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森永高中三年二组1 > 第二章 心之荒原中的天狼星
    傲慢之眸

    寂寞之心

    莫比乌斯之环的寓言

    书写下永恒

    从玻璃房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太阳高高地挂在半空中,万里无云,天空是一片澄净的蔚蓝。

    我合上手里的漫画书,脚步轻快地向学校办公楼走去。

    明泽羽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音符,就算被称为‘十万个为什么小姐’,就算被老师和同学们讨厌,我也不能继续这样沮丧地窝在家里,我要充满元气,我也应该充满元气,在教室里继续问着自己的“为什么”!

    所以,我现在就要去请求校长大人,让他批准我结束休学重新回到学校里上课。

    校长室在学校最里面的行政楼三楼,我穿过操场,路过教学楼,周围的一草一木都好熟悉,我突然觉得好感动。

    风吹起我的长发和过长的刘海,我顾不上整理,三步并作一步地走进办公楼。

    “哎呦……”

    刚爬上三楼,我就在出楼梯间的拐角处跟什么撞了个满怀,并且很丢脸地摔了出去,坐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呜,看来我在家里宅了几个月根本一点收获都没有嘛,至少体重就一点都没增加,这么轻易地就被撞飞了。

    我闷闷地在心里吐着槽,头顶突然响起一个温和干净的声音:

    “你没事吧?”

    循着声音抬头,只见在一片明丽的光线中,一个穿着整齐制服的男生正俯下身朝我伸出一只修长优美的手臂。

    那个男生有着一双十分清秀的眉眼,黑色的瞳孔中透出澄净的光芒,唇角扬起,带着十分得体的谦逊笑容,见我还是一副呆呆的样子,便朝我点了点头,说一声:“失礼了。”然后拉住我的手,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

    “不小心冲撞了你,实在抱歉。”

    “没关系的……不用跟我道歉,这其实不能怪你啦,是我走得太急撞上你的。”我拍了拍睡衣上的灰,这才回过神来,忙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在意。

    “真的没关系吗?那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呢?”男生再次朝我谦逊地微笑,目光落在我的头顶时,眉头突然皱了皱,随即从制服口袋里掏出一副雪白的手套。

    怎么了?我头顶有什么不妥吗?

    关键是,他戴手套干什么?

    看着他超乎标准的优雅姿势戴上白手套,我不禁在心里泛起嘀咕。

    “失礼了。”他戴好手套,便很细心地伸过手来,替我摘掉了挂在连衣帽上的一根草屑。

    原来是这样……

    “啊……谢谢啦……哈哈……”

    我僵硬地笑着,看着他将白手套摘下,重新叠好放回口袋。

    一系列的动作从容优雅,似乎经过了无数次训练,配合着他挺直的身材、谦逊的微笑、明净的双眸,竟然像拉斐尔的油画一般呈现出一派和谐明朗的气象。

    只是,这样的动作……好熟悉,好像在那本漫画里见过一样……

    是什么呢?

    “啊!想起来了!”脑袋里的灯泡忽地一亮,我兴奋地跳了起来,激动地上前一把抓住男生的胳膊,“你是管家对不对?你刚才的动作跟漫画里帅管家的动作一模一样,一定是管家吧?”

    他被我夸张的动作,有些紧张地点了点头,脸一瞬间红了,被我抓住的胳膊往回缩了缩,但是没能摆脱我的钳制。

    “啊!你是管家,你竟然是管家!那你一定是叫赛巴斯吧,书上说男管家都是叫赛巴斯,女管家都叫玛丽!”

    他的脸更红了,极力压抑住眼底的错愕,努力挣脱我的手,然后礼貌地后退一步。

    “失礼了,我叫李言攸,是少爷的管家,但是并不叫赛巴斯。”

    原来不叫赛巴斯啊,那少爷又是谁呢?

    “抱歉,我还有事要去校长室,要先离开了。”李言攸温和地说完这些话,就转身往楼下走去,动作沉稳而得体,真是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只是……

    去校长室干吗要往楼下走?

    我转头看看楼梯间外面走廊尽头处挂着的金灿灿的“校长室”蚊拍,又看了看那个离开的方向,有些奇怪地眨巴了几下眼睛。校长是不就在那里吗?他往楼下跑干什么?

    “那个……李言攸管家,你真的是要去校长室吗?”

    “是的。”他听到我的声音,转身朝我微微鞠了个躬,又迈开了脚步。

    “可是校长室不是在那里吗?”我指了指三楼走廊的尽头,然后觉得空气好像在一瞬间冷冻了。

    呃,其实也不算冷冻吧。李言攸的脸上不是正有一把红红的火在烧吗?

    可是他干吗要脸红,我只是给他指了指校长室在哪里而已。

    啊!难道……

    难道他刚才往楼下走是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路?

    不会吧,现代社会还会有男生拥有“路痴”这种稀有罕见的萌点吗?

    他还真是有趣耶。

    我正暗自偷笑着,李言攸已经走了回来,经过我身边时又礼貌地鞠了一躬:

    “谢谢。我的方向感不是很好。”

    汗,就只是方向感不好这么简单吗?虽然很想吐槽,但还是忍了回去,摆摆手,笑着跟他说:“我刚好也要去校长室,一起吧。”

    跟李言攸一起走进校长室时,我忍不住发出了“今天的天空真蓝,股市真绿,校长室真热闹”这样的感慨。

    校长室原本是个很大的空间,惊天却显得异常拥挤,一个穿着得体职业套裙的中年女老师坐在沙发上,黑色的怨气源源不断地从她身上的每一处涌出来,游荡充斥了整间校长室。

    呃,好恐怖的元年,老师你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把学校附近的妖鬼怨灵什么的都招惹来吧。

    “我再也不要去三年二组上课了!”那个女老师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眼睛瞪得很大,说话时动作也很大,完全不顾自己的老师形象了,呃,她好像也无法顾及形象,因为她原本平整的职业装上扑了一层厚厚的粉笔灰,白花花的,随着她的动作还到处乱飞,“刚才那算什么?整整一盒粉笔朝我砸过来……我当了十年的老师,从来没遇到过这样不尊重老师的学生!校长,我不管了,就算是辞职,我也不会再教三年二组了!”

    “老师,拜托您不要这么说……三年二组……需要您去上课……老师……”旁边有战战兢兢的哀求声。

    “哈哈哈,江原崎你干吗摆出那样的表情啊?老师这么说只是在害羞啦,难道你没有发现她今天的粉扑比平常任何时候都要均匀吗?虽然……哈哈,虽然白了一点厚了一点,但是这样她脸上的妊娠斑就全都看不见了啊,她其实很感谢我们为她找到了这么好的遮瑕粉啦。”

    沙发旁边的一个染着浅红色头发的男生弯着眼睛笑眯眯地说着,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露出来,一闪一闪地像在作邪恶的预警。可是我却注意到他右眼角下方的一刻浅浅的泪痣,有人说,眼角带着泪痣的人要么命运多舛,要么很爱哭,这一生都泡在泪水里,可是看他现在那副笑得张扬的样子,估计那个泪痣都会为自己长错了地方而感到羞愧吧。

    “你……你们……我受够了!”完了,老师的理智线终于咔的一声绷断,开始歇斯底里地怒吼。

    “呜哇,哥斯拉喷火啦!”红头发的狐狸样男生迅速往旁边跳了两步,伸手掏了掏距离声源比较近的那只耳朵,当他的视线无意中扫到我身边的李言攸时,立刻朝我们这边跑过来。

    “哈哈,言攸你怎么才来?我跟你说哦,刚才我跟这位哥斯拉老师一起来这里的时候,她身上的粉笔灰洒了一路,刚好画出来路线图耶!怎么样?有路线图的指引,这次没迷路吧?”

    “嗯,还好!”李言攸点了点头,刻意隐藏了自己刚才迷路的事实,只不过在说话的时候,脸又不自觉地红了一下。

    “那个……圣辰悠,你不要再说了,老师他已经很生气了。”这时,旁边传来一个战战兢兢听上去很为难的声音,我循着声音看过去,才发现盛怒中的老师旁边还站着一个男生,戴着很大的黑框眼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眼睛完完全全藏在眼镜后面,整个人都在散发着一种“哥很呆,请忽略哥”的气息。

    呃,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为什么我刚在没看到他?

    “好了好了,班长大人,我不说了……”圣辰悠弯着唇角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朝江原崎挤了挤眼睛,又爆发出更大的笑声,“可是,就算我不说,老师心里也是很明白的吧?她一定认为我们班的学生很可爱,一定很想一直为我们当老师,对吗?老师……哈哈哈……”

    站在我身旁的李言攸皱了皱眉头,不理会圣辰悠的满脸贼笑,将头转向校长室的另外一边,关切地小声问道:“少爷怎么样了?”

    “少爷?啊哈——”圣辰悠满不在乎地也看向那边,“全世界大概也只有你会担心你的尹正赫少爷了。他能有什么事?他只会让别人有事吧。”

    另一边的校长办公桌前,一个银发的男生傲慢不羁地站在那里。他穿着被改得乱七八糟的制服和很酷的挂着银色链子的黑色皮质短靴,裤子松松地塞在短靴里,双手更是随意地插在裤子口袋里,仿佛对这件校长室里的一切都不放在眼里,包括他面前气急败坏的校长大人。

    “尹正赫,你能不能给我安稳一个礼拜?你说,你有没有安稳地度过一个礼拜?每天惹是生非,到处打架也就算了,还对老师动粗,老师的教科书是不是你扔的?”

    “是我!那又怎么样?”银发男生把头撇向一边,目光看向窗外,爱理不理地答着话。

    尹正赫?

    就是那个传说中大家很厉害的森永高中老大尹正赫吗?那个在学校的BBS里有专用的挑战帖的尹正赫吗?

    他是……我转头看了看身旁温和有礼的李言攸口中所说的“少爷”?这是什么组合?恶魔少爷和天然管家吗?

    不过话说回来,尹正赫虽然是个喜欢大家看起来脾气也很恶劣的家伙,五官却是出奇地好看呢!

    如果说明泽羽是高贵而优雅的天使,那么尹正赫肯定是嚣张而叛逆的恶魔,只不过恶魔也是拥有相当炫目的面孔。一头银色的碎发,抓得很凌乱却十分有型,额前有几缕过长的发丝遮住半边眼睛,而他的瞳孔是十分特别的宝蓝色,像两块宝石,透着神秘的色泽。脸上没什么笑容,薄唇紧抿着,形成一个倔强的弧度。他始终那样傲慢又闲散地站着,不拿正眼看校长大人。校长大人吼了半天,他依然一脸不屑,不为所动,把校长大人气的七窍生烟。

    终于,头顶冒烟的校长大人注意到了我的存在,立刻将话茬转到了我这边:

    “元彩希?你那身乱七八糟的睡衣是怎么回事?弄得自己跟奶牛一样,不觉得丢人吗?”

    “哈?奶牛?”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啊!晕,我居然都忘了今天早上我是穿睡衣出门的了,而且是我最喜欢的奶牛花纹图案连体睡衣,难怪刚才来的路上接收到了很多奇怪的目光注视,估计在那些人眼里看到的,是一只人形奶牛在学校里快乐地散步吧……

    那在今早邂逅的温柔天使明泽羽眼里……

    在刚刚楼梯间里撞上的谦和管家李言攸眼里……

    在现在挤在这间校长室里吵闹不休的所有人眼里……

    尼、亚、加、拉、瀑、布、汗!

    我正在这边汗流不止,校长又不耐烦地训斥起来:

    “元彩希,你不是也休学了吗?已经休学了还跑到学校里来干什么?快点回家,不要来这里添乱,像你们这些怪学生,我一个都不想看到……”

    像我们这种怪学生?我猛然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校长大人已经把我和这里正在吵闹不休的圣辰悠、傲慢嚣张的尹正赫他们归为一类学生了。

    可是什么是怪学生,什么是好学生呢?

    我的心里又冒出了一堆问号,忍不住走上前去,发扬我特有的优良好学细胞,向校长提问:

    “校长,请问在您心目中什么是乖学生,什么是好学生呢?怪学生的标准是什么?衡量是否是好学生的标准又是什么呢?难道说,喜欢表现真实的自我的学生就是怪学生,就是不被喜欢的学生,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全部隐藏起来,带着面具装成乖孩子的学生就是好学生,吗?”

    校长被我问得冒了一头汗,拿手帕擦了擦汗,指着我吼了起来:“违反校规校纪的学生就是怪学生,把老师气得不肯上课的学生就是怪学生,你不要再问为什么了,校规写得很清楚,回家去背好了,再来上课!”

    “为什么要按照校规做人呢?我们又不是模型,被摆成什么样子,就必须是什么样子……那些校规都是几十年前定的,早就跟不上时代了不是吗?”我皱起眉歪着头看着校长,怎么都无法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和他如此暴怒的原因,“你看啊,校规第五十六条——不准在校男女学生有过密交往。而校规第一百三十条——同学之间要互敬互爱,互相帮助。校长,我不太明白,不互相了解怎么能够成为好朋友呢?不成为好朋友怎么能够互敬互爱呢?根本不了解的两个人,连朋友都算不上,这种时候再要求他们互助互爱,不是很假惺惺吗?学校难道就是为了让我们学会假惺惺地做人而存在的地方吗?”

    也许我的话太过惊世骇俗,原本吵闹的校长室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我,就连那个红毛狐狸一样的圣辰悠都不说话了,尹正赫更是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你……元彩希……你给我住口!什么假惺惺地做人?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如此曲解校规的学生存在?你来学校就是为了质问我这些吗?”校长大人显然被气得不轻,指着我的手都在发抖。

    其实我还有好多问题没有问完呢,但是看到校长大人的样子,我也不太敢问下去了,毕竟我是想来申请结束休学的,得罪了校长大人可不好。

    于是我只好低下头去,咬着牙道歉:“我没有曲解校规的意思,只是提出自己无法理解的问题而已,而且我今天来学校是为了申请结束休学的,并没有想质问您什么……”

    我的话还没说完,站在身边的尹正赫突然说话了:“你为什么道歉?你又没有错”

    “啊?”

    我抬头看尹正赫,他挑着眉朝我瞪了一眼:“你没有错,不许道歉!”

    呃,好凶的人……不过我道不道歉好想跟他没什么关系吧?

    “元彩希,你说你想结束休学?我告诉你……”

    校长大人还在叫嚣,尹正赫突然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下一秒,他突然拉起我的手,也不管校长大人接下来要说什么,更不管我同意不同意,拉着我径直向门外跑去。

    哎?

    他在干什么?

    我愣了一下,脑袋有一瞬间的短路,抬起头呆呆地看着拉着我的手的尹正赫,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他要干什么?

    刚才还用命令的口气跟我说“不许道歉”,现在更是莫名其妙地拉着我跑。

    我的手被他紧紧地攥着,一阵阵热度透过稍长的摩擦传来,竟然意外地让我觉得很温暖,那种温暖甚至让我忘记了挣扎,就真的跟着他跑出了门外。

    校长室外的走廊上撒满阳光,被窗户的隔栏切割成一块块亮白的?色块。

    一个高贵而优雅的身影从走廊的另一边款款走来,空空的走廊上回响着他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似乎连乐曲也不似这般充满的韵律。

    我的脚步情不自禁地慢下来,前面的尹正赫感觉到我的不对劲,也停下了脚步。

    “元彩希,你在这里?”

    优雅的身影停了下来,已经换上学校制服的明泽羽站在我面前,唇角勾起柔和的笑意。看到我被尹正赫紧紧握住的手,唇边的笑意更加明显。

    “是……是啊。”我挣脱尹正赫的手,朝明泽羽笑了笑,“我们真是有缘,一天之中就遇到了两次。”

    “恩,的确很有缘。”明泽羽微笑着,眼神似有若无地朝尹正赫身上扫了扫,再转回到我身上时,里面似乎多了点看不分明的东西。

    尹正赫明显不耐烦起来,他再次拉起我的胳膊,不耐烦地朝我吼:“快走!”

    “啊……哦。”我被尹正赫拽着,根本挣脱不开他的钳制,只好跟明泽羽挥挥手告别:“不好意思,明泽羽,再见!”

    “呵呵,再见!”

    明泽羽如天使一般的身影沐浴在阳光里,在我的视线中不断退后,退后,终于在经过一个转角之后,看不到了。

    沐浴在阳光中的校长室,随着一位穿着学生制服的少年的走进而变得圣洁而明亮,仿佛神祗驾临人间,带来一室光辉。

    刚才还在盛怒中的校长看见进来的少年,慌忙擦了擦汗,收起自己的怒气,朝一旁还在吵闹不休的几名学生挥挥手:“江原崎、圣辰悠还有李言筱,你们都给我滚蛋……欧老师你也先出去,你的事情我稍后会解决。”

    几名学生看了看进来的少年,又看了看校长,无趣地离开了,刚才还很噪杂的校长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校长起身将少年请到沙发上坐好,自己则殷勤地跑去泡茶,泡茶的同时还不忘记抱怨:“像尹正赫那种害得少爷病情复发的危险学生,应该直接开除,我现在真是后悔当初要成立三年二组!”

    “嗯,的确没有必要成立三年二组这样的班级。”少年优雅地端着茶杯,说这句话的时候,唇角也依然带着优雅而得体的笑容,然后他的话一转,提起了刚才遇到的那个少女,“元彩希是来申请结束休学回学校上课的吗?”

    “是的,不过我觉得像她这种怪学生根本没必要留在学校里。”校长一想起刚才那个少女的一番“为什么”就觉得无比头痛。

    少年喝了口茶,修长白皙的手指跟细花的茶具搭配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我倒觉得您应该同意他的申请,让她返回学校。”

    “啊……”校长显然没想到少年会这么说,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地点头,“好吧,我立刻去处理一下她的休学手续。”

    校长说着走到办公桌前,拨通内线到档案室,要人将元彩希的休学手续资料拿过来。

    挂断电话时,少年刚好江茶杯放下,目光转向他这边,唇角再次弯了起来:“麻烦您了。不过,关于这件事,我还有一个请求……”

    被尹正赫一路扯着跑,我觉得我的手都快被他扯断了时,他才放开我的胳膊。

    “你很奇怪啊,为什么突然拉着我跑出来?我是来申请回校的啦,话都还没说完呢……?”

    这里是学校的操场,操场上种了厚厚的草皮,踩在上面软绵绵的。

    尹正赫放开我的胳膊,双手又习惯性地插进裤子口袋里,侧过身去,皱着眉头,目光落在不知名的远方。

    “你觉得眼下那个秃头有认真跟你谈这个问题的可能吗?”

    呃……

    确实没有,校长大人他老人家好像被气得不轻。可是就算他再生气,我也必须要跟他提出申请啊,不然怎么能回到学校上课呢?

    “就算他不肯跟我谈,我也要申请啊,我想回学校上课!”我看着他的侧脸,嘟嚷着,不知道怎么的,他看着远方的姿势,让人觉得他好孤单。心忍不住颤动了一下,下面责备的话,我悄悄地吞回了肚子里。

    “至少不要道歉。”他突然回过头来看我,宝蓝色的眸中透着我看不懂的坚持,以及对校长的鄙视,“你没有说错,不要跟那个秃头道歉。白痴……”

    他的样子让我突然想起了漫画书中的一个人物,喜欢着爱西的少年允泽,总是带着不羁的傲慢,因为叛逆和孤单不断地做着伤害别人的事,到最后却又因为那些伤害变得更加孤单。

    “你不要……”

    我刚想用爱西劝说允泽的话来劝说尹正赫,可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尖锐的机车摩擦地面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操场上开机车,因为阻力很大而开到了最大码,机车的轮胎摩擦着草皮所发出来的声音。我刚想回头看看是怎么回事,尹正赫就皱着眉头一把将我拉到他身后。

    一辆全黑的机车在我被尹正赫拉到身后的同一秒猛然停在我刚才站的位置上,车上一个带着黑色骷髅头头盔的男生哈哈大笑着,指着尹正赫说:“那就是尹正赫吧?准备好了吗?”

    “准备?”尹正赫拧着眉毛,斜着眼睛看着机车上的男生,声音里带着十分的不屑,“准备将你揍得满地找牙。”

    “别装傻!我就是在网上下了战帖要找你飙车的江有泽。怎么?你的秘书没有转告给你吗?”江有泽脱下骷髅头头盔,带着彩色隐形眼镜的眼睛里透着狂傲的红色,头发全部都疏到后脑勺那里,绑成无数条小辫子,典型的飞车党的形象。当然,飞车党的另一项必不可少的装备他也带来了,机车后坐上还坐着一个一头金发身材火辣的浓妆女生。

    想起来了,今天早上我在BBS里看那个宣战帖的时候,确实看到有人要找尹正赫飙车,而自称秘书的圣辰悠似乎也回复说接下战帖了。因为这个帖子在本承高中老大龙日一的错别字战帖之前,所以我特别有印象。难道尹正赫自己还不知道吗?

    我看到尹正赫还是拧着眉毛一脸“老子没听说过”的表情,便在他身后小声提醒:“我在网上确实看到她的挑战帖了,你的秘书,也就是圣辰悠啦,他已经回了帖说接下战帖了,你……”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尹正赫猛地瞪起眼睛打断了我的话:“谁告诉你我会接那些乱七八糟的战帖?我尹正赫是陪人打架的道具吗?”

    呃……您老人家冲我发什么脾气呀?在网上自称您秘书的是那个有泪痣还有一对小虎牙的红毛狐狸圣辰悠,跟我又没关系。

    “那个……不是我接的战帖啦,我只是偶然看到了那张帖子而已……”

    我有些委屈地提醒他,他却再次朝我横了横眉毛,吼道:“我又没说是你接的战帖,我是说圣辰悠那个臭小子又在网上乱搞,你听不懂吗?”

    会听的懂才怪呢!我眨巴了一下眼睛,对尹正赫的坏脾气有些无奈了。

    搞了半天圣辰悠在网上自称尹正赫的秘书是没有经过授权的“非法自封”啊,汗……

    “我接受你的挑战!”对我发完脾气,尹正赫突然抬起头对江有泽挑了挑眉,气势很足,但是也真够突然的,他刚才不是才说他不会接那些乱七八糟的战帖吗?

    瀑布汗……

    江有泽很欣赏的哈哈大笑两声,坐在车后的那个抱着他腰的辣妹也跟着笑得风情万种。

    “好,有种!你这样有种的人我要全力以赴跟你比一场。学校门口的马路,载人比赛,老规矩。怎么样?”

    “随便!”尹正赫瞥了他一眼,双手插在在口袋里朝操场外走去,走了两步,见我还愣愣地站在原地,又回过头来冲我吼道:“跟过来,奶牛女!”

    “干什么?”我奇怪地问他,不是说要飙车吗?他要走去哪里?还有,谁是奶牛女?不要侮辱我的小奶牛睡衣,就算是睡衣也是有尊严的!

    “拿车!真是跟奶牛一样的智商!”尹正赫轻蔑地瞪了我一眼,转身双手插兜继续朝前走。

    哼,真是够凶的!不过,我为什么非要听他的话不可?想到这里,我朝他走远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快速转身朝学校门口走去了。

    我要回家了,飙车什么的,我才没有兴趣。

    走到学校门口时,我才发现自己暂时走不了了,因为有江有泽和他带来的小弟已经将学校门前的路堵死了,而且这个动静惊动了学校里面的同学,没几分钟,学校门口就被围观的同学堵得水泄不通,我也只好混在人群中等着人潮散去再离开。

    尹正赫已经取了车出来了,此刻正抱着头盔,酷酷地坐在他那辆银色的机车上,江有泽载着辣妹从远处飞车到他身旁,奇怪地看一眼他的机车后座:“说好了是载人比赛,你载的人呢?”

    “哼!”尹正赫不屑地哼了一声,转头朝人群这边喊道,“你们,谁坐上来?”

    人群整齐地后退了三步,周围的女生们开始小声地叽叽喳喳:

    “正赫哥问我们谁要去做他的机车后座也……”

    “我想去坐,做梦都想坐,可是……”

    “我也是……可是正赫哥太野蛮……哦,不,是太MAN了……”

    “对呀,飙起车来不要命的……”

    “我们还是保重自己的小命要紧……”

    “正赫哥,对不起……”

    ………

    显然,花痴女们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够保持住最后一丝清醒的,她们深深地知道:就像帅哥的脸不能够当信用卡来刷一样,酷哥的车后座也不是谁做上去都能有命回来的。

    尹正赫的脸色越来越差,宝蓝色的眸中卷积着越来越浓重的灰色阴霾,像夏日暴雨前沉闷得令人窒息的墨色云团,点点微弱的幽蓝光芒在里面挣扎着升腾而起,又绝望地熄灭,有着令人惊慌的危险美感。

    “哈哈哈!看来你的人气很差嘛,哦,不,应该是你车技太差了,你们森永的这群胆小鬼怕有命做没命回来吧?啊哈哈哈……”江有泽挑衅的笑声刺进耳朵,就连他身后的辣妹也跟着笑了起来。

    笑声在我的耳中不断地扩大。

    而尹正赫眼底的幽蓝光芒却在我眼中越来越清晰。

    允泽……

    漫画里的允泽在遇到爱西之前,眼睛里就总是带着这样倔强又孤独的光,在经历了无数次的拒绝与被拒绝之后,他渐渐地丧失了感知爱的能力。

    不!尹正赫绝对不能变成允泽那样……

    想到这里,我从人群中奋力挤了出来,举着手大喊:

    “我!我跟你去飙车,我要成为你的伙伴!”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身上,其中还夹杂着很多女生又羡慕又嫉妒的视线。

    拜托,我这可是在挽救你们的偶像正赫哥的面子耶,你们以为我很想出这个风头吗?

    尹正赫看着我,脸色好转了许多,银色的发丝飘扬在风中,那双幽深的宝蓝色眸子里透出点点欣赏。他伸手把我拽上车,挑了挑眉毛,无比帅气地扬起唇角:“算你有眼光!放心,有我在,不会少你一根头发的。”

    江有泽看着坐在尹正赫车后座上犹豫着不知道该把脚放在那里的我,哈哈大笑起来:“尹正赫,这个妞对你很忠心嘛,难怪你刚才在操场上你那么护着她。可惜她看上去一点也不中用,带着她你输定了。我奉劝你最好换一个,哈哈……”

    什么嘛,我看上去有那么靠不住吗?还有哦。尹正赫你看我干什么?难道你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想把我赶下去换别人跟你一起飙车?

    可是尹正赫只是深深地看着我,看到我略带忿忿的神色,宝蓝色的眸子一下子被明亮的笑意充满,性感的薄唇饶有兴趣地弯起,一个狂放不羁的笑容在他的脸上绽放开来。

    砰砰啪啪——

    好像有一万朵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盛放;

    好像有一万道闪电撕开阴湿潮冷的无边黑云;

    世界亮如白昼!

    “我偏偏就是想带着她!”

    仿佛说着宣言一般,尹正赫将一个头盔扣在我的头上,然后转过身:“少啰嗦,快点开始吧!”

    我却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刚才……

    刚才是尹正赫笑了吗?

    是他……笑了吗?

    所谓的载人比赛规则其实很简单,就是双方各载一个人,从起点出发,绕学校旁边的山坡公路一圈再回到起点,先到者为赢。这个我之前在漫画中看到过,只不过看的时候热血沸腾,激动得不得了,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真实地加入飙车者的行列中。

    江有泽带来的小弟在临时画下的起点那里举着一面画着骷髅头的三角小旗,很专业的数着秒数:

    “十……九……八……七……”

    “抓紧我,你的手到哪里去了?”

    尹正赫在数秒的过程中回过头来瞪我。我们离得很近,我能清楚地闻到他身上冰凉的香味,看到他掩盖在银色头盔下的像细瓷一样泛着光泽的麦色肌肤,还有时常紧抿着的薄唇。

    我愣了一下,低头看自己抓着机车后座的手,奇怪地问:“我的手在这里,怎么了?”

    “抱着我的腰!你没看到别人是怎么做的吗?”他继续吼我。

    我侧着头看向江有泽那边,他载的那个辣妹正亲热地搂着他的腰,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江有泽甚至转过身来,两个人隔着头盔亲了一下。

    呃……

    难道我也要这么做?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虽然这种画面经常在漫画中看到啦,可是……可是,我从来没搂过一个男生的腰部耶,我的“初搂”难道就要奉献给尹正赫了吗?还有啊,就算搂了,尹正赫会不会……会不会也想江有泽那样让我亲他丫?就算隔着头盔,我也会很不好意思的……

    看到我红着脸低着头不讲话,尹正赫似乎也注意到了什么,于是转过身来恶狠狠地拍了我的头:“多余的事情不要乱想,快点搂着我的腰,小心我把你甩下去!”

    “哦……”

    我讷讷地答应着,慢吞吞地松手放开机车后座,然后用更慢的速度朝他的腰部挪去。就在这时,那面代表开始的骷髅小旗猛然挥了下来,尹正赫毫无预警地突然发动车子,机车顿时箭一样地飞了出去,我“啊”的大叫一声,死命地搂紧了他的腰。

    尹正赫飙车果然是不要命的,我只听到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身体一动都不敢动,已经超越我身体极限的速度几乎将我的内脏从腹腔里挤压出来,恶心得要命。

    江有泽的车紧跟在尹正赫的车旁,一点都不肯落后。他机车后座上的辣妹正兴奋地举起一只手,迎着我欢呼:“泽……好棒……泽……加油……”

    我完全无法理解她的兴奋来自于哪里,要知道,我可是连个脚踏车都无法骑得很快的人,这样的身体根本无法感受这种超人的高速。

    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起来,大脑在嗡嗡作响,胃里开始翻江倒海。呃,好想吐,可是早上没吃早饭,胃是空的,连可吐的东西都没有,我只能侧过头不停地干呕。透过前面的后视镜,我看到自己头盔下的脸,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难看的吓人。

    “你晕车?”也许是从后视镜里看到我的惨样,尹正赫的速度慢了下来,也回过头来问我。

    真的好痛苦!可是尹正赫还在比赛中,我不想害他输,于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朝他挥手:“没……没事……快点比赛……会输的……”

    就在这时,江有泽已经欢呼一声,超过了尹正赫,并且远远地将尹正赫抛到了后面。

    眼看着前面江有泽和辣妹的身影越来越小,我更急了,搂着尹正赫的手不敢松,只能用自己戴着头盔的脑袋去撞尹正赫的后背:“快……他超过你了,会输的……”

    “还管什么比赛?”尹正赫突然怒吼着停下车,怒气冲冲地脱掉头盔,“你知不知道,晕车的人飙车会死人的?”

    会死人吗?我不知道耶。

    心里这么想着,我却已经没有力气再回答他,因为在他的车子停下的那一刻,我已经滚下机车后座,摘下头盔,趴在路边拼命干呕起来。

    尹正赫走下车来到我跟前,依旧是一副双手插着口袋的傲慢模样,口气却温和了许多:“你……没事吧?”

    “没……没事……”我擦擦嘴巴,使劲地朝他摆手。本来想笑的,无奈实在是太难受了,脸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样,怎么也笑不出来。

    “你的比赛……不好意思……帮不上忙……江有泽那边……”

    “管他去死!这种破比赛我根本没有兴趣参加!”

    话是这么说啦,但是你这么说我也不会觉得心里好受很多哦,毕竟如果不是担心我晕车承受不住,你也不会中途停下来。谢谢你,尹正赫。

    我在心里对尹正赫说着谢谢,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刚才你为什么要站出来?”尹正赫站在我面前,一双宝蓝色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我。

    为什么?我虚弱地绽开了一开苍白的笑容。

    “因为不想你孤单。”

    “孤单?哼!”他的眉头不爽地皱起,危险的眼神直直地鄙视着我,许久,才冒出一句,“我不会感激你的。”

    别扭的语气让我一下子笑出声来:“呵呵,但是我会自己感激自己啊,因为我每次看到漫画里的允泽那么孤单都会难受,所以不想你也像他那样,因为孤单而去伤害别人,又因为伤害别人而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孤单。”

    我的话说完之后,四下变得很静,练操中的虫鸣似乎都听不见了。

    尹正赫愣愣地站在那里,银色的发丝在风中张扬地乱舞,拳头渐渐收紧,却没有再开口。

    “我先回家了。”身体的不适让我无法再继续下去,我朝他挥了挥手,一步一步朝山下走去。

    尹正赫没有跟上来。

    山坡上,一人一车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在我忍不住数次回头的目光中,凝成一道孤寂的风景。

    在回家的路上,我找了家小吃店,忍受着大家围观神兽的视线坐了下来,喝了点饮料吃了点东西,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下,直到下午才慢慢恢复元气。

    照照镜子,恩,脸上已经恢复血色了,瞒过爸爸妈妈应该没问题。

    打起精神走回家,刚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我家大门就突然打开了,接着从门里喷出一大堆彩条,像是中式婚礼上新郎新娘走进酒店礼堂时,两旁凑热闹的人拿着彩条花筒朝新郎新娘身上死命撒一样,爸爸妈妈正一脸笑容地拿着那种东西对着我喷个不停。

    “爸,妈,你们在干什么?”我抹去脸上的碎花屑,无奈地问不知道在兴奋个什么劲的爸妈,“你们这样弄,待会儿怎么打扫啊?再说,今天又不是什么大日子。”

    “怎么不是大日子?今天是我们家亲亲小希重返学校的日子!”

    妈妈甜蜜地笑着,丢开空了的彩炮筒,转身跑到客厅里拿出一顶金灿灿的好像古代皇帝载的帽子一样的东西,在我面前转了一圈,然后也不管我的表情有多么错愕,就不由分说地将那顶雷人的帽子戴在了我的头上。

    “这是妈妈给你做的幸运礼帽哦,是妈妈送给你的礼物,而且爸爸也为你准备了PARTY哦!”

    “没错,没错,亲亲小希,来看一下爸爸为你精心准备的Party会场吧!”爸爸的兴奋度也不比妈妈低,他拉着戴皇帝帽一脸衰样的我走进客厅,“你看,这是我专门跑到婚庆公司定做的以你的照片为主题的大气球,喜欢吗?”

    婚……庆公司!

    爸爸,您是在祈祷着我赶紧嫁人吧?

    我无语地看了爸爸一眼,但是当我看到那个几乎占据我们半个客厅的大气球时就更加无语了。

    那是一个超大超红的大气球,气球上有着喜庆的亮金色烫边,烫边中间印着我小学时候的一寸大照片,这张照片傻得无与伦比像极了遗照不说,最雷人的是照片的上面还印着“新婚快乐!”

    汗……

    我真是比成吉思汗还汗!

    可是同时有无法不感动,爸妈他们一定是为了逗我开心才故意这样耍宝的。

    “爸妈,你们怎么知道我今天去学校申请结束休学了?”我满头黑线地转身问我那对还在兴奋中的活宝爸妈。

    妈妈吹着只有小孩子才会玩的小喇叭跑到我面前,高兴地说:“中午的时候,你们学校的学生处主任打了电话到家里来哦。亲亲小希,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都不先打电话告诉爸妈一声,还要我们从学校那里得知消息,你真是太坏了!”

    学校打电话到家里来?这么说,校长大人同意我的申请书了?

    太意外了,他老人家今天明明那么生气的,难道是气糊涂了?

    哎呀,不管那么多了,终于可以回学校上课了,终于不用天天待在家里,只能通过校园BBS里看帖这个郁闷的方法才能知道学校里的事情了!

    “爸爸妈妈,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为我庆祝。”我笑着拥抱着爸爸妈妈,激动得差点哭出来。

    “你在说什么,傻瓜,你是我们的宝贝女儿,亲亲小希,你的事在我们眼里都是大事……”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额头上绑了条绷带,上面写着:小希加油!

    妈妈也在旁边附和,并且从口袋里拿出同样的绑条替我绑在头上:“小希是我们的宝贝,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永远支持小希。”

    “嗯!”我看着桌子上精心准备的领事和饭菜,还有客厅里那个傻气到不行的大气球,激动地学着爸爸的样子握拳,欢呼:“小希加油!”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

    我会加油的。我爱你们!

    “亲亲小希,爸爸妈妈都送了礼物给你,你自己也要送自己一份礼物才好嘛。”欢呼完毕,妈妈突然提出了一个建议。

    “送自己礼物?”我扯了扯奶牛睡衣的衣角,有些不解。自己给自己送礼物?送什么呢?

    “当当当当——”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本子,而爸爸立刻就默契地递上了笔。

    “妈妈听说只要满心欢喜地许愿,并且在大脑中想象愿望实现的样子,任何愿望都可以实现哦!”

    “是啊是啊,所以我们的亲亲小希只要把想要送给自己的礼物都写在这个本子上,再在大脑中想象自己收到礼物的高兴样子,就能真的收到这份礼物了哦!神不神奇?”卟卟觉得,这个本本可能就是森永赠送的《糖果十二蜜色吧!》

    “真的吗?”听上去像《XX笔记》一样诡异哦,不过看到爸爸妈妈这么关心我的样子,就算不能视线愿望,能让他们开心一下也好吧。只是……

    “写什么愿望好呢?”

    “哇!亲亲小希想不出要实现什么愿望吗?那爸爸帮你写一个哦!”

    爸爸激动地说着,握着笔飞快地在本子上写下了一个“愿望”——

    元彩希希望身边出现很多很多的美少年,像星星那么多!

    “爸……”

    我欲哭无泪地看着这个愿望,又回头看了一样悬在客厅里的那个大红气球。

    你想让我家人的意图暴露的太明显了把!

    我嘴角抽搐着说:“像星星那么多……不太好吧……”

    “咦?多了吗?那至少要有十二个那么多吧,不然都不够凑齐12星座哦!”爸爸想了想,画掉之前写的“愿望”,重新写下——

    元彩希希望身边出现可以凑齐12星座的优质美少年。(估计啊,就是这么一个愿望,真的会有12个帅呆了的美少年呐!!)

    泪!爸爸,你以为这是在玩集卡游戏吗?而且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我身边出现美少年这件事啊?虽然今天我就遇上了几个。

    脑海里依次晃过几个身影——

    像降世的圣洁天使一样坐在林间的透明琴房里弹奏着优美乐曲的明泽羽;

    在一片纯白的阳光中向我谦恭行礼的路痴管家李言攸;

    眼角带着一点泪痣,笑的时候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的“红毛狐狸”圣辰悠;

    还有……

    银色头发张扬在风中,嚣张暴躁却会在幽蓝如夜色的瞳眸中不小心暴露孤寂的尹正赫。

    不会这么巧吧……(嘿嘿,以后小希就知道了‘一切皆有可能’!)

    这是,妈妈凑了过来,抢过爸爸手中的笔,刷地画掉了本子上的“优质”二字。

    “老婆,你怎么……”爸爸惊讶大叫,妈妈安慰地拍拍他,在本上重新写下了“个性”二字。

    “现在可是个性当道的年代耶,你以为还是我们那个年代吗?况且,男孩子就是要有个性,亲亲小希的校园生活才不会沉闷嘛!”

    好吧,妈妈,其实那是你未完成的少女梦想吧!你这样子,爸爸可是会伤心的哦!

    况且,我回学校是要好好读书的,被全森永市几乎所有高中劝退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顺利地从高中毕业,升入理想的大学了。

    想到这里,我从妈妈手中接过笔,一笔一画地在本子上郑重写下——

    元彩希希望明年可以从森永高中顺利毕业!YES!

    写完之后,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还不知道明天要去那里报道呢。休学了这么久,特优班的课程不知道还能不能跟上。于是我开口问道:“妈妈,学校今天打电话来有没有说我明天去哪个班级报道啊?”

    “有啊有啊!听学生处主任说,亲亲小希要取得班级虽然不再是特优班,但是是学校新成立的特别班级哦,妈妈想那一定是比特优班更高级吧!”妈妈很激动地说。

    “新成立的特别班级?”我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对呀,听说叫做——森永高中三年二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