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鸢尾花开 > 14 014.迷雾(小修)
    ……因为期末到了,考试啊毕业论文啊八级考试啊找工作神马的都得开始着手准备了,所以以后估计只能以隔日更为主,不定期日更了,每天俺会记得最迟在晚上十点之前在文案里附个说明是否更新的,乃们注意看文案的说明就是……

    ……………………………………………………………………………………………………………………

    12-19  20:16  根据蛀牙的建议小修了一下本章,谢谢蛀牙给俺提滴意见,(*^__^*) ……楚昊定定地望着她,黑眸微微眯起:

    “你的意思是,昨晚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们曾经确实有过一个孩子?”

    追究起前尘往事来了?心底忍不住淡哂,有些事本以为已随时光流逝,不愿再提起,但既然他要问,她便说!

    抬头直直地望向他,颜筱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是!楚昊,你不是一直很好奇它的来历吗?”

    颜筱说着抬起左手,漫不经心地扫了眼手腕上那道轻浅的伤疤,语气轻快,“这个伤疤确实是我亲手划下的!就在那个孩子离开的那一晚!那时满心满脑都在想,就这么将她独自一个人扔在那么阴冷黑暗的地方,她会不会怕?会不会想妈妈?想得多了,便神思恍惚起来,手起刀落后,虽然后来被人救起,但这道伤疤却从此如影随形了。后来偶然看到牵着苗苗的秦扬,看着与自己眉眼相似,而且与自己的孩子年龄经历相似的孩子,便忍不住将那份来不及付出的母爱部给了她。”

    苏离淡淡扫了她一眼,冷艳的眼底是波澜不起的平静,隐约带着股若有似无的讥诮,颜筱佯装不在意地将视线移开,她说这番话要的不是她的相信,况且,以她对苏离的了解,即使彻底将她看穿,她也永远不会去拆穿她,聪明的女人永远都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是最有利的,而苏离,从来就不是愚昧之人。

    楚昊的视线缓缓落在了她手腕那处不是很明显的伤疤,半敛着星眸,修长好看的睫毛将眸色掩映住,两片紧抿的薄唇轻启:“筱筱,下一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

    颜筱看不清他睫毛掩映下的眸色,从他淡然无波的话语中,她猜不出他信了几分,除了爱情,她向来习惯从一而终,既然已半遮半掩地那些过往说出,她自然会给那番话一个圆满。

    将左手收回,颜筱笑了笑:“我也希望我这是在开玩笑。楚昊,我今天和你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勾起你的内疚,毕竟当年本就你情我愿的事,也不存在谁强迫谁,当初的离开是我自己的选择,没能将孩子照顾好也是我自己的疏忽所致,你用不着为此而愧疚。”

    “那个孩子,患的是什么病?什么时候去世的?”

    望向她,楚昊缓缓开口,波澜不惊的语气让颜筱听不出他这话是否揉入了试探成分,但还是直直地迎向他黑沉不见底的黑眸,一字一顿开口,“先天性心脏病,去世时不足一岁。”

    “你说,当时你来找过我,这是不是真的?”

    依然是波澜不惊的语气,但剧烈起伏的胸膛,似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是!”望着他,颜筱嘴角慢慢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带着淡淡的讥诮,“曾电话联系过你几次,但显然你很忙,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楚昊的视线缓缓落在苏离身上,眼神平静,“苏离,当年你接的电话?”

    苏离无惧地望向他探询的眼眸,干脆利落地点头:“是,当时圣尹债台高筑,逼债的人络绎不绝,电话二十四小时不断,我只能将无关紧要的人打来的电话一律挂断,而且,”

    苏离顿了下,淡淡望了颜筱一眼,而后望向他,“是你告诉我,永远都别在你面前提起‘颜筱’这两个字,我不以为我还有提起这个名字的必要。”

    那时颜筱一家刚消失,圣尹跟着成了空壳子,负债累累,为了挽救濒临倒闭的圣尹,尚未大学毕业的楚昊便一头扎进了工作中,不曾提起过颜筱这个名字,仿佛她的离开与否对他而言无关痛痒,她也曾这么以为,他对她,或许没有那么深的爱。

    只是某次不经意间在他面前提起“颜筱”两个字,原本一直专注地翻阅着文件的他突然狠狠将手中的文件摔在了办公桌上,大手一挥,桌上所有的东西便被狠狠扫落在地,而后紧紧地扣住她的下巴,语气冰冷地留下那句“别在我面前提起这两个字,永远也别提起。”后摔门而去。

    也就是那一次之后,她才明白,他对她,不是不爱,只是埋藏得太深,而太过强烈的爱,瞬间便能转化成刻骨的恨。

    苏离的话让楚昊的脸色瞬间苍白,左手微微抬起,似是想将颜筱扯入怀中,但伸到中途便缓缓收回,无力地垂下,紧握成拳,眼神复杂地望向颜筱,半晌才缓缓开口:“对不起!”

    颜筱轻轻笑了笑:“楚昊,你的道歉,我接受!我想我们也两清了,请问我们可以走了吗?”

    说着欲伸手去抱犹在

    他怀中安静地听着大人谈话的苗苗。

    当年的他该有多忙,忙到她打电话过去时接电话的永远只是一个女人,甚至凌晨三点她再拨过去时接起电话的还是另一个女人,如果她的记忆没出错,当年她还是他所谓的女朋友时,她就从没享受过这种优待。

    在孩子方面,他确实欠了她一声“对不起”,她没必要矫情地将他的道歉拒之门外,现在,歉也道完了,大家该干嘛还是干嘛去。

    颜筱刚伸出去的左手中途便被楚昊握住,颜筱不解地望向他。

    “筱筱,我不以为当我知道当年发生的部分事情后我们还能清得了。”

    紧紧将她的手包覆住,楚昊望着她,缓缓开口。

    “楚……”

    “颜颜,怎么在……楚老师?”颜筱正要开口,秦扬已付完帐奔了过来,看到楚昊时忍不住愣了愣。

    “秦扬叔叔,你付完帐了。”一直没说话的苗苗看到奔至眼前的秦扬时朝秦扬挥舞着手臂喊道。

    楚昊也顺着苗苗的声音望向秦扬。

    秦扬的脚步在看到齐刷刷望过来的楚昊和苗苗时顿住,清朗的双眸缓缓眯起,疑惑地视线在楚昊和苗苗身上打转,眼底带着若有所思,而后轻轻落在颜筱身上,眼睛在看到楚昊包覆着颜筱的手时微微闪了闪,而后慢慢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意,走向楚昊,朝苗苗伸出双手,“来,叔叔抱。”

    苗苗为难地望了秦扬一眼,而后一转身,双手抱住楚昊的脖子,嘟嘴说道:“不要,我要这个叔叔抱。”

    秦扬嘴角抽了抽:“你这小丫头见色忘亲了,也不看看谁把你带大的。”

    颜筱手微微用了点力,将手抽出,朝苗苗伸出双臂,“来,苗苗,颜筱抱,我们该回去了,要不然待会赶不上飞机。”

    小嘴撅了撅,苗苗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楚昊,任颜筱抱过。

    秦扬手自然而然地揽上颜筱的肩,朝楚昊歉然说道:“楚老师,抱歉,我们苗苗待会要赶飞机回去,先走一步了。”

    楚昊的视线似是漫不经心地在他落在颜筱肩上的手掌上顿了顿,黑眸稍稍眯起。

    一直静默地站在一旁的苏离略显疑惑地望了眼手亲密地打在颜筱肩上的秦扬,而后缓缓望向楚昊,似是迟疑了下,而后上前一步,拉了拉他的衣袖说道:

    “楚昊,既然颜筱赶时间就让他们先走吧,大家都在A市,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伯母也还等着我们买东西回去呢,待会怕人会更多。”

    没留意到苏离的秦扬忍不住疑惑地望向苏离,而后望向楚昊,迟疑地开口:“这位是?”

    不等楚昊为自己做介绍,苏离已微微一笑,朝秦扬伸出手,优雅开口:“你好,我叫苏离。”

    秦扬伸出手象征性地握了握,而后望向楚昊试探性地开口:“你女朋友长得很漂亮。”

    楚昊淡淡地望了他一眼:“谢谢!”

    颜筱忍不住想笑,这句“谢谢”算是默认了苏离的身份了吧?就在昨晚,他还在她耳边一字一顿地告诉她,他不会让任何人觊觎他的女人,他该防的,是叫袁飞的兄弟吧。

    苏离似乎也有些意外地望向楚昊,冷艳的眸底带着疑惑。

    楚昊只是望了她一眼,而后望向秦扬,“她是我的助理。”

    颜筱对他刻意的解释有些意外,只是淡淡望了眼楚昊后便不再言语,如此自然地一起逛商场,助理的身份未免牵强。

    苏离的眼神有瞬间的黯然后便似是不甚在意地笑了笑。

    秦扬有些尴尬地干笑了声,“抱歉!”

    “没关系。”楚昊淡应。

    “抱歉,我们真的得走了。”颜筱望了眼超市入口挂着的大挂钟,歉然说道。

    “叔叔,我要走了,叔叔再见!阿姨再见!”

    听到颜筱说要走,苗苗撅着嘴向楚昊和苏离道别,似是不想就这么离开。

    听着她稚嫩的道别,楚昊脸上冷硬的线条瞬间柔和下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道别:“嗯,苗苗再见!”

    颜筱往他望了眼,微微点了下头算是告别,便抱着苗苗往商场门口走去。

    “颜颜,你有没有觉得苗苗和楚昊长得挺像?特别是那鼻子和小嘴?”

    刚走出两步,秦扬便似是漫不经心地问道,眼睛却紧紧盯着颜筱瞬间微僵的侧脸。

    秦扬声音不大,却一字不漏地落入身后不远的楚昊及苏离耳中,楚昊的脚步慢慢缓了下来,黑眸缓缓眯起,而后蓦然转身,朝颜筱厉声喊道:“颜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