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森永高中三年二组1 > 第四章 奴隶约定下的晓晨星
    王子沉睡

    公主苏醒

    以爱的魔法名义

    许下一个吻

    还好双方认可的决斗内容并不是打架。虽然我听说尹正赫打架很厉害,而且是在绝对不会让对方流血的情况下击倒对方,但是让我在重返学校的第一天就参与到校际斗殴事件中,我还是不愿意的。

    “要决斗就晚点有新意的东西,大家我都腻烦了。”龙日一皱着眉头看一眼旁边的金色稻草头男生,“小坦,你来想个决斗的点子。”

    “龙哥……”叫小坦的跟班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龙日一身边的另一个跟班,那个男生挑染着白色刘海,头发长长地束在背后,一直用阴冷的目光打量着我们的几个,看起来很不好惹。

    “这种点子还是问阿克吧,上次的奴隶合同书,还是阿克说服大嫂签字的!”

    听到这句,龙日一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们大嫂今天怎么怎么没来?”

    “这样的场合……”

    “就是决斗的场合她才更要来给主人递水擦汗加油!你们看到尹正赫的女人都已经来了吗?”

    尹正赫的女人?谁?我吗?

    搞错了吧,我哪一点张得像“尹正赫的女人”?

    龙日一才没理会我质疑的目光,自顾自地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奴隶!是我,主人!限你500秒之内赶到本承侧门去往森永的这块空地来。你要履行奴隶的义务,知道你就死定了!”

    呜,声音好大!好凶!好像比尹正赫还凶!这么想着,我偷偷看了尹正赫一眼,谁知正好跟他的视线撞了个正着,吓得我赶紧低下头垂下眼帘,假装研究脚下的小花小草。

    几分钟后,一个穿着本承学生制服的女生迈着高频率的淑女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长长的秀发随着步伐的节奏在风中轻扬,温柔的微笑绽放在樱红色的唇边,举手投足之间有着说不出的优雅。

    她亭亭玉立地停在我们面前,看到我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但0.1秒之后就被她熟练地掩饰了过去。

    龙日一的跟班“坦克二人组”一看到她过来,立刻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大嫂好!”

    哎?她就是龙日一的奴隶?奴隶=大嫂?

    地球妈妈啊,您今天方向转反了吗?为什么我觉得一切都错乱了呢?

    那个女生……那个女生分明就是在那个雨夜里对我说“那个恶魔很快就会为他今天的无力付出代价”的“恶魔猎手”张静美!

    “关于今天决斗的内容,我有一个建议哦。”一直在尹正赫旁边左瞧瞧右看看,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的圣辰悠突然钻了出来。

    “既然决斗的双方都是老大,不如就比当老大的能力怎么样?而老大越厉害,他的手下自然也应该更厉害,是不是?”

    “那当然,我龙日一从来不当小鱼小虾的老大!”

    可是你在当小坦小克的老大啊……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而且,虽然你带了很多小弟来,可是他们都输给了一根绳子,你不觉得丢脸吗?

    我又看了一眼张静美,她漂亮的脸上带着天使般温柔的笑容,像极了女版的明泽羽,除了……她的视线落在地上那些歪七扭八的黑衣军团时,唇角偷偷藏起的一丝暗爽表情。

    张静美怎么会跟龙日一在一起呢?难道龙日一也是必须为自己的无礼付出代价的大“恶魔”?

    就在这时,我的耳朵里钻进了一个响亮而肯定的声音。

    “好,就比奴隶!”

    什么什么?我没听清?谁来给我重放一下刚才在我走神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尹正赫和龙日一决斗吗?怎么扯到“奴隶”上面来了?

    还有景圣希脖子上挂着的金口哨和旁边的记分牌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他怎么变成裁判了,刚刚不是还大费周折地要当决斗的主角吗?好吧,我承认,裁判姑且也算今天这场怪异决斗的主角吧。

    对面的张静美似乎也是一脸吃惊的样子,不过就算是吃惊也是一副梨花带雨的弱质美少女形象,眨巴着泪光盈盈的眼睛看向龙日一:“龙日一,哦不……主人,你说什么?”

    “就比谁的奴隶为主人做的事情最让人羡慕好了。怎么样,尹正赫?”

    “随便。”

    尹正赫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跩跩地回答。

    首先是双方的“奴隶”亮相。

    张静美挂着万年淑女微笑娇弱地站在龙日一的身后,但是她的视线已经把龙日一煎煮油炸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而这边,尹正赫一看到自己的“奴隶”走过来就立刻暴跳起来。

    “言攸,你站出来干什么?你又不是奴隶!”

    “我是少爷的管家,也就是少爷的仆人,姑且算奴隶吧。”李言攸保持着优雅的站姿,恭敬地对尹正赫说。

    “你忘了吗?我已经告诉你很多次了,你不是什么仆人!”尹正赫似乎生气了,声音中带着一丝危险的意味。

    “……”在尹正赫灼灼目光的逼视中,李言攸沉默了一会,然后平静地回答,“我只记得,少爷是我的……”他的眼神有一丝游离,澄静的眼眸似乎被回忆惊扰了,扩散开一圈圈青色的涟漪。

    半是明媚,半是幽暗。

    这不远处注视着这一幕的圣辰悠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冰冷。

    怎么回事?这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好诡异,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吗?

    而且李言攸那句话的意思是……

    “主人。”好半天,李言攸才接上刚才的后半句话。呼,大哥,你一口气把话说完好不好,刚刚那句话让我们都误会了……

    “这是‘李言攸’这个名字存在一天,我就绝对不能忘记的事情。我是少爷的管家,而少爷是我的主人。”一字一句如誓言一般,李言攸的脸上带着认真的坚持。

    “哼!我就是讨厌他们那样对待你!”尹正赫皱了皱眉头,似乎很不想听到这样的话,“好了好了,随便你。”

    他背过身不再看李言攸,命令道:“你立刻回原地去,我现在不需要你。”

    “不需要……好的,少爷。”李言攸的脸上隐隐流露出一丝悲伤,但还是遵命地回到圣辰悠身旁。

    圣辰悠拍拍同伴的肩,表情放松地切换回了狐狸式的招牌笑容:“言攸,你这个管家很失败哦,连正赫真正在想什么都没猜中,正赫心里已经有合适的‘奴隶’”人选了哦,呵呵。

    “嗯?”李言攸抬起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圣辰悠。圣辰悠却慢悠悠地把视线移到我这边,笑嘻嘻地说:“眼前就有一个。”

    尹正赫站在我面前,不耐烦地对我丢出了一句“跟我来一下”的时候,我完完全全呆若木鸡了。

    什么?有没有搞错?我是来打酱油的,你们老大的对决叫上我这种平民干什么?

    而场边50米开外,之前看到的“啪啵三人组”尖着嗓子狂叫起来。

    “老大!我才是你的女人!”

    “老大!你怎么可以选她当你的‘奴隶’?”

    “老大!我们对你忠心耿耿、山河可表、日月可鉴,你怎么选了那个怪女人啊?”

    ……

    喂喂,什么叫“怪女人”?相比起我干净的素颜、整齐的学生制服,你们那种骷髅一样的烟熏妆、超级节省布料的暴露衫才是真正的怪异好不好?

    “你们都给我闭嘴!我喜欢要谁当我的奴隶就要谁当我的奴隶!”尹正赫咆哮着,一把拽起我的手,把我拖到了场地中心。身后是一片更加不甘心的抽气声和尖叫声。

    死了死了,以后我会成为这群疯女人的靶子吧,被她们嫉妒的箭射个万箭穿心……尹正赫,这笔帐我会算到你头上的!

    “尹正赫,你看清楚哦,你想要的奴隶一定不是长着我这个样子的,对不对?”我试图说服他改变主意。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多废话?只是临时加入一下而已。我说过,有我在,不会少你一根头发!”

    “可你昨天也这么说……”

    “你!”他的眉毛凶恶地竖了起来,我赶紧缩了缩脖子,乖乖地把后面的话吞回肚子。但想一想,始终觉得不甘心,于是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为什么选我?”

    尹正赫似乎没料到我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一张嚣张的俊脸瞬间紧张地绷紧,原本瞪着我的恐吓的视线也开始不自在地游离。

    嘀嗒。嘀嗒。

    时间小弟迈着轻盈的小碎步从我们两人中间轻快地跑过,一边跑还一边回头朝我们扮了个鬼脸,说“两个笨蛋”。

    去去!我不自在地挥手把它弹开,可能是动作太大,脸上竟然觉得有点热了。

    好半天,尹正赫终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唇边升起一丝似有若无的寂寞笑容:

    “你不是说,不想我孤单吗?”

    近乎透明的苍白笑容,似乎被遗忘了几个世纪的古堡边不甘寂寞的藤蔓,蜿蜒着缠紧了我的心脏。胸腔里传来一阵又一阵涩涩麻麻的细密触感。

    “好……好吧。”我终于不再挣扎,回应着,低下头闪避开他的视线。

    “我当你的奴隶就是了。”

    微风打着旋儿拂过我们微微有些发烫的脸;

    流云从我们的头顶不露声色地爬过;

    暧昧的时光悠长而美好。

    终于,奴隶决斗正式开始。

    “尹正赫,虽然我是你的奴隶,但是你有什么让人好羡慕的呢?”虽然被尹正赫那算不上笑容的笑容蛊惑了“奴隶”,但我还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于是一脸茫然地问。

    “你是笨蛋啊!是要你做一件事令人羡慕!”尹正赫瞪了我一眼,冲我吼道。

    呜,我真想把刚才那个看上去温柔一点儿的尹正赫给找回来。

    “哦,我知道,可是要怎么做呢?”

    “你怎么做还要问我吗?”他气呼呼地说完,把脸转到一边不理我了。

    晕,有必要那么生气吗?我只是想问清楚一点而已。

    我求助地看了看周围。景圣希得意地晃着胸前金光闪闪的口哨,示意我他是裁判,不可以偏袒一方给我提示。李言攸微笑,微笑,再微笑,看样子也没有什么比较好的注意。倒是圣辰悠接触到我的目光,朝我神秘地一笑,樱色薄唇钻出的尖尖虎牙藏在维多利亚娇艳蔷薇下的张牙舞爪的小刺,魅惑之中吐露着危险的气息。

    “元彩希小姐,虽然我们昨天见过面了,但是今天我才得到这个荣幸的机会向你进行自我介绍。我叫圣辰悠,最喜欢跟好玩的人交朋友。以后尹正赫就拜托你多多关照了。”

    哎?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些,现在是决斗时间吧?

    “哦,呵呵,你好。”我打着哈哈,赶快把视线转移到龙日一和张静美那边。以我阅漫画无数的眼光来看,圣辰悠绝对是个腹黑,而且是腹黑中级数最高的那种笑面腹黑大魔王,所以千万不能招惹他。

    龙日一那边的情形看起来也跟我们这边差不多。

    “主人,请问我应该做点什么呢?”张静美用十分淑女十分温柔的目光注视着龙日一,问出了和我刚才问尹正赫差不多的句子。好吧,我承认,她问的比我有技巧多了,起码对方不会听到之后就立刻暴跳如雷。

    只是……我怎么觉得张静美在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好像在喷火呢?

    “嗯……”龙日一捏着下巴想了想,说:“先跳个舞吧,我现在想看你跳舞。”

    “呵呵呵,可是主人,我今天刚好头有点晕,不能做跳舞这么剧烈的运动哦。”张静美用温柔得几乎可以掐出水的声音回绝了龙日一的要求,唉,淑女连拒绝别人都这么优雅。(卟卟啰唆啦:我想大家都知道张静美的真实形象吧……)不过……是错觉吗?我怎么从她的眼睛里感觉到了“死龙臭龙王八龙,我狠不得掐死你”这样的潜台词……汗!

    “那唱歌吧。”

    “今天嗓子也不舒服哦。咳咳……”

    “给我揉肩。”

    “昨天家庭医生来例行体检,说我的手需要休息,不可以太劳累……”

    “张静美,你在故意跟我作对是不是?”龙日一瞪着眼睛吼道。

    “主人……”张静美立刻用楚楚可怜的表情+眼眶中的盈盈泪水浇熄了龙日一愤怒的小火苗。

    ……

    “喂!奶牛女,你打算这样站着看一下午吗?”是尹正赫,他双手插这口袋又跑到我身后来了。

    他不是不打算再跟我讲话了吗?

    “哦,我也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但是这附近实在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坐。”我看了看四周,很认真地回答。

    “该死!你是故意的吗?”

    “故意?我故意什么?”奇怪,为什么我会觉得他实际上是在期待我做点什么?虽然我现在是他的奴隶——临时的奴隶,但是……他有这么想赢这场莫名其妙的决斗吗?昨天的飙车不是还满不在乎的吗?

    “不要让主人来提醒你,快点履行你做奴隶的义务!”说完,他又气呼呼地走到一边去了。

    真是个性格奇怪的大少爷!

    说起来,我好像还真的没有什么能为尹正赫“主人”做的。

    跳舞?唱歌?不好意思,妈妈生我的时候好像忘记遗传那种细胞给我了。

    捶背?揉肩?尹正赫主人你天天打架,筋骨应该不需要我来帮你活络了吧。

    那还能做什么?唉,我要是能像漫画里的爱西一样,会做可爱的小点心,会打漂亮的领结,会用五颜六色的纸折各种各样的动物就好了。

    咦?等一下……折纸!

    对了,我怎么忘了这件重要的事情,我小时候的折纸作品可是获得过手工课第一名哦。(呃,各位,卟卟发给你们卫生纸,擦擦汗吧……)

    决定了,就有我这个“奴隶”亲手折一件礼物送给主人吧,,收到礼物的人都会是令人羡慕的,我以前就经常羡慕那些收到别人礼物的人。

    “尹正赫,我去买点材料,很快就回来。”我朝尹正赫挥挥手,飞快地向附近最近的一家饰品店跑去,因为跑得太快,连尹正赫在后面气急败坏地说了什么都没听清。

    在饰品店里挑拣了半天,我满意地抱着一大张绿色的包装纸走出来,竟然迎面碰上了张静美。

    “张静美?你怎么也在这里?”

    “呵呵,和学姐一样,我也出来‘买材料’了。”张静美空着两只手,礼貌地回答。乖巧的微笑成功地让旁边经过的一个男生头磕到了电线杆上。

    “那个……静美,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我犹豫了一下。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能表现出和张静美认识的样子,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正好可以问一问那件事。于是我问出了在心中纠结了很久的疑问,“那天之后……你还记得那天吧?下雨那天,你和郭羡妮说要替我惩戒李秀哲,是真的吗?”

    “对呀,学姐,而且我们已经成功了哦。李秀哲那个大恶魔已经被郭羡妮追到之后又狠狠地甩掉,相信他现在已经深刻地体会到当初学姐被他那样对待时的心情了。”张静美用愉快的声音回答。

    晕!果然是这样,看来我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郭羡妮是抱着目的假装和李秀哲交往的,但是李秀哲却真的喜欢上了她。

    “可是李秀哲那件事……是个误会啦,他并没有那样对待我……不,也不是,其实我跟他根本不认识,他……”我着急地对张静美解释着那件事,可是越讲越乱,最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呵呵,学姐不用着急哦,我已经明白学姐的意思了。”张静美笑着安慰我,“其实这样也很好啊,如果不是这个误会,李秀哲就不会认识羡妮了,这对李秀哲来说,说不定会是一个遗憾哦。”

    是吗?好像也有那么一点道理哦。

    “而且,如果不是李秀哲,羡妮也不会认识金淳熙,这对羡妮来说说不定也会是一个遗憾哦。”

    咦?怎么又扯到金淳熙身上去了?我突然想起在BBS上看到的那个帖子——《金淳熙挟持郭羡妮事情真相》,难道郭羡妮现在的目标是……

    就在这时,张静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眼屏幕,似乎很不想接这个电话,但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刚接通就听到那头传来一个近乎咆哮的声音:“该死的蟑螂,你买材料买到哪里去了?月球吗?”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现在正在月球,由于没有氧气,暂时无法接听,现将您的电话转接到语音信箱,请听到‘嘟’的一声后留言。嘟——”

    张静美面不改色地对着电话说出这一大段话之后,咔地挂断电话,同时揉了揉刚才被噪音蹂躏的耳朵,然后转过头来朝我甜蜜地一笑:“学姐,不好意思哦。我现在要回家了,你回去以后不要说见过我哦。”

    “回家?可是我们的决斗……”

    汗!真是不想提这个乱七八糟的决斗,而且我还没问呢,张静美怎么就变成龙日一的奴隶了?不过看张静美匆匆离开的样子,我也只好挥挥手对她说“再见”,然后火急火燎地往回赶。

    回到空地时,龙日一正像吃到辣椒的野猴子一样在原地跳来跳去,小坦阿克两个人挂在他身上抱住他,才阻止了他去找张静美。而刚才还在地上横七竖八的黑衣人军团已经不见了,大概是龙日一觉得他们太丢脸,打发他们回去了吧。

    尹正赫看到我回来了,宝蓝色的眸子里光芒一亮,但是下一秒从嘴巴里蹦出来的却是一句令人很想抽他的话:“我以为你也去月球了!”

    “呵呵。”我笑得嘴角抽搐,“很不巧的是我还记得回来。”

    说完,不理会那家伙的小别扭,蹲到地上摊开刚买的绿色包装纸,拿出剪刀开始剪剪裁裁。

    景圣希跑到我的旁边,学着我的样子也拿起裁好的纸片折起来。

    “小彩希,为什么要买绿色的纸?红色的纸跟我才会比较配。”

    “红色的纸跟我要折的动物比较不配……”

    “那小彩希要折什么动物?可爱的啪啵吗?”景圣希用两根手指在地上比划着跳起啪啵舞。

    拜托,世界上有“啪啵”这种动物吗?

    “安静点,我折好了你就知道了。”

    ……

    几分钟后,一只绿色的“青蛙”蹲在了我的手掌中,我托着它得意地跑到尹正赫面前。

    “尹正赫……主人,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尹正赫盯着我手中的纸青蛙,脸上的表情像调色盘一样变来变去。

    “哈哈,正赫,跟你很像嘛!”圣辰悠凑过来,一看到我的作品就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还边把李言攸也拉了过来,“言攸言攸你来看,正赫的奴隶做了一只‘小正赫’送给他哦。哈哈哈哈,我要拍下来传到网上去。”说着,还真的拿出手机要拍,只可惜那只可怜的手机还没打开翻盖,就被尹正赫一把夺过去,扔在地上,并且踩了两脚。

    “元彩希小姐,能不能冒昧地请你介绍一下,你折的这只小正……呃,青蛙是基于什么创作理念呢?”李言攸像上次一样动作熟练地戴上白手套,然后从我手中接过那只青蛙,一边看一边礼貌地询问。

    “呵呵。”我抓了抓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说,“哪有什么创作理念啊,我只是觉得一般人接到礼物都会很高兴,而旁边的人也会觉得很羡慕,所以就想送尹正赫一件礼物,至于折纸青蛙是因为……呵呵,我刚好只记得纸青蛙的折法了。”

    我偷偷地抬眼看尹正赫,他的脸色似乎好一点了,好像想从李言攸手上拿过那只纸青蛙来看,有不好意思伸手。就在这时,纸青蛙被旁边的圣辰悠一把抢了过去。

    “哈哈,你们还记不记得那个《青蛙王子》的童话故事?”圣辰悠捏着纸青蛙凑近我的鼻尖,学着尹正赫的声音给纸青蛙配音,“亲爱的元彩希公主,我是被施了魔法的尹正赫王子,只要得到你的一个吻就能解除魔法,你愿意拯救我吗?”

    汗!我退后了一步,敏捷地躲开了圣辰悠送过来的“青蛙之吻”。而紧接着,圣辰悠就被尹正赫拎起来,扔到了5米开外。

    怦怦!心脏似乎跳快了一些,是因为圣辰悠刚才那番乱七八糟的话吗?呼,什么吻不吻的,那只是只纸青蛙而已……

    本以为这样总算是完成了决斗,哪知道龙日一那边坚决不肯认输,他们坚持要等张静美回来。

    晕啊,难道要告诉他,张静美已经回家去了吗?

    “只是个纸青蛙而已,有什么好羡慕的?”龙日一捏着我送给尹正赫的礼物,左看看,右看看,最后不屑地随手一扔。

    “你这个混蛋!”尹正赫竟然发火了,宝蓝色的眸中燃气愤怒的火焰,握紧拳头就要冲过去揍人。

    我赶紧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没事啦,尹正赫,这里还有纸,我们还可以再做一个,想做多少个都可以哦。呵呵。”我边说边举起手中的剪刀和包装纸。

    “你让开!”尹正赫根本没理会我,一把甩开我的胳膊,刚迈出左脚——

    “啊!”我的尖叫终于让他止住了步子。

    “叫什么叫?”他暴躁的怒气全部发泄到了我的身上。

    “手……流血了。”我举起刚刚被他甩开时不小心被剪刀割伤的手指,一股鲜红的血流从伤口中涌出来,顺着手指汩汩而下。

    “元彩希小姐,不行——”李言攸似乎想阻止什么,但尹正赫先他一步抓住了我受伤的手,紧张地问:“让我看看,严不严……”

    他的话在目光接触到我手指上流淌不止的鲜血时止住了,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宝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片迷雾,接着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他怎么了?

    我看到他奇怪的样子,顿时害怕起来,而且他似乎一边喘息着一边朝我这边扑了过来……

    我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漫画里见过的那些吸血鬼伯爵变身前的样子,血红的瞳孔升起浓稠的白雾,尖尖的獠牙从唇边慢慢伸出……

    “喂!你……你想干什么?警告你,我会打人的……”

    我警惕地抓紧衣领,可是他却对我的警告充耳不闻,反而慢慢闭上眼睛,整个身体向我靠过来,浓重的呼吸喷到我的脸上,我只觉得全身的寒毛都跟着竖起来了。接下来他干脆整个人都趴在了我的身上。

    他他他……竟然昏倒了,在看到我手上的血之后!

    “啊哦,看来正赫的小秘密终于还是曝光了。”圣辰悠站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倒在我怀里的尹正赫,我被尹正赫的重量压得整个人差点坐在了地上,而尹正赫的头顺势滑到了我的怀里。呜,这个家伙可真重!

    “辰悠,快点想想办法,SK社的人还在,不能让他们知道少爷晕血这件事。”一贯平和的李言攸变得有些急躁起来。

    “既然这样的话,那想个办法把他们全部灭口好了。”圣辰悠兴奋地弯起嘴角,小虎牙露在外面一闪一闪。

    灭口?我的眼前顿时出现一片被鲜血涂鸦的世界——天龙地龙厮杀成一片,7分钟后世界恢复一片死寂……

    太可怕了!难道就没有和平解决这种事情的方法吗?

    我低头看向怀中的尹正赫,他除了脸色略显得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个无辜而温顺的婴孩。银色的发丝垂在脸侧,长长的睫毛密密地覆盖在眼睛下方,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鼻梁很挺,薄唇微微张着,没有像平常一样紧抿着。皮肤很细腻,是一种陶瓷才会有的好质地。这样的他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诱惑力。如此近的距离,我甚至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而我的心跳也在莫名其妙中加快了许多。

    “你们在干什么?”一旁的龙日一终于发现了这边的不对劲,越过李言攸和圣辰悠的阻挡向这边望过来。

    怎么办?要被他发现了!

    这样一来……

    没办法,只能冒险试试那招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用颤抖的双手捧起尹正赫的脸,将大拇指偷偷按在他的嘴唇上,然后弯下身子,模仿着漫画中看到的借位接吻的姿势,将唇贴在自己的大拇指上。这样从一定的角度看过来,我跟尹正赫就是在亲密地“接吻”了。

    啊,好害羞!如果尹正赫清醒着,他一定能感觉到我急促的呼吸喷到他脸上了。如果他再顺便睁开一下眼睛,一定可以看到他的面前有一张放大了无数倍的超级红番茄脸。至于我的心跳声,估计连站在旁边的圣辰悠和李言攸他们都听到了吧。

    可是尹正赫你要知道,我这样是在帮你隐藏秘密哦,所以你醒过来之后一定不能怪罪我,要知道我也不想啊,在那么多人面前做出这样让人误会……呃,是故意让人误会的动作,实在是……太让人害羞了。哭……

    龙日一走过来,看到“忘情拥吻”的我和尹正赫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尹正赫,你的奴隶竟然跟你……”接着,他的一张酷脸开始走马灯一样地变色,一阵红一阵白。

    过了好一阵,才终于不服气地挤出了一句:“算你狠,我认输!小坦阿克,我们走!”

    呼,您老人家早该走了,您在不走我都快坚持不住为“演艺事业”挂掉了。

    不过认输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以为这是我特别安排的“努力为主人做的事”吗?再难道……他在羡慕?羡慕尹正赫被“奴隶”吻了?他也想被“奴隶”吻?他想被张静美吻?

    哎呀哎呀,我在想什么啊?满脑子吻呀吻的,都说了这是“借位”啦!

    直到龙日一他们走出了好远,我才从刚才的姿势中直起身子。呜,一直那样弯着腰,一点都不舒服。我捶着腰抬起头,刚好对上圣辰悠怪怪的暧昧眼神和李言攸不敢置信的惊讶目光,赶紧红着脸有别过头去。肯定是我刚才的“借位之吻”做得太逼真了,他们都以为尹正赫被我这只大灰狼趁机吃掉了……

    景圣希也在一旁张大了嘴巴看着我,圆圆的杏眼里蒙着一层莹莹的水雾,一副委屈到了极点的表情。

    “啊哈,青蛙王子得到了公主的吻,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王子醒来了。”圣辰悠坐过来,从我怀里扶起还在昏迷的尹正赫,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又回头朝我笑了笑说,“彩希公主,以后你可要对我们的青蛙王子尹正赫负责哦。”

    “啊……那个,我刚才跟他只是借位……”我慌忙解释,可是解释只换来他们的更加确信不疑的“他们接吻了,她在害羞”的眼神。呜,这下终于深刻地体会到“百口莫辩”这个词的意思了。

    “元彩希小姐,请让我检查一下你手上的伤势。”

    这是,李言攸走了过来,在我身边蹲下,用戴着白手套的手从随身的口袋中掏出一块干净的OK绷,帮我把手指贴好后,又拿出了一块白色的手帕,将我刚才“接吻”时不小心蹭到尹正赫脸上的血迹也擦掉。

    做完这一切之后,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刚好开过来,停在我们身旁。李言攸上前与司机交谈了几句之后,就和圣辰悠一起将尹正赫扶上了车。

    车开走前,圣辰悠还特地摇下窗朝我喊:“彩希公主,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告诉正赫王子,吻醒他的人是你哦!”

    晕!我都有点后悔刚才的“急中生智”了,早知道把他们全部“灭口”还清静些,看来维护世界和平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晚上躺在床上时,我的整个身体都已经“东风无力百花残”了,但脑子里还是乱糟糟一片,忍不住跳出了下午景圣希送我回家时的情景——

    “小彩希,你刚才为什么要吻尹正赫?难道我的耀眼主角之光还没有遮盖住他吗?”景圣希开着他的红色跑车载这我和斑斑飞快地飙着风,媲(卟卟:什么嘛,害我查了半天字典,呜呜,我真的好笨喏)美火箭的速度宣泄着他心中的强烈不满。

    “呃……”跟他再解释“借位”估计是没有用的了,因为按照他的绝对主角四次元思维,这句话翻译过来应该是这个样子:你刚才为什么要吻尹正赫?我才是主角,主角在场的情况下,你怎么可以跟配角做这么抢镜的举动呢?

    于是我顺应着他的思维做出了四次元标准回答:“好吧,下次我一定……吻你。”

    “好。”他得到我的保证之后立刻眉开眼笑,呼地一下把车开的更快了。我吓得紧紧地靠在座位上,只想抱头尖叫,偶尔抬起头看见那只肥猫斑斑正蹲在挡风玻璃前一脸鄙视地看着我。

    “它……你开得这么快,斑斑不害怕吗?”事实上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斑斑蹲在那里一脸的镇定自若,真不知道它是太呆还是太淡定。

    “哈哈,斑斑还是小猫的时候就跟着我四处跑,早就习惯啦,小彩希,你也应该早点习惯我的光芒才行哦。”

    嗯……这跟光芒没关系吧?我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我晕车啊,开这么快我会吐的……啊,头好晕……

    幸好家很近,没等我的胃开始闹腾,景圣希的车已经稳稳地停在了我家楼下。

    “小彩希,明天见喽!”

    我捂着胃艰难地冲他挤了个笑脸:“明天……见!”

    我昏昏沉沉地爬上楼,推开家门,只见爸爸妈妈正一脸兴奋地挤在窗户前朝楼下挥手,楼下隐约传来景圣希特有的清亮嗓音:“叔叔阿姨,再见喽。”

    爸爸妈妈很开心地回应着:“谢谢你送我们家小希回家,有空要来玩哦。”

    喂喂,他们是怎么打上招呼的?

    等景圣希的声音完全消失之后,妈妈才回过头来乐呵呵地看着我:“亲亲小希,看来爸爸妈妈帮你许的愿望已经开始实现了哦,美少年们已经开始在你身边集结了。”

    美少年吗?我的嘴角忍不住开始抽搐,您确定那不是大麻烦的代名词?

    亲爱的妈妈,召唤12个大麻烦集结在我的周围,您确定我真的可以平平安安地上学,知道高中毕业吗?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