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森永高中三年二组1 > 第一章 唯一音符里的启明星
    黑白琴键

    绯色迷梦

    于旋律的起止间

    旖旎着轻舞

    哗——

    哗哗哗——

    漫天的雨幕密实地包裹着天地,狂暴肆虐的风一阵又一阵地从桥面呼啸着扫过,似乎要把这漆黑幕中仅有的一点光亮也抹去。

    救护车的车灯在不远处旋转闪烁着,被大雨减弱的光线下,护士们正忙碌地将一位浑身湿漉漉的昏迷少年抬上担架,而另一位同样浑身被水浸透的少年站在车边,一边喘着气,一边急切地要求到场的医生赶快对昏迷的少年实施抢救。

    我快步走上前,撑起手中的雨伞,刚举到车边站立的少年头顶,就被他猛地挥手打掉。

    “是你对不对?”他转身瞪着我,头发被雨水冲刷着,一缕一缕地贴在他此刻极度不爽的脸上,“是你还淳熙变成这样的对不对?”

    “我……”我有些害怕地看着眼前的男生,他是李秀哲,因为经常来我们班找金淳熙,所以我记得他。可是我印象中的他是一副大咧咧的阳光男孩的样子,似乎很少生气,没想到现在却像发怒的小狮子一样冲我大吼大叫,看来我这次真的做了很过分的事。

    “对……对不起,李秀哲,我不是故意害金淳熙变成这样的,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秀哲生气地打断:“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我之前见过你,我是金淳熙的同班同学,叫……”

    “够了够了!”我的话再次被李秀哲不耐烦地打断,他推开我,走到金淳熙的担架边。金淳熙还在昏迷着,似乎因为痛苦,眉头一蹙一蹙地微微颤动。

    “总之,你们这种女生真是麻烦讨厌透了!”李秀哲扶着担架钻进救护车,回过身关上车门前,对我厌恶地嚷道:“特别是像你这样的怪物,被退学就好了,以后最好都不要出现在大家面前!”

    砰的一声,救护车的大门关上了。

    隔着被雨水狠狠冲刷的玻璃,我似乎还能感觉到李秀哲那充满厌恶的视线,在我的身边缠绕,缠绕

    ……

    退学……

    我的耳朵被这两个可怕的字眼充斥,巨大的眩晕让我承受不住缓缓蹲下。

    几乎被森永市所有高中劝退过的我,难道转学到森永高中也已依然摆脱不了这种命运吗?

    雨伞就在脚边,我却没有力气拾起,任凭风抽打着雨滴狠狠地敲击在我的面颊上。

    像你这样的怪物,被退学就好了……

    以后以后最好都不要出现在大家面前……

    是啊,也许……真的应该退学了。

    “学姐,请问你需要帮助吗?”头顶突然想起一个甜美的声音,紧接着,淋在身上的雨停了。我抬头,只见一把漂亮的雨伞正停在我的身体上方。

    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女生,一个看上去很文静,另一个长相很可爱,褐色卷发软软地搭在胸前。她们拾起地上的雨伞,交到我的手上。

    “我们是专门为女生惩罚瞧不起女生的‘臭屁男’的‘恶魔猎手’,我叫张静美。”文静的女生朝我温柔地笑了笑,然后指了指卷发的可爱女生,介绍道:“她是我的搭档——郭羡妮。我们刚刚看到那个男生吵你大吼大叫,觉得他非常非常不尊重女生,有必要稍稍惩戒一下。”

    “惩戒?”

    “没错!像那种不尊重女生的男生,叫嚷什么‘女生真是麻烦讨厌透了’的恶魔,必须让他知道瞧不起女生的严重后果!”郭羡妮肯定地点头。

    “可是……”可是刚刚李秀这也是因为我害怕他的好朋友金淳熙手上,生气之下才那么说的吧,并不是真的“不尊重女生”吧……

    然而我的辩解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张静美就拉起郭羡妮的手,两人的唇角默契地勾出37°的自信微笑弧度:“学姐,放心好了,那个恶魔很快就会成为他今天的无礼付出代价。”说完,两人就踩着水花轻快地转身离开了。

    汗!这对“恶魔猎手”看来是要采取行动了,但我并没有拜托她们去报复李秀哲啊!而且这件事原本就是我的不对……

    “等……等一下……”

    “不要报复!那件事是我的错……”

    “你们搞错了……”

    我在两人背后拼命地喊,可是雨幕阻隔着她们的背影,也阻挡了我的声音。

    眼看着那两道背影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似乎就要消失了……

    “喂!不要!等一下——”

    我急了,大叫着,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

    ……

    是梦。

    又是这样的梦。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坐在床上发着呆。

    事情明明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为色和那么那种讨厌的感觉还是没办法忘掉呢?

    明明……

    明明从那以后我就办理了休学,再也没有去过学校。

    看看闹钟,现在是7点45分。

    既然已经醒了,干脆上网去森永高中的校内网上逛逛,打发时间吧。

    这么想着,我又好像有了精神一样,翻身下床,穿着睡衣跑到离床不到一米的电脑桌前,打开电脑。

    学校的网站并没有因为少了谁而变得冷清,反而越来越热闹了。

    主网站都是些官方的废话,我直接点进了BBS里看帖子。

    刚进入BBS的界面,我便看到几个回复和点击数都高得吓人的热帖。

    第一个是——

    【视频】四秒美学,绝对第一主角景圣希花痴专用楼

    发帖人叫“圣希超粉”,这个帖子在BBS里已经很久了,是一个花开不败的经典视频帖,人最多的时候,只是打开它就要半天时间,好在今天速度还不错,我很快就看到了楼主更新的新视频。

    视频的时间很短,内容是一个红裤子黑衬衫的少年带着一只戴着墨镜的虎斑猫,如同变魔术般突然从学校会场的房顶上降落下来,不知道他是吊了钢丝,还是用了什么别的机关,反正现场一片轰动。会场里记者们的闪光灯纷纷围着他闪动,他扬着耀眼的笑容,像个王子一般臭屁地朝众人挥手,蜜金色的中长发,在闪光灯中俨然成了最美丽的存在……

    视频结束了,我才注意到下面还有楼主的牢骚:

    最闪耀的圣希王子在金淳熙的表彰大会上精彩亮相,虽然只有四秒钟,但是依然很炫目很完美,成功吸引了全场的视线,唯一遗憾的是,为了成为第一主角儿存在的圣希王子最终没能抢到表彰大会的‘第一主角’的位置,因为★★★★★★★

    下面的字全部变成了“★”号,这是森永高中BBS斑竹(版主)屏蔽不良发言时的专用符号。

    到底是为什么景圣希没抢到第一主角的位置啊?原因竟然会被屏蔽,真是的,这样一来就更加让人好奇,更加让人想知道为什么了!

    我在心里嘟囔着,顺手翻了翻下面的回复帖,显然景圣希的粉丝也跟我一样在抗议,不过,她们是公开地发了回复贴。

    斑竹是在嫉妒我们圣希吧,这么好的贴竟然也屏蔽,鄙视!

    呦呦呦,我看不光是嫉妒,还自卑吧,自卑自己长得连我们圣希的一个小脚趾都不如……

    我看版主肯定是校方的走狗……

    同意楼上的说法,圣希的帖子怎么能屏蔽?

    我想知道原因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一堆的抱怨贴,最后全部改为攻击版主的,我翻了半天也没找到爆料原因的帖子,于是只能转战到下一个主题帖。

    【宣战】尹正赫,你去死吧!宣战专用楼!!!

    真强悍的帖子,是一个叫做“哈皮小猪”的版主开的,一楼是版主的话:

    由于最近向尹正赫宣战的帖子越来越多,而且大多数都不按版规发帖,让小猪管理起来很麻烦,小猪只好自己开了个主题帖,请正赫哥的各路仇家来这里宣战吧。

    PS:笑着真期待正赫哥能光临自己的帖子里回应宣战,小猪最迷恋正赫哥的男子汉气概!被丢砖头,抱头跑……

    接下来是“哈皮小猪”转过来的零散宣战帖,我翻了一下,光是旧的宣战帖就有十几页,真是太强悍了。

    只可惜,没看到叫“尹正赫”的在帖子里回复,只有一个名叫“圣辰悠”的家伙好像是尹正赫的秘书来帖子里回复了几次,说是会定期上来接下有价值的战书,而那些不入流不敢留下真实姓名的人不配跟尹正赫宣战。对于接下的战书,他会安排好决战的时间和地点,再另行通知宣战者。

    汗……有没有这么强大啊?竟然连决斗都有秘书来安排行程,我翻着帖子,越来越好奇尹正赫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看来在我休学的这段时间里,森永高中比以前更“翻滚”了呢!

    突然,帖子的“风向”变了,好多回复都是针对一张挑战帖的,我刚才分心没看仔细,就往上翻了翻,终于看到了回复中屡次提到的“史上最翻滚挑战帖”——

    【宣战帖】尹正赫,你死定了!

    竟敢恐吓我龙日一派去给金公主送贺礼的大屎,你——死定了!

    识相的速来老子面前摆三摆请罪,否则我SK社必定给你贴黑纸条!

    ——本承老大龙日一

    汗,果然很“翻滚”!不禁为那位“大屎”同学垂泪,不知道他看到他们的老大的这张选战帖会不会“摆三摆”(拜三拜)呢?

    我在心中默念着“杯具啊”,顺手关掉了那个帖子,转入下一个热门帖——

    【祝福】神眷佑的天使!明泽羽折福专用楼

    这是明泽羽的粉丝喂明泽羽收集祝福的帖子。因为明泽羽身体不好,他的粉丝扬言要为他们的“神之子明泽羽GG”盖一千楼。

    现在已经有八百多层楼的祝福了。

    唯美版:

    明泽羽,是神最宠的孩子,是最高贵优雅的天使降临人间,人间因此变得光明。我愿用我的余生守护在他的身边,让他一生都健康如意!

    直白版:

    我最爱的明泽羽,祝你身体早日康复!

    怨妇版:

    神啊,您为什么那么残忍,让天使走入我们的视线,却又让我们亲眼目睹了他的柔弱,让我们时刻揪心!神啊,您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

    不知所云版:

    明少爷……呜呜呜……我会一直在这里……别说我没有心,我的心全在你那里……

    第六百六十楼,楼主更新了一张用手机偷拍的照片,照片很模糊,好像柔焦过度了。照片里是一片纷飞的羽毛,如同拍摄偶像剧的现场。而更“偶像剧”的是——一个面目模糊,却依然优美的身影正华丽丽地在羽毛中倒下……

    这张帖子贴出之后,帖子沸腾了,一片“好美啊”、“我要疯了”、“为什么我不在现场啊”的花痴声,当然也有正常点的、意识到了照片中的她们的偶像正在倒下,发出“明少爷的哮喘又发作了”、“严不严重啊”、“好担心”这类相对正常点的感叹。

    翻来翻去,整个帖子里都是花痴的祈祷,跟景圣希的帖子里无处不在的照片、视频不同,这个帖子里照片少得可怜,而且无一例外视角刁钻得匪夷所思,画面模糊的一塌糊涂。

    无力……同样是花痴粉,怎么专业程度差了这么多?

    还有,那些花痴提到明泽羽是三年级特优班的学生,那他应该是我的同班同学啊,怎么我没见过他?

    正疑惑着,突然看到一个帖子,我的心猛地一跳。

    【八卦】金淳熙挟持郭羡妮事件真相

    发帖日期是昨天,我赶紧点击鼠标进入。

    黄金王子、镇校之宝金淳熙昨日突然冲进高一E033班教室,将一名叫做郭羡妮的女生劫持上自己的跑车。据可靠消息称,郭羡妮是其好友李秀哲的前女友,而金淳熙劫持她是为强迫她到医院看望因她受伤的前男友李秀哲。

    金淳熙、李秀哲、郭羡妮……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也是那件事之后在我的梦境中反复出现的几个名字,只是郭羡妮怎么成了李秀哲的前女友?她不是说让李秀哲“知道瞧不起女生的严重后果”吗?难道……她跟李秀哲交往又分手也跟那件事有关?

    和我这边满脑子头疼的问号不同,下面同学的回帖可谓热情高涨。

    劫持?我们的黄金王子金淳熙怎么会做出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严重怀疑此帖的真实性!

    淳熙王子可是“冰山”耶,怎么会“突然冲进”,还“劫持”?太不像他会做的事了吧!

    可是他确实那样做了耶,不过我们的淳熙王子就算是“劫持”也一样帅!淳熙王子是史上最帅的劫持犯!

    ……

    金淳熙真的是为了李秀哲吗?值得怀疑哦。

    4242,搞不好是为了引起郭羡妮的注意……讨厌,人家不要这样啦!

    ……

    插个楼插个楼,我听说一件事,你们知道吗……

    我的鼠标光标在这里停下了。

    手指微微颤动。全身瞬间冰凉

    大家还记得“十万个为什么小姐”元彩希吗?据说她自动休学也和金淳熙、李秀哲有关!!

    十万个为什么小姐……

    元彩希……

    没错,就是我!

    看到这个回帖,那些一直在我大脑中徘徊的画面突然汹涌而出,我仿佛再次置身于那场大雨中,眼睁睁地看着救护车载着金淳熙和李秀哲开走,尖啸的鸣笛声比大雨还冰冷刺骨,浇凉了我心中所有的温度。

    我慢慢蹲到地上,在大雨中双手抱着膝盖,脸上湿漉漉的,我已经分不清楚那些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心口又开始闷闷地疼了,我慌忙按下电脑的关机键,不想再看见那张帖子,狼狈的像个逃兵。

    电脑正对着房间的窗户,纯白的纱质窗帘里挂着一套制服。那套深蓝色的海军风格的制服是森永高中的制服,妈妈说每到夜幕降临,善良孩子的窗口就会有天使光临,天使会从窗外撒下福音,被福音沐浴过的东西就能永久保持完美和新鲜,所以我每天晚上换下制服后就将它挂在窗口,希望他能沐浴到天使的福音,永远光鲜,带我逃离不断被退学的命运。

    但也许是我不够善良吧,天使根本就没有降临过。

    我总是因为喜欢提问题,说话又不会看场合而惹恼校领导和老师,被一所又一所学校礼貌地劝退过一遍,再也没有学校可以去了。

    “喂,你听说了没,高三年级新成立了一个班,叫做‘三年二组’哦……”

    “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就是用来隔离‘怪物’的班级嘛……”

    “哈哈,那样的怪班,根本就不该存在啊……”

    楼下,有上学的同学聊着天经过,他们大声谈笑的声音清晰地闯进我的耳朵。

    三年二组?专门用来隔离“怪物”班级?

    怪物……

    特别是像你这样的怪物,被退学就好了,以后最好不要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李秀哲带着怒意的声音又一次回荡在耳边。

    也许,我没有休学的话,也会被编进那个“怪物”班吧……

    呼,森永市这么大,为什么就没有一所学校愿意容纳我呢?我真的是怪物吗?

    喜欢问问题的学生真的那么不讨人喜欢吗?

    为什么呢?老师上课的时候明明说有问题要提问,我提问了,为什么反而被讨厌了呢?其实老师根本就不喜欢学生总是提问题吧?可是不喜欢为什么又要假惺惺地说,可以随便提问呢?

    好多个“为什么”缠绕在我的大脑中,让我头疼不已。我使劲摇了摇头,将那些问号全部甩出脑袋。

    漫画中说得没错,现实世界果然太可怕了,我还是回二维世界好了。不如去“秘密基地”看漫画打发时间,顺便补充元气吧!

    我“元气少女”元彩希可不能动不动就沮丧啊!

    打定主意之后,我拿起枕头边那本昨天晚上没看完的漫画,穿着最心爱的小奶牛睡裙吧嗒吧嗒跑出了家门。

    森用高中的后门离我家很近,只隔了两条街的距离,进入学校的后门就是一个很安静的小树林,平时很少有人经过,今天的小树林也是一如平日的没人光顾,只有不知名的小鸟在枝头叫个不停,热闹非凡。

    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于是抬起头跟小鸟打招呼:“你们好啊,小鸟。虽然我们经常见面,但是为什么你们从来没有烦恼而我却经常都会有烦恼呢?”

    小鸟在树林间嬉闹飞舞,叽喳乱叫着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开心地笑了起来,看吧,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讨厌被我追问为什么的,至于这些小鸟就不讨厌。

    在树林的深处有一个废弃的玻璃琴房,大概是有钱人建造之后,又嫌弃地方太偏而丢弃了,那里就是我的“秘密基地”。

    今天天气格外好,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投射下来,在小路上留下一道道光斑,随着风的韵律自由地舞蹈。

    我从树林中远远地看过去,就看到了那个透明的玻璃琴房。只不过,今天的琴房看起来跟平时有些不同,好像被打扫过了一样,清澈透亮,非常干净。

    我慢慢地走过去,心里隐约有些奇怪,这个琴房我来过很多次,从来没有发现别的人靠近,更别说打扫了,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继续朝里走,我才慢慢看到被树木遮挡的琴房竟然多了很多木质的花架,画架上并没有花,而是摆了很多常青的绿色植物,几株盆栽的绿萝藤蔓蜿蜒盘旋在花架上。

    好漂亮!

    才几天没来而已,怎么就变得这么漂亮了?

    难道是天使降临了吗?

    我惊叹又兴奋地朝前走着,看着一点一点呈现在面前的琴房,心里充满了期待。

    真的能够看到天使吗?

    见到天使之后,我应该跟他说什么呢?

    终于走到了琴房前,画架在我的面前变得格外清晰起来,而透过缠绕的绿色藤蔓,我竟然隐约看到琴房里摆放着一家纯白的钢琴。

    好漂亮的钢琴,可是这里怎么会有钢琴?

    正当我惊奇不已的时候,钢琴声从画架之间传了出来,琴声如同天籁,流传在树木和阳光之间,我仿佛看到了山涧里蜿蜒的小溪,透明而轻快。

    是天使在演奏吗?不然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琴声?

    我屏住了呼吸,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凝滞了一般,轻手轻脚地超琴声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枝叶漏下的光斑斑驳了钢琴的琴身,在那片暖色的阳光中,我赫然看到一个少年正坐在钢琴旁。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米色的毛线背心,一头温暖的褐色头发在阳光下显出好看的光圈。

    此刻,他正背对着我,安静地弹奏着钢琴,而他弹奏的曲子恰好是我最喜欢的那首《小夜曲》,是漫画中花沐少爷为爱西建造琴房,为爱西弹奏钢琴曲的那一页,画面上的花沐也是穿着白色衬衫、米色毛线背心,温暖的褐色发丝在清晨的阳光下柔软地跳跃着,跟面前的情形一模一样。

    是在做梦吗?

    我最喜欢的花沐少爷是真实存在的吗?

    仿佛被漫画里的魔法蛊惑了,我竟然随着钢琴声,学着爱西的样子,轻轻地走到少年的身后。她柔软的暖褐色头发此刻正柔和地披散在脖颈间,发丝之间露出的些许皮肤异常白皙,在阳光照耀下几乎是透明的,透着别样的美丽。

    他一定是从漫画中跑出来的花沐少爷把,不,应该说比花沐少爷还要美丽。

    我慢慢靠近他,呼吸着空气中绿叶干净的清香,脸颊不知不觉地爬上一抹红晕,然后微笑着慢慢俯身,从背后抱出了那个弹着钢琴的少年。

    少年的身体僵了一下,修长优美的手指在黑白的琴键上停住。带着清新草香的微风从琴房的玻璃门外吹过来,撩起我的长发,落在他的手臂上。他的声音扬起,比微风还要轻柔透明:“谁?”

    这个声音让我猛然惊醒,我慌忙放开他,退后两步,脸在微凉的风中渐渐发烫。

    他慢慢转过身来,我的瞳孔在一瞬间睁大。

    眼前的少年是一个比漫画中的花沐少爷还要像天使的少年,有着暖褐色的柔软发丝,皮肤白皙,几近透明,漆黑的眸子,瞳孔很大,透着世间少有的清澈,淡色的双唇如正在盛开的淡粉色玫瑰,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从未见过的精致。他在的地方,仿佛周围被人打上了柔焦,给人一种皎洁神圣而又高贵的感觉,如同见到神明。

    这样一个我高贵的人,我刚才竟然莽撞地抱了他……我尴尬地低下了头,过长的刘海垂在眼前,几乎遮住了我的整张脸,脸也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对……对不起……我以为你是花沐少爷。”

    那个神祗一般的少年看到我窘迫的样子竟然扬起了唇角微微笑了笑:“很抱歉我不是花沐少爷,我叫明泽羽。”

    明泽羽?

    是刚才帖子里提到的那个“神庇佑的天使”明泽羽吗?

    被众多粉丝拥护、称为“神之子”的人,竟然这样平易近人,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尤其是听到刚才他说的话,我更加窘迫了,抬起头来胡乱地摆着手:“没……没……是我弄错了,大白天的胡思乱想,花沐少爷是漫画中的人物,怎么可能出现在现实中呢……是我的错……”

    “漫画中的人物?”笑容在明泽羽的脸上蔓延,犹如一朵花蕾悄然绽放,有着静逸却夺人眼球的美感,“漫画中的人物也许真的会出现,就像现在,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孤独地弹琴,谁知竟然看到了你,很像漫画中所说的邂逅不是吗?”

    邂逅?

    像漫画中花沐少爷和爱西那样的美丽邂逅吗?

    被那么多人讨厌的我,也能像爱西一样拥有这样美丽的邂逅吗?我低下头翻了翻漫画,漫画中的爱西说:只要相信有天使存在,就一定会遇到天使。

    她说的没错,我今天就遇到了天使。

    “你的琴声真好听,我不知不觉就被它蛊惑了呢。”我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笑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对方已经介绍了自己的名字,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于是郑重地朝明泽羽伸出一只手,说,“很高兴能在这里遇见你,我叫元彩希,是……以前森永高中特优班的学生。”

    明泽羽很优雅地站起身握住我伸过去的手,看着我,声音有些惊讶:“以前是?难怪我也是特优班的,却从来没有见过你。原来你就是我们班办理休学手续的同学吗?”

    “嗯。”我点点头,有疑惑地问,“我是今年5月份转学到森永高中的,怎么在特优班没有见到你呢?”

    “呵呵,因为你转学来的时候我正好因为生病在家休学,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刚好又休学了,所以就刚好错过了。”明泽羽微笑着,认真地看着我过长的刘海下面那双有些暗淡的眸子,“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是休学二人组?”

    休学二人组?

    还真是让人觉得温暖的说法,不过不同的是,他休学是因为生病,而我却是为了逃避……

    “其实,我的情况跟你不一样啦……”我低头绞了绞衣角,小声说,“我一点也不想休学,如果可以,我很想坐在教室里上课,跟同学们一起顺顺利利地高中毕业。只是……”后面的句子像长了小小的刺,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只是什么呢?为什么不回学校呢?”他用和煦轻柔的声音发问。

    “呵呵……因为回不去了啊。”我仰起头,笑得有些勉强,“我被讨厌了呢,被老师,还有同学……我差点害死了同学,被讨厌也很正常……但是……但是我真的很想回学校……”

    说着说着,一滴眼泪竟然不受控制地从我的眼眶中滚了出来,顺着面颊滑下。

    天啊!我怎么哭了呢?我怎么能在第一次见面的“天使”面前哭呢?这样一定会被“天使”看不起的!一想到会被“天使”讨厌,我就想干脆死了算了。

    明泽羽静静地看着我,许久,抬起手轻轻地将挂在我下巴上的那滴泪拭去:“元彩希,如果那是你的愿望的话,就努力地去实现它吧!”

    “可是……”

    明泽羽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制止了我即将脱口而出的沮丧的话,然后拉着我的手回到钢琴边。

    “你相信吗?传说钢琴师音乐守护天使寄居的地方哦,她将她的灵魂、她的意志全部挥洒在琴键上,埋藏在每一次的演奏中,因此每一个琴键都能奏出属于自己的音符。如果世界是一架巨大的钢琴,那么我们就是这个钢琴上的黑白琴键,无论是黑色还是白色,都有他独特的地方,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没有人是应该被喜欢的,也没有人是应该被讨厌的,就像钢琴,缺少了一个琴键,就无法弹奏出一首完美的曲子来。”

    他温润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把我刚才的沮丧全部驱散了。

    我的灵魂也仿佛被这架华丽的钢琴吸引了,情不自禁地问他:“那我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吗?我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音符吗?”

    “嗯,一定可以!”明泽羽点了点头,弯了弯唇角,指着钢琴向我示意,“现在,我可以请你来挑选一个音符吗?”

    “我?”我盯着面前光滑的黑色琴面,上面映出我呆呆的错愕表情,和身旁明泽羽鼓励的温暖笑容。

    “挑选一个属于你的音符。”他用他独特的温柔明净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低语,温暖湿润的气息漂浮在我的颈项边,让我的身体划过一丝一样的感觉。

    属于我的音符……

    我仿佛被蛊惑了一般,迟疑地抬起手指,移到那排黑白琴键的上空。

    琴键反射着高雅的光泽,阳光从花架的缝隙间明媚地洒下,在我的指尖斑驳跳跃。

    这里面,真的有能演奏出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音符的琴键吗?

    咚——

    我的手指终于落在角落的一个琴键上,钢琴随之发出一声低沉的乐音。

    明泽羽微微扬起唇角,超我点点头,然后坐到钢琴前,优美的修长手指轻敲着琴键,很快一首优雅而轻快的钢琴曲便从琴键中流泻而出。

    优美而流畅的乐音在花间、在晨光中流淌,我仿佛看到了美丽而圣洁的音乐守护天使在我面前翩然起舞,那舞蹈有着洗涤人类心灵的力量,会将我沮丧和灰心带走,只留下元气和希望。

    最妙的是,一曲终了时,他的手指刚好落在我刚才按下的琴键上,原本低沉不入耳的乐音在他的诠释下,竟然变成了那首不知名的曲子画龙点睛的尾音。

    “你看,元彩希——”

    明泽羽从一排黑白错落的琴键前抬起头,直视着我的眼睛,在一片阳光中扬起温柔圣洁的笑容。

    “这首曲子等待这个音符很久了。”

    那一瞬间,我一定是被他脸上恍若天使的神情迷惑了,以至于后来走出玻璃琴房的时候脑袋还晕晕的,里面满当当地装着他轻柔如羽的笑容。

    临走前,我朝明泽羽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你,明泽羽。跟你聊天之后我觉得我的怨气又恢复了满格了呢?lib.!”

    “呵呵,是吗?原来我是元彩希同学的‘元气加油站’呢。”

    “‘元气加油站’?很不错的名字哦,以后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十分乐意,元气小姐。”

    “哈,谢了,元气加油站先生。”

    我朝他眨了眨眼睛,又深深吸了一口小树林里清新的空气,看着天空又懂得丝丝白云说:“虽然这个‘秘密基地’是我先发现的,但是欢迎你以后常来哦。这里的空气很舒服,对你的身体会有好处哦。”

    “哦?”他似乎微微有些惊讶,随即温柔地点头,“嗯。”

    轻轻的一声,几乎融化在这片白色的光晕里,却完成了我们两个人之间秘而不宣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