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都市小说 > 水煮大神 > 28 第二十八章
    28、女产子难辨其父(微重口,慎入)

    作者有话要说:据说要从这章开始V了,老规矩,本章下留言部有分分~~~~

    第二十八章:

    唐黛在晋江写文的时候也经常,她自然是知道三妻四妾在古代是很平常的事。她知道古代大抵都是男人养家,于是一家子都他说了算,姬妾什么的,也就是个宠物。

    她不是很纯洁的娃,古时的艳书也没少翻,知道古人可以开放到妻妾互慰,知道古人可以几女同床而御。可是她也在一夫一妻的社会下长大的,二女同床共侍一夫的事,想想和真的去做不同。

    裕王拉着她的手到了榻前,他难得纡尊降贵地替她解了衣上的绊扣,那动作很是生疏:“这待遇连本王的侧妃都没有过呢。”

    唐黛回得硬邦邦地没有温度:“这么说小民该荣幸了?”

    何馨替她摘除头上的珠钗,不经意地拍拍她的手,裕王拦腰将她抱了,他略低了头,唇触在她耳边,轻咬了咬她的耳垂:“没有什么可介意的袋子,”他将她置于床上,吻密密绵绵地落在她项间:“这边人大多这样,真的,没有什么可介意的。”

    他吻至她唇际,唐黛死死咬着唇,血从唇角滑落下来,在颈间呈刺目的艳色。裕王微敛了眉,抽了枕下的丝帛去擦拭她的唇角:“别这样,相信我,我会让你快乐的。”

    罗帷垂落下去,光线骤暗。何馨替唐黛理开枕边青丝,瞬时间她竟然从那双眸子里看到杀机。何馨心中一惊,她转头在唐黛右手欲抬的时候将之摁了下去,顺手捋去了手中的那枝金钗,冲她轻轻摇头。

    裕王从唐黛颈项一直吻下去,何馨去吻她另一边耳垂,他们之前的味道还未散去,似麝香一般的味道在罗幔间或凝或散,唐黛一直觉得何馨的唇饱满丰润,如果却觉得耳朵上爬着蚯蚓一样。终于在王爷准备攻城夺寨的时候,她翻身哇地一声吐在地上。

    裕王便停下了攻势,这边房间自然是睡不下去了,他将唐黛用纱裹了,横抱着换了唐黛的房间,出门时吩咐门外的刑远:“让人收拾一下,另外送热水上来。”

    唐黛漱口,裕王轻轻拍着她的背,语声关切:“好些了吗?”

    唐黛还是觉得心头烦闷,她想喊不好,可是喊不好又能怎么样呢?荆苛刺秦的心她起过一次,何馨阻止了,视死如归的决心一旦被戳破一次,就再难聚集。

    她只好笑:“我说不好,王爷便就此收兵了?不过王爷,小民天生消受不起百合,您要真疼我……让刑远进来玩BL,我肯定神清气爽、百病消!”

    裕王嗤笑,待她漱了口便继续他的攻伐大计,只吩咐一旁的何馨:“算了,你歇着吧。”

    何馨便在床靠墙的一方睡下,两个人的动静传入她耳朵里,却丝毫不能造成干扰——她已经历的太多了。牢里的狱卒们有时候收了外边乡绅的银子,便挑漂亮的女囚孝敬、甚至以女为宴,那些花样、阵仗,多到她可以百变不惊了。

    半个时辰之后,云收雨住。

    裕王左边揽了唐黛,右边抱了何馨,三人同榻而眠。唐黛欲从他怀里抱挣脱出去,他明明似睡着了,却死钳了她的手不放。唐黛挣扎得过狠了,他威胁似地加了力,夜里太安静,便能清晰得听到她腕间传来的咯咯声,唐黛咬牙没有呼痛,她不敢肯定如果一直挣扎他会不会直接捏碎她的骨头。

    最终还是只有默默地躺回他怀里,他便也松了铁钳一般的手,安抚似地轻拍她的手背,似又沉睡,再无其它动作。

    唐黛却一直没有睡着,她只觉得胸中烦闷。夜色已深,时有烛花爆开,发出短暂微弱的声响,她睁眼到天亮。

    裕王起得极早,这里没有人伺候,他却很快便整好衣袍,走时在唐黛脸上香了一个,又拍了拍何馨的脸,终是出了门。

    何馨拿手指头捅了捅唐黛:“没事吧?”

    唐黛只觉得脑中昏沉,额间青筋突突地跳,说出的话却逞强:“没事。为什么不让我……”

    何馨捂了她的嘴,指指房上,唐黛这才想起上面还有至少四个暗卫,八只耳朵。她悻悻地住了嘴。两个人第一次同榻,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何馨也不想起身了,就这么躺着说话:“袋子,贞洁对你来说重要吗?”

    唐黛对此不屑一顾:“我要是三贞九烈,也不会被他一唬就献身了。”

    何馨翻过身来看着她,声音放得很低:“你知道他和潘太师为什么誓不两立么?”

    唐黛挥手:“不要在这时候提他,我觉得恶心。”

    何馨却偏要对她说,二人在床上说着悄悄话:“因为他少年时带兵,潘太师的大儿子潘勇是他的阵前先锋,跟他在一次和大月氏的交战中阵亡了。潘太师一直疑心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还上折子参过他,大荥王朝人尽皆知。他老爹那时候还在,考虑朝中局势,为了安抚老臣,才把他调回来,夺了他的兵权。还是他哥

    上位,又将户部和刑部交给了他。”

    “那又怎么样,他本来也不是个什么好鸟。”唐黛越发觉得无力了,思维都开始有点模糊,何馨戳了戳她的头:“傻呀,他若是武将出身,身手势必了得,凭你又岂能得手?”

    唐黛的语声中便带了几分茫然:“不能得手又怎么样呢?何馨,我们要一辈子这样下去吗?”她突然觉得有点冷,下意识掖了掖被子:“你还不明白他的意思么何馨,他一步一步地越我们的底线,就是要我们容忍成习惯。昨天我们觉得共侍一夫可以忍,今天他要我们忍三人同欢,明天呢?也许明天,我们侍候的人会不止他一个。何馨……”她语声很低,烛火已尽、天光未明,何馨看不清她的表情:“他在培养我们的奴性,我们一步一步地退,总有一天会成习惯,以他为天,将顺从他视为理所当然。何馨,你看过宫斗吗?我们会像这时代所有的姬妾一样视他为主,以他之爱为生,失去尊严、失去爱憎、失去廉耻……”

    她声音越来越低,何馨觉得有点不对,伸手一摸她额头,烫得吓人,这她倒是放了心——她生怕唐黛想不过服毒自尽。

    她此时方切实感觉到唐黛说得对,她们是战友,若是其心不齐,这大荥虽大,只怕再无可依。她突然很害怕唐黛就这么死了,急急地披衣起身,唤了人去请大夫。

    唐黛的身体其实不弱,相反经过一段时间的要饭生涯,她长得还颇壮,实在是称不得弱不禁风。所以大夫说得也很有把握:“恭喜夫人,夫人这是有喜了,再加上偶感风寒,以后可要小心,万不可着凉。老夫开两帖药即可。”

    他说得喜气洋洋,何馨和唐黛面色如霜。

    上午两个人本该继续新人们的培训课程,何馨把运营的方案发给他们之后便回了唐黛房间。那时候唐黛在写《沦陷女囚的六个日夜》,这书已经拖了太久,而她也终于能够写出结局了。

    因为不打算出门,她只是以丝带松松地扎了长发,身上随意披了件素色的披帛,素手执笔,额前的发丝垂落下来,整个人如同一副古意盎然的山水画,沾染了淡淡墨香。

    何馨有些心疼:“你应该歇着……怎么不小心一点呢。”

    唐黛也很无辜:“我怎么知道啊,到底缺乏经验。”她低头又去研墨,嘴角依然一抹笑意,依然是那个吊儿啷当的唐黛:“这个没有安套的时代……实在是很不安呐。”

    何馨在她对面坐下来:“要派人通知他么?”

    唐黛就笑喷了:“喂喂喂,你是真糊涂啊还是装糊涂啊?这浮云小筑里发生的事,还用我们通知他么?”她笑得用力了些,下笔失了轻重,墨在纸页上晕开,两年半写了几十万字,她的毛笔字总算是有了些进步,不再如刚穿过来时那般惊天地、泣鬼神:“请大夫吧,要最贵最好的。我可不要将来留下什么病根,MD到时候老子身体差的时候也不见得别人会难受。”

    “也许……他没有那么狠心,那毕竟是他的骨肉,袋子。”何馨开口时也没底气,她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劝她。其实该保还是得弃,她和唐黛都知道,一人吃饱家不饿的人是没有破绽的,大不了就是烂命一条,横尸一具而已。所以唐黛敢在贵族AB的狱中嘻皮笑脸。

    而一个人如果有了眷恋,就有了破绽。

    裕王爷收拢唐黛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她一个家,只要她跟这个家里的人产生了感情,这世间便有物可以绊住她。于是雄鹰亦不能飞得无牵无挂。

    “我不可以给这个男人生孩子,”唐黛前一刻很严肃,后一刻更严肃:“他会玷污我唐黛高贵纯正的血统!!”

    她说这话时,俨然一脸的高贵冷艳白莲花状!

    何馨亦忍不住笑着用镇纸轻轻敲她的头,敲完之后她觉得涩然:“我那儿有避孕的方子……到时候让温管家也给你备着。对了,还有……”她脸色微红了红,如白云染烟霞,玫丽非常:“还有缩那个和丰……乳的方子,你要吗?”

    唐黛正奋笔疾书呢,闻言她没反应过来:“缩嘛的方子啊?”

    何馨脸更红了:“就是缩那个的啊……”

    唐黛的下巴就掉了:“你不会吧,要缩他那个?”

    何馨恨铁不成钢:“是缩你这个,笨蛋!!很简单的,用石榴皮和菊花熬的水来洗,见效快,也没什么副作用。”

    唐黛终于明白过来,这次她是真的笑得挺开心:“别了,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看她笑得爽朗,何馨便也好受了些,她伸手敲了敲她的头:“笑死你算了,哼。我出去请大夫了。”

    唐黛继续写女囚的结尾,故事的最后,“女产子难辨其父,于晓烹而啖之”。

    很是轻描淡写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