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森永高中三年二组1 > 第六章 真相倒影下的十字星
    银的夜色

    蜜的萤火

    用绝不停止的心情

    靠近你的心

    尹正赫去校长室了,李言攸作为他的管家,照例也跟了过去,至于圣辰悠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去校长室这种事自然也少不了他,所以最后是我和景圣希还有斑斑一起回到班里。

    坐在教室里我越想越觉得不安,这样突然的把尹正赫叫去校长室,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难道是贝铃音他们去校长那里告状了?

    如果是这样,那我是不是应该去描述一下事件的经过呢?

    正这样胡思乱想着……

    砰!

    教室的门突然被大力的踢开了,尹正赫双手插在口袋里走了进来,一片阳光中他的脸色很不好看,眉头也紧锁着,径直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怎么了?校长找你有什么事?”我急忙迎上去问。

    尹正赫看了我一眼,宝蓝色的眼眸被磅礴的怒意遮挡成暗淡的一片,唇角扯了扯,说:“没事。”之后便做回自己窗边的座位上,眼睛看着窗外,不肯再说话。

    落寞的样子,仿佛把孤单和寂寞都刻进了骨子里,周身笼罩着一片幽深的蓝,在耀眼的阳光也照耀不到那一片阴霾中去。

    这样的他怎么会没事?

    我看着坐在窗户旁边的他,新不由得一阵抽筋,一向嚣张的他此时正托着腮看着窗外,银色的发丝在阳光中舞出一条条优美的弧度,柔和了他紧绷的脸部线条,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抚平那紧锁着的眉头。

    “尹正赫……”我还想上前询问,话说到一半就被后面进来的李言攸打断。

    “学校附近有高中学生飞车抢劫,穿的是森永高中的制服……”李言攸清秀温和的脸上此时也带着凝重的表情,永远整齐的黑色短发,永远整齐干净的制服,有着让人信赖的力量,“据举报人说,凡人有一揉银色的头发,骑得也是银色的机车……”

    银色头发,银色机车……

    这根本就是……

    我转过头去看尹正赫,他的的眉头锁得更紧了,托着腮的手放下,猛地将桌子上的书本扫到地上。

    整个森永市的人都知道,银色头发和银色机车是尹正赫特有的标志,而犯人也有这样的特征,也就是……校长怀疑那个人是尹正赫?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个念头一出,我立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骂自己愚蠢。尹正赫虽然很叛逆,脾气不好,但是绝对不会抢劫。再说,看他脚上几万块一双的名牌鞋,他的家境应该不错吧。家境好,不缺钱,他抢劫做什么?难道只为了刺激?也不可能,尹正赫不是那种为了刺激什么事都做的人,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很理智和让人信赖的李言攸,总之……总之他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我相信他!

    “银色头发,银色机车……呵呵,不要命的人……”红毛狐狸圣辰悠靠在门口,侧头看着这边,唇角勾起,笑得像只锁定猎物的狐狸,让人不寒而栗。

    我咬着下唇把在心里憋了好久的话说了出来:“尹正赫,我相信你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尹正赫看着我,宝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柔软的颜色,接着便又别过脸去。李言攸默默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们都相信少爷,可是……”

    “没有的,‘十万个为什么小姐’。”红毛狐狸圣辰悠走上来攀住我的肩膀,笑脸离我很近,我能清楚地看到他眼角下的那颗泪痣,如同一滴眼泪,很容易迷惑人心,但是清醒过来又会发现他还有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根本就不是个柔弱的家伙。他攀着我的肩膀,笑着对我说:“没有用的,我们相信正赫是没有用的,校长代表校方勒令正赫退学。”

    勒令退学……

    比劝退还严重。

    三年二组的同学果然都是生活在这所学校的悬崖边上吗?所有的人都盯着我们,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立刻——开除。

    为什么?我们只不过是普通的学生而已,就算叛逆了一点思维方式特别了一点……为什么要为这种根本还没有查清真相的事情就随随便便开除人呢?

    我愣了一下,竟然忘记了推开圣辰悠搭在我肩膀上的手:“你说真的?”

    “当然,我这么诚实的人怎么可能骗人?”圣辰悠放开我的肩膀,耸了耸肩。

    “那你们为什么不为他作证?”我抓住圣辰悠的胳膊急切地晃了晃,“只要出事的时间里,他有不在场证明,就能洗脱嫌疑啊!”

    圣辰悠的笑容僵了一下,精致的眉眼里似乎有某些异样的情绪在转动。他嘴巴动了两下,然后朝尹正赫那边看了一眼,撇了撇嘴巴,竟然没说话。

    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吗?

    见圣辰悠不说话,我只好又去问李言攸,李言攸闪过我的目光侧身站在一边,也是一声不吭,可是我清楚地看到他的眉头不自然地锁在一起,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她们三个人不是好朋友吗?为什么不为尹正赫证明,难道他们两个那个时间并没有和尹正赫在一起?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尹正赫,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元彩希……”尹正赫突然踢开桌子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宝蓝色的眸子扫过我的脸,目光不敢长时间凝聚在我脸上,“这一切跟你无关,不要多管闲事。”

    说完,他冷漠地将双手插进口袋,走出教室。

    李言攸和圣辰悠回头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也跟在尹正赫身后离开了。

    我站在原地咬着下唇,突然不服气地对着他的背影喊了起来:“我才不相信你会做这种事!你等着,我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我才不要三年二组的同学被开除!”

    “对不起,请问你真的看到飞车抢劫的犯人了吗?”

    “你是亲眼看见了犯人的脸吗?能不能请你描述一下,除了是银色头发之外还有什么特征……拜托,这对我很重要……”

    “求求你……请好好回忆一下,哪怕是什么无关紧要的细节都可以……”

    “同学……同学……不要走……拜托你等一下……”

    ……

    一连几天我都奔走在学校周围的路段,努力想找出那天看到抢劫犯的几个同学,希望能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一些对尹正赫有利的信息,可是得到的不是“不知道”,就是不耐烦的白眼。

    “真实的,问几个问题而已,用得着跑那么快吗?”追着一个同学跑了好久,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问出来,我有些沮丧地坐在路边的花坛上喘着粗气,忍不住抱怨起来。不过也没有办法,大家应该是怕抢劫犯报复才会这么害怕吧。

    咻——

    远处的街角突然飘来一团红云,在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就已经停了一辆炫目的红色跑车。一瓶冰橙汁从车上抛了下来,接着我看见了那张美丽到耀眼的脸。

    “景圣希?”

    “小彩希,你一个人在这里风光都不叫我,真是不讲义气。”景圣希从跑车上站起来,蜜金色的长刘海下是一副大到遮住半张脸的墨镜。他将墨镜推到头顶上,唇角翘了翘,口气虽然是抱怨的但是笑容依旧灿烂一百分。

    他推开驾驶座的车门走了下来:“我才是无所不在的主角,你一个人在这里出风头是什么意思?”

    拜托,我这个狼狈的样子哪里像在出风头?

    我委屈地抬头看他,与此同时我瞄到了他的跑车后座貌似还窝了一团不明物体,没错,不是肥猫斑斑,因为斑斑正在副驾驶座上睡的天昏地暗,是一团挺大的物体,而且还在不停颤抖。

    不过哦,那团不明物体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眼熟,特别是那身制服,还有娇小的体形……虽然很乱,但是还是看得出是齐耳的短发……

    啊……韩亚依!

    “亚依……”我惊叫了一声,“是亚依吗?”

    车上那团不明物体听到我的声音慢慢抬起头,很不好意思地扯开嘴角笑了一下:“对、对不起……彩希,我有点……有点怕,马上就……没事了……我来帮你,虽然我没什么用……”

    天哪,真的是韩亚依,而且是被景圣希这个快车疯子开得超级不要命的快车吓得缩成一团的韩亚依。

    我的嘴巴还没合拢,就见景圣希双手环保在胸前,也不知道是模仿了哪部电视剧的男主角,摆出个很酷的姿势说:“不只韩亚依,连四眼班长都来了。听着,你们都是我的配角,这条街上只有我才是主角。”

    四眼班长……江原琦也来了?

    “元彩希同学……虽然在一个班的时间不长,但是尹正赫毕竟也是我们一个班的同学……所以,我希望能帮得上忙……”江原琦坐在韩亚依旁边推了推眼睛,腼腆地笑了笑,那台跟他如同连体婴儿一样存在的笔记本电脑,正摆在他的腿上。

    而且暴汗的事,知道他说话我才发现他的存在,他他他……一定会隐身术吧。

    “嗯嗯,毕竟是一个班的同学,我们谁都不希望尹正赫同学被开除……”韩亚依稍微恢复了一点精神,从座位里伸出头来对我说。

    我使劲地点了点头,突然之间好感动,虽然在以前的时间很短,但是大家都好团结,这样的班级,这样的三年二组,根本不比特优班差。

    由于多了三个人帮忙,搜查的面积更广了一点。江原琦甚至用电脑做出了模拟现场的程序,根据每一个人的描述在电脑上重现当时的情境,猜测抢劫犯逃跑的路线,希望能在这些路线中找到目击证人,可是收获太少,忙了一天,我们得到的答案依旧是——银色头发,银色机车,穿着森永高中的制服,车技很好,可以做出45°倾斜角这种高难度的机车特技……这些根本无法具体锁定某个人的线索。

    天黑了,我们四个人一只猫找了家冰店,坐下来准备边吃东西边休息一下。

    白天使蔚蓝的天空,黑下来之后也是一片幽深的色调,月色轻柔,从冰店的窗户看出去一片五彩缤纷的霓虹,四处人声鼎沸,这个城市并没有因为天黑而安静下来,而这家装潢还算精美的冰店就更加难以安静下来。

    因为有景圣希在。

    四周挂满了透明的冰雕装饰品,头顶上是华丽的水晶灯,但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们这一桌,因为景圣希摘了墨镜,正在被一群女生围着,得意洋洋地笑。

    “哇哇!你的睫毛好长,是真的吗?”

    “皮肤怎么这么好啊?教教我们你的保养秘诀嘛……”

    “这么美却一点都不娘,你真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男生,给我签个名吧,我想你以后一定会成为大明星的。”

    ……

    一大堆女生在景圣希周围挤来挤去,景圣希却一点都不烦,反而一副很受用的样子,撩了撩头发,笑得比头顶上的水晶灯还灿烂:“没办法,天生丽质,是我妈妈把我生得这么优秀的!哈哈哈……”

    我头疼地扶着额头看向窗外,希望能透口气,却没想到,窗外也是一片尖叫声:“天哪……这是法拉利最新款的跑车耶,我在杂志上见过F1的著名赛车手推荐这款车……”

    “据说超贵的……”

    “当然啦,不然也不会被称为跑车中的贵公子啦……”

    ……

    真是的,真是到哪里都不得安宁,难道让我好好思考一下问题都不行吗?我白了正享受着众人追捧视线的景圣希一眼,在心里嘀咕:这么招摇,就不怕哪天被抢劫吗?

    抢劫?

    等等……

    抢劫犯好像都喜欢挑看起来有钱又很柔弱的对象下手,就比方说女生,还有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白白嫩嫩的富家公子哥……

    我虽然是女生,但是一看就不像是有钱人,抢劫犯一般也不会抢我,但是如果我的身边跟了一个招摇无比的开昂贵跑车的家伙呢?这样会不会被认为是有钱人的女朋友,比较容易成为抢劫犯下手的对象呢?

    没错……就是这样,一个崭新的作战计划在我心里渐渐成型。

    我偷偷将景胜希拉到一边,小声在他耳边嘀咕:景胜希,我想到一个可以当场抓到抢劫犯的办法哦。”

    “什么方法?”

    景胜希很有兴趣的将耳朵朝我这边凑了凑,我能清晰的问到他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几缕蜜金色的发丝骚到我的脸,痒痒的,弄的我心也痒痒的。

    “你开车带着我兜风,然后在抢劫犯罪常出没的地方让我下车,我自己走一段路,

    应该能很快吸引到抢劫犯在抢我的包,这时候你就立刻开车冲出来堵住他逃跑的路,怎么样,完美吧?”我说完作战计划,得意的在心里夸自己是天才。

    但是景胜希却撇了撇嘴表示不愿意,一双杏眼睁得很大:“才不完美,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我光辉英勇的形象不就没有人看到吗?我才不去。”

    拜托,这种事情当然是人越少参与越好啊,要是弄一堆人在那里围观,抢劫犯回来才怪咧。

    我撇了撇嘴吧:“可是,如果你抓到抢劫犯,就会成为最拉风的主角啦,会被学校里的同学尊为英雄,也有可能会被报纸报道,甚至可能”

    “OK,我参加,我们一定要加油抓住那个抢劫犯。”我的话还没说完,景胜希立刻跳起来,宣誓一样的举起手一本正经的对我宣布。然后一把抱起斑斑,飞快地拉着我走出冰店,也不管韩亚依和江原崎还愣愣的坐在座位上,把我和班班塞进车里,风一般的朝出事的几条街开去。

    果然果然没有什么事情比成为拉风的主角更能吸引景胜希的了!我坐在车上,忍不住擦了把汗。

    而且景胜希,你开太快啦,我晕车啊

    学校附近的几条街,比冰店所在的商业区要安静不少,毕竟周围都是学校,放学后学生们都陆续回家了。现在有事晚上,自然更加没什么人。

    我坐在景胜希的车里,斑斑正趴在他的腿上睡觉,时不时伸出爪子挠挠头,或者发出几声呓语般的叫声,我伸手过去摸摸它的头,它一动不动,似乎是在做梦。

    据说猫也会做梦的,只是不知道斑斑此时做了什么梦呢?会不会梦到了成堆成堆的猫罐头或者沙丁鱼?

    想到这里我忍不出笑了起来。

    景胜希开这车回头看了我一眼,蜜金色的发丝飘扬在空气中,如同黑夜里滑落过眼前的流星:“你笑什么?现在我们是在吸引犯人注意耶,你应该紧张一点才对。”他没笑,嘴角却还是有一丝微微的翘起,看起来有些意外的可爱,杏眼褐眸在暗夜里闪闪发亮。

    “我在想斑斑做梦会梦到什么?会不会梦到自己在跟沙丁鱼搏斗。”我撩开被风吹到眼前的几缕长发,笑了起来,然后低头又摸了摸睡的很香的斑斑。“猫跟鱼搏斗到底谁会赢啊?”

    “斑斑才不会梦到搏斗,他只会梦到自己暗恋的女生。”景圣希的唇角翘得像弯新月,美丽的不可思议,他侧过头看着我,“猫和人一样,一旦有喜欢的女生,就会每晚跟她在梦里见面哦。就比如昨天晚上我就梦到了小彩希……”

    他看着我,目光似乎比天边的星星还灿烂,看得我脸微微发烫,被风吹起的暖和色发丝和蜜金色发丝缠绕在一起,飞舞在空中,气氛变得暧昧起来。

    我努力让自己跟景圣希拉开一点距离,把头伸到车外看了看,然后拍了下车门说:“好了,在这里停车,这里比较偏僻,抢劫犯比较好下手。”

    “小彩希,你不要把自己说得像要去打狗的肉包子一样好不好?感觉好危险,我们还是取消计划比较好,不然到时候就连我这个耀眼的主角都救不了你,让你受伤怎么办?”景圣希皱了皱眉头,虽然停下了车,却拉着我的胳膊不肯放,“相比起拉风,我更喜欢小彩希安全。”

    “没事啦,对方是抢劫犯,又不是杀人犯,只会枪我的东西,不会有事啦。”

    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心里还是怕怕的,毕竟是这么黑的路,而且是飞车抢劫,我就曾经看过飞车抢劫为了抢一个老人家的金项链,拉着项链将她拖了好几米。报道出来后,大家还赞叹,那老人家的项链质量真好,唉……

    好吧,我无语伦次了,我并不是什么英勇的美少女战士,说到底也只是个普通高中生而已,当然会害怕……可是,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尹正赫就要背着黑锅,然后被开除……才不要,我虽然是普通的女生,但是也想要努力看看,不用尽全力之后再放弃,我一定会很不甘心的!

    元彩希,加油!你一定可以变得像爱西一样勇敢。

    我背着书包走下车,朝景圣希挥挥手,示意他离我远一点,然后自己双手抓着包带,一步一步朝前走。

    虽然现在是秋天,天气并不寒冷,但是叶风吹过,我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前方的路灯一闪一闪跟天边的星辰连成一片,树木和花草在暗处摇曳生香,整条街道都透露出一种静逸的美感。我抬头看天,天空是一种近乎黑色的蓝,那种蓝叫做宝蓝色,是和尹正赫眸子一样的颜色,有点冷,戴着透明的孤傲,能够遮掩住很多东西,却也能够讲美丽的事物衬托的更加明亮。

    也许就是因为这份孤傲他才不愿意为自己申辩,可是圣辰悠和李言攸为什么不替他向校长申辩呢?我又想起了圣辰悠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尹正赫,你果然就像这夜空一样幽深得让人看不透。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嘎——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是机车刹车的声音!我浑身的寒毛在这一瞬间全部竖了起来,双手紧紧握着包带,脚步也开始凌乱了。

    那个飞车抢劫的抢劫犯真的来了吗?我的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脸色也变得苍白。刹车声过后是尖锐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那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竟然没用地僵住,一动也不敢动。

    这是,机车的声音已经到了我的身旁,我能感觉到一阵猛烈而急促的风从背后刮过来,接着有只手猛地抓住了我肩膀上的包带,而我的两只手还在死死地握着报带,傻傻地忘记了松开。

    零点几秒的时间,那辆传说中的银色机车与我檫肩而过。在距离他最近的一瞬间,时间仿若定格,我清楚地看到机车上那人银色头盔下飘扬的银色短发,只是头盔包住了他的整张脸,我看不清他的长相。

    一瞬间之后,我被飞速驶过的机车猛地拖倒在地,就真的如同那个被抢了金项链的老人家一样,在地上被机车拖着向前滑动……

    “啊——”我下意识地尖叫起来,冰冷生硬的马路磨破了我的裙子,路上的小石子一分一毫摩擦着我的皮肉,好疼!而且刚才被拖倒的时候头好像撞到了路边花坛的台沿,我现在眼前晕晕的,完全看不清前面的事物……

    听到我的尖叫声,原本被安排在逃跑路线上的景圣希也不管什么抢劫放了,跳出车就朝我这边跑过来,一边跑一边焦急地朝我喊:“小彩希,放手,快放开包……啪啵……”

    我这才想起自己还死死地抓着包,可是又一想,景圣希跑到这边来了,没人去堵抢劫放的路,被他逃掉怎么办呢?如果我死死地拉着包的话,是不是能够拉着他呢?

    可事实证明,我的想法不仅幼稚,还很愚蠢,飞速行驶的机车简直就像一头奔跑的大象,而我根本是只微不足道的蚂蚁,蚂蚁能把大象拉住吗?

    当然不可能!所以当景圣希一脸焦急地扑过来抱住我的时候,我的手指负荷不了高强度的拉力,送了下来,包被扯走,而那辆银色的机车也在我迷茫的视线中飞速地消失了。

    “你想干什么?被这样拖,还抓着包不放,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景圣希将我从地上扶起来,看着我全身上下别地面上摩擦出来的伤痕,第一次对我露出了很凶的表情,而我不知道是疼得太厉害了,还是眼睛太模糊了,看着景圣希,竟然觉得此时的他像个从黑暗中走出来的萤火虫精灵,蜜金色的发在路灯下散发着如同萤火虫一般的光,包围着我,给我温暖的力量。

    我迷迷糊糊靠在萤火虫精灵,不,是景圣希的怀里,喃喃的说:“我们没抓住犯人,这件事就不要宣扬出去了好不好?拜托”

    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说不定会再次给尹正赫造成不好的影响吧?

    对不起,尹正赫

    “小彩希,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到底是塞雅小超人不怕疼还是傻到不知道疼?这种时候了还想着抢劫犯的事情”景圣希没头轻拧了拧,将我拦腰抱起来,朝他的跑车走去,粉色的唇角翘着却没有笑意,“你还说跟你来抓犯人我会成为很拉风的主角,我看,是你一心想当主角才对!”

    景圣希这样抱怨着,但是从他的话里我却能清楚的感受到浓浓的关切,有点点在意自己没当成拉风主角的他是真的很关心我吧

    谢谢你,景圣希。

    在景圣希的跑车里,景圣希就着车里的灯光为我清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还拿出一些OK绷暂时为我贴在擦伤的部位,结果弄完之后居然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我身上唯一完好的地方就是制服背面,制服正面胸部以下的部分全部被划成一条一条破破烂烂的布条。胳膊上有很多淤青,裙子更是一条一条的惨不忍睹,膝盖上的伤最严重,很大一片划伤,现在还在流着血。我身上所有星星点点的划伤部位全部被贴上了OK绷,就连脸上也被搞笑地贴了好几个“X”,胳膊上和腿上更不用说,我简直要变身成为“XX星”人了!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我的头脑渐渐清醒过来,忍不住对着自己身上的“X”号皱起了眉头。连斑斑都对我露出了一脸鄙视。

    “这……这样好吗?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我一定要贴成这个样子吗?景圣希?”

    其实我还很奇怪景圣希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OK绷。

    “很有创意吧?”景圣希得意地撩了撩头发,蜜金色的头发浸染着车外的月光和昏黄的路灯,变成更加迷蒙的金色,像萤火虫飞舞流泻的莹光,“OK绷是英雄主角的必备法宝之一,你想一想,一排人站在一起,如果我的脸上贴着几片OK绷,会不会比其他人帅很多?只不过还没有机会实行,现在用在小彩希身上,你真是赚到了!”

    我承认脸上贴OK绷的男生有时候确实很有男子汉气概,很帅,漫画中也经常出现这样的设定,但是我是女生耶,贴OK绷有点不搭调吧?而且全部贴成“X”字形的,再而且满身都是“X”字形,这样只能叫做雷人吧?根本毫无美感之言。

    “金牌主角必备场景之二——就是很帅气地撕开自己的衣服,为女主角包扎正在流血的伤口……”

    我刚想张口抗议,就见景圣希兀自笑着朝我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双手抓住自己黑色衬衣的下摆,竟然真的准备动手撕了。

    正在流血的伤口,应该只有膝盖上那一个了,可是真的要撕衣服来包吗?不要吧,现在又不是古代……

    “等一下……请问,我们为什么不能去医……”

    可惜已经晚了,只听到一声清脆的“眦啦”过后,衬衣就真的撕开了一条口子,没错,只是条口子,接着就卡在了那里,任凭景圣希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在撕动分毫。景圣希皱了皱眉,竟然从车上拿起一把剪刀,“咔嚓”剪下了一大片布料。

    拜托,阿玛尼的衬衣啊,跟花沐学长同牌子的衬衣,就这样被糟蹋了!我看着那篇布料上的小标签和设计感很强的扣子,真是哭笑不得。

    “啊哈!最帅气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景圣希得意地晃了晃那片黑色布料,完全不顾自己衬衣被剪掉的地方露出一小片腰部的皮肤,白皙细腻,真是没有一点赘肉曲线的完美腰身……啊,这种时候,我在想什么?我慌忙移开视线,听景圣希继续得意地提着惊人的建议:“小彩希,你说,我们应不应该将整个过程拍下来传到网上去?”

    “不要!”我坚决反对。

    我可不想被他的应援团骂死,更不想成为漫画中的苦情女主角,出门就被整的死去活来。

    一堆废话啰嗦完,景圣希很麻利地将手上的布料包在我得膝盖上,并且很细心地系了一个蝴蝶结——黑色的蝴蝶结……

    全身的OK绷组成“X”,左腿膝盖上还有个蝴蝶结——我现在的样子肯定比漫画中最衰得少女被恶搞之后的样子还要雷人。

    就在我在心中哀号着自己的雷人照型时,刚才抢劫犯靠近我时得尖锐刹车声再次响起。我立刻敏感地坐直身子,汗毛倒竖,心里仅存的一丝理智在提醒着我,这一次一定不能再让他跑掉!

    虽然我不太明白抢劫犯为什么在抢劫完之后又自己跑回来,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但我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抓住他。

    “景圣希,又是那阵刹车声,抢……劫犯又来了……快点!开车堵住他,我再去做一次诱饵试试……”

    说着,我打开车门跳下车,一瘸一拐地朝路中间跑。景圣希在我身后喊:“快回来,你都已经没有包了还做什么诱饵?啪啵……”

    我听不清他接下来说了什么,因为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一鼓作气冲到了路中间。

    那辆银色的机车飞快地朝我冲了过来,我的脑袋里一时间警灯闪烁警铃大作,脚却死死地定在了地上没有挪动。

    机车在最后一秒钟刹了车,停在距离我的身体仅剩下1厘米的地方。

    “我说过不用你多管闲事。”几秒钟让人害怕的寂静后,那面银色的头盔下传出来一句话,是一种比夜空还幽深冷清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怒气,很陌生也很熟悉。

    “你……”我看着那面将那人整张脸全部遮住的银色头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面头盔下的人和刚才抢劫我包的抢劫犯并不是同一个人,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有一种跟黑夜融为一体得疏离感,他站在我的面前,我始终觉得他的心被埋藏在很远的地方,孤独而又寂寞。

    那个人猛地摘下头盔,一头张扬的银发首先跳跃出来,划出比月光还美妙的银色弧线,那美妙的银色之下,是一双宝蓝色的眼眸,如同被月光柔和了的夜色,幽深中透着让人看不懂得寂寞。

    是尹正赫。

    可是,为什么会是尹正赫?

    夜风吹起我得刘海,我瞪大双眼,盯着从机车上走下来的尹正赫,惊讶地没了声音。

    他手上赫然拿着我刚才被抢劫犯从肩上夺走的包。

    “你……为什么……”

    “我早就说过了让你不要多管闲事。”尹正赫走到我面前,慢动作一般地将包缓缓举起,缓缓地,一直举到我鼻尖的位置,眸中闪烁着怒意和轻蔑,“拿它当诱饵,把自己弄得一身狼狈,你以为你是英雄吗?”

    我的视线随着包一点一点上移,心却在一刻度一刻度地窒息下沉。

    我得包……怎么会在他的手上?

    “这个包……”我抿了抿嘴唇,迟疑地开口。

    “是我抢的,刚才从你手里……”他瞥了我一眼,然后飞快地转开视线。他的眼睛里有些许微小的冰凉,虽然微弱,却深深刺痛了我得心。

    我的心因为他这句干脆的承认重重地跌了下去。

    他承认了……

    他竟然承认了自己飞车抢包的事实……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敢相信地握紧了拳头,不,不是的!一定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我摇摇头,苦涩地笑了笑,对尹正赫说:“我不相信,尹正赫,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呵。”他冷漠地一笑,五根修长的手指同时松开,如同放开一段不必要的责任,“看清楚,你刚才被我抢走的就是这个包,现在我把它那回来还给你!”

    我抢在包落地前伸手接住了它,同时惊讶地看向尹正赫,他那倔强的侧脸,在我的注视下似乎有一瞬间的慌神。

    “尹正赫,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是抢劫我包的人。”

    “你不相信?”尹正赫凝视着我,突然眉头皱了起来,烦躁地一把抓住我得领口,“你说什么?凭什么不相信?为什么不相信?我刚才抢走了包,现在我拿回来的也是这个包,你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

    什么理由?

    真的需要理由吗?尹正赫,相信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我只是想要相信你而已啊。

    你曾为了不让我为明明不是我做错的事情道歉,冒着激怒校长的危险拉着我从校长室跑出来;

    你曾为了晕车的我放弃正在进行的比赛;

    你曾为了替我抱不平挺身而出……

    ……

    这样的你,我为什么不能够相信呢?

    我看着他,很久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字慢慢地说:“我不相信,就算你把我得包拿回来了,我还是不相信你会做这样的事,不对,就是因为你把包拿回来还给我,我才更加不相信刚才抢劫犯就是你。我——一定会找出证据证明你是无辜的,我一定不会让你被开除……”

    我盯着尹正赫得脸。急切地想要在他的表情中找出破绽,可是他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脸上尽是冷漠,孤傲,晕染在月光中得完美五官阴霾得让人觉得陌生,只有那一双眸子里的点点怒火还在微弱地告诉我,他是尹正赫,倔强叛逆的少年尹正赫。

    尹正赫挑了挑眉毛,脸上尽是嘲笑,对我的话表现出不屑一顾:“你懂我什么?你了解我什么?不要装出一副很神圣的样子,我们才认识几天?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的品性,刚才抢劫你包的人就是我,你错了,你的相信变成了一场笑话!我告诉你,这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你努力就能如你所愿,在很多事情面前,你根本什么都不是,你的努力根本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

    在他眼里,我的努力根本就毫无意义?我和三年二组的同学忙碌了一整天根本毫无意义?我受了一身的伤,根本毫无意义?

    那么在他心里到底什么才是有意义的?

    眼睁睁看着他被冤枉,被开除,作为同班同学只是冷眼看着,什么都不做,这样才有意义吗?

    我并不期望得到什么感谢,也不想做什么伟大的人,我只是……不希望人与人之间的关心越来越少,距离越来越远,这样也不可以吗?

    他到底……到底为什么要故意将自己推向更加寂寞的悬崖,为什么?

    “很抱歉,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毫无意义……从一开始相信的事情,也会一直坚信到最后……”我抬起头看着他那双如同黑夜中的宝石一般幽深完美的瞳眸,我看到在倒影里面的我那张滑稽可笑的脸,却看不清为什么在那里面我的脸上会有一滴泪珠滑下,脸上冰冰凉凉的,如同被夜之女神冰凉的手抚摩过,胸腔里传来前所未有的心痛,“唯独让人失望的,只有你。”

    说完这句话,我倔强地抹去脸上的眼泪,转身跑开了。

    夜色中的月光柔弱而冷清吗,就如同站在路灯下那个少年的身影,明明是如此孤傲清冷得身影,但在看着那个越跑越远得少女的背影时,比宝石还要透明的瞳眸里竟也慢慢流泻出温柔如月的神色来。

    少年紧抿着唇,始终一言不发,片刻之后转身,银色的发丝在夜幕下划出一道皎洁的弧线。

    “要走吗?”

    银发少年的身后,有着蜜金色头发的少年,双手抱胸看着前面少年的背影翘了翘唇角,笑的光辉灿烂,长刘海下一张白皙的脸比萤火虫精灵还要美丽:“真是不可爱的家伙。”

    “别跟着我。”银发少年头也不回地轻声警告,他的眉头始终紧缩着,五官虽然完美却因为心情太坏而显得很阴霾。

    “谁要跟着你?我可是独一无二的主角,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别人跟着我。”蜜金色头发的少年撩了撩头发,笑得更加灿烂了,“本主角只是想去看看真正的犯人,你知道他在哪里对吧?不然也没办法还回啪啵小彩希的包。”

    银发少年得拳头骤然紧握,转身就是一拳,蜜金色头发的少年慌忙屈身躲开。

    光与影在天地之间蔓延,当天使也闭上眼睛迎接黑夜来临时,躲在暗处的精灵和鬼魅们就会伺机而动,夺取人类梦中最美妙的东西。

    而在这样一个夜晚的路灯下,银发和蜜金色头发的交辉,如同光与影的冲撞。

    “你为什么不保护好她?”银发少年收回拳头,眉头拧成一团,宝蓝色得眸中流转着怒火。

    蜜金色头发的少年站起身来,大而圆的美丽杏眼高傲地直视着银发少年震怒的脸,唇角翘一翘,一字一句地说:“她是被你伤害的,啪啵。”

    夜风微凉,霓虹灯下的街道被映衬得妩媚而妖娆,在路人奇怪的眼神中,我一瘸一拐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身上破烂的衣服和奇怪的造型我已经没时间去顾及了,因为满心满脑都充斥着尹正赫刚才对我说的那番话——

    “你懂我什么?你了解我什么?不要装出一副很神圣的样子,我们才认识几天?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的品性,刚才抢劫你包的人就是我,你错了,你的相信变成了一场笑话!我告诉你,这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你努力就能如你所愿,在很多事情面前,你根本什么都不是,你的努力根本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

    真的是毫无意义吗?尹正赫……

    我的心又有些痛了。尹正赫,你知道吗?我并不想装出什么神圣的样子,也不想让你觉得我很伟大,更加不觉得世界上的事只要努力就能如愿,我只是想,就算不能如愿也要努力试试,没有努力试过就说放弃,我会觉得很不甘心。漫画中的爱西曾经哭着说过,此时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想着想着,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下来,膝盖上的伤口好疼,我边哭边走,渐渐觉得有些吃力,于是索性坐在路边小声地哭了起来:

    “尹正赫,即使是退学你也觉得没关系吗?”

    “这样被诬陷,不会觉得不甘心吗?”

    “为什么要说‘毫无意义’?”

    ……

    身后是一个很大的玻璃橱窗,里面的模特穿着漂亮的服装站在那里,永远都是微笑而美丽的样子,在它们的世界里没有伤心没有沮丧,只有将身上的衣服展示给人看的决心,那是一个很单纯的世界。

    我默默流着泪,转头看着橱窗里那套有着漂亮荷叶边的蕾丝连衣裙,静静地想:如果我生活的这个世界也能这么单纯,那该多好?

    “我的店门口不收容流浪狗,你最好离这个橱窗远一点,否则这些完美的设计会因为你的靠近而变得跟你一样狼狈。”

    我正在发呆时,橱窗旁边的一扇门同样精致的玻璃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整套路易·威登最新款时装的男生,男生长了一张菱角分明的脸,像是从设计图纸里走出来的人,从头到脚都是经过精心设计。挑染成褐色的时髦发型,一丝杂乱都没有的精致眉毛,睫毛很长,一双单凤眼,挑得恰到好处,不会显得很娘,更在无形之中为他增添了些许魅力。他下巴的弧度很漂亮,映衬着耳朵上那颗黑色的耳钉炫目闪亮,开到胸口的LV衬衣完美地露出他的锁骨线条,双腿修长有力,一双擦得很干净的皮鞋停在我眼前,跟橱窗里的模特辉映成一副堪称完美的时尚大片。

    没错,那个男生就像T台秀场上的模特,而且是巴黎时装展上最耀眼的那一个,但他的嘴里却冒出来一串又一串刻薄毒辣的话。

    “况且,别人退学你哭什么?你这是流浪狗的同情心吗?”

    流浪狗?我吗?

    我抬起泪眼,看了看周围,确定这附近只有我跟他再没有第三人,才回过神来,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又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丢出一句:“我最受不了世界上存在不完美,而你就是不完美的代表。”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撇了撇嘴巴没有吭声。

    毒舌男生见我不说话,依旧是一脸的不耐烦,不由分说地将我拉进门里。

    走进门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门口那个大橱窗,橱窗后面是个很大的工作室。有全套的制作成衣工具,大沙发间隔出来的小型办公区里有一张办公桌,桌子上的电脑还亮着,旁边摊着一些画好和没画好的图纸,一切都井井有条,跟它的主人一样,一丝不乱,完美而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