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森永高中三年二组1 > 第八章 记忆剪影中的摇光星
    那之后,罗皙妍老师还是每天放学都会帮江原崎补习功课,而我却会偷偷地从后门溜走。

    对不起哦,江原崎,虽然很想在旁边给你支持和鼓励,但是…我真的不想看到那个身影,那个伫立在三年二组门口静默等待的少年孤寂的身影。

    柔软的发丝不时被傍晚的凉风轻轻拂起,夕阳鎏金色的光芒柔化了他的整个轮廓,夺目与柔和这两种矛盾的气质竟奇迹般地融合在了他一个人身上,释放出一种奇异而惊心动魄的美。

    他长而密的睫毛不时煽动,于是便有金色的光斑在上面翩然起舞;而当他一动不动地用目光追随罗皙妍时,我的心中就像打翻了一杯柠檬汁,酸涩的液体悄无声息地浸透每一根血管每一片肌肤,然后缓缓地,在我的眸中蒸腾起一片朦胧的雾气。

    好想流泪…

    曾经的天使,当他遇到另一个天使后,就好像已经…忘记我了。

    在明泽羽对罗皙妍执着的等待中,在我对明泽羽纠结的逃避中,模拟考试还没降临,另一件领全校学生都兴奋不已的盛事到来了

    “这次的秋季运动会,要按照年级评等级,奖牌数第一名会给班级总体分加10分。第二名加6分,第三名加3分…班级评分将直接影响奖学金的颁发,所以就连高三年级的学生都必须参加…”

    一时间,森永高中的所有学生都在讨论着这样一个话题。

    目光充裕的教学楼顶楼。原本冷清的杂物间此时已经被收拾得窗明几净,挂在门口的那块写着”三年二组”否认长方形班牌虽然歪歪扭扭,却也在清晨的阳光中熠熠生辉,格外耀眼。

    教室里,班长江原崎正拿着学校刚发下来的通知念给大家听,念完之后班上立刻响起一片喧哗声。

    “运动会啊,真无聊…”首先发出感慨的是化了精致烟熏妆的雷遥娜,她吹了吹刚涂过的黑色指甲油的指甲,瞥了讲台上的江原崎一眼,兴致缺缺。嗯,也难怪,今天尹正赫他们三个人都没有来上课,估计她对任何事情都是兴致缺缺吧。

    小安和小苏显然也没有这份运动的热情,纷纷翻着白眼嘟囔:”开运动会还不如去打架,反正都是运动…”

    唉,太妹们的世界果然很我们是不一样的啊!我干笑了两声,转头看看四周,只见大家都是一副”运动会关我什么事,找金淳熙去”的表情回应班长的运动会报名动员。而当江原崎迟疑着把询问的目光投向每年运动会的”奖项大赢家”金淳熙时,金淳熙甚至连头都没有从书中抬起来一下,冷静地说:”我的学籍还在特优班。”

    言下之意是:即使参加了,也是代表特优班。呜呜,这样一来,三年二组不是更加没人了吗?

    就在这时,教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随着外面的阳光跳进来一个动感十足的男生,男生穿着改成运动式样的制服,脚上那双纯白的运动鞋上竟然还有体育明星的签名,这样一个站在那里就好像会有阳光味道的男生不是李秀哲还会有谁?

    “呵呵,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李秀哲囔囔着跳进教室里,班上的目光全部被吸引到他身上,我好奇地问:你以为我为什么故意做了件大一号的球衣?好了,把脚边的鞋子穿好就出来吧。”

    我穿好鞋子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时候,池野良的目光中才微微露出一点赞许。从镜子中,我看到自己的样子也微微惊讶了。原本以为大一号的球衣松松垮垮会不合身,没想到却因为一条腰带,和露出一点肩膀的小设计变得性感起来。短裙看起来很大牌,平淡无奇的白色球鞋是短靴形状的设计,包住脚踝,非常好看。

    池野良点了点头,看了看我的头发,转身回工作台拿工具去了。

    而此时我才注意到,门外似乎已经没有动静了。

    那个比女生还女生的家伙已经走了吗?我奇怪地抬头,刚好池野良拿了整理衣服的小刷子走过来,我便好奇地问他:“池野良,刚才那个……就是叫你不能喜欢女生的家伙啦,他是谁?”

    池野良猛地抬头瞪了我一眼,那个锐利得如同一片刀子的眼神仿佛在警告我:不许问,否则杀了你。

    我成功地被吓到了,同时,那个眼神也成功地让我在接下来整理衣服的过程中一声也不吭。

    最后他走到我面前看着我的长刘海皱了皱眉头:“去把刘海剪了吧,太碍眼了。”

    我从镜子中看着自己的刘海,那些过长的刘海早已经遮住了我的眼睛,我时不时地就得把它们拨到一边去。按道理来说,确实该剪了,可是……

    景圣希……

    我想起第一次在校门口见到他时--

    <i>“啊!你干什么?”

    <i>眼前的景圣希竟然直接举起剪刀,咔嚓几下就把自己的刘海剪成了我这种遮住眼睛的怪样子。柔亮的发丝在风中飞出好远,他也一点都不可惜,反而对着后视镜左照右照满意地直点头:“为了成为主角照亮世界而存在的景圣希,果然是最完美的。”

    <i>而不久前在教室里--

    <i>“看,连刘海都这么相似。”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刘海,杏眼里闪烁着星辰一般晶亮的光,肯定地说,“啪啵小彩希,不是我们要成为入场式的领队,是老天非要我们这么做的。”

    <i>……

    “不要剪!我不要剪……它对我很重要。”我回头看着池野良,很坚定地告诉他。

    池野良双手抱胸玩味地看着我,半天才挑了挑眉毛说:“随便你”

    说完想了一下,转身到工作台上拿了顶白色的棒球帽压在我的头上,然后才满意地笑了一下:“这样也不错。”

    运动会开幕当天的天气非常好,湛蓝的天际浮着几丝悠闲的白云。秋日的眼光从透明的空气中慵懒地撒下,整个世界都变得清净而明朗。

    我一早就穿着池野良设计的整套服装去了学校,教学楼顶层的三年二组教室里,今天人似乎来得特别齐。

    韩亚依穿了一套浅黄色的运动服,衬得可爱的脸蛋更加白皙,她一看到我的装束就激动地大叫起来:“彩希,太好看了!你今天一定能惊艳全场!”

    “呵呵,是吗?”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尹正赫坐在座位上和红毛狐狸圣辰悠说着什么,听到韩亚依夸张的叫声转过头来,看到我,宝蓝色的牟中闪过一丝惊艳的讶异,但是什么都没说又把头转了过去。

    唉,他还在生那天的气吗?我愉快的心情出现了一丝波动,像进入枯水季节的河床,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这时,在尹正赫旁边一直端正站立的李言攸微笑着朝我走了过来,像每一次我见到他时那样,熟练地带上雪白的手套,然后低头说一句“失礼了”,开始帮我整理走路时没注意弄起的衣褶。

    专业的举止,认真的神态,简直和漫画中的那些让女生们发疯尖叫的管家如出一辙,要不是看到圣辰悠眼神似不经意飘过来时唇角微微翘起的恶魔弧度,我估计都会激动得两眼冒星星了。

    “女人,如果害羞想要拉扯什么来扮纯情的话,最好拉扯自己的耳朵。我可不想看到自己设计的衣服衣角被拉扯成那种令人羞耻的样子!”一道嘲讽的声音从后面毫不客气地传来,我毫不意外地看到吃野良正坐在自己干净得一尘不染的座位上抱着胸看着我。从他的眼睛里,我竟然意外地没有看到鄙视,反而还从中察觉到一丝小小的骄傲和兴奋。

    我尴尬地朝他笑了笑,转头看到雷遥娜三个人不善的视线聚拢起来,连忙伸手指向外面:“开幕式好像要开始了!那个我们去操场吧”

    站在学校漂亮整洁的操场跑道上,我看着一个班一个班的同学排着整齐的方阵入场,然后满怀自信地走过校领导们所在的主席台,心里竟然也有了一丝久违的亢奋。

    总是被劝退的我在各个学校都是来去匆匆,甚至连一次运动会都没有参与过,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够作为领队站在这里,还穿着设计师同学特地设计的服装所以就算这次我们三年二组是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入场的,我还是对这次的亮相充满了期待。

    而穿着淡金色运动服和我并排站在一起的景圣希就更不用说了,看斑斑也被他弄了一身金色的运动服穿在身上就知道,他今天绝对是来出风头show他的“四秒美学”的!

    果然,当我们举着“三年二组”的班牌出现在跑道上时,观众席上一下子沸腾了,只是他们的目光好像并不善意,而且似乎把全部的矛头都指向了我

    “那个人是谁?跟圣希哥站在一起的那个女生三年二组有那么漂亮的女生吗?”

    “是元彩希听说他的那套衣服从上到下都是池野良设计的。”

    “拽个p啊,穿着池野良设计的衣服,恐龙也会变很漂亮”

    “就是就是,讨厌死了,明明是经常被退学的家伙”

    一片沸腾之后,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个声音,朝我大喊:“退学!退学!”

    结果没过多久,这声音像蔓延的瘟疫一样演变成观众席上的全体女生一起响应着,齐声朝我大喊:“退学!元彩希退学!退学”

    退学

    退学

    那些声音围绕在我的耳边,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块铺天盖地地朝我压下来,我只觉得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跟着颤抖起来,那只原本被封印在心里的怪兽又一次冲了出来,对我张牙舞爪

    退学

    退学

    “元先生,对不起,我们学校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劝退元彩希同学。当然,并不是元彩希同年光学不优秀,而是她太特别,我们无法再好好教育她了,,,,”

    “元彩希同学,校长已经下达了关于你在全校大会上公然顶撞教务主任的处罚收拾下东西回家吧”

    “你给我滚滚滚!我当校董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会抬杠的学生!滚出这所学校”

    “对不起,我们学校力量有限,不能再收你在这里上学了”

    退学

    退学

    无数张劝退通知单,无数张厌恶的脸围着我不停地旋转,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一步也走不动了,双腿阵阵地发软,几乎要支撑不住跌倒在地。

    为什么大家都希望我退学为什么?

    我明明没有做过什么坏事

    明明很努力地学习

    明明在对每一个同学微笑

    明明很主动地作着本该不属于我的值日

    为什么还会被退学为什么?

    耳边“退学”的嚷声还在继续,我全身颤抖着,手脚一片冰凉,身体沐浴在大片温暖的阳光中,心却像跌入了万年幽寒的冰川中,绝望而彻骨地冷。

    走在我旁边的景圣希感觉到我的异常,伸出温暖的收握住我不停场颤抖的手,用一种难得认真的语调对我说:“啪啵小彩希,要记得,你今天是最漂亮的,因为有我这个拥有无双美貌的绝世主角希king殿下在身边,所以你就是独一无二的绝对女主角。所有人都被退学了,绝对女主角也不会被退学的。”

    是吗?我是独一无二的绝对女主角吗?

    心似乎因为听到了这句话渐渐恢复温暖,我微微转头,就看见一双大而好看的杏眼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

    “啪啵小彩希,知道吗?主角消失的话,配角们生存下去的意义就不存在了,故事也就提前终结了。”景圣希琥珀色耳朵眸中仿佛有微光透出来,清透明亮一如秋夜池水中的莹莹月影。

    “所以,为了续写更加美好的故事,为了让更多的配角得到存在的意义,主角在任何时候都必须要有主角的觉悟。”景圣希的蜜金色发丝在眼光下璀璨一片,我竟然一时有些看不清他的脸。

    但奇迹般的,心里竟然平静了很多。

    等我终于整理好心情,抬起头打算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原本应该很在我身后进场的我们班的运动员代表尹正赫和李秀哲竟然都跑到了我面前。

    尹正赫瞥了一眼我被景圣希握在手心的手,幽蓝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被更多的担忧情绪塞满。

    “那种话不要理会!谁敢让你退学我第一个不饶他!”他还没等我开口就是一阵暴躁的大吼。

    汗!尹正赫同学,我好歹也是受害人好不好,你就不能对我稍微好脾气一点吗?刚刚景圣希对我说话都没有四次元耶,你多少也学他一下嘛。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我还是感激地朝尹正赫笑了笑:“我没事了。谢谢你,尹正赫。”

    李秀哲见我惨白的脸色稍稍恢复了些,在一旁奇怪地问:“好奇怪耶,元彩希,他们为什么要对你喊‘退学’呢?难道你曾经退学过吗?还是你曾经打算退学?”

    看着他那张阳光灿烂耳朵帅气脸孔,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刚才噩梦般的回忆中,那些对我露出厌恶表情的脸中就有他一个虽然他似乎已经完全不记得那件事了。

    “没不是的”我强挤出一丝微笑,对他摇了摇头。

    “秀哲,你真的不记得那件事了吗?”身旁似乎有冰山经过,带着丝丝凉意,金淳熙从特优班的方阵走了过来,拍了拍李秀哲的肩膀,冷漠的脸上仿佛隔了千层万层的冰山,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那个下暴雨的晚上你要向元彩希道歉”

    金淳熙的话仿佛时光机器的按钮,那一幕幕深锁在我脑海中的画面突然被触动,一点一点又重新跳跃在我的眼前

    时光如果可以倒流回几个月前,不发生那件事,也许我在面对金淳熙和李秀哲的时候就不用那么愧疚

    “十万个为什么小姐”这个称号,并不是我到了森永高中之后才有的

    <i>“你们看,学校BBS上说的那个人就是她。”

    <i>“长得就很可恶,看她嚣张的样子,跩什么跩?”

    <i>“你们知道吗?她昨天被学校劝退了”

    <i>“劝退已经够便宜她了好不好?竟然但这那么多人的面前向校长提那种问题,真不知道她是脑袋有问题,还是故意想吸引人注意”

    <i>“为什么?为什么?老是为什么来为什么去,以为全世界的学生就只有她会提问题吗?”

    <i>“白痴一样,当自己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i>“呀,十万个为什么!我们以后不如就叫她‘十万个为什么小姐’吧?哈哈”

    <i>“好主意!”

    那样的嘲讽声从高一开始就不断地从耳边传来。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讨厌,为什么刚开始的时候老师拿着我的成绩单会兴高采烈,同学们对我也很热情,可后来当老师慢慢地不喜欢我时,同学们的态度也会跟着转变,变成嘲讽和排挤,最后的结局无非是一张劝退通知单

    “主任,为什么刚交过了书本费现在还要交习题费?难道习题薄不是包括在书本里面的吗?还有哦,为什么我们学校的书本比其他学校的书本质量差,价钱却比人家要贵呢?”

    “对不起,校长,我有问题,刚才你说的那条规范,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每天早上六点半要特地来学校集合晨跑?这样很不合理耶,住在学校附近的同学还好,家离学校远的同学要怎么办呢?这样很影响同学们的睡眠,前几天的生物课上,老师才说过,我们这个年纪的青少年应该保证充足的睡眠”

    “老师,为什么”

    为什么就是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些问题都是出自我的真心。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挑衅谁,或者刁难谁,但是,为什么会被讨厌呢?

    高二下半学期,几乎将全市的学校全部转过一遍的我转到了森永高中。这里是最后一所能够收留我的高中,所以我对这最后的上学机会倍感珍惜,更加努力学习,终于在期末考试的时候考了全年级第二名,被调到特优班。我很开心,坚信自己能够在这里好好度过高中阶段,不会再被劝退了。

    可是

    那个暑假的某一天,上完补习班后,我送一个身体不舒服的同学先回家,然后才打着伞顶着暴风雨,走很远的路回自己家。

    那天的雨下得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一样,暴虐的风撕扯着雨幕,树影狂躁地剧烈晃动,在漆黑的夜幕下犹如一张张魔鬼狰狞的面孔。

    我缩了缩脖子,握紧了手中的伞,路上必经的一座小桥。这条河的河水一向很温和,这一天也许是因为暴风雨的关系,变得异常湍急。哗哗的流水声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不断撞击着我的耳膜,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几声虚弱的猫叫声。

    本来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是那声音越来越真切。我好奇地四处寻找,终于在桥的一端,一棵藏在岸边的歪脖子树上看到了一只缩成一团的虎斑猫。

    这种天气,它蹲在那根好像随时都会断掉的树枝上很危险,如果风吹断树枝,它也会被吹进河里的,我着急地跑到那棵树所在的岸边,努力地想要救下那只猫,可是河边的地很滑,稍不小心就会失足滑到河里去,我根本没办法靠近那根不断摇摆的树枝。

    猫凄亚的叫声仍在继续,因为树晃动得太厉害,它只能死死地用爪子抓住树枝,一动也不敢动。它的下面就是湍急的河水,而那根看上去并不结实的树枝似乎开始有一点断裂的迹象了。

    怎么办?

    这时,从桥的另一端走来一个打着黑色雨伞的少年,少年生了一张很俊美的脸,周身散发冰冷的气息,如同冰山中走来的王子。在这种雨夜里,似乎比雨水还要冰冷。透过雨幕我看清了他的脸,他是我特优班的同学,金淳熙。

    “金淳熙!”我像看到了就行一样,慌忙向他求救,他那么高又是天才,如果是他一定可以救下那只可怜的猫的。

    金淳熙朝我这边看了一眼,黑眸在黑夜中闪耀着比夜色明亮却异常冷漠的光芒,有几滴雨水被风吹进伞里,滴落到他的脸上,他随手抹去那些雨水,神情里一丝情绪波动都没有:“你在那里做什么?”

    “看到你太好了,金淳熙!拜托你救救这只猫,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救它的。那根树枝快要断了,要是我们不救它,它一定会掉进河里淹死的”我站在岸边恳求地看着他。

    谁知金淳熙只是冷冷地看了那棵树一眼,就已开视线继续往前走:“我们没有办法救它,你回来吧。”

    什么意思?

    是说我们去救它自己也会有危险,所以还不如任其自生自灭吗?

    可是那只虎斑猫明明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死掉呢?

    泪水从我的眼中涌出来,顷刻间铺满了整张被风吹得冰冷的脸。我又回头看了那只虎斑猫一眼,它瞪着金色的猫眼看着我,那惊恐的眼色一下子刺痛了我的眼睛。

    不不能!

    我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勇气,猛地冲到桥上,挡住金淳熙的去路,一边哭一边朝他喊:“求求你!求求你救救那只猫!虽然有危险,虽然我们可能也会掉到河里去,虽然可能我们努力了也还是救不了它,但是不试一试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没办法呢?为什么我们要眼睁睁地看着它死也不要去试着救救它呢?为什么就因为它是只猫我们就要选择袖手旁观的漠视呢?为什么”

    看着我激动的样子,金淳熙微微蹙着眉头沉默了一下,终于点头答应了。

    “谢谢!谢谢你!”我欣喜若狂地对他说着“谢谢”,却没想到在这仿佛恶魔狂欢一般的风雨之夜,以这一刻为开端,那梦魇般的时刻就此到来。

    我和金淳熙一起来到那棵树下,金淳熙大致目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决定由我一手抱紧树干,一手拉住他的手,让他在下到湿滑的水边时身体可以最大限度地靠近那根伸到河面上的树枝,同时也不至于脚下打滑摔进河里。

    按规定好的“营救方案”,金淳熙虽然中途几次险些滑进水中,但最终还是伸手够到了那只死死抱住树枝,全身已经被雨水浇透的虎斑猫。

    不知道是因为虎斑猫太重,还是因为它抓树枝抓得太紧,金淳熙费了很大劲都没法把它从那根树枝上弄下来。

    我紧张地顾不上甩去脸上的雨水,睁大了双眼看着金淳熙的一举一动,手更加用力地握住金淳熙的手,形成一个生死与共的结。

    金淳熙,加油!

    我一定会抓紧你的手,让你不会有一点危险。

    所以请你放心地去营救它,我们一定可以救下它的!

    这时,一阵异常猛烈的风刮来,那只虎斑猫所在的树枝猛地一晃,向着水面迅速沉下去。

    “喵——”

    受惊的猫一跃而起,扑到努力伸长手臂向它靠近的金淳熙身上,金淳熙猝不及防,身体晃了几晃,脚下一滑险些摔倒。而那只猫再一次后腿一蹬,窜到了我和金淳熙紧紧交握的手上

    “啊!”

    我吓得一下子松开了手。

    我松开了手

    下一秒,以及下一秒之后的很多秒,我的脑海里都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我松开了金淳熙的手。

    他迅速朝后坠落的身影在我的眼中放大成一幅我永生都无法忘记的画面。

    黑色的夜幕。湍急的河水。被狂风撕扯的树影。倾倒的身影。

    还有两只距离越来越远的手。

    落水前的最后一秒,隔着重重雨幕,我清楚地看到金淳熙被雨水浸透的黑色头发下,那张少有表情的脸上布满了惊讶的神色。

    手心里似乎还残留着刚才紧握时的温度,我看着漆黑的水面上一沉一浮的身影,心脏狠狠地揪紧,风灌进去,空洞地疼。冰凉的雨水狠狠地冲刷着我的脸,眼中的液体也随之一同失控地汹涌。

    “金淳熙——”

    河岸上,我尖叫的哭喊声穿透层层雨幕,和震天的雨声交织成一片。

    河水中,金淳熙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努力挣扎着想向岸边靠近,可是越是挣扎河水越是卷着他向距离岸边更远的方向冲去。

    渐渐的,他似乎没有力气了,浮在水面的时间越来越少

    “金淳熙!”不会游泳的我除了在岸边哭喊之外,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时,一个穿着运动装的男生听到我的叫声从桥上跑了过来。

    “淳熙?你是在喊金淳熙吗?”

    “是的他是金淳熙我同学我求他救那只猫他掉到河里去里了求求你”因为慌张和哭泣,我连说话都变得断断续续,“拜托你去救救他拜托”

    男生没等我说完就脱下外套,飞快地跳进河里。我这才猛地想起自己的手机,慌忙用颤抖的手掏出来拨打了急救电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生终于艰难地托着已经昏迷的金淳熙游了回来。上岸后,我才看清刚才跳下水去救金淳熙的男生,原本如阳光一般灿烂的金发被水贴在脸上,湿漉漉的一片黯淡无光,竟然是经常来我们班上找金淳熙的李秀哲。

    此时救护车已经赶到,李秀哲对金淳熙做了一点简单的急救措施之后,将一直昏迷的金淳熙送上了救护车。

    我站在一旁看着,插不上手,也不知道该怎么对李秀哲解释这一切。直到救护车的大门即将关上,李秀哲坐在车里对我投来厌恶的目光,大声嚷道:

    “特别是像你这样的怪物,被退学就好了,以后最好都不要出现在大家面前!”

    怪物

    退学

    是的,像我这样的人,这样的怪物,什么都做不了,还会在关键的时刻松开同学的手,让同学身陷险境

    这样的我,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大家面前呢?

    于是回家之后的第二天,我便去学校办理了休学手续

    “你们这些人,都给我闭嘴!不准再喊‘退学’两个字,谁喊我就扁谁听见没有”

    记忆被打断,一个愤怒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惊讶地抬起头,只见在一片阳光里,那个曾经对我露出厌恶表情的金发少年,正拿着一个大喇叭站在我的前面对着观众席愤怒地喊。风吹起他柔软的发丝,在阳光理应上一层温暖的光圈。他身上穿着白色的运动装,露出健康的皮肤,上面还有些细密的汗珠在我模糊的视线里盈盈闪闪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猫得救了。中间发生了什么其实不必太计较,现在开始才是最重要的。”金淳熙在我旁边幽幽地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回到特优班的方阵中去。

    我怔怔地看着他的侧影,在一片冰山一般的炫目光芒中,他冷峻的脸上依旧如平日一般冷漠的家伙,却说出了最让我感动的话。

    金淳熙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终于可以放下那段悲伤自责的记忆。

    这时,李秀哲也转过身来,挠挠头似乎有点困扰地说:“元彩希,原来淳熙落水那天见到的那个女生是你啊阿阿,我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对不起啊,我不记得了,阿阿,我收回来好不好?要是收回来也不行的话,你也对我说几句难听的话,我们扯平好不好?阿阿,我不生气,一定不生气。你也不要生气哦”

    我扶着额头暗暗地哭笑不得。

    李秀哲真不愧是传说中的“单细胞生物”,扯平这种事亏他想得出来。不过——

    “呵呵。”我笑起来,轻轻摇了摇手,指着李秀哲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大喇叭,轻声说:“李秀哲,真的谢谢你!”

    李秀哲也笑起来,向日葵一般明媚的笑容让他在整片眼光中熠熠生辉。他又举起了那只大喇叭,用更大的声音向观众席上的人喊:

    “谁再喊‘退学’,我就让谁退学!听好了,三年二组谁也不会退学!不会!”

    在李秀哲的大喇叭攻势下,那片山呼海啸般的“退学”声终于小了下去,渐渐地平息了。

    一直在旁边注视着我的尹正赫看到我脸上重新绽放笑容,一声不吭地回到了队伍中。

    景圣希拽了拽我的手,大大的杏眼中满含着笑意:“啪啵小彩希,主角们要继续喽!”

    “嗯!”

    我回头又看了一眼举着大喇叭的李秀哲,他灿烂的笑脸好像一下子蒸发了我心中积蓄的所有委屈与难过,净化得如同这片秋日的天空一般清澈与明净。

    元彩希,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开始才是最重要的。

    你要继续加油才行!

    默默地在心里为自己打着气,我挑了挑唇角,迈开大步与景圣希一起继续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