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次相亲 > 第36章
    徐远航打一巴掌给个枣吃,咬完了又在刚才的牙印上轻轻舔弄,耐心地催促他继续。

    “我说到哪儿了……”燕黎明低头看看自己大张的双腿和徐远航晃动的头,羞愧的都开始恍惚起来。“对了,屁股后面跑。”

    “后来他不是上大学了吗?刚开始的时候又是电话又是信,过了两个学期就渐渐少了。呃……”徐远航突然含住他,他难耐地哼着:“我,我就跑去那个城市偷偷看他,啊……他,他那个校园特漂亮,居然种着果树……我买完回去的火车票就没钱了,饿的昏头涨脑,强忍着才没摘一个吃。后来就看见他和一个漂亮姑娘有说有笑地去食堂。我,远航,啊……让我先出来再说行吗……”

    “不行,听话。说完再出来痛快。”徐远航抬头放开他,声音变得非常温柔。但他手上没停,换做两个手指进出。

    “我那时候处境特别糟糕,妈妈去世家也没了,腿时好时坏,吃了上顿没下顿。他们食堂边上有一排橱窗,我就使劲儿看着我自己:身无分文,面黄肌瘦,衣服破破烂烂还脏兮兮的……”他突然抬手给了徐远航一巴掌:“你他妈的非要让我说这些干什么!”

    “没事,没事。”徐远航伏在他胸前轻轻吻他。“说出来就好受了。”

    “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想开了,你爱一个人却注定只能带着他生活在黑暗里,再怎么为他遮风挡雨都不如干脆放他到阳光下幸福生活……”燕黎明喘不过气来,徐远航的手指触到了他的敏感部位,他一边兴奋地颤抖一边沉溺在伤心的往事里不能自拔,只觉得自己快要憋死了。

    “徐远航你个混蛋。”他抚摸着对方结实的臂膀不停喘息。“你那根JB是扯淡用的吗?为什么还不用它来干我……”

    徐远航对第一次燕黎明的惨烈印象太深刻,以至于枪都上膛了还是强忍着要扩张到三根手指。燕黎明只觉得浑身无力,思绪飘忽,生理上的快感和心理上的痛楚让他的眼角不自觉地渗出泪水。

    “回来后我就提出和他断,他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但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他用力眨着眼睛想把那颗泪珠蒸发掉。

    “那是我这辈子最艰难的时段,每天都得和另一个要掉到大坑里的自己抗争:不能吸毒,不能酗酒,不能为了百十块钱就去酒吧肮脏的卫生间里和人做爱,同时还得四处游荡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来填饱肚子。你可以去西街打听一下,当年我打架是出了名的不要命,因为我特别希望有人能在斗殴中把我一刀捅死……”

    徐远航终于进入了他,燕黎明的故事戛然而止。他拿过一个枕头盖在自己脸上,在徐远航猛烈的一次次的贯穿里大声的呻吟和叫喊。徐远航感觉到他的异样,因为他在以往的性事里无论做哪一方,基本上从不出声。

    徐远航不忍心拿掉那个枕头,翻转体位的时候仍旧让燕黎明的脸埋在上面。他无法控制自己此刻的情绪——面前的这个人给了他以往无法想象的快乐和幸福,而他现在却只能做一个无用的旁听者,听着十多年前对方曾经和另一个男人刻骨铭心地相爱,无奈地分手,痛苦地在深渊里挣扎。他讨厌这种浑身有劲儿使不上的感觉,讨厌他们相遇之前那一大段漫长的距离。

    “疼死我了。”他把额头上的汗抹在燕黎明的背上,在他的背肌上不住啃咬。“你他妈的要疼死我了!”

    燕黎明想说远航真疼的是我啊可他没有力气再说一句话。他的双膝不住颤抖,右手悄悄伸到胯下去套弄,被徐远航毫不留情地扭到身后。

    “我不答应就不许射!”他话里带着一股疯狂的狠劲儿,用力地摆动腰肢,把燕黎明教过的姿势翻来覆去用了不知多少遍,可怜的猫师傅最后只剩下瘫在床上哼哼的的份儿了。

    “我应该还没教过你上树呢老虎,我要上树……”燕黎明一头往床下扎过去想跑,被徐远航一把抄住双腿拉回床上又开始新的一轮鏖战。

    运动不失为解除疲劳的好方法,工作中劳累大半天的徐所长开完一个张弛无度的家庭会议,神清气爽的把燕黎明抱到浴室里弄干净,重新放了一缸热水让他靠坐在里面。他推开门准备到卧室里去换床单,听见燕黎明在后面轻轻叫了他一声。

    “徐远航。”

    他慢慢扭过头,见燕黎明无力地抬起手臂向他比出一个中指。

    “究极禽兽。大象都能被你干死。”

    “谢谢夸奖。”徐远航微笑着走了出去。

    整理好卧室回来,徐远航听见浴室里传来若有若无的歌声。他趴到门上侧耳倾听,燕黎明沙哑的嗓子像一把跑音的破胡琴嘶嘶啦啦地响着:“美丽小鸟一去无踪影,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推门进去,声音越来越小,人已经一点点出溜到水里去了。

    徐远航把人捞出来,又拔掉浴缸的塞子,燕黎明努力张开肿胀的眼睛冲他迷迷糊糊地笑。

    “还跟自己赌气吗?那是不成熟的表现。”

    “不了。”徐远航扯过一条毛巾给他擦拭,擦到胸口的位置时低头在那只大鹏鸟上亲了一口。“以后我可以很坦然的面对他了。”

    燕黎明屁股疼得站不住,抱着他的脖子只有摇头苦笑。

    “还有你的青春啊小鸟啊都留在这里不会走的。”徐远航敲敲他的纹身。

    “家庭会议的最终结果,作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我表示像喜欢其他部位一样的喜欢。”

    我要出去喝酒了,所以木有三更。大家晚安。

    68

    唐鹏户口迁移的手续徐远航挺麻利就给办好了,燕黎明开完会心里也没啥忌讳,帮忙给小明明联系好一所离工学院很近教学质量也很不错的小学,就等寒假结束后去插班。唐鹏过意不去,宿舍收拾好了就请他们去吃安居饭。

    燕黎明不知他都缺啥,图省心进门塞给他一个红包。唐鹏推说自己有钱,看燕黎明沉下脸来,也就收了。

    “远航呢?”附近饭馆叫的菜摆满一桌子,明明坐在门边眼巴巴盼了好久,徐远航还是没有踪影。

    “快过年了,派出所事儿多。”燕黎明挨个屋转转,简单雅致,倒是唐鹏的风格。

    “我,没给你们造成困扰吧?”唐鹏有些不好意思。

    “没有。”燕黎明干脆地摇头。“别瞧以前咱俩之间说放就放,年轻嘛。现在我岁数大了,徐远航敢不要我,我扯着条幅上他们派出所门口裸体示威去。对了,到时候把你们家明明借我使使,帮我抻着另一头。”

    唐鹏刚塞进嘴里一个大樱桃,这下连核儿一块儿吞了下去。好多年没见,燕黎明的行事风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那个条幅上写什么呀?”唐鹏想象一下那个场景,一大一小俩光腚,替徐远航吐了一口血。

    “什么始乱终弃、抛夫弃子、当代陈世美之类的呗,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唐鹏终于憋不住大笑起来,略显苍白的脸上现出了健康的红晕,燕黎明收敛了嬉皮笑脸,拍拍他的肩头。

    “这就对了,现在你最主要的就是把明明调理好。有儿子有学问人又出挑儿,好日子在后面呢,没啥可犯愁的。”

    唐鹏止住笑,这才明白燕黎明是在变着法儿的开解自己。还是当年那个心细如发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

    徐远航风风火火地进门,手里拎个大塑料袋,明明小猴子一样挂在他身上。

    “你们没开火吧?我妈说了,新家第一次用灶要蒸馒头,发!”

    把揉好的馒头放在锅里,几个人坐在饭桌上开吃。徐远航问唐鹏还有什么困难,唐鹏趁着明明去卫生间,说没什么,再给这孩子找个好的心理医生定期去治疗就可以了。

    “谢谢你远航,我都不知说什么好,都在酒里了。”唐鹏给他倒上一杯啤酒。

    “其实应该说谢谢的是我。”徐远航望着唐鹏的眼睛说。他就那么望了两秒钟,心里虔诚默念:谢谢你当年放弃燕黎明,要不我哪来现在的幸福生活。

    唐鹏了然,和他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从唐鹏家出来,燕黎明说新房子装修好了,味道也放得差不多,问徐远航年前要不要搬进去。

    “年前太忙,过一阵再说吧。”徐远航犹豫着说。

    “你忙你的,离得那么近又没什么东西,我请个搬家公□□天搞定。在新房子里过年老太太和小飞得多高兴。”

    “算了,过完年再说。别大过年的又添堵。”

    “怎么回事?”燕黎明紧张起来,拉着徐远航在路边站下。

    “我妈又开始催着我去相亲,什么她岁数大身体不好,新房子也有了,我爸爸那辈儿就是单传……我头疼。恨不得把我和你的事一股脑儿告诉她。”

    “你可别给我犯浑。”燕黎明急了。“就老太太那体格儿,风湿病,心脏病,一听儿子要和一男的过一辈子,非背过气去不可。”

    “那怎么着?像你说的一直瞒她也不可能。再说我妈哪有那麽脆弱,我爸当年没了她都能挺过来。”

    “混球儿,那是两码事。”燕黎明不耐烦地挥挥手。“总之你不许去胡咧咧,我慢慢想办法。”

    徐远航知道燕黎明没有办法。

    两个人沉默地走了一路,惆怅分手,徐远航一边往家溜达一边琢磨。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别人也许不在意,但自[奇·书·网]己妈天天盼着抱孙子,总有一天会发现儿子不对劲儿。这段时间拖得越长,妈妈将来受的刺激就会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