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森永高中三年二组1 > 第三章 四次空间里的仙王星
    可爱啪啵

    天才傻瓜

    独一无二的主角时刻

    只为你开启

    森永高中三年二组——

    特优班同学口中的“怪物班”;

    全校师生眼中不应该存在的班级;

    任课老师宁可辞职也不愿在教的班级……

    整个晚上,我都翻滚在森永高中三年二组的怪梦中,梦里似乎真的出现了12个男生,聚集在那个古怪的班级中,只不过因为模模糊糊看不清楚长相,所以我最后也不确定他们到底是不是爸爸妈妈所希望的“美少年”。

    只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当闹钟上7:42的惊悚数字清楚地呈现在我面前时,我彻底翻滚了!嗖地一声跳下床,洗漱完毕后,我抓起书包就朝学校飞奔而去。

    啊啊啊——

    要迟到了!

    第一天回学校就知道,要是校长他老人家知道,说“元彩希同学,既然这么没有诚意来上课,那以后就还是不要来了”,我就死定了!

    幸好学校离我家并不远,等我一路狂奔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刚好7:5,只要在8点之前冲到大门就不算迟到。

    我万分庆幸地继续朝前冲,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刺耳的汽车鸣叫声,随着这个声音我好奇地回头,就见身后的马路上“飞”过来一辆超炫的红色法拉利跑车,一个漂亮的漂移动作,嘎的一声停在我的面前。

    “啊!”我吓得尖叫一声,心突然跳到了嗓子眼,半天才回过神来,慢慢地打量那辆跑车。

    红色的绚丽车身在阳光下晃得人睁不开眼睛,车上的敞篷大开着,一个有着柔软蜜金色头发的少年斜倚在车门上,他穿着黑色的衬衣红色的裤子,露在袖子挽面的一截皮肤泛着牛奶一般温润的光泽。

    在我的注视下,他满意地勾起嘴角,缓缓地摘下了那副遮挡住半张脸的拉风墨镜。

    一瞬间,我被他比女生还要漂亮的容貌惊艳了。

    白里透红的皮肤,薄薄的嘴唇即使不笑,唇角也自动上翘成自信满满的弧度。一双微微上扬的圆圆杏眼,盯着看的时候会觉得自己被吸到了一个仿若神话仙境的地方,邂逅一位终日流连于水中自己优美倒影的美少年——阿多尼斯。

    不,不,他当然不是阿多尼斯。

    我见过他的,虽然是在BBS上的图片和视频中,但是只用了不到四秒的时间,我就可以肯定以及确定地认出——

    他,绝对是号称“四秒美学,绝对第一主角”的景圣希!

    “哈喽,这个时候还不怕迟到在悠闲看着我的女生!”景圣希将车横在我的面前,翘着唇角朝我打招呼。他的笑容太过灿烂,简直比金黄的太阳还有晃眼。

    随着他打开车走下来的动作,我看见了在副驾驶座上“坐”着的戴着墨镜的虎斑大肥猫,没错他正以人类的姿势“坐”在座位上,肚子上系着安全带,两只前抓耷拉在肚皮上,后爪跷得好高,一脸呆滞地看了我一眼,“哈呼”张开嘴打了个打哈欠。那样子好蠢,不知道是被主人恶搞了不开心,还是他原本就是那副呆样。

    不过猫再奇怪,也诶有景圣希的话奇怪,明明是他自己弄出来那么大的动静让别人不得不注意他,他还说我在悠闲地看着他,而且,什么脚步怕迟到,我很怕迟到的好不好?

    啊……迟到……

    可是等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晚了,学校的大门正在我的面前缓缓关上,里面传来悠扬的上课铃声。

    “迟到了……这次真的迟到了……”我哭丧着脸,透过大门眼巴巴地看着里面。

    “如果你刚才不拦在我的前面,我现在已经进去了。你看,现在连你都被关在外面了。”

    “啪啵!学校这种地方就是为了展示我的美貌而存在的,迟到几分钟只是会让这个学校黯然失色几分钟而已。小奶牛同学你不必这样感到遗憾,因为这几分钟,我还是在你的面前,单独展示给你一个人看的。”景圣希毫不介意地说。

    拜托,虽然可以真是目睹你的美貌我很荣幸,但是我现在更想去上课好不好。

    等下?他喊我什么?小奶牛同学?

    “你昨天见过我?”

    景圣希没空理我,玩着身子在车里找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拿着一把金色的剪刀瞬间移到我的面前,大大的杏眼里全是兴奋的光。呃,他、他想干什么?抢劫吗?

    “我也有一套那样的衣服,我叫他/她‘小奶牛’,你应该很荣幸成为它的形象代言人。不过我更欣赏的是你的刘海。”

    我的刘海?不就是宅了几个月没去美发店修理,长得遮住眼睛了吗?有什么特别……

    “啊!你干什么?”

    眼前的景圣希竟然直接举起剪刀,咔嚓几下就把自己的刘海剪成了我这种遮住眼睛的怪样子。柔亮的发丝在风中废除好远,他一点都不可惜,反而对着后视镜左照右照满意地直点头:“为了成为主角照亮世界而尊在的景圣希,果然是最完美的。”

    晕!那里完美了?这几获得四次元举动果然难以理解!

    不过,我才不要继续和他耗在这里呢,我要赶快去上课了。

    我迅速绕过他从小门进了学校,一路飞奔到教学楼。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我穿过一间间教室,看着里面正在专心致志上课的同学,心里激动万分。

    终于又回来了!终于又可以回到大家中间,享受可爱的高中生活了。

    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三年二组是个什么样的班级,但是能重返学校我就应该很感恩了不是吗?

    只是……我从走廊的这头走到那一头,又快步地从那头走回来。

    边走边死死盯着每个班级门上挂着的班牌。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把整个高三年级的教室都转了一圈却没有看到三年二组的教室?

    难道三年二组的教室是像“九又四分之三月台”那样的存在,要通过特定的机缘才能够到达吗?

    啊哈,怎么可能,一定是我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没看清班牌。

    我自嘲地摇摇头,又走了一遍。

    “啊啊啊啊——真的没有啊!”几分钟后,我站在楼梯间懊恼地抓着头发。

    连教室都找不到,这真是身为学生的我的悲哀!

    “找不到的教室并没有错,有错的是找不到教室的小牛奶同学。”身后突然想起一个熟悉的清亮声音。

    回过头,果然是阴魂不散的景圣希。他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睁着大大的杏眼看着我,那样子看起来竟然格外无辜。

    “我不叫‘小奶牛’,我叫元彩希。”我赶快纠正他那错得离谱的称呼。

    “对,你可以根据喜好叫我‘四秒美学希King殿下’,或者‘拥有无数双美貌的绝世主角希King殿下’,随便哪一个都可以。”

    好吧,他根本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我转过头,继续找我的教室。

    “吧吧吧吧、啵啵啵啵啵——啪啵。”身后的景圣希竟然自顾自地跳起了“啪啵舞”,引得教室里原本安静的学生纷纷往走廊这边望过来。

    “你们是哪个班的学生?”糟了,有老师从教室走出来了。

    我慌忙拉住跳起莫名其妙舞蹈的景圣希飞快地朝楼上跑去,噼里啪啦也不知道跑了多少层,知道前方没有楼梯了才停下来。

    “都是你啦,跳什么舞啦,就算要跳舞也不要那么大声地唱着那种奇怪的的歌嘛。”我边呼哧呼哧地喘气,边朝景圣希抱怨,“只好等会儿在去找三年二组的教室了。”

    “啪啵!”哪知景圣希根本一点悔悟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歪着头,睁着大大的杏眼,从红红的薄唇里蹦出两个字。

    “啪啵是什么意思?”我撇了撇嘴,忍不住发问。

    “小彩希是啪啵,而校长和老师们都是聪明人。”

    “我知道了,你是说我傻瓜对不对?”

    他总算没叫我“小奶牛”了,我应该庆幸吗?还有,我竟然可以听懂他的四次元句子了,我是该哭还是该笑啊?

    “小彩希,上课去喽。”

    “你去吧,我还没找到教室呢。”

    我用手撑着墙壁着,看着他弯起嘴角朝我“腐笑”了一下,然后朝旁边一间矿场的除物件走去。

    “喂!景圣希,那里是储物间耶,你去哪里干什么?”唉,这个四次元的家伙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我追上去,刚追到储物间的门口就愣住了。

    储物间……应该说曾经是储物间的地方,门口挂着一个黑色的大门牌,门牌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三年二组!

    这里就是三年二组?

    我震惊地看着这间位于教学楼顶楼的有储物间改成的宽敞教室。

    天哪,没想到三年二组的教室竟然在顶楼上,还真是……真是够隐秘的,并且真的跟其他班级的教师隔离了,在这上面估计怎么吵怎么闹都不会影响到下面的同学吧。

    我现在终于明白景圣希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了,校长和老师们真是英明神武、聪明绝顶,我真是个傻瓜,真是个啪啵。

    但总算找到了教室,我还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只是没想到在BBS里拥有超高人气,本人却四次元得要命的景圣希居然也是三年二组的学生,这个三年二组怪不会是……

    哎?

    这是什么状况?走进教室的我有一次愣住了。

    讲台上空空的,根本没有老师。

    而讲台下除了教室正中央最显眼的位子坐着刚刚进来的景圣希,就只有第一排最靠里面的位子坐着一个留着乖巧短发的女生。

    不是已经上课了吗?同学们呢?老师呢?人呢?

    我疑惑地走到唯一的那个女生面前,跟她打着招呼:“你好,我叫元彩希,是今天刚转来三年二组的学生,以后请多多指教!”

    “你……你好!”那个女生听到我的招呼,立刻站起来回了一个90°的礼,然后结结巴巴地自我介绍,“我……我叫韩亚依,来三年二组已经一个礼拜了,以后也请你多多指教。”

    哈,真是个有礼貌的女生,不过她的礼貌也太夸张了,弄得我到有些不知所措了。我挠着后脑勺,有点小小的尴尬:“那个,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可……可以,请坐。”韩亚依立刻将自己放了一桌子的书本收了起来,空出一半给我,然后就很乖巧,不随,是乖巧得过分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低着头看书。

    她其实长了一张很可爱的脸,眼睛很大,脸颊上始终带着红晕,齐耳的短发,齐眉的刘海,整个人看起来像个放大了的芭比娃娃,只不过她总是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让人觉得……觉得别扭。

    “那个……亚依……”

    “啊!什……什么事?”她又一次惊慌地站起来,撞到桌子角发出砰的一声。

    “你没事吧?”我干净扶住她,“是我突然叫你‘亚依’吓到你了吗?”

    “嗯……是有点不习惯。”她红着脸回答。

    “哈哈。可是我觉得要跟亚依做好朋友的话,总是‘韩亚依’、‘韩亚依同学’地叫先得好生疏哦。”我努力想拉近跟她之间的距离,不想这样别扭地跟他说话,这么可爱的女生,我想跟她成为朋友。于是我握住她的手,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说,“所以以后我都叫你‘亚依’怎么样?”

    “可……可以。”韩亚依小声地回答,然后小心地抬头看我,用更加细小的声音问,“我……我可以叫你彩希吗?”

    “好啊。那么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哦。”

    “嗯!”韩亚依的脸上飞上一抹兴奋的神采。

    我坐下来,将书包塞进抽屉里。

    “亚依,这个班好奇怪哦,其他同学到哪里去了呢?怎么只有景圣希和你在教室里?”

    “不是啊,班长也在啊。”

    韩亚依说着指了指教室的角落,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果真在角落里的桌子上看到一台笔记本电脑,紧接着看见了笔记本电脑后面的那个人,是昨天在校长室里见过的江原崎。

    他推了推脸上的大眼睛,周身继续散发着“哥是浮云,请忽略哥”的升级版宅气,就又猫回了电脑后面。

    汗,他的存在感也太弱了吧!我刚进教室的时候把教室整个打量了一遍,竟然完全没有看到他,就连刚才韩亚依指过去,我竟然也是先看到他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之后才看见他,他的存在感连电脑都不如耶……

    这时,教室里突然传来了一声不耐烦的猫叫。

    回头一看,原来是坐在位子上的景圣希边哼着舞曲边把他那只肥胖的虎斑猫从书包里拎了出来。

    “斑斑来跳性感的健身操吧。”景圣希摆弄着虎斑猫的身体让他站立在桌子上。

    接下来我就看到了这样的一番情景:

    ━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

    ……

    汗!这就是传说中的“猫腿舞”吗?

    终于,虎斑猫受不了地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猛地挣开主人的魔爪,飞快地窜出教室。怎么回事?我的脑海中竟然有一瞬间闪过了那个漆黑雨夜里发生的一幕——

    狂暴的大风中,一只猫紧紧地用爪子抓着随风摇来摆去的树枝,因为恐惧而发出一声声气压的叫声。那只猫……虽然当时我没仔细看清,但是似乎也是这种虎斑纹的,被救下来之后就立刻跑得没影了,难道……

    来不及细想,我突然被门外“哇”的一声惨叫吓了一大跳。

    “斑斑!”景圣希从座位上猛地站起来,刚要追出去,在看到门口的一幕后,不自觉地止住了脚步。

    一个男生跌跌撞撞地走进来,他穿着学校的制服,制服上衣敞开着,露出里面的白色T恤。脚上穿着好像被涂鸦的名牌运动鞋,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很阳光的味道。

    而刚刚窜出去的那只虎斑肥猫斑斑,嗯,是叫斑斑吧,正用四只爪子紧紧地抱住他的头,尾巴垂在他的脸上扫来扫去,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我赶紧走上去,摸着斑斑后背的毛,努力安抚它,等他放松下来,才把它从哇哇乱叫的男生头上抱下来。

    可是,就在我把斑斑搬开,终于看清了那个男生的脸的那一瞬间,我的手一下失去了力气。

    斑斑从我的手上滑下来,刺溜一下窜回景圣希的怀里。

    “景圣希,你不要再欺负斑斑了,小心它又离家出走了。”韩亚依小声提醒着。

    “NO!NO!斑斑从几个月前离家出走又自己跑回来之后,一直在为减肥操心,它没有心情离家出走。”景圣希愉快地说。

    几个月前……下大雨……

    看来,斑斑真的就是那天被我们救下的那只猫。

    顾不上留意身后传来的话,我目光直直地看着前面的男生。

    这个此刻正扬起单纯阳光笑容的男生对我说着“真是谢谢你了啊,同学”的男生。

    这个就在几个月前,还曾在看不见光亮的雨夜里一脸厌恶地对着我大吼的男生——是李秀哲。

    李秀哲挠了挠后脑勺,将拎在手上的运动背包甩到背上,脸上挂着单纯而阳光的笑容,丝毫没注意到我骤然变色的神情。

    “哎呀,真是麻烦,我不过是打架受了点伤进了医院,结果出了院就被老爸转到这个班上来了,还拿羡妮来威胁我必须要来上课,真是讨厌,我现在只想去找羡妮,不想上课!哦,对了,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呵呵,我叫李秀哲,以后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只要是这个学校的事情都很好搞定,呵呵……”

    听他噼里啪啦说了这么一大堆话,看着他心无芥蒂,像向日葵一样金灿灿的笑容,我竟然一下子放松了。

    他好像……并没有认出我来。

    再说了那样过分的话过后,他竟然已经不记得了我吗。

    “我、我叫元彩希。”我迟疑着,还是忍不住想在试探一下,“以前在特优班的元彩希,你还记得吗?”

    “特优班?那就是淳熙在的那个班?”

    “嗯嗯。我以前和金淳熙是同班同学。”

    “呵呵,我明白了!你想知道淳熙的什么事呢?他的一切事我都知道哦,他是标准的优等生,最讨厌吃吃喝喝唱歌玩游戏,最喜欢的就是一个人待着……”

    “等……等一下,你告诉我这一些干什么?”晕,我又不是那些迷恋金淳熙死去活来的花痴,就算是你告诉我拿到金淳熙小时候用过的口水巾的方法我也不会感兴趣啦。

    “咦?你不是想问这些吗?昨天羡妮也问了我淳熙的事情哦,我都有一五一十地告诉她哦。”

    那恰好是你最单纯的地方吧,当一个女生向一个男生打听另一个男生的讯息时,多半是对那个男生感兴趣啦。

    “不是啦,李秀哲,你还记不记得……怎么说呢,我们以前说不定见过面哦……”启发,启发一下,说不定他就能想起什么了。

    “元彩希同学。”李秀哲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怎么,他终于起来了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一下子又有些失落了,竟然有些后悔刚才提示他的举动。

    李秀哲,你想起那天的事情之后,会不会继续向那时一样讨厌我呢?

    “你说我们以前见过面,我完全没有印象哦。如果你说这些是想引起我的注意,那你已经没有希望了哦,因为我喜欢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羡妮,我要请她为我生孩子的哦。而且我昨天晚上重新向她告白了,厉害吧?呵呵。”

    汗!这个单纯鬼在想什么?以为我那样问是在找他搭讪吗?

    而且,他向郭羡妮告白这件事干吗要问我历不厉害,跟我完全没有关系吧?

    不,也许是有关系的——

    我想起在那个雨夜里,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自称“恶魔猎手”的女生,当中那个叫郭羡妮的可爱女生说“像那种不尊重女生的男生,叫嚷什么‘女生真是麻烦讨厌透了’的恶魔,必须让他知道瞧不起女生的严重后果!”时的表情。她后来跟李秀哲交往,大概就是为了替我“教训”李秀哲吧,所以才会跟他交往之后又甩掉他……

    如果李秀哲知道这件事,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这样单纯的笑着呢?

    虽然他现在好像忘记那天发生的事情了,但是如果以后的某天他想起来了呢?

    而且,他看起来好像很喜欢很喜欢郭羡妮,如果郭羡妮是抱着别的目的跟他在一起,那对他来说不是很不公平吗?不行,我得找个机会去跟郭羡妮澄清一下那个误会才好。

    可是就在我想开口询问李秀哲的郭羡妮所在的班级时,一个头发梳得油光水亮,蚂蚁都能够在上面练劈叉的男老师从外面走了进来,进门后,还刻意咳嗽了两声,装出很严肃的样子。

    “上课了。”

    不是昨天的女老师,看样子学校还是同意了那个可怜女老师的请求,换了别的老师来教三年二组了。

    只是,老师您现在说‘上课了’不会有点晚吗?现在好像已经过了半节课的时间了耶。

    “你们两个,还站在教室前面闲聊?给我到外……啊!这不是李董事家的少爷吗?”

    “蚂蚁劈叉”老师本来想要训斥我们以正师威,谁知训斥的话说到一半时突然看清李秀哲的脸,立马切换“狗腿频道”,刚才还严肃发黑的脸,瞬间笑成一朵灿烂的大菊花。

    “原来李少爷也在这个班上啊,我真是太荣幸了……嘿嘿……李董事身体好吗?夫人好吗?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

    “还好还好啦。”李秀哲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随意挥了挥手,突然想起什么,于是笑眯眯地对老师说,“老师,我要请假。”

    “请假?这个……”

    “连批准学生请假都要犹豫这么久,我要回去跟老爸说……。”

    “不要!不要——”“蚂蚁劈叉”老师一把抓住李秀哲的手,惊恐的脸上挤出一丝谄媚的笑容,“少爷想去哪里随时都可以去,哪里需要请假呢?少爷您快去吧,啊哈哈,快去……”

    “这还差不多。”李秀哲蹦蹦跳跳地朝门口走去,回头对偷偷擦着冷汗的“蚂蚁劈叉”老师说,

    “放心吧,我一定会在老爸面前为你说好话的。”

    “是、是是,谢谢李少爷!”“蚂蚁劈叉”老师带着谄媚的笑容目送着李秀哲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转身目光回到我身上是,顿时化作了严冬的刺骨寒风,“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点回位子上上课!”

    “哦。”我面无表情地回到座位上。

    李秀哲肯定是找郭羡妮去了,我只好等下次遇到他的时候再向他打听郭羡妮的事了。

    “现在,我来检查一下出勤情况。”“蚂蚁劈叉”老师捋了捋他那油光水亮的头发,拿起讲桌上的花名册开始点名:“江原崎。”

    江原崎的笔记本电脑发出一个很机械的声音:“到。”

    “江原崎!”

    依然是那个机械的声音:“到。”

    我清楚地看到“蚂蚁劈叉”老师的额头上冒出一个个红色的十字叉。

    但他还是决定继续念下去。

    “景圣希。”

    “哈呼。”这一声自然是盘踞在景圣希的课桌上的虎斑猫斑斑发出来的。看来它和它的主人已经和好了。

    “蚂蚁劈叉”老师的额角滴下几条黑线。

    “斑斑,虽然这次你没有说‘喵’,但是记得下次要说‘到’哦。”景圣希边给斑斑梳毛,边教育到。

    “蚂蚁劈叉”老师用了足足一分钟才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尹正赫。”

    安静。

    “圣辰悠。”

    安静。

    “李言攸。”

    还是安静。

    “蚂蚁劈叉”老师终于怒了,一摔花名册,吼了起来:“他们人都到哪里去了?怎么都没来上课?”

    “老师……”宅男班长江原崎扶了扶眼镜抬起头来,小声地提醒道,“老师,他们没来,您也许应该觉得幸运……”

    呃……我想起了昨天在校长室看到的情景。的确,他们三个中间大概就只有李言攸性格好一点,爱算计人的圣辰悠和暴躁霸道的尹正赫要是在这里,这个老师的下场肯定比昨天那位女老师还惨吧。

    “哼!”“蚂蚁劈叉”老师生气地关上花名册,“既然你们都不想上课,那就早早地跟学校申请退学校好了。你们坐在这里只会浪费老师的时间和降低学校的升学率而已!”

    退学?

    听到这两个字,我一下子冲动地站了起来。

    “老师,我不明白。”

    “你是谁?”“蚂蚁劈叉”老师瞪着我,不耐烦地问,“你有什么不明白的?”

    “报告老师,我叫元彩希。我不明白老师既然以教育学生为使命,为什么反而希望我们尽早退学呢?我们退学的话,不久接收不到老师的教育了吗?”

    “因为你们不好好上课,一点都不懂事!那还教育你们干什么?你们早早地回家去,让你们的父母管教你们吧!”

    “可是老师,我还是不明白。一个会使用钢笔的人和一个不会使用钢笔的人,老师觉得哪一个更应该被教会使用钢笔呢?”

    “当然是不会用港币的,会了的还教他干什么?”

    “那我就更不明白了,老师,如果是你说的那样,我们不懂事,不好好上课,那就更需要接受教育啊,为什么老师反而要把我们赶出学校,让我们失去接受教育的机会呢?”

    “你……你!这两件事不是一码事!”

    “为什么不是一码事呢?老师能讲讲为什么不是一码事吗?”

    韩亚依在旁边悄悄地拽了一下我的衣角。呃,怎么了?难道是要提醒我“蚂蚁劈叉”老师已经完全黑脸了吗?可是对不起啊,亚依,我现在已经被启动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不弄清楚脑袋里的这些疑问是怎么也停不下来的啦。

    “如果说我们三年二组的学生比其他班的学生难管难教,那么老师会更加觉得这是一种挑战不是吗?学校和老师不是也经常教育我们要不畏困难,勇于挑战困难吗?为什么当挑战出现的时候,老师却要说一套做一套呢?”

    “元彩希!”“蚂蚁劈叉”老师终于受不了地吼叫了起来,“什么叫‘说一套做一套’?你在指责老师吗?老师是你可以随便指责的吗?”

    “老师,我并没有指责您,我只是想知道这些都是为什么?”我诚恳地说。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多的‘为什么’?老师教不了你这种学生了,我去跟老师提议换个敢于挑战的老师来教这个班算了,哼!”“蚂蚁劈叉”老师飞速地收拾起教案,用火箭的速度冲出门去。

    我一脸的茫然,我又做错了吗?

    为什么我每次问问题,老师和校长都会气得跳脚呢?

    我只是想知道答案啊,为什么没有人可以回答我呢?这些问题真的很难答吗?

    教室里重新安静下来,亚依轻轻地握住我的手,一脸担忧地望着我我朝他挤出一丝艰难的笑。

    “没事啦,这种事我经常遇到啦,呵呵,呵呵……”

    “唉。”一直呆呆地缩在电脑后面的江原崎突然叹了口气,站起来收拾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紧跟着朝教室外面走去。

    “江原崎,你去哪?”韩亚依问。

    “校长办公室。”班长回过头,推了推鼻梁上的大眼镜,“这已经是第17次了。

    去校长室请求的结果也依然是“老师宁可辞职也不愿再踏入这个教室”,所以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就变成了自习时间。

    “小彩希,出去晒太阳吧。”景圣希把打着瞌睡的斑斑装进书包,一个人跑到我面前来,朝我笑得像只金孔雀。

    “可是现在是上课时间……”

    结果我还没说完就被景圣希拉出了教室。

    “啪啵小彩希,出去之后你就会发现现在这么好的天气把自己关在教室里种植蘑菇是一件多么浪费美貌的事情!”

    好吧,就算如此,我也没有像你那样的美貌可以拿来浪费。

    我被景圣希拉着离开了教学楼,又出了森永高中的斗门,眼看就要到临本承高中的侧门了,我终于忍不住发出疑问:

    “景圣希,你究竟要带我去哪里啊?”

    “嘘——”他回过头,做了一个神秘兮兮的收拾。

    只见三个穿得制服,所以不知道她到底是森永的学生还是本承的学生,穿了件黑色的露脐短上衣,本来就够短的上衣扣子还开到第三个,露出一点乳沟,下面是短得只能遮住屁股的牛仔包臀短裙,两条长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脚上蹬了一双高筒镂空亮黑色长靴,身材一级棒,只不过留了头大波浪的头发,画了一脸大浓妆,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个太妹。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女生稍微收敛一点,不过也都copy着她的穿衣风格,抑郁露肚脐,露大腿,虽然没穿她那样张扬的长靴,但是也穿了到膝盖的袜套。

    “啪啵三人组在这里,那家伙就在这附近了。我们去吧,小彩希。”景圣希圆圆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亮光。

    “什么啪啵三人组?别随便乱叫别人啪啵,被听见怎么办?”

    我看到那三个女生望过来,连忙扯了扯景圣希的袖子,示意他小声点。

    “我好像啪啵,只知道你的啪啵,只喜欢你的啪啵……”我的话不知道被他那个四次元的大脑翻译成了什么怪异的指令,他又跳起了那支奇怪的“啪啵舞”。

    我被打败了,乖乖地跟着他绕过旁边的一座建筑物,来到一片空地前。

    还好那三个女生没有注意到我们,她们刚才似乎就是在往这个方向望,很入神。难道这边有什么比景圣希的“啪啵舞”更雷人的东西吗?

    正想着,前方传来一个无比嚣张有臭屁十足的声音——

    “尹正赫,你死定了!”

    我赶紧抬头向前看去,只见不大的一片空地被一群黑衣的“重量级军团”塞了个密不透风,他们每一个看上去体重都超过了80kg,而刚才的声音就是从这一群黑衣人中间传出来的。

    “要打架就快动手,我不是来这里听你说这些废话的!”一个同样嚣张气场十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是尹正赫!刚才我没听错,他也在里面?

    我伸长了脖子朝人群中间张望,可是“重量级军团”是在密度太大,我的脖子都扯酸了还是看不到什么。

    “尹正赫,你恐吓我们龙哥派去给金公主送礼物的大使,就是跟SK社过不去!”一个跟刚才臭屁十足的声音不同的冰冷冷的声音响起来,应该是那个臭屁家伙的跟班。

    只不过,这句话的内容怎么这么熟悉?啊!不就是那个“世上最翻滚挑战帖”吗?

    难道里面跟尹正赫过不去的人是那个发帖的本承高中老大龙日一?

    “哈哈,正赫,你怎么能恐吓别人送礼物的大使呢?难道是看上了他的‘金公主’?”这个声音……是圣辰悠?

    “闭嘴!该死!”尹正赫低咒了一句,“我不知道什么大使!”

    “老大老大,我不可能认错的。”另一边响起一个战战兢兢的声音,“全森永市染这种银头发的只有尹正赫一个人。那天要不是他,我也不会把裙子从盒子里甩出去,所以……”

    “是你?”尹正赫的声音变得危险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非常不愿意回忆的事情。

    “是……是……”

    “不用再说了!”尹正赫打断那个被吓得细弱蚊蝇的声音,“龙日一,你今天找我来决斗到底要比什么?”

    糟了,已经说到正题上了,马上就要开始打架了吗?

    这里在两所学校中间,在这里打架的话,用不着10分钟老师就会赶来,被老师抓住,肯定会被开除的吧。不行,我得想办法阻止他们!

    可是怎么阻止呢?我根本连看都看不到他们,外面这群讨厌的“重量级军团”不但拦住了我的视线,还堵死了进去的路。

    “啪啵小彩希,轮到我们上场了呦!”景圣希突然从身后推了我一把。

    “哦?什……”我的“么”字还没说出口,就随着景圣希右手向后一挥的帅气动作,嘴巴僵成了一个奇怪的一字形,惊愕地半天都忘了关上。

    噼里啪啦——

    稀里哗啦——

    “哎呦!”“妈妈呀!”“谁退我?”“快起来!”

    面前的“重量级军团”像碎裂的拼图一般开始迅疾崩坏,刚才还像铁塔一样岿然矗立的黑衣男们一个接一个倒下,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推到的多米诺骨牌,伴随着此起彼落的鬼哭狼嚎。

    转眼间,眼前的视野变得开阔了很多,我也终于看到了现在正安然无恙地站立在中间的几个人。

    尹正赫一如既往地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嚣张又傲慢的模样,银色的头发配着宝蓝色的眸子,有种奇异的魅力。他的旁边站着“红毛狐狸”圣辰悠,一副“事情越来越有趣了”的表情,眯着眼睛看着满地的残兵败将,笑得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在阳光下一闪一闪。李言攸则端正地站在他们旁边,一副训练有素的管家模样,只会眼睛里流露的全是警惕的光芒。

    而他们对面那个帅气的五官和霸道的气场结合得天衣无缝的刺猬头男生看到这一切,气得头发更竖了。

    “小坦阿克,这是怎么回事?”毫无疑问,他就是传说中的龙日一了。

    “龙哥,他!是他!”龙日一身旁站立着的两个跟班中的顶着金色稻草头的那个突然指着我们这边大叫,“放倒了我们这些兄弟的就是那个穿红裤子的!”

    红裤子?我转头看景圣希,他正把手中的一根绳子扔到地上,而绳子的另一端歪七扭八地从那些躺在地上哭爹喊娘的黑衣男脚边穿过。毫无疑问,之前在我没注意的时候,景圣希把绳子放到了这些人脚下,刚才他那个帅气的挥手动作启动了这个夸张的套索。

    “我是在教这些啪啵们主角登场时要使用的礼节。”

    景圣希像一个从战场上归来的王,骄傲地踩着遍布脚下的“横尸”走到圈子中央,然后朝我招了招手,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经过尹正赫身边时,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又把头偏到一边。到时圣辰悠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得我浑身上下不舒服。

    “景圣希,你这样做,我们会被追杀吧?”看到地上的黑衣男绝对零度死光不断辐射我们,我躲在景圣希身后对他说。

    “啪啵小彩希,希King大人的存在就是为了成为主角的。4秒钟之内,主角的光芒必定要惊艳全场!”来了,来了,景圣希的“4秒美学”理论,我在那个视频帖里领教过很多次,他的粉丝总结过,在任何场合都要成为主角的景圣希每次亮相,4秒钟之内就能收服所有人的目光。

    反正他就是有办法让大家都注意到他啦,可是我又不想成为主角,为什么也非得陪着他站在这个地方,承受着这些可怜牺牲品的无限怨念呢?

    “景圣希,这里没你什么事,不要凑热闹,带着那个女人快点走开!”尹正赫不耐烦地对景圣希说。

    “老大,那……那个穿红裤子的人那天也在场,他差点开车撞到我!”

    我同情地看了那个小弟一眼,虽然我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还真是够倒霉的,同时遇上了尹正赫和景圣希这两个不消停的家伙。

    “喂!穿红裤子的小子,你也是今天决斗的主角,别想走了!“龙日一冷冷地丢了一句话过来。

    “当然啊。我不是主角的话,就不会在这里了!”

    景圣希脸上浮起自信又兴奋的光彩,让他的牛奶皮肤像镀上了一层鎏.金,熠熠生辉。美丽的长睫毛扇了扇,像迫不及待的蝶就要振翅起飞。

    他拉着我来这里,不会就是为了这一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