从没有赢过你,也不代表你次次好运。我就不相信,你是铁打的人,能赢过我们这么多兄弟和这些铁家伙。”

    尹正赫没力金毛男生的挑衅,目光直直地朝我瞪过来,帅气的脸上满是怒气:“不是告诉你不用来了吗?快点走,我不想看到你!”

    “我……我……”我看着满脸怒气身处危险之中的尹正赫,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我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他,但是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着急之下,我竟然鬼使神差地说出了漫画里的女主角最常说的经典废话台词:“我不走,要走一起走。”

    这下子尹正赫更加生气了,他愤愤地踢了下脚下的石子,朝我吼:“你这女人是白痴吗?叫你走就走,怎么那么多废话?”

    这时,李言攸走到了尹正赫身前,对对面深色有些变色的圣辰悠说:“晨悠,请你带原彩希走。我和少爷会处理这里……”

    “李言攸你在胡说些什么?”尹正赫顾不上再喝斥我,一个跨步走到李言攸面前,宝蓝色的眸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我叫你跟那家伙带元彩希离开!”

    “对不起,少爷,这种情况下,我作为你的管家,是绝对不可以离开你的,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李言攸一双黑眸坚定地直视着尹正赫的蓝眸,“你是我的主人,保护你是我的工作!”

    “什么主人?说什么傻话!已经重复很多遍的话我再重复最后一遍??尹家的人怎么看待你我不管,但你李言攸是我尹正赫最重要的朋友,不是什么仆人!不想继续惹我发火的话,就立刻闭嘴带原彩希走!”尹正赫愤怒地说完,一把推开李言攸,宝蓝色的瞳眸中积蓄着危险的黑色风暴,似乎下一秒就摧毁整个世界。

    李言攸怔怔地看着他,一时间失去了言语。

    我僵立在原地,肩膀突然被一只胳膊搂了过去,同时一个听上去格外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呵呵,青蛙王子的小公主,你来的可真是时候哦。”红毛狐狸圣晨悠悠闲地将脑袋靠经我,语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兴奋,“你看青蛙王子被这么多人围住了,就算是李言攸来了也很难逃脱的哦。”

    他说着。回头朝身后那些提着铁棍的小混混笑了笑,建立的小虎牙在唇边露出一个小角,有着说不出的狡诈与诡秘。

    “而且你来了之后,他就更难逃脱了,知道为什么吗?”

    他的指尖似不经意一般划过我的脖颈,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窜上头顶。

    “呵呵。”他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轻笑了两声,没有继续刚才的问题,而是将话题转向了另一边,“真可惜啊,如果是在平时,你们这么多人对付正赫一个,胜算也不会很大,偏偏正赫刚刚参加完五项全能的比赛,五项全能可是最消耗体力的运动项目,所以他们今天赢的几率就变成了百分之九十……嗯,做得很好。”

    圣晨悠说着,转向混混的方向鼓了两下掌,又回过身来抓住我的手臂。

    他在说什么?

    他到底是谁?

    我震惊地看着圣晨悠,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就连他脸上那种狐狸一样的笑容也觉得无比陌生。尹正赫跟他不是死党吗?他现在怎么看起来跟那些混混如此熟络?

    今天这种局面会不会就是他……

    看到我满是怀疑的目光,圣晨悠挤了挤眼睛,朝我笑开了:“啊哈,还有一件事情哦。你知道正赫那家伙为什么要去参加五项全能比赛吗?哈哈……因为根据森永高中的校运会传统,男女分别拿下五项全能者,将会获得特权可以选择校内任何一个人为自己做一件事,包括做他的……”

    “圣晨悠,你给我闭嘴!还有,放开她!”

    尹正赫没等圣辰悠的话说完,便朝这边的恶狠狠地吼了过来。

    圣晨悠松开了我的手臂,却从后面把我往尹正赫那个方向一推,扬起唇角兀自笑得很开心,一对小虎牙在阳光里一闪一闪。

    “这么有力气的话,就自己过来看好你的女人!”圣辰悠毫不客气地朝尹正赫吼了回去。

    随后,他悠闲地走到那个金毛混混的面前,纯良无害地笑着说:“虽然你们现在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干掉尹正赫,但是很可惜,干掉他之前必须要先通过考试哦。眼下世道艰难,当混混也得有当混混的专业水准,比如说,在赤手空拳面对手持武器的对手时,要先洞悉对方的攻击力和攻击方式……”

    那个金毛混混一脸茫然地看着圣晨悠,圣晨悠凑到他身边,朝他弯了弯唇角,轻笑道:“我来示范一下怎么样?”

    接着,圣晨悠的眼神在顷刻间变得凌厉,闪电般地倾身上前,一个利落的飞踢,将金毛混混手上的铁棍踢飞。那些混混终于反应过来,一窝蜂地朝他攻了过来,他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几个回旋踢……电光石火之间,第一波冲上来的混混已经捂着手滚了一地。

    圣晨悠顶着一头耀眼的红发沐浴在阳光里,如同威风凛凛的战神一般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手下败将,唇角爬起一丝残酷而轻蔑的笑容,语气却像在闲谈一般轻松:

    “呐,就像这样??一鼓作气,全部消灭!”

    情势一下子逆转了。

    刚才还悠闲自得的圣辰悠变得格外忙碌起来,又一波小混混抢着铁棍叫嚷着冲了上去,他朝我们看了一眼,立刻与他们交战到一起。

    李言攸慌忙上前帮忙,一拳打在一个偷袭的混混脸上,回头对尹正赫点点头,说:“这里交给我们。”

    尹正赫皱着眉头,握紧拳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看到还站在哪里傻愣愣不知所措的我,便冲了过来,一把拉起我的手,飞快地朝外跑去。

    我的手被尹正赫紧紧握在手里,他拉着我一路飞奔,耳边尽是呼啸的风声,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我的双腿和那只被紧握的手上了。

    这样的情景好熟悉

    我想起第一次见到尹正赫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拉着我一路奔跑着。

    来不及看清的景物被我们飞快地抛在身后。

    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手心里只剩下彼此紧握的温度。

    “尹尹正赫”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的双腿快要支撑不住了,于是在他身后弱弱地叫了一声,但是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猛然灌进来的风呛得直流眼泪,“慢慢一点”

    尹正赫终于觉察我的异样,脚步慢了下来,回头瞪我一眼:“该出现的时候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偏偏出现,你是不及时星球的人吗?”

    我抬头看着他那张因为生气而略微泛红的帅气脸孔,原本就有些霸气的眉拧成“川”字形,银色的发丝在风中舞动,介于蓝与黑之间的美丽宝蓝色,一瞬间让我的心漏跳了好几拍。

    “我我是因为江原崎要陪他比赛景圣希不知道去哪里了所以才”我一边跑一边向他解释着,一句话没说完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再加上被那双不时就会让我的心脏漏跳几拍的宝蓝色眸子注视,我更加语无伦次了。

    “别说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尹正赫瞪了我一眼,示意我闭嘴,但是紧接着他的神情就变得更加紧张了。

    怎么回事?我费力地抬起头,只见迎面一队小混混提着铁棒朝我们跑过来。

    “在这边!尹正赫在这边!”

    “该死!”尹正赫咒骂了一声,也许是顾及我在身边,没跟那群小混混正面交锋,拉着我转头就朝另一个方向跑。但是没跑出多远,就见一个刺猬头的少年带着两个跟班模样的男生跩跩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竟然是上次和尹正赫进行过荒唐的“奴隶决斗”的本承老大龙日一!

    他身后那个金色稻草头的男生和挑染白刘海的男生正是他的跟班“坦克二人组”。

    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遇上他们?

    难道这下真应了龙日一宣战的那句“你死定了”吗?

    龙日一看到尹正赫和我紧紧握在一起的手,英挺的美貌挑了挑,问:

    “怎么?尹正赫,你们私奔被追杀吗?”

    晕,龙老大,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难道看不出这是典型的被仇家追杀,而不是被情敌追杀吗?

    尹正赫皱着眉头将我护在身后,扫了一眼那些越逼越近的混混,转头对龙日一说话时语气竟然有一丝示弱:“是几个混混寻仇。你如果要找我决斗,哪天都可以,但是今天我不想她受伤,所以能不能麻烦你让个道?”

    “哈哈哈,你要保护女人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龙日一很狂妄地笑了三声,接着说,“但是我是不会让道的。”

    “等会儿我拖住他,你直接冲过去,不要管我,跑出去,不然不饶你!”他凑近我快速又小声地说了一句,然后松开了我的手。

    手掌脱离他掌心温度的一瞬,我的心似乎也跟着一块儿凉了。

    仿佛不肯放弃那份温暖一般,我伸手握住了他已经暗暗握紧的拳:“不要!”

    尹正赫回头恼怒地瞪着我,刚想甩开我的手,龙日一和“坦克二人组”突然向两侧站了站,让出一条道说:“要私奔就快点!我说不会让道就不会让道——那些提铁混的小鱼小虾。我龙日一一个都不会让他们过去。”

    我怔住了,来不及多想,尹正赫已经重新握起我的手向前跑去,经过龙日一身边时,与他对视了一眼,丢下一句饱含着复杂感情的“谢谢”。

    龙日一则抄起身旁一根废木棍,在已经跑过的我们身后酷酷地大喊:“说什么‘谢谢’,尹正赫你听着,我们俩还没正式交手过,你可不能先挂了!”

    画面倒回之前那个废弃的仓库门前。

    此时,这里已是一片狼藉,铁棍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那些先前还很嚣张的混混们或是逃跑,或是干脆躺在地上,已经爬不起来了。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面容温和清秀,经过了一场混战,浑身上下还丝毫不乱的少年扶住另一个有着一头浅红色头发的少年,温和的目光中露出不解的神色:“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也可以这么拼命。”

    红发少年面容精致,笑起来一对小虎牙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笑着站稳身形,一个后扫,踢倒旁边一个企图爬起来偷袭的混混,目光中有着谁也读不懂的坚定:“因为想要站在那个人身边再不拼命就要输了啊。”

    阳光从他的侧面照过来,映亮他的半边脸,他眼角上的一颗泪痣随着笑容若隐若现,如同情人滴落在脸上的泪滴,美不胜收。

    尽管有龙日一和“坦克二人组”的阻挡,那些小混混还是以人数优势追了上来。

    尹正赫不得不在一扇生锈的铁门边停下来,把我护在身后,与他们展开了交战。而不远处的龙日一和他跟班也在酣战中。不知道废弃仓库那边的李言攸和圣辰悠怎么样了?

    第一次亲眼目睹打群架的我看着不断有人被铁棍打倒,怪叫声与呻吟声交织一片的混乱场面,只觉得脑袋一阵一阵地发晕,忍不住抱着头蹲了下来。

    尹正赫他以前就是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吗?

    因为晕血所以从来都是速战速决,绝对不然对方流血就结束战斗的他,今天会这样被动地防御也是因为我吗?他脸上会被打上,留下那样的淤青也是因为我吗?

    我为什么没有及时去赛场见他呢?如果我去见了他,他说不定就不会遇到这些人,也就不会陷入现在这样的困境中

    说到底都是我的错

    <i>“你不是说,不想我孤单吗?”

    耳边突然响起努力对决那天他对我说的话。

    那天他脸上的那片泛着笑容的苍白与今天如此相似。

    都是因为孤单,啊?

    因为孤单,才会不断地跟人打架来派遣心中的寂寞;

    因为孤单,才会在飙车的时候用那种不要命的速度;

    因为孤单,才会在我面前露出那种苍白无助的笑容,说——

    <i>“你不是说,不想我孤单吗?”

    是啊,我不是说过——“因为我不想你孤单”吗?

    可是现在,我除了害怕地蹲在他身后的铁门边,看着他孤单地对付这面前的强敌,还要时不时地分神来保护我,什么都做不了。

    什么都做不了不!

    我猛地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我的右边衣袋里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振动。

    是手机。谁在这时候来电话?

    我掏出手机,看了眼显示屏,见上面赫然显示着“韩亚依”三个字,便慌忙接了起来。

    “彩希!救救我”

    电话刚接通就听里面传来韩亚依的哭喊声,我吓了一跳,紧张地刚想问怎么了,手突然被撞了一下,手机掉在地上,电池也被摔下来,滚出好远。

    救救我?

    亚依在哭?

    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正在这时,尹正赫冲了过来,抱住我的肩膀一把把我压进他的怀里。我猛地回过神来,颤抖着抬起头,刚对他说出:“尹正赫亚依她”就见一根铁棍重重地敲在尹正赫的肩膀上。

    银色的光芒一闪,狠狠地刺痛了我的眼睛。

    “啊——”我吓得尖叫起来。

    尹正赫皱着眉头回身一脚将刚才偷袭的小混混踹倒在地,再度转向我时,宝蓝色的眸中布满了赤红的血丝。

    “你不能再待在这里了。”他像在对我说话,又像在自言自语。当他把目光扫向一旁的生锈铁门时,眸中顿时闪过一道希望的光芒。

    他上前一步,用力踹向铁门锈迹斑斑的挂锁。几脚之后,那铁门上的挂锁竟然奇迹般地断开了。

    我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注意到他身后又有几个据这个铁混的混混攻击过来,连忙尖叫着提醒他:

    “尹正赫!小心!”

    尹正赫回身闪过铁棍的攻击,三拳两脚放倒那几个混混后,一把将我拽到了铁门边。

    身后又有混混围了上来,尹正赫却全然不顾,银色的发丝沾染着斑斑血迹在疾风中张扬飞舞,幽深的瞳眸凝视着我仿若再见便是隔世。

    “现在,我命令你为我做一件事!”

    我猛地抬起头,仿佛觉察到了什么一般,惊恐地对上令他那双在此刻看起来无比镇定也无比决绝的眼眸。

    随后,我的身体像蝶一般飞起来,顺着他手的力道,跌向那扇被他匆匆打开的铁门里。

    咣——

    铁门重重地一声关上。

    隔着那一排挂满锈迹的铁栏杆,我清楚地看到尹正赫现在关上铁门的那一刹那,被一根闪着狰狞光芒的铁混重重地击中了背部。

    他的身体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几滴鲜血从他的人头上甩下来,滚烫滚烫地溅到我的眼睛上。

    眼前的世界瞬间鲜红了一片。

    再也看不分明,也不像再看分明——这个混乱的世界。

    但,耳朵却在这时清晰地听到那个声音——

    那个说着“你没有错,不许道歉”的霸道声音;

    那个说着“我偏偏就是想带着她”的狂傲声音;

    那个说着“你不是说,不想我孤单吗”的寂寞声音;

    那个说着“明天比赛完我要见你”的别扭声音;

    我听到了那个仿佛尽了所有力气对我吼出的声音——

    “去找明泽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