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书籍网 > 其他小说 > 奢侈 > 2 第 二 章
    2、

    夜路走多了,连三公分高的鞋子都能崴脚,时机要是到了,连去个宴会都能遇见故人。

    聂染青正无聊地捧着个酒杯,打算透过它看看这个奇特的世界,结果发现果然很奇特。

    十米远的地方,杵着个人,一个故人。

    聂染青眯着眼睛看过去,觉得这情景万分的熟悉又万分的陌生。陆沛很悠闲地站在那里,眉目间依旧是熟悉的自信,妥帖的衣服,和煦的笑意,捏着个盛了小半杯暗红色液体的酒杯,正和对面的美女相谈甚欢。

    他本来就少年老成,两年不见,更添成熟。眉目清朗神采奕奕,不过看起来好像比原来好像缺了点儿什么。聂染青仔细一看,才发现他鼻梁上的眼镜已经不翼而飞,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真正大“黑”于天下。

    聂染青忽然就想起了台湾小言里出镜率极高的那句话,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陆沛此刻怕是早就被灭了。只可惜,她的目光只能是像杀人,又偏偏杀不死人。

    她心有不甘地瞪着他手里的玻璃物品,很恶劣地想,要是红酒能洒出来,那她也不枉此行了。

    只可惜,这概率实在是低了点儿。

    倒是旁边一个清凉如水的声音响起:“怎么了?”

    聂染青一偏头,这才发现自己正紧紧掐着习进南的手指尖,她低呼一声,赶紧松手,夺目的灯光下,她能看清他的手指上有一个淡淡的红印正慢慢地浮上来。

    十指连心啊,难为他还能忍这么久,聂染青有点赧颜:“不好意思啊。”

    习进南倒是不以为意,收回手随口问:“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这么快就累了?”

    聂染青扯扯嘴角:“还行吧。”

    聂染青原来还一直想象着和陆沛再见的场景,说不定是当着聂染兮的面一个耳光甩上去,或者是轰轰烈烈地找个楼顶威胁着跳下去,再不济就是像当时那样在一干人前嚎啕大哭一顿,总之表情肯定是丰富的,但是当现在陆沛真正朝这边从容走过来的时候,聂染青脸部却有如面瘫一般一动不动,沉着又冷静得连自己都惊奇。

    其实聂染青有那么一瞬倒是看了看天花板上大大的吊顶水晶灯。她希冀着老天能听见她的祈祷,牺牲几块玻璃和电极管把他直接砸进地狱。

    不过事实证明,她没什么诚意的临时抱佛脚并没什么作用,何况陆沛身上还带着家传的避邪玉。聂染青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步迈过来,步幅姿态翩翩有礼,一副佳公子模样的在他们面前站定,脸上还挂着很标准的笑容:“染青,进南。”

    陆沛的声音时隔三年再次响起,聂染青却因为他的一句“染青”搞得嘴角不自觉抽搐。

    习进南带着清浅的笑,跟他碰了碰杯,问:“聂染兮没来?”

    “嗯,她说时差没倒过来,正在家里睡觉。”

    “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天晚上。”

    “在英国怎么样?”

    “还行,就是天气差了点儿,回来后这边天天晴天,都有点儿不可置信。”

    聂染青听着这俩人一问一答,自己正无聊地看着天花板,忽然听到陆沛好像是在跟她说话:“最近课上得忙吗?”

    她收回视线,嘴角再次扯出个弧度,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还行吧。”

    习进南轻笑,脸颊有隐隐的酒窝闪现,他忽然伸出手,旁若无人般捏了捏她的脸颊:“你一晚上就这三个字说的频率最高。”

    聂染青很淑女地继续保持着微笑,只觉得脊背直得都过了头。

    好不容易等到陆沛离开,聂染青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笑僵了。想想两个曾经谈婚论嫁的人现在如此亲和又陌生的交谈,聂染青觉得这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后来他们去拜见习进南口中的郑志明前市长,祝福的词汇照样是寿比南山健康永远,信手拈来的话一般都很难让人感动,尤其是前市长在十句话内咳嗽了两次以后,这些话更显得苍白。等聂染青礼仪周到地挽着习进南离开的时候,她心里有点难受,于是使劲揪着习进南的袖子说:“我就看不下去老人生病的样子,感觉很不好受。”

    习进南远远看着郑家长子扶着郑伯父去了休息室,这才说:“其实我也不好受,我小时侯见到他的时候,他头发还是黑的呢,到现在都满脸皱纹了。他最近身体很不好,肺部好像有问题,两天就要去一趟医院。”

    聂染青说:“既然这样,这次他大寿为什么要开这么大,多费事,还伤心神。我刚刚还听见他的孙女说呢,说这生日宴会一点也不好玩儿。”

    习进南本来有点出神,此刻听她这么说却突然笑出声,他轻轻摇着手里的酒杯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声音低沉,甚至还带了点儿幸灾乐祸:“是不好玩儿,还是玩儿不好?”

    聂染青愣了愣,明白过来他指的是刚刚陆沛那件事,立刻伸手去掐他的腰,却被他早有

    预料,轻轻躲开,动作不大,并未引起周围人的注意,聂染青恨恨地看着他,他却牵着她的手径直往前方走去。

    聂染青当时和陆沛的事当时闹得轰轰烈烈,凡是认识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不过习进南究竟对这件事了解多少,聂染青并不清楚。他没问过,她也没提过。聂染青对习进南的过去基本算是毫无知晓,习进南对她的过去也是不闻不问。姚蜜对他俩的婚姻一直保持非暴力不同意态度,她认为他俩的结合最般配的地方,就是两人都是怪胎,真不知道这婚结了干嘛。

    宴会上有不少的熟人,习进南拖着她又去见了几个关系很好的朋友,聂染青对其中有个叫楚尘的印象十分深刻。他眼睛漆黑又明亮,但是头发却很黄,在人群里格外打眼。习进南曾经告诉过她那是天生的,可是聂染青还是对他的头发保持很浓烈的兴趣。她一直盯着人家的头发看,直到把楚尘看得不自在,表情很怪异地问她:“我头发怎么了吗?”

    习进南抿了口酒插话:“没什么,就是觉得你那一头毛黄得太过分了,就跟痞子似的。”

    楚尘夸张地叫:“喂喂,习进南,不带你这样的,什么毛啊,我这可是天生的,你有么?”

    习进南微微一笑:“唔,原来天生就是一痞子。”

    “我说,人不能太那个啥了,你最近赚了钱,在口舌上就要让着点儿,这叫平衡。”

    “没觉得。”

    “跟你说了也是白说。你看看嫂子,往这一站,那叫端庄。”

    聂染青笑盈盈地说:“楚尘,你看看那边那个美女,像不像你姐姐楚冰?”

    楚尘骇然转头,什么都没发现,一回头,正看见聂染青咬着唇笑,于是咬牙:“得,我不跟你俩治气。”语罢拂袖而去。

    他一走,聂染青像长了狗鼻子一样在习进南身上闻,还一边问:“最近又赚钱了?”

    习进南被她搞得莫名其妙:“嗯,赚了一小笔,你干嘛?”

    聂染青站直身体,拂了拂裙边往前走,轻飘飘留下一句话:“怪不得刚刚一直闻到一股臭味,原来是孔方兄的味儿。”

    习进南哭笑不得,聂染青一向睚眦必报。

    聂染青觉得站得有点儿累,正打算找个座位休息一下,习进南却忽然说:“走吧,我们回家。”

    她其实也巴不得回家,依言被他牵着走,顺便说:“怎么这么早?”

    习进南的话一向干脆简洁,惜字如金,这次也不例外:“累了。”

    就俩字,真是吝啬得要死。聂染青无语,跟在他后面,还是忍不住看了眼身后,没想到却正正对上陆沛的眼。他很平淡地看过来,如果就这样也罢了,接着他竟然对她微微一笑!

    那笑容真是百分百璀璨,堪比大厅吊顶的灯光。聂染青倒吸一口气,脚下一顿,身体又被前拉,差点摔倒。

    他俩回到窗明几净的家,聂染青一脑袋就扎进了柔软的沙发里,鞋子踢到地上,花了很长时间弄的头发被她压成一对枯草样,聂染青顺手拔下一支卡子,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累死了。”

    习进南对她的动作司空见惯,对她前面说还行后面就说累死了也是司空见惯,聂染青支着脑袋看他有条不紊地脱下那革履,再是那西装,再摘掉领带,然后是手表,接着是优雅转身,进了卧室去洗澡。

    他对她习以为常,她对他也是一样。出门前是衣冠楚楚,进了家就是衣冠禽兽。不过如果禽兽也有级别的话,那习进南是比较高级的那种。不管他多么晚回家,都能做到有理有洁,理的是衣服,洁的是身体,其他的都统统往后滚。

    习进南这个人,笑的时候那叫面如冠玉,一脸□□,不笑的时候那叫一脸包公,还带着疏离。他不说话的时候就让人心慌,脸沉下来的时候更是可怕,所幸他平时总是很温和很无害的模样,还勉强算是环保无毒生物一枚。

    自两年前嫁给习进南,聂染青的生活重心就开始转移。聂染青觉得自己从小到大似乎一直都是三点一线,学校,家,然后就是商场,偶尔散步,还是在自己家小区里。她上高中的时候还想着等工作了自己赚了钱就和陆沛一起去环游世界,这个想法在她脑子里盘旋了一中午,兴奋得她午睡都没睡好,想不到现在工作了,照样还是学校,家,商场这三个地方。

    人生总是出离既定轨道,聂染青想,她从出生来二十年间从没想过自己会嫁给除了陆沛以外的其他人,这不也还是嫁了,而且还是闪电结婚。